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三十一章
浦胭脂一头雾水,不知什么意思。那董雨恩自然了解乔元的心思,她抿着嘴儿笑:“鞋柜在那边,你自己去选,胭脂的脚比我大一点,勉强能穿我的鞋。”乔元闪电窜下。浦胭脂奇怪问:“什么意思。”

 董雨恩娇嗔:“这还用问,你穿了丝袜,他就想着给你配高跟鞋,男人都喜欢这调调儿。”浦胭脂幡然醒悟,那是又兴奋又好笑,她瞪大了眼睛:“天啊,阿元才十六岁。”

 董雨恩撇撇小嘴:“他可是十六岁的大男人。”浦胭脂忍俊不:“好大的男人。”话里有深意,一说完,两位超级大美妇放声大笑,都明白“大男人”的含义。很快,乔元就飞奔而来,手里拎着一双崭新的淡紫夏季高跟鞋,那鞋跟足有十公分高。

 “来了,来了,这双,穿这双。”乔元将高跟鞋放在浦胭脂的脚边。浦胭脂一看,不由得惊叹:“哎哟,乔元蛮有品位的,很配丝袜。”

 乔元马上得意吹嘘:“市二中的学生肯定有品位啦,我是蒲校长的好学生,有品位,够大,等会就用大蒲校长。”

 浦胭脂哪听过如此鲁下的话,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乔元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浦胭脂的紫丝脚足,很细心地替她穿上高跟鞋,然后站上,兴奋的将大水管递到浦胭脂边:“蒲校长,我帮你穿丝袜,穿高跟鞋,你也帮帮我,帮我吃吃大,要一口吃进去。”

 没等浦胭脂反应过来,大水管就直接捅进了浦胭脂的小嘴,浦胭脂只好尽量张大双,大眼睛猛眨,努力含住大头:“呜唔…”董雨恩没有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拿起手机,对准了焦距:“等等,这镜头我要拍下来。”“呜唔。”

 浦胭脂摇头,想阻止董雨恩拍照,可惜被乔元勾住后脑,大水管深深的在浦胭脂的嘴里,似乎还入了咽喉,待董雨恩拍了十几张,乔元才松开手劲。

 浦胭脂赶紧吐出巨物,大口大口的息,唾四溢,乔元坏笑,弯匍匐,把脸埋进了浦胭脂的下体:“现在轮到我蒲阿姨的了。”

 浦胭脂气恼乔元刚才的鲁野蛮,恨恨道:“不许,我是你校长,你要听我话。”乔元轻光洁的户:“我就是不听老师的话才被二中开除的。”浦胭脂如遭电击:“你这个坏学生,啊…”乔元张嘴吐舌,将一只肥美的白虎含进了嘴里,又是轻啜,又是轻咬,舌尖卷了半天,嘴上嘟哝道:“好肥的,汁水真多,蒲阿姨,我喜欢吃肥猪,你的肥猪真好吃。”

 董雨恩捧腹笑翻在,眼泪都笑了出来。浦胭脂浑身电不停汩汩出汁,她美美娇道:“不许吃了,啊,你真咬呀,肥猪哪有这么好吃。”

 瞥见雄伟大水管晃来晃去,情涌动的浦胭脂娇滴滴喊:“阿元,我也要吃你的大,快给我吃。”“好嘞。”乔元一个敏捷转身,浦胭脂心领神会,娇躯后倒,两人竟然配合默契地玩起六九式。

 乔元的大水管直接入了浦胭脂的嘴,他则趴在浦胭脂的紫丝双腿间,将暴在空气中的光洁无大白虎来一次深情口,把浦胭脂舒服得“呜唔”叫。

 “胭脂,你别说,紫丝袜确实很适合你。”董雨恩适时拍下这画面,她要把这些画面给丈夫看,希望丈夫不再沉湎这个女人,她哪知道,有些男人就喜欢女人。乔元给董雨恩挤挤眼:“干妈,你穿黑色的,等会我你。”

