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二十二章
乔元没那么复杂,他同情董雨恩,爱怜董雨恩,他温柔地大水管:“郑叔叔也足不了董阿姨吗。”董雨恩幽叹:“现在还勉勉强强,可再过三五年,哎…”乔元马上道:“有我啊。”

 话音未落,董雨恩笑得花枝颤,眼泪都了出来:“咯咯,阿元,你太可爱了,我太幸福了,董阿姨以后的幸福就指望你了,你仔细看好,看我怎么吃你。”

 说着提,将大水管堪堪拉到口时,大眼睛飘了丈夫一眼,缓缓落,缓缓入大水管,这一幕真真切切被大人物亲眼目睹,他似乎又起了。董雨恩一到底,随即密集耸动,人的狂吃大水管:“啊…”乔元抚摸着董雨的丝袜美腿,抚摸她的感内衣,爱怜之至,心里隐隐想替董雨恩教训那个女人,便问了:“董阿姨,你和白虎还有联系吗。”

 董雨恩娇笑,瞄了瞄大人物,妩媚道:“有啊,我们经常电话聊天的,我们以前是好朋友,有很多共同话题,聊个三天三夜都聊不完,如果她不勾引郑叔叔多好,现在她还不知道我早就发现她和郑叔叔偷情,但她又怕我发现,就经常打电话给我,探我口风,我跟平常一样。”

 乔元咬牙切齿:“她不回承靖市么,她要是回来,你告诉我,我去打她。”董雨恩大乐,悄悄给大人物一个得意的眼神,腹用力,开启了盘磨姿势:“打她股好不好。”

 乔元懂得配合,举起手掌,轻拍董雨恩的肥,她叫扭,大肥盘旋得更快,道里近似于疯狂地绞大水管,给乔元带来了极大的快,也给她董雨恩带来无限的舒服,更特别的是,她几乎是与丈夫对视中和乔元媾,她从大人物充愤怒和嫉妒的目光中得到难以言表的巨大刺,董雨恩提了,娇娆地耸动身子,密集吐大水管,噗哧声声,她的呻响彻了客厅。

 乔元也疯狂了,他伸手进董雨恩的透视内衣里,结结实实地握住她的两只巨,狠两粒头,下身强势上,董雨恩陶醉娇哼,低头送来香,两人忘情接吻,嬉戏舌尖,犹如一对相识几十年的情人般甜蜜。

 “董阿姨,你累了,快坐下,我要吃你的脚丫子。”乔元温柔地看着董雨恩,董雨恩瞬间眼圈发红,她毕竟属于丰腴型女人,平里养尊处优,少有锻炼,长时间用女上男下的姿势有点吃不消,加上她一直疯狂耸动,体力消耗巨大,和乔元接吻时,已是娇连连。

 乔元心细体贴,单纯地要求更换姿势,把董雨恩感动得一塌糊涂,一落坐下来,就把丝袜玉足递给了乔元:“最喜欢你吃我脚丫子了。”

 乔元当然不只吃玉足,他举起董雨恩的一条黑丝美腿,先将大水管入肥美,然后再将脚足部分的丝袜撕烂,等出了绝美金莲足,乔元张嘴就吃,吃到动情时,他痴道:“董阿姨,改天你和常然一起给我吃脚丫子,让我吃个够,吃个。”

 董雨恩口答应,乔元又将另一只金莲足吃进嘴里,舌脚掌,脚趾头,啜声此起彼伏,当然,这事也没停歇,大水管将董雨恩的汁四溅,她舒服极了,悄悄扭头看了看大人物,随即吃吃娇笑,脚趾头在乔元嘴里抖个不停:“啊,一边吃人家脚丫子,一边人家,让郑叔叔看见了,他一定很生气,会说你是小氓。”

 乔元哪里想到大人物在半眯着眼看他董雨恩,他正啃得不亦乐乎:“我是小氓,专吃董阿姨的脚丫子的小氓,哦,好好吃。”董雨恩尖叫:“别咬,别咬,啊…”乔元不咬了,他想了,他感受到董雨恩要来高,放下两只玉足,乔元的身体上董雨恩的身体,这是姿势才能体现男子的意志,乔元拥有一很男人的大水管,他用这大水管发起了一波接一波的凌厉攻击。

