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一十二章
董雨恩咯咯娇笑,以为难住了常然,却不想常然犹豫了片刻,小美脸竟凑过去,对着乔元的腋下闻了起来。乔元看得血脉贲张,激动道:“啊,我腋窝。”

 常然半眯着眼儿,一副陶醉样,她真的伸出小舌头,上了乔元的腋窝,得很温柔,像小猫咪吃东西那样。

 乔元舒服极了,大水管猛地暴。董雨恩看在眼里,莞尔道:“你们天生一对。”常然忽然抬起头,鼻息咻咻:“干妈,我要和他结婚。”

 话音未落,椅子骤响,两人媾的动作猛烈异常。常然娇声大作:“啊…”董雨恩看得心惊胆战:“然然,你慢点,慢点,小心你的。”常然道:“是他快,不是我快。”董雨恩撇撇嘴:“哼,我明明看着是你快,你还不承认。”

 乔元大乐,不停:“董阿姨明察秋毫,今天我要狠狠够这个蹄子。”董雨恩颔首,美目连眨,好奇地盯着常然的下体:“我听说白虎很耐。”

 “干妈。”常然羞得花枝招展。董雨恩走过去,煞有其事道:“你们别不信,我有个朋友,她就是白虎,嗳哟,她整天就想男人,三句话不离男女之间的事,我们有时候都羞跟她说话。”乔元心大动,本能问:“董阿姨,你说的这女人漂亮不。”

 这话一出口,乔元就后悔了,因为两位大小美人瞬间柳眉倒竖,董雨恩冷冷问:“你想干什么。”乔元还嘴:“想试试。”

 “打他。”常然实在忍不可忍,合着干妈董雨恩一起捶打乔元,无奈乔元皮厚实,到头来反而是常然一败涂地:“啊,我又了,啊…”今天是冼曼丽和利灿的结婚纪念,冼曼丽当然要搞隆重点,她心情很好,明照人,先是约了郝思嘉和吕孜蕾来吃利娴庄吃晚饭,然后出门做头发去了。

 利萍不敢怠慢,和查清源一起早早的张罗晚餐。胡媚娴则暗中监视查清源,见查清源任劳任怨,替利萍分担了不少家务工作。

 胡媚娴动了心思,想这偌大的利娴庄,确实需要人手,比如内衣来说吧,以前胡媚娴都不敢让利萍洗,这会见查清源清洗碗布都很细心,胡媚娴记在了心上。

 “妈妈。”兴奋的利君芙像一阵风般来到胡媚娴身边,娇滴滴的撒娇:“我的衣服统统不合身了,我要去买新衣服,你陪我去。”

 胡媚娴觉得小女儿的身材和查清源差不多,那查清源又没什么像样的衣服,便柔声道:“那把你的旧衣服给查清源吧。”利君芙爽快答应:“好啊,反正穿不了,就给她。”胡媚娴打量女儿的身材,若有所思:“内衣要不要买。”

 利君芙猛摇头:“当然要买,现在长个子了,万一哪天人家的子突然变更大,都没内衣穿,多尴尬。”

 胡媚娴莞尔,颔首道:“好吧,买买买,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去叫君竹,君兰她们。”利君芙皱了皱小巧鼻:“大姐二姐都出去了。”胡媚娴一愣:“她们上哪了。”

 利君竹噘起小嘴,神秘兮兮道:“好像是去排练舞蹈,晚上她们要去酒吧跳舞,你可不能说是我说的。”

 胡媚娴心知两个女儿喜欢跳舞,反正是去蓝十字酒吧跳,哪里是乔三的场子,胡媚娴就由着她们了,管是管不住的,她歎了歎:“那我们今天就好好Shopping一番。”利君芙颇为意外:“妈妈好像突然爱打扮了。”