 董雨恩娇嗔:“等你完了蒲阿姨,如果你还有力气的话,我再穿吧。”“董阿姨太小瞧我了。”乔元气呼呼道。董雨恩指了指乔元嘴下的户,好心警告:“不是我小瞧你,是你面临一个很强劲的对手,你可要小心,不要被蒲老师打了个丢盔弃甲。”

 乔元马上低头,仔细观察了一下,很不以为然:“董阿姨,你看蒲老师的,又白又透明,很口水滑的样子,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

 董雨恩经验丰富,再次提醒乔元:“那是表面,事实上,这种好坚韧的,越越可怕。”浦胭脂不了,担心乔元心生惧意了影响合,她紧急吐出大水管,怒气冲冲喊:“雨恩,你别再妖言惑众吓唬阿元,万一阿元真的顶不住三十秒,我不想活了。”

 此时的浦胭脂火高涨,对乔元的大水管充了无限期待,她无法容忍乔元退却,更不愿乔元蜡头粉,却不料她这么一说,彻底把乔元怒了,他一个翻身,躺在了上,双手叉托着后脑,眼看天花板:“都瞧不起我么,来来来,我倒要看看肥猪有多厉害。”

 浦胭脂身材丰腴美,顿时柳眉倒竖:“你说我是肥猪。”董雨恩哈哈大笑。乔元讪讪解释:“我是说蒲老师的是肥猪。”浦胭脂见乔元这般样子,只好采取主动:“哼,小孩,接招。”

 说着骑上了乔元的身体,因为穿着高跟鞋,动作忸怩不利落,又加上在乔元面前故作风情,好半天了,浦胭脂才将大水管对准了光洁白虎,美目飘向乔元,跃跃试。

 乔元毕竟血气方刚,哪沉得住气,见浦胭脂久久不入,他心急火燎道:“进去,快进去,放马过来,呃,不对,放虎过来。”

 箭在弦上,浦胭脂咬咬牙,缓缓沉下肥的白虎轻松没了大头,一声娇,大水管带着滚烫的温度徐徐消失在肥美之地,充斥了那条空虚的道,快如核裂变般侵蚀了浦胭脂的躯体,她扬起下巴,发出凄厉悲鸣,听得乔元汗倒竖,他也不住叫出来:“哦,这么紧,董阿姨,蒲老师的比你紧好多。”

 董雨恩无奈叹气:“白虎还是厉害一点的,我承认她这方面比我强。”浦胭脂半眯双眼,狠狠出浊气:“啊,我很多地方也比你强的,喔,好的家伙。”董雨恩没好气:“嗯,特别是勾引男人方面,你比我强。”

 乔元正舒服得要命,没听出董雨恩在讥讽浦胭脂,随口道:“我觉得董阿姨更加勾引我。”浦胭脂一听,顿时笑得花枝招展,把董雨恩气得踢了乔元一脚:“阿元,你这个笨蛋。”

 乔元大糗,轻轻抚摸董雨恩的金莲玉足,掌心滑柔,盈盈一握,董雨恩不心驰飞扬,道传来阵阵酥麻。

 浦胭脂第一次跟乔元媾,舒服到了极点,自然不愿意乔元分心,只听笑声戛然而止,肥转动,浦胭脂媚眼如丝:“啊,阿元,你顶到哪了。”

 乔元坏笑:“顶到蒲老师的子了,啊,蒲老师,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事,如果你答应,我会很爱很爱你的。”

 “你先说什么事。”浦胭脂忍不住提,幅度慢慢加大。乔元伸出手,用力握住了晃的大房,晕:“我想在二中的教室里蒲老师,在讲台上用后式,你能答应吗,我光想想就很兴奋,如果以前蒲阿姨是我的老师,我学习成绩肯定很好。”

 浦胭脂大笑,她没想到乔元提了这么个荒唐建议,但白虎女的骨子里不仅,同样荒唐,浦胭脂竟然心动了,曾经的教学生涯里,她有过无数次在教室讲台上跟男人做的念头,可惜一次都没尝试过,如今乔元唤醒了浦胭脂的念,她兴奋极了,很曼妙耸动身体:“啊,要看你今天表现怎样,如果你连三十秒都顶不了,我就算答应你也没意义。”

 乔元大喜过望,强烈火铺天盖地而来,他双手用力捏玩大晕,大声道:“蒲阿姨,三十秒不早过了吗?”

 浦胭脂媚眼如丝,双手撑住了乔元的瘦,肥美深深吃住大水管:“嗯,那不算,我还没动。”乔元斗志发:“来吧,肥猪。”

 浦胭脂颤抖了几下,白虎开始发飙,它已经适应了大水管,它的野开始显,大水管再强悍,它也要发起攻击。

 乔元瞪大了眼珠子,注视大白虎吐他的大水管,一下,两下,三下…十五,十六,十七…白虎在加快速度,浦胭脂在急促呻,大水管被拉长了,密集吐,混乱的拍击声变得很有节奏,如音符般悦耳。

 乔元沉着应战:“蒲老师也有漂亮脚丫子。”“有我的脚丫子漂亮吗?”董雨恩故意让乔元分心,男人太专注做的话,很容易缴械,这一点上,董雨恩经验丰富。乔元果然分心,腾出一只手握住董雨恩的无敌玉足:“干妈的金莲足独一无二,永远吃不腻,给我吃吃。”

 董雨恩娇笑着递上金莲足,那三寸娇柔绝对世间罕物,乔元陶醉吃,整只金莲足都是他的口水。浦胭脂很意外:“我还没见过男人这样痴女人脚的,啊,好变态啊,雨恩,你干儿子好变态。”

 董雨恩娇嗔:“你懂什么,这叫情趣,我的脚多好看啊,虽然鞋子难买,可男人喜欢,他之所以认我这个干妈,就因为我的脚好看,我哪次跟他做,他不吃我脚的,就是不做,平里一见到我,就要吃我的脚。”

 浦胭脂仿佛大受启发:“啊,阿元,你也要吃我的脚。”乔元笑,故意吊浦胭脂的胃口:“蒲老师别急,你穿着高跟鞋丝袜,我怎么吃,先较量较量,以后再慢慢吃你的脚,我想啊,如果在教室的讲台上吃蒲老师的脚,那多刺。”

 浦胭脂听出乔元的意思,他是想在教室跟浦胭脂媾,浦胭脂同样狡黠,故意吊乔元胃口,故意不拒绝也不答应:“好厉害,能坚持三十秒了。”董雨恩娇嗔:“两分钟都有了。”浦胭脂妩媚颔首:“啊,看样子坚持十分钟没问题。”

 乔元干笑,双手忽然改扶浦胭脂的腴,大水管凌厉上顶:“嘿嘿,蒲老师能坚持十分钟吗?”浦胭脂打了个冷战,娇如兰:“试试看。”

 房间里立刻响起了清脆密集的啪啪声,两人的情和火无限释放,看得董雨恩心神,爱。可比起浦胭脂的爱,董雨恩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她的透了乔元的小腹,甚至溅到了乔元的瘦:“啊,阿元,你好厉害,你做我的宝贝好不好,我的天啊,你杵到我心肝了。”乔元狡笑:“你听我干妈的话,我就做你的宝贝。”

 董雨恩一听,芳心简直乐翻了天,琢磨着只要乔元全力足浦胭脂,浦胭脂哪还有心思再着大人物,等过了两三年,恐怕浦胭脂连大人物叫啥名字,长什么模样都忘了。

 快有强有弱,乔元给予浦胭脂的快可以说是浦胭脂这辈子从来没遇到过的强劲。白虎如此,对快很贪婪,浦胭脂陷入了磅礴的海之中,她骑在乔元身上,秀发飘,忘情地耸动身子:“啊,我听,我保证听你干妈的话,啊,我的天啊,你每次都能顶中我里