 靡,体震颤,感神经仿佛都聚集到了董雨恩的下体,她媚眼如丝,鼻息浑浊,汹涌的高如期而至,瞬间淹没了她的情感,娇柔的嘤咛中,董雨恩接受了浓烈华的浇灌。

 太美妙了,太舒服了,两人疯狂接吻。突然,大人物发出醉酒般的梦呓:“阿元,接着喝,接着喝,我洗把脸,我们接着喝。”

 乔元吓坏了,不知所措。董雨恩也很紧张:“你快走吧,他可能马上醒来。”乔元连连点头,迅速拔出大水管,手忙脚地穿上衣服,鞋子都来不及穿,手一拎鞋子,跟董雨恩说了一声再见,就仓皇而逃。

 迈巴赫的引擎刚响起,大人物就翻身而起,扑向董雨恩。董雨恩张开两条黑丝美腿,吃吃娇笑:“猴急什么,先擦擦,里面都是阿元的,要出来了。”

 大人物不在乎,他的具迫不及待地子的道,黏糊糊的都无所谓,他要暴子,把压抑多时的火全发出来。董雨恩揶揄:“被刺了么,可惜,无论你怎么用劲都比不过阿元。”

 大人物怒喝,猛烈具:“气死我了,我警告你,你别难为浦胭脂。”董雨恩冷笑:“我是你老婆,你着我,竟然命令我不难为你的情妇,你还是男人吗。”大人物双手摸:“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和浦胭脂的。”

 董雨恩翻翻美目,不屑道:“纸包不住火,你这点小伎俩能蛮得过我,我董雨恩白活了,胭脂一离婚,我就猜到是你搞的鬼。”

 大人物继续猛:“好吧,那你告诉我,浦胭脂真的在外边勾搭男人吗。”董雨恩蹙眉,象征地扭了扭腴:“你自己骗自己,如果你真想知道她有没有勾搭男人,你有的是办法,你害怕知道,你不敢知道而已,可我了解胭脂,我了解她几十年了,她有多,我比你清楚一万倍。”

 “噢。”大人物了,抖了抖,气嘘嘘骂道:“妈的,跟那小子的混在一起了,他没有病吧。”

 董雨恩恼怒不已:“我不担心他有病,我担心你,我也不是担心你,我是担心胭脂,她可以传染给你,你又传染给我。”大人物忙自我安慰:“不会的,这点我有信心。”

 董雨恩早已是意兴阑珊,见丈夫了,她冷冰冰道:“哼,快起来,我要洗澡了。”大人物似乎有梅开二度的兴致,他堆起笑容,柔声道:“我们一起洗。”

 夜晚的蓝十字酒吧音乐绕梁,热闹拥挤,这里美女如云,豪客如鲫。乔元并不热衷酒吧生活,他来蓝十字酒吧,是专程来看两位准老婆的表演,她们是利君竹和利君兰。如今利家姐妹在酒吧街可谓有口皆碑,她们不仅美貌惊人,跳舞也很,而且姐妹俩只在蓝十字酒吧跳舞,她们是蓝十字酒吧的专属明星。

 来看利家姐妹跳舞可不止乔元。曾经的外国语学院三校花也来捧场,她们都打扮得很人,乔元在拥挤的人群中,找到了这三位美女丛中的大美女。

 “孜蕾姐,思嘉姐,咦,曼丽姐,你也来了,你不用照看利灿哥吗。”乔元笑嘻嘻的,口水又出来了,眼前的这三位美女玉腿林立,惹火身材前凸后翘,似乎都不穿内

 冼曼丽娇嗔:“我在家呆了快半月了,都快闷死了,阿灿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不需要我陪了。”“你们今晚太漂亮了。”

 乔元很想左拥右抱,可眼前是三人,一次无法抱三人。吕孜蕾用她涂有闪亮膏的小嘴问:“我们三个,谁最漂亮呢。”

 乔元考虑都不用考虑,马上回答:“当然是孜蕾姐,孜蕾姐的嘴儿好感,好想亲两口。”吕孜蕾大喜,人的珠,身子主动贴近乔元:“算你会说话,阿元,我跟你说啊,我们今天又和西门巷十二家住户签了搬迁合同…”冼曼丽急忙分开两人:“拜托,别谈工作的事,讨厌。”

 吕孜蕾心有不甘,她是工作狂,无论身处何地,她都心系工作:“开心的事也要说说嘛。”郝思嘉话进来:“女人来酒吧只说两件事,一是喝酒,一是男人。”吕孜蕾讥讽:“我今晚想喝酒,你今晚想被男人,对吗。”郝思嘉毫不示弱:“对。”

