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
乔元暗暗庆幸,也万分紧张,心想着要跟父亲争处女了,琢磨了片刻,乔元道:“舒海伦介绍给我,我出五万。”

 陶歆那是又惊又妒,想当初失身给乔元,不过是一部苹果手机,虽说之后乔元有所补偿,还送了豪车,但乔元一开口就给舒海伦标价五万,陶歆心里好不嫉妒,想到今晚乔三就能上了利君竹,陶歆心里涌出了无限快意,她假装很公道:“这样好了,今晚我带舒海伦去你爸爸开的酒吧玩,你自己去泡,省得说我拉皮条。”

 乔元笑嘻嘻道:“你帮帮说好话。”陶歆看了看四周,有心想洗脚按摩,享受一番,就暗示乔元:“哼,求我啊。”

 乔元赶紧相求,又是甜言语,又是许诺有重金厚礼报答。陶歆乐坏了,认识乔元这么久,乔元在她面前还从来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过。

 陶歆喜欢乔元的,但乔元对陶歆的冷淡也寒了她的心,如今正是报复的好良机,陶歆不想错过。陶歆幽幽轻叹:“听说你洗脚水平很高,那帮我洗脚吧,顺便帮我按摩。”乔元口答应:“没问题。”

 “要给钱吗。”“,。”陶歆本来就是校花,美丽过人,而且是利君竹那类型的感路线。以前陶歆颇为土气,这让她失失分,在利君竹面前很自卑,如今陶歆不可同而语,她物质优渥,渐成,比以前更加感美丽,一双玉足虽然比不上利家三姐妹,却也是柔若无骨之物。

 乔元捧在手掌,心里起了异样,再看陶歆短款按摩衣下的户轮廓,他不狂飙。“啊,蛮舒服的。”

 陶歆心驰神往,因为很舒服,她产生了幸福幻觉。乔元心里怪怪的,他很想上陶歆,又不愿和她与过多牵扯,但如果不牵扯,就没办法泡到那几位极品校花。

 “陶歆,你有男朋友了吗?”乔元小心试探问,他都还没祭出勾引女人的按摩手法,陶歆就已经漾,可见她多么喜欢乔元,越是得不到,陶歆就越想得到,不为别的,就因为乔元是她陶歆的第一个男人,她喜欢乔元在同学圈里人尽皆知。

 “没有。”陶歆盯着乔元,感情愈加发杂,她实在不愿意失去这位初恋男孩。乔元是情场老手了,哪能看不到陶歆的脉脉含情眼光,他笑嘻嘻问:“你这么漂亮,怎么不找一个。”陶歆细眉轻挑,幽幽反问:“你不是我男朋友吗?”

 乔元讪笑:“我以为你有新男朋友了。”陶歆蓦地冷笑:“除非你亲口说不要我做你女朋友。”乔元哪说得出这样绝情的话,他佯装潇洒:“做我女朋友,要给我的。”

 陶歆嫣然:“我没说不给你。”乔元假装吃惊:“刚才你就说不给。”陶歆咬咬红,悻悻地解释:“刚才说不吃饭,不等于以后不吃饭,刚才说不给,不等于总不给。”乔元乐了:“牙尖嘴利。”

 陶歆却已是芳心鹿撞,情窦大开,两条修长美腿张开,她指了指部,娇柔道:“这里有点。”乔元只顾着扭捏玉足,像笨蛋似的摇头:“自己抓。”

 “真的。”陶歆撒娇,美脸红红的,煞是人。乔元无奈,伸手过去,拨开按摩衣,在陶歆的粉红上抓了下去:“这里么?”陶歆的大眼睛几乎滴出水来:“旁边一点。”

 “哪边。”乔元扮猪到底。陶歆怒了:“前后左右你都抓不就成了,还问什么。”乔元坏笑,他的手指何等灵活,在陶歆的小上抓捏,不一会就有汩汩体溢出,乔元大惊小怪:“咦,怎么出水了。”陶歆先是用手掩嘴,极力不笑出来,随即冷冷道:“掉它。”乔元好演技,傻乎乎摇头:“这可不是洗脚按摩范围之内的。”