 胡媚娴挤挤眼,扭扭腴:“妈妈这么漂亮,不打扮打扮,不可惜吗。”利君芙咯咯娇笑,赶紧去换衣服,准备和母亲一起逛街购衣,庆贺自己又长高了些许。烈炎炎。此时的利君竹却在西门巷乔元的那间破败的老宅子里,透过窗口,饶有兴趣地看着街上闹哄哄的场面,到处都是警察,利君竹一点儿都不关心,她本来是找乔三拿蓝十字酒吧办公室的钥匙,打算中午就和利君兰在酒吧排舞,准备晚上的节目。

 对于利家姐妹来说,在酒吧跳舞完全是出于个人兴趣,她们不图报酬,就喜欢跳舞,跳舞不仅能美体,还能释放情,缓解体内的火。

 月圆的日子,利家女人的体内会强烈分泌雌素,利君竹尤其严重,她几乎每时每刻都想和男人媾,她处于一年之中最的时候。

 乔三口答应了小儿媳,但乔三要紧急处理街坊的房子拆迁纠纷,一时间分不开身,他让利君竹来西门巷取钥匙。

 利君竹让利君兰待在酒吧,自己打车来到西门巷。乔三见周围哄哄的,担心这位娇滴滴的小儿媳有什么闪失,就先把利君竹关进老宅子里,心想着等处理完事情后,或许还能和漂亮的小儿媳再度巫山云雨。

 利君竹哪能不知未来公爹的心思,顿时心如麻,娇羞忐忑。明知道和乔三的关系不能再继续下去,但利君竹有点儿无法自拔,她似乎喜欢上了乔三。

 也不知乔三有哪点吸引人,或许是乔三的风趣,或许是他帮派老大的名头,更或许是乔三的技巧,想到那晚和乔三的情景,利君竹怦然心动,浑身发烫。

 一度失控的西门巷房子拆迁纠纷逐渐平息,亲临现场处置的大人物愉快地召见了新任的警局副局长百雅媛,当众夸讚了她的工作能力,并建议进行全市表彰。

 百雅媛识时务,没有丝毫邀功,反而歌颂大人物的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用无比高超的政治手段制止了这起社会

 大人物龙心大悦,对百雅媛刮眼相看,以后少不了大力提拔。而百雅媛则感激乔三,佩服他的个人能力,没有乔三的干练果断,这次的后果不堪设想,破坏市政府的声誉不说,也让大人物很没面子,如今各方面的矛盾一一化解,成了皆大欢喜的局面。

 百雅媛决定暗地扶持乔三,让他成为承靖市治安的一支特殊力量,由他统一管理铁鹰堂,顺带管理好市里的社会闲杂人员,以便促进社会稳定发展。

 将近中午,安抚了街坊邻居的乔三终于回到老房子,见到一身校服的利君竹正坐在老旧沙发上,一副无辜的表情,她身上的校服有点紧,显得身材很曲线,小美人似乎很不:“关我这么久,我差点爬窗出去了。”

 乔三好紧张:“我的姑,幸好你没爬出去,要不然乔叔叔会哭。”“咯吱。”利君竹掩嘴娇笑:“我不信铁鹰堂老大会哭鼻子喔。”

 没想到乔三居然拉下脸,呜唔地哭了起来,他脑袋圆圆的,身体微胖,哭像自然滑稽,逗得利君竹咯咯大笑。

 女人笑了,一切都好说,乔三是泡妞老手,深谙此道,等利君竹笑够了,他挤挤眼,柔声问:“肚子饿了吧。”

 利君竹这才觉得腹中空空,不由得点头,乔三看向利君竹那双占据眼睛四分之三的大乌眸,登时魂飞魄散,生理反应异常强烈,恨不得抱住这位绝美的小儿媳,所幸乔三年长成,自控力强,他先稳住利君竹:“乔叔叔先洗个澡,马上煮东西给你吃。”