 “咯咯。”三位大美人笑得前俯后仰,该晃的晃,该的青光也不吝啬出来,让乔元看得心浮气躁,气血不稳。冼曼丽眼尖,朝人群招手:“君兰来了。”

 眨眼间,一身跳舞服的利君兰也挤了过来,娇滴滴喊:“孜蕾姐,思嘉姐,曼丽嫂子。”大眼儿自然最关注小爱郎:“阿元。”乔元上前,热烈拥抱可爱美丽的利君兰:“君竹呢。”利君兰撅了撅嘴:“谁知道她上哪了,见不到姐姐,你很着急嘛。”

 乔元讪笑:“喝酒,喝酒,来酒吧就要喝酒,对了,有见到我爸爸吗。”利君兰举手,指向二楼回廊的一面大玻璃:“乔叔叔在办公室,刚才我和姐姐有上去过。”

 三个大美人马上议论开来,她们都没见过乔元的父亲乔三,而此时的乔三确实在二楼的办公室里,他的办公室围着一面单向玻璃,站在办公室里,可以俯视整个酒吧大厅,外面的人却看不进来。

 “乔叔叔,阿元来了。”利君竹的大眼睛在舞动的人群中发现了乔元,她本能的紧张,因为她前的大美正被乔三温柔,她婀娜的身子正被乔三紧紧抱住,跳舞服散落在地上,此时,利君竹粉无瑕的娇躯上就只剩下罩和小内,她脚下穿着一双精美的细高跟,粉白玉足儿格外醒目漂亮,脚趾甲涂了粉红色。

 “别管阿元,乔叔叔想你。”乔三抚摸着利君竹的肌,很贪婪,不想放过每一寸地方,细长的股沟被掰开,见到了娇。乔三血脉贲张,他深深上了这位美貌娇嗲的准儿媳。

 “万一阿元上来呢。”利君竹扭动她的小翘,本能地逃避乔三的挑逗,可她哪能逃避,她整个人都靠在乔三怀里,不止是手,连硬物也不时剐蹭着口,利君竹无法抗拒乔三的挑逗。

 “我锁着门,不用担心。”乔三坏笑,他已光,大的家伙逐渐放肆,碰,到利君竹手中时。利君竹虽担心,却也紧握不松手,无限娇羞:“万一阿元他敲门怎么办。”乔三轻松道:“我就是不开门,他还能硬闯么。”

 利君竹稍稍放了心,身子急剧感,给乔三摸了半天,利君竹浑身难受,情动鸾飞,很想媾了。乔三的手适时探入部,扣了扣娇朵儿,利君竹嗲声娇呼:“哎呀,别摸人家,好。”

 乔三下道:“乔叔叔帮你抓抓。”利君竹咯咯娇笑:“乔叔叔好坏。”乔三吻上利君竹的耳垂:“放心吧,阿元不会这么快上来的,你看看,好多女人围着他,君兰也抱着他,他不会想到君竹的。”利君竹一听,登时光火:“阿元想我的,阿元最爱我。”

 乔三赶紧附和:“是的,是的,阿元想君竹,很想很想,只是乔叔叔也想君竹,每时每刻都想,特别想君竹的股。”利君竹芳心大悦,扭了扭翘,娇羞不已:“想人家股做什么。”

 乔三着利君竹的雪白小翘,甜言语道:“君竹的股是我见过最美的股,好有弹,乔叔叔好喜欢。”

 无意间,手指顺着股沟拨几下,那地方格外感,利君竹打了灵,娇嗲喊:“哎呀,乔叔叔别摸了,你想做就做吧,做完了,我要下去跟他们玩。”

 乔三暗暗欣喜,和利君竹交往了多,他已摸透了这位美貌儿媳的特点,知道如何挑逗她,知道如何哄她开心,只要利君竹开心,乔三想怎样都没大问题。

 爱意浓烈,耳鬓厮磨,乔三的手掌覆盖了一只少女大子,他动情道:“君竹,乔叔叔爱你,乔叔叔现在离不开你了。”

 利君竹浑身震颤,少女最听不得这种软绵绵的情话,何况她已漾,道酥,那滚烫的大具来到了她的口,利君竹知道乔三要入了,她没有拒绝,但少女矜持,她只是微微分腿,娇柔道:“这样可不行,人家是你的儿媳,又不是你老婆。”

 乔三用大头摩擦口,另一只手利君竹的体:“君竹能不能又做乔叔叔的儿媳,又做乔叔叔的女朋友。”

