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一十一章
董雨恩查看蒸锅里的蒸鱼:“女孩都这样的,房都会越来越大,我以前读书的时候,部也不算很大,哪知后来…”

 羞笑一声,没有说下去。乔元兴奋道:“董阿姨,我超喜欢你的大子,给我摸摸,快给我摸摸。”董雨恩白了一眼过来,娇嗔道:“你现在跟然然做,要专心点。”

 乔元坏笑:“不一定的,一个男人可以同时跟几个女人做的,那叫群p。”“哼。”董雨恩顿足,无限娇羞,她是妇,当然知道群p,她也幻想过群p,如今有了“干女儿”群p就近在眼前了,想到这,董雨恩跃跃试:“你知道得真多,你老实代,你是不是经常跟她们姐妹一起做。”

 “呵呵,是的。”乔元爽快承认,大水管暴,猛烈地然的白虎小,害得常然难以承受又不得不承受,秀发在飞舞,花枝颤的。

 那董雨恩听了,不漾,对群p充了期待,她走过来打了乔元的股:“你好下,一对三,你忙得过来嘛。”常然乘机告状:“他还跟别的女人一起,他好多女人。”

 乔元气得牙,大水管更是猛烈:“然然,你嘴巴真多,有一百张嘴么,我完你一百张嘴。”常然痛苦尖叫:“啊,干妈,他威胁我。”

 董雨恩又打了乔元的股一掌:“不许你欺负然然,不听话,我打你股。”乔元股一缩,又是密集,嘴上喊:“哎哟,哎哟,好舒服。”

 常然的子受到了强力撞击,她彻底没了矜持,颤声乞求:“干妈,你打用力点。”董雨恩不好笑:“干妈手上没劲。”常然道:“找子,找子。”

 乔元双手用力她的美,狠狠地:“枉我当你是初恋,暗恋了那么久,你就这么狠心,想用子打我吗,我有一支大子,我用大子捅然然。”常然痛苦喊:“啊,你的大子轻点…”

 董雨恩又想媾了,刚才小得高,没想道又开始发,急需抚慰,她有经验,看出常然这只雌挨不了多久,她在等待常然来高,然后接替她。

 可就在这时,手机意外响了,董雨恩拿起了手机,做出噤声手势:“你们小声点,我接个电话。”常然哪敢再喊,她拚命捂嘴。

 乔元恶作剧,拚命,小烂的危险。常然脸色大变,小蛮忽地僵硬,闷哼一声,整个娇躯靠在乔元身上,动也不动了。

 乔元出了得胜般的坏笑,暖头,他当然知道常然高了,他依然。“怎么了,老郑。”

 董雨恩意外的脸色不佳,冷冷道:“忙忙忙,我就知道你忙,没事的,你不用关心我,我在别墅那边,有干女儿和阿元陪我。”

 乔元拔出大水管,悄悄地走了过去,背对乔元的董雨恩浑然未觉。面对如此美,足以让乔元疯狂,他拨开了董雨恩的感小内,迅速将黏滑硬的大水管了进去,董雨恩正跟丈夫通电话,这会猝不及防,忍不住叫唤:“啊…”乔元大吃一惊,顾不上低了声音警告:“小声点,董阿姨,你小声点,叔叔听到的。”不料,董雨恩主动后大肥,娇声呻:“喔,丝,你忙你的吧,我今天就在别墅这边。”刚想放电话,董雨恩意外地怔了怔:“掀警车?”

 她急忙拍了拍身后的乔元,示意乔元不要动:“这么严重,你小心点,最好别亲自去,找个人过去处理就行了,嗯…”乔元还是孩子,他没有停止,而是促狭地猛大水管,撞击大肥。董雨恩舒服得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只好匆忙挂掉电话,双手扶着桉板,噘高肥合大水管,嘴上呻不停:“啊,你这孩子,我还跟叔叔通电话,你就不能消停一会,都让他听见了。”

 乔元有点不好意思,速度慢了下来:“对不起,对不起,我见董阿姨的很多水,以为董阿姨很想要,呵呵,对不起,对不起,叔叔是不是有麻烦事。”董雨恩“扑哧”