 利君竹急道:“哎呀,我吃点冰皮酥就行,不用太麻烦。”乔三坏笑,就在利君竹的眼皮底子下,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塑料袋来:“你看。”利君竹看去,不兴奋娇嗲:“乔叔叔逗我,咯咯。”原来塑料袋里装着利君竹爱吃的冰皮酥,还有若干饮料,蛋糕。

 乔三笑嘻嘻的把塑料袋递了过去,乘机将身臭汗的椭圆身体靠在娇柔可爱的利君竹身上,见利君竹没躲避,乔三有进一步,张开双臂,轻轻搂住利君竹的小蛮,柔声声道:“乔叔叔逗你,是因为喜欢你。”

 “不要了。”利君竹大羞,本能抗拒乔三的搂抱,可惜还是被乔三抱了个结实,利君竹小小挣扎,就倒在了乔三的怀里。

 乔三眼尖,看见旁边的椅子上放着一本打开的相册,他不哈哈大笑,指着相册上的一张彩照说:“君竹,你看看,你跟阿元的妈妈年轻时是不是有点像。”利君竹“咯吱”

 一笑,手指比划着:“眼睛像啦,嘴巴像啦,眉毛也像,呃,蓉姨的皮肤比我白…”乔三收拢了双臂,紧紧地抱住利君竹,裆那位顶着她的小股,道:“股也像的,希蓉年轻的时候,股就像君竹这样翘,还有,子也像,又大又。”

 “乔叔叔。”利君竹脸红如霞,因为乔三的手按在了她的高耸校服部上。乔三吻上了利君竹的耳朵:“君竹,你答应给乔叔叔福气的。”

 利君竹好不娇羞,轻轻挪动股,想避开硬硬的东西:“那…那也不能给这么勤呀。”乔三一听,顿时浑身热血沸腾,心知小儿媳信守承诺,他赶紧乞求:“勤点好,让乔叔叔得到君竹的福气保佑,以后做什么事都顺顺利利,洪福齐天。”

 末了,乔三很温柔的加上一句:“乔叔叔好想跟穿校服的君竹做。”利君竹晕乎乎的,任凭乔三吻遍了粉颈,校服的纽扣被解开了,乔三的大手直接握住利君竹的两只结实的大子:“君竹,你的了,乔叔叔帮你。”

 利君竹脸红如霞,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双被两只大手,快不是一般的强烈,利君竹娇:“越,啊,乔叔叔别人家头。”

 乔三直口水:“好漂亮的子,乔叔叔天天做梦都梦见君竹的子。”利君竹娇滴滴问:“梦见陶歆的子没。”

 乔三坏笑:“陶歆的子没君竹的大,君竹的头特别漂亮,轻轻就会硬硬的。”利君竹跺脚:“都说不要人家头了,啊…”“不头,股,呵呵,君竹的小感,上学的女孩能穿这么感的小吗。”乔三火焚身,很想强行利君竹,不过小儿媳太可爱,他不好鲁占有,彷彿又回来过去的时光,那时候乔三就耐着子玩王希蓉,直到最后征服王希蓉。

 利君竹咯咯娇笑:“学校又没规定女学生不准穿感小,咯咯,是阿元买给我的,不穿不好意思嘛。”

 乔三左手子,右手,还把利君竹的校服了,出了一具粉粉红的感娇躯来:“以后我也送小给君竹,好不好。”利君竹娇羞:“我有很多小的,不要啦。”

 乔三央求:“乔叔叔要买很多小给你,君竹穿上乔叔叔买的小,乔叔叔会有成就感,会很幸福。

 “利君竹心里开心,不好意思拒绝乔三的乞求,反正多几条小内不是坏事,于是,委婉应承了:“不要太的小,要不然,我不敢穿喔。”

 乔三坏笑,加紧用力子,摸,他瞧出小儿媳动情,所以很大胆:“乔叔叔专门买最,最感的小给君竹,等君竹穿上了,我可以摸,连君竹的小一起摸。”

 利君竹下体酥麻,灵魂失控,她嗲嗲撒娇:“哎呀,乔叔叔好坏,帮人家买小就是想摸人家,啊,乔叔叔比阿元还要。”

 实在按捺不住了,乔三完全被利君竹的各种情韵美深深吸引,他子,将硬的具顶在了利君竹的股沟,很下地摩擦顶戳:“啊,君竹你这么了,水真多,要不要呢。”

 利君竹浑身火烫,娇滴滴喊:“呜,不要,那不是水啦,是…是水。”说完,自个咯咯娇笑,恐怕这番话连她自己都不相信。乔三的川话说得滑熘:“水和水,乔叔叔还是分得出来撒。”没想到,利君竹也能蹦出很地道的川话:“乔叔叔,出来,咋办咧。”

 乔三血脉贲张,立刻将利君竹扶起,让她跪在沙发上,一举扒下小蕾丝,把脸贴过去:“乔叔叔帮你水,水太多会着凉。”

 利君竹咯咯娇笑:“阿元也是找这借口人家,都是乔叔叔教他的套路嘛。”乔三哈哈大笑,那是又开心又激动,对着小温柔地亲了下去,只觉得嘴清香鲜美,软,他立马嘴紧合,含住娇瓣,一通温柔啜,把利君竹得百骸通畅,四肢发软,她嗲声叫唤,调皮地摇动人的小翘,不经意地摩擦,有意地享受。

 乔三兴奋不已,得到配合,他更喜欢利君竹了:“阿元得舒服,还是乔叔叔得舒服。”利君竹嗲声娇:“嗯,差不多,嗯,好像乔叔叔更会,啊,那里好,乔叔叔用力点。”

 乔三动情:“乔叔叔爱君竹,乔叔叔爱君竹的小。”一股暖溢出,利君竹嗲声喊:“乔叔叔,。”乔三赶紧用力,舌头卷入了小拨加,嘟哝道:“叫爸爸。”

 利君竹火高涨,娇声喊:“爸爸,别了,好,越来越,好难受。”乔三知道小儿媳想要了,他笑呵呵直起,爱抚利君竹的滑腻背嵴:“君竹想要了,乔叔叔不会让你失望的。”利君竹娇羞,嘴上还矜持:“我可没说想要。”

 乔三笑着具,他的子弹头般的大具虽然略逊给乔元,那也是少有的硬大傢伙,这会已是青筋暴凸,狰狞火烫,寻觅到人的小口,头浸在黏滑的爱中。

 “股噘高点。”乔三柔声说。“噘那么高做什么。”利君竹羞笑,水汪汪的大眼睛充了期待。乔三轻抚,继续摩擦口:“你猜。”

 “哼。”利君竹竟然猜了:“乔叔叔一定是想进来,不要喔,我是你的儿媳妇,乔叔叔进来的话,会对不起阿元的。”

 乔三的心被深深刺,他知道这么做会对不起儿子,但他已堕入深深的爱无法自拔,他为自己的行为狡辩:“又不是,乔叔叔进去,是为了沾沾君竹的福气。”利君竹同样意:“可是,看起来像喔。”

 乔三急忙安慰:“反正不是,君竹不必愧疚,我不说,你不说,阿元不会知道的。”说完,大肚腩微,那支子弹头大具撑开了利君竹的小,缓缓了进去。烫热的茎身随即给利君竹带来极度舒服的和充实,内心的愧疚化作了无限的需求,她抬起头,秀发颤动,喊出动人心魄的呻

 “啊…”乔三抱住翘两侧,挑逗道:“别急着叫撒,还有一半没进克。”利君竹嗲嗲地回了一句川话:“这么,全进来,会死的。”

 乔三捏了捏,慢条斯理问:“那现在要全部进克,还是只一半咧。”利君竹娇笑:“咯咯,坏叔叔,乔叔叔是坏叔叔。”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