 利君竹已是情不自,娇躯靠在乔三的身上,那大具摩擦了一会,竟然撑开了,徐徐进入:“君竹,乔叔叔有大巴,乔叔叔的大巴最懂君竹,能把君竹翻天,君竹还记得那些高吗。”

 利君竹仰头娇,翘微微撅起,双腿迅速打开,大具越越深,利君竹点头说:“啊,记得,乔叔叔的大巴很舒服,好喜欢乔叔叔的大巴。”

 “乔叔叔爱你。”“那乔叔叔不许爱陶歆。”“乔叔叔只爱君竹,不爱陶歆,乔叔叔要君竹的了,成这样子,君竹好。”

 “啊,都是乔叔叔害得,人家以前很纯洁的,只爱阿元一个。”“纯洁的小美女,麻烦你双手扶住玻璃。”

 笑嘻嘻的乔三用小腹顶着利君竹的股,将她推到玻璃前,利君竹好不娇羞,半举双手扶着玻璃,回头观看乔三的进入,这个姿势,这个空间都是利君竹以前没有经历过的,那单向玻璃下,黑的人群随着音乐舞动,利君竹不兴奋,尤其是望着乔元,又和别的男人媾,这深深刺了她,此时的利君竹火焚身,她主动翘动股,乔三大喜,抱着翘先来一轮五十多下的猛,把娇柔可爱的利君竹得肌肤泛红,然后又将利君竹再往前推,让她的双贴在玻璃上,房被扁变形,乔元兴奋得无与伦比,他持续,仿佛让利君竹的尖叫永不停歇。

 “啊,乔叔叔你看,阿元他望上来了,他会不会发现我们…”利君竹既兴奋又紧张,乔三握住她的两只大子,一边,一边张望下去,见乔元竟然抱着冼曼丽,就在座位边伴随着音乐耸动,别人可能不在意,可乔三一眼就看出儿子正在和大美女媾,他们竟然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偷偷媾,乔三好不兴奋,暗赞儿子够风,见冼曼丽不仅光四人,还不,淡定自若地和乔元媾,乔三不对冼曼丽产生了浓厚兴趣,他还不知道冼曼丽是何人,就开口问:“阿元抱着那位美女是谁。”

 利君竹娇:“是我嫂子,啊…”乔三吃了一惊:“这小子,好像在搞你嫂子。”话一出口,乔三就后悔了,果然,本来忘情做的利君竹没注意到这个细节,乔三这么一说,利君竹美目骤闪,凝目看去,那是气得柳扭:“啊,真的诶,阿元真的在曼丽嫂子,这个臭阿元,大狼,竟然和曼丽嫂子发生关系,他们好无。”

 乔三乘机挑拨:“所以啊,君竹和乔叔叔做应该理直气壮,不能光让阿元这么风,他能玩你嫂子,你也能和乔叔叔开心。”

 一句话如醍醐灌顶,利君竹内心所有的不安,羞愧都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后伸双臂,勾住乔元,雪白翘烈后,疯狂吐乔三的大具:“嗯,乔叔叔,用力我,用力君竹的,啊,臭阿元,烂阿元,啊…”乔三大乐,他知道如此一来,以后就能更加掌控利君竹,极度兴奋之下,乔三乘机央求:“君竹宝贝,以后乔叔叔要天天君竹,君竹答应吗。”

 “嗯。”利君竹猛点头,如瀑的秀发在飘,乔三趁热打铁,一指楼下的乔元,惊呼道:“君竹你快看,阿元把你嫂子的一条腿提起来了,这样能更方便入。”

 利君竹看去,只见乔元抱提冼曼丽的一条美腿,下身猛烈动,冼曼丽则勾住乔元的脖子,烈扭动肢,周围的人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两人在热舞,实际上两人在媾。

 “大狼阿元,我要下楼去,我骂他们。”利君竹气得咬牙切齿,正想停止媾,忽然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一位美丽的女孩走了进来,一瞬间,三人都大吃一惊。乔三反应快:“陶歆,你怎么来了。”

 原来开门进来的人是陶歆,她瞪圆了眼珠子,手里的晃着钥匙:“我有办公室钥匙,我不能来吗。”“快关门,快关门。”

 乔三急忙吆喝,陶歆立刻关上办公室门,转身过来,她的表情很夸张:“天呐,利君竹,你和三哥在这里干嘛。”

 “我,我…”仓促生变,利君竹呆若木,她依然保持着媾的姿势,乔三的大具依然深在她的中。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