 一笑,继续娇娆:“是啊,西门巷的拆迁突然遇到麻烦,啊,阿元,你怎么反而又慢下来了,然然呢,然然舒服了吗。”常然赶紧回话:“我够了。”

 乔元听者有心,竟然停了下来:“我就住在西门巷,叔叔遇到什么麻烦了,能跟我说说么。”董雨恩一听乔元住在西门巷,也有点好奇,就如实说了出来:“西门巷要搞大项目,那是市里最重要的工程,你叔叔平时也很关心,本来那边有两家拆迁公司,现在有一家不知道出什么原因,和拆迁户闹了矛盾,他们公司的负责人迟迟不出面,搞得现在很,几百人跟警察闹起了冲突,打架,掀警车,有很多人受伤了,简直要造反,这还得了,你叔叔紧急去处理了,就打电话给我,要我取消今天所有的应酬。”

 乔元听完,顿时惊得忘记了,以为是吕孜蕾的公司出了问题,他赶紧拿出手机:“董阿姨,你等等,先别动,我找人问问。”

 董雨恩哪知乔元的私事,她有心报复乔元刚才捅,这会董雨恩也摇出击,主动吐大水管:“你别瞎心,这么大的事,你叔叔都难处理,你一个小孩懂什么,快动呀,打什么电话。”

 乔元应付般了几下,电话已然接通:“等等,董阿姨先等等,不要动,不要动。”董雨恩一脸调皮诡笑,依然后大肥,那的风情连一旁的常然都看得如醉如痴,小

 接通电话后,乔元听到了吕孜蕾的咯咯娇笑:“我们公司没事,我们是正规的拆迁队伍,那一家是乌合之众,怎能不出事,我们在看热闹呢,他们闹得越凶越好,对我们公司越有利,喂,我今晚…”

 “孜蕾姐,等会再跟你聊。”乔元哪有心思聊,匆匆挂断女神的电话,就忙着拨给了父亲乔三:“爸,西门巷那边出大事了。”

 “出啥子大事咧。”乔三吃了一惊,似乎还没睡醒。乔元大概说了一下,毕竟另一家拆迁公司与吴道长和铁鹰堂有关,他急道:“你别睡了,是拆迁房子的事,你在西门巷那边德高望重,你赶紧过去帮帮忙,吴道长肯定遇到麻烦了。”

 乔三很能睡,整个猪头模样,这会意犹未尽:“这些破事吴彪能应付,让爸爸再睡一会。”乔元大吼:“你去不去。”

 乔三如今颇为忌惮乔元,他骂咧咧地讥讽:“好好好,世道变了,儿子吼老子。”乔元懒得跟父亲逗嘴皮,嘱咐道:“你到了西门巷后,先打一个警察的电话,具体怎么,你跟她商量,十万分紧急。”

 接着,乔元把百雅媛的电话告诉了乔三,他知道百雅媛负责市里的治安,西门巷出了这个大事,百雅媛肯定在场。

 “你爸爸是干什么的?”董雨恩好奇问。乔元讪笑着放下手机,也不隐瞒:“我爸爸是黑社会大头目,他在西门巷很牛的,没人不给他面子。”

 董雨恩毕竟是官家家属,对这些事有判断能力,她颇认同乔元的想法:“咦,对喔,这种事让社会人员去处理更好,再有差池,也属于群众纠纷,和政府无关。”

 一说完,董雨恩赶紧也拿起手机,扭头叮嘱道:“阿元,你先别动,我打电话给叔叔。”乔元又不愿意了:“我慢慢动。”

 董雨恩实在拿乔元没办法,强忍着舒服,让大水管在里缓缓动,很快就快奔涌,她咬着嘴,极力克制不叫出声音来:“老头子,是这样的,你听听我的建议…”

 乔元一边,一边竖起耳朵倾听。董雨恩细细说了一遍乔元的想法,竟意外的得到了大人物的赞同,董雨恩随即跟乔元要了乔三的电话,然后告诉大人物:“这人已经赶去西门巷了,你一边亲临现场,一边派秘书去跟那人沟通,做好两手准备,尽量不让矛盾升级,现在新闻媒体都曝光了,很多眼睛都看着你,群体事件可不是闹着玩,处理不好不仅仅丢面子,恐怕你也无法向上级代,后果难料啊。”