 陶歆一听,也不强迫,而是叹息道:“舒海伦有个弱点。”乔元猛眨眼:“什么弱点?”陶歆妩媚,尖尖下巴示意一下:“掉它。”

 男人真,乔元更是上加,如此没有骨气,就凭陶歆这么一句话,乔元就像狗一样陶歆的小,把那些晶莹体悉数吃个干净,怕还有溢出,乔元索好人做到底,合起嘴,用啜方式将小深处的水也进肚子里。得陶歆媚眼如丝:“啊…”乔元嘴角,火焚身。陶歆妩媚道:“如果你能在利君竹面前和我做,我把申璇的弱点也告诉你。”

 “可以。”乔元几乎没有多少考虑就答应了。陶歆没想到乔元这么痛快,她接着道:“如果你能在利君兰面前和我做,我把庄妍妍的弱点告诉你。”

 乔元怦然心动,庄妍妍可是出了名的,男人都好这口,小男孩也不例外。没多少考虑,乔元就点头了:“成。”

 陶歆咯吱一笑,眼亮如星:“如果你敢在利君芙面前和我做,我把陈佳妮的弱点告诉你。”一听陈佳妮三个字,乔元面红耳赤,双手握拳:“我拼了小命,答应你了。”陶歆笑得若桃李:“如果我把南宫蕴的弱点告诉你,你会怎样?”

 “南宫蕴?”乔元心如麻,这南宫蕴可是学校的学霸校花,学习成绩拔尖,体育成绩也很,可谓集美智体于一身,像乔元这样的学渣混混又怎能不仰视南宫蕴呢。

 陶歆是谁都不服气的主,可说到南宫蕴,连陶歆也要佩服,她狡黠道:“你肯定喜欢南宫蕴,我都喜欢她,你不可能不喜欢她,实话告诉你,我还没找到她的弱点,不过,我会找到的。”

 乔元心跳加速:“能上南宫蕴的话,你要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陶歆冷冷道:“暂时还没考虑,你先完成那些条件了再说,不急的,南宫蕴才高二。”

 乔元拿出了威风凛凛的大水管,像看怪物似的看着陶歆:“现在要大按摩了,你要不要按摩。”陶歆媚笑:“当然要咯。”

 马步摆好,乔元的大水管对准了粉红,一举入,没有停顿,没有感情,就一直到底。啊,还是那么紧窄,乔元舒服呼吸:“现在开始按摩部了。”

 “嗯。”陶歆眯着眼儿,品味大水管的雄浑,快迅速蔓延,她对乔元的情感又多了一分。乔元推开按摩衣,两只大美跃然而出,结实拔,滑腻雪白,乔元双手各握一只,手指掐入,指间夹着娇尖,很有技巧的动,小腹动,大水管渐渐加速,这一招一式规范标准,如教科书,却远胜教科书。

 陶歆舒服极了,双腿张得大大的,放声娇:“啊…”乔元有板有眼道:“现在需要按摩舌头,请伸出来。”

 陶歆想笑,张开小嘴儿,伸出粉红小舌头。乔元凑上去,张嘴含入了小舌头,一通,就连同小嘴都封盖了,陶歆发出“呜”

 紊乱鼻息,两条美腿瞬间盘上乔元的瘦肩,玉足摇动,身体耸动,越来越烈。“滴滴滴…”手机响了,是陶歆的手机响,她不愿意接,乔元摸索了放在一旁的手袋,摸出了陶歆的金黄苹果手机。

 “你爸爸的电话。”陶歆给乔元晃了晃手机。乔元叮嘱道:“不要说跟我在一起。”然后示意陶歆接电话。陶歆忍了忍道传来的极度快,接通了电话:“乔叔叔。”

 “我在洗足店,我在洗脚按摩,啊…”陶歆并没有要求乔元停止,她兴奋地合大水管,感觉一边和乔三通电话,一边和他儿子做很刺

 乔三自然怀疑,陶歆当着乔元的面轻松应付:“不是阿元,阿元现在是大老板,哪会帮我洗脚,是其他技师啦,不是男技师,是女技师。”