 对此,大人物完全赞同,最后,董雨恩柔声叮嘱:“你小心点。”等董雨恩放下了手机,乔元肚子发酸:“董阿姨,你很关心叔叔。”

 “扑哧。”董雨恩忍俊不:“你吃醋呀,嗳哟,你羞不羞,他是我丈夫,你吃哪门子醋嘛,我和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说,我应不应该关心他。”

 乔元脸儿发烫,撒气般动大水管:“我就是吃醋,我就是要你的大股。”董雨恩如遭电击,万般娇娆地扭动腴,后漂亮的雪白大肥:“小气包,快把吃醋的劲用上。”

 话音未落,厨房上空响起了密集的啪啪声,声势骇然,三百多下过去,董雨恩目光离,娇动人:“啊,阿元,我受不了,腿都软了。”乔元急忙回头大吼:“常然,你愣着干啥,快找张椅子来。”

 常然莫名其妙被吼,心儿不舒服,她狠狠地白了乔元一眼,就急匆匆找来了一张椅子。乔元刚想让董雨恩坐下,她却不同意:“不要,你坐下,我在上面。”乔元大乐,马上落座,巨物高举。

 董雨恩娇娆风情,羞答答地骑坐了上去,大水管候个正着,精准的入了,继而深达子。快如万马奔腾,董雨恩的雪白腴臂勾住乔元的脖子,热吻了几下便颤声叫唤,恨不得喊出“老公”

 两字来。乔元魂飞神,揶揄道:“董阿姨好,大货一个。”董雨恩媚眼如丝,大肥几次起落,矫正了吐的角度,那肥美儿终于有节奏地摩擦大水管了,双足站稳,摩擦得飞快,钢就必须经常擦拭,这支大钢很快就晶莹密佈,闪闪发亮,到处是滋滋响,啪啪响。

 乔元沉着战,固守关,他扶着董雨恩的腴烈地上下耸动,大呼舒服过瘾。董雨恩快乐吐之际,不忘叮嘱常然看炉火:“然然,现在把火关小点,熬汤不能急…”

 “知道了。”常然应了一声,魂不守舍,感内衣下细纤纤,如杨柳摇曳,小妮子已初风情,端端勾走了乔元的魂魄。

 董雨恩察觉乔元盯着常然的脚下玉足,小红嘴轻哼,腴腿夹紧:“阿元,然然只要再跟我生活两年,保准比你其他女人更好看。”

 乔元笑嘻嘻点头,大水管加紧上,撞击加重,。董雨恩的芳心好不得意,她调教常然无非就是讨乔元开心,当然,董雨恩没忘提醒自己的优点:“你说,然然的脚丫子漂亮,还是我的脚丫子漂亮。”

 乔元眼珠一转,正道:“都漂亮,但我认为,董阿姨像然然这年纪的时候,脚丫子绝对比然然现在的脚丫子漂亮。”

 马恰到好处地拍到了处,董雨恩芳心大悦,美脸酡红,娇着曼妙提,大力吐大水管,那身的雪白腴都在颤动,尤其两座丰,晃得乔元眼花缭,他一手握住大子,一手抱着大肥,与董雨恩媾,好在椅子结实,经受着两人的火热情。

 董雨恩低头看向茸茸的媾处,情如火山爆发:“啊,得好深,阿元,你越来越,越来越沉稳,阿姨放心给你,给你,啊,阿姨离不开你了。”乔元嘴上调戏:“那是董阿姨了,离不开大。”

 董雨恩竟然同意,她妩媚息:“我以前不,你叔叔都说我是块木头,可自从认识你,我就变了。”看熬汤蒸鱼的常然“咯吱”

 一笑,娇媚动人。乔元眉飞舞道:“然然也变了,以前她都不正眼看我,自从被我过之后,她变了,她高的样子好好看。”常然羞得无地自容,脚上跺得脆响:“我才不。”

 董雨恩开怀大笑。乔元心神一,喊道:“然然,过来含我的大。”他有心同时玩两个美人,可惜常然不配合,踯躅不前。董雨恩看出乔元的心思,她柔柔道:“然然,听话,快过来含。”

 常然不敢不听干妈的话,羞答答地走近,乔元搂紧董雨恩,将大水管从她户里拔出,示意常然含下。

 常然徐徐跪下,张嘴含入了乔元的大头,此时,她眼前不仅有大水管,还有董雨恩的大肥和泥泞,那是一副怎么了得的画面。

 待常了几口,乔元不忍心怀中的董雨恩等太久,就托起她的大肥,将大水管重新入肥美中,入的过程很缓慢,故意给常然看个真切。

 董雨恩的道得到了充实,她软软嘤咛,浑身充斥着愉悦细胞。乔元示意常然站起:“然然,以后再让你练习全部吃进去,现在,看着我怎么你干妈的。”

 “啊。”董雨恩被乔元的语刺了,狠狠地拧了乔元一把。乔元坏笑,含着董雨恩的头,大水管用力。一旁的常然暗骂乔元下,只因乔元的一手指竟然入了董雨恩的眼,董雨恩大声叫,为了摆眼里的手指头,她疯狂抛送肥,密集吐大水管。

 “啊…”乔元深情道:“董阿姨我爱你,我爱董雨恩,我永远爱董雨恩。”“阿元。”董雨恩被甜言语打动,脑子忽然闪过一个荒唐的念头,她羞涩道:“我有个想法,想着等你和然然结婚的当晚,我要和你做,我要你给我,可以吗。”

 乔元目瞪口呆,却也欣然同意:“我答应董阿姨,我和然然结婚的那晚,我要跟董阿姨那个什么花烛夜。”

 董雨恩放声大笑:“那叫房花烛夜。”她扭头看向常然,常然也爽快同意:“我答应干妈。”董雨恩亢奋激动,她双掌撑着乔元的瘦肩,双足站稳椅子两侧,腴有力扭动,妖肥美的飞速吐炭黑大的巨物,眨眼间,董雨恩就来了一次天崩地裂般的高,她无法控制地花枝颤,尖叫悲鸣:“阿元,用力,我要来了,噢…”足足安慰了五分钟,董雨恩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乔元的身体,巨物高举着,娇羞的常然接替了董雨恩的位置,她依然保持董雨恩刚才的姿势,骑坐在乔元的身上,秀气无的小白虎正紧紧吃住大水管,媚眼如丝:“你是不是又跟林冰绣,余婉珠她们做了。”

 乔元矢口否认:“没有,没有,在飞机上怎么敢做。”常然娇哼:“你骗我,我知道你们做了。”乔元刚想狡辩,董雨恩就先维护他了:“然然,你别见怪,男人都这样,我那位都不知道跟多少女人上过,我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管得这么多,如果他只喜欢你一个人,那反而没趣了。”

 “他不承认。”常然轻轻耸动娇躯,温柔吐大水管,虽然知道越用力吐越舒服,但常然远不及董雨恩放得开,她还是个性爱小雏儿。

 董雨恩一边忙着菜,一边娇嗔:“男人怎么会承认这种事,你心知肚明就算了。”常然好无奈,心中有气却又喜欢占据道里的大水管,与乔元四目相接,又近在咫尺,常然羞得避开了乔元火辣辣的目光,垂下头,看着自己无如何吐男人的具,很好奇,很刺,彷彿大水管就是舒服之源,她轻轻呻,小着乔元的瘦,她很想抚摸瘦,可她哪好意思。

 乔元深情地注视着初恋小美人:“然然,我好喜欢你的脚,我们换个姿势好不好,我要吃你的脚丫子。”

 常然没有反对,内心中,她也喜欢乔元玩她的玉足,忸怩了片刻,常然小声道:“我想要你老房子的那只枕头。”乔元莫名其妙:“要来做什么,多久没洗了,臭烘烘的。”常然羞道:“我就要。”

 一旁的董雨恩听明白了,娇笑道:“阿元,你身在福中不知福,然然喜欢你的味道,她是真心喜欢你。”乔元大喜,促狭地举起了手臂:“这么喜欢闻我的气味么,那闻闻我腋窝。”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