 一声笑后,陶歆继续呻:“晚上一起吃饭啊,好啊,喔…好舒服,这位师傅按摩得很舒服。”乔元一副你通你的电话,我我的,埋头苦干着,直到陶歆说了“舒海伦”

 三个字,乔元才竖起耳朵倾听。陶歆咯咯娇笑:“你想舒海伦了呀,乔叔叔放心,她答应今晚去酒吧了。”顿了顿,陶歆意味深长道:“你答应我的事,也不能忘记喔,啊,好的,好的,晚点见。”

 听见乔三口答应,陶歆挂掉了电话。乔元冷笑,将大水管顶住了陶歆的子:“我爸爸很关心你。”陶歆吃吃娇笑,想糊过去:“大人关心小孩,我在你爸爸眼里就是个小孩。”

 乔元恼怒,索挑明,大水管猛烈:“他的,还是我的。”陶歆来个不承认:“你说什么。”乔元用力:“他有我得深吗。”陶歆娇:“喔,我不明白你说什么,你开玩笑吗?”

 乔元冷笑:“他每次都进去吗。”事已至此,陶歆只好承认:“啊,你知道了…”乔元又酸又怒:“我是他儿子,我能不知道吗。”

 大水管排山倒海般进攻,把陶歆引向了无边的海,她忘情叫喊,歇斯底里:“啊,是的,我跟你爸爸上了,他很喜欢我,你生气吗,你更不喜欢我了,对吗?”

 乔元不停,竟然笑道:“不是,我开始喜欢你了,以前怕伤害你,不敢玩你,现在,我看出来了,你玩得起。”

 陶歆扭动小纤,坦然回应:“我情愿你玩我,羞辱我,骂我,我也不愿意你冷淡我,不理我,嫌弃我,阿元,只要你继续和我玩,你会喜欢我的,不结婚没关系,喜欢我就行,我会给你介绍很多女孩,有很多处女哦。”

 乔元有点担心:“现在你是我爸爸的女人,他会吃醋的。”陶歆咬了咬牙,野蛮道:“你有种就在你爸爸面前和我做,我想办法让你上了南宫蕴,啊,阿元,我喜欢和你做,我和你做有恋爱感觉,我和你爸爸做,就是纯粹开心,为了舒服,你爸爸无法替代你,别的男生也不能替代你。”

 乔元郁闷:“那为什么要我在我爸爸面前你。”陶歆的美脸布了兴奋:“也让你爸爸吃吃醋,让你爸爸难受,你爸爸喜欢我,他吃醋了,我就能报复你不理我。”乔元听罢,立马狂风暴雨般冲刺:“这么变态,我你,死你。”陶歆紧急抱紧乔元的瘦,大声尖叫:“啊。”

 一般到了下午,胡媚娴最有空闲,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身咖啡肩连体紧身裙,九公分趾细高跟,没有首饰,只拿咖啡手包,而不俗,优雅端丽。

 来到美足店时,店里的服务小妹闻着胡媚娴身上散发的香味,殷勤地引领她来到贵宾一号。胡媚娴对贵宾一号已不陌生,这里只招待最尊贵的客人。

 出乎胡媚娴意外,她在贵宾一号里见到了另一位尊贵客人,这位尊贵客人不是别人,正是美足店老板的妈妈,王希蓉。

 “哎呀。”胡媚娴大大的惊喜:“希蓉,你也在这啊。”王希蓉同样惊喜不已:“是啊,媚娴,你来按摩吗。”

 胡媚娴心思细腻,不好意思说来按摩,她只承认来洗脚:“我特地来洗脚,找阿元洗脚,在家里没这些木桶药水,没那些按摩衣,好像就没了气氛,你说是不?”王希蓉连连点头:“是的,是的,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胡媚娴张望道:“阿元呢?”“我叫他换制服了。”王希蓉调皮一笑,故作神秘:“媚娴,我告诉你,我好喜欢阿元穿店里制服的样子。”

 “哈哈。”两位绝世大美妇笑得前俯后仰,天地失,这可是难得一见倾城倾国,即便在利娴庄里,两位大美妇也不见得同坐一张沙发,一起热聊,一起开怀大笑。

 一位身穿技师制服的秀气男孩走了贵宾一号,见到两位绝大美妇,男孩兴奋得冲了过去:“胡阿姨,正等你来呢,吃过午饭了吗。”

 “吃过了。”胡媚娴笑答。这秀气制服男孩正是洗足店老板乔元,能让洗足店老板换上制服亲自服务的的女人,天底下恐怕不会超过三个,这里就占了两个。

 乔元笑嘻嘻的,眼儿都看直了:“胡阿姨,你来洗脚还用打扮这么漂亮吗。”胡媚娴一阵脸红,她反应极快,机智地拉上王希蓉:“你妈妈不也打扮得很漂亮。”

 “哈哈。”两位大美妇又是笑得花枝招展,晃动,滚滚不经意闪现,问题因此变得严重。乔元肚子花花心思,他琢磨着,若是今天能一箭双雕,那就算尽人亡也不管了。能一箭双雕吗,可以这么疯狂吗,乔元血脉贲张,迅速脑大开,寻找可能,这可是匪夷所思的事儿。

 “希蓉,你在就刚好,有喜事。”胡媚娴拿出了手机。“什么喜事?”王希蓉眨着人的大眼睛。胡媚娴眉飞舞道:“这趟出国,阿元表现得太了,我们从缅甸选回来的石头卖了个好价钱,我和阿元对半分,每人能分两亿。”

 拿着手机一阵操作手机银行,胡媚娴接着道:“剩下的四千多万,就给希蓉你买衣服首饰。”乔元的手机立刻得到银行的简讯提示,他的银行账户收到了两亿整。乔元兴奋地举起手机,还对母亲王希蓉竖起了两手指头,意思收到钱了。

 王希蓉眼眶在润,这比她收到利兆麟的十亿还激动,她柔柔道:“媚娴,你对我家阿元真好。”胡媚娴收好了手机,死人的大眼睛飘向乔元:“他是我女婿,我半个儿子,我能对他不好吗。”乔元也动情:“妈妈,胡阿姨真的对我很好,我要什么,胡阿姨都给我。”

 这话中有深意。胡媚娴焉能听不出,她妩媚颔首:“是的,阿元要什么,我都给。”王希蓉不是白痴,左瞧瞧,右瞧瞧,心道:好啊,两人居然就在我面前打情骂俏,眉目传情了。强忍住笑,王希蓉说话也是有深意:“媚娴,你也别太宠他,他好贪心的,总不知足。”

 乔元是王希蓉的宝贝儿子,母子连心,他立马听出母亲在揶揄,小孩子容易抬杠,乔元笑眯眯反击:“妈妈有时候也贪心的。”

 王希蓉登时大羞,基本不住一声娇嗔:“好啊,岳母对你好,你嫌弃亲妈了。”胡媚娴何等犀利,应付得字字珠玑:“希蓉,阿元哪会嫌弃你哟,他对你爱得深,他恨不得要娶你。”

 王希蓉的脸蛋比透的苹果还要红,情绪微微激动:“媚娴,你怎么越说越玄乎,我是他亲妈妈,他怎能娶我。”胡媚娴给了乔元一个眼色:“我可没说,不信你问阿元。”

 王希蓉羞得连儿子都不敢看了。乔元站在两位大美妇中间,扬声道:“妈妈,我确实想娶你,我也想娶岳母。”仿佛石破天惊,震得两位大美妇如痴如醉,竟然异口同声指责乔元:“贪心。”

 乔元开心大笑:“洗脚,洗脚了,快去换按摩衣,两位妈妈,不好意思,本店只提供短款按摩衣。”胡媚娴束着马尾,扎了一个精美的头胶圈。王希蓉则挽起秀发,夹了一枚精致的发夹。两人身上的短款按摩衣实在太暴了,又薄又小,刚刚好遮住她们硕大高耸的房,凸异常明显,子的轮廓那么清晰,两位身材丰腴的超级美女走出浴室时都难以淡定,不相上下的大肥都略显不安,润的户传来阵阵酥麻,有时候,男人的目光也能抚摸女人的下体,两位美女都能感受到乔元灼灼目光停留在肥美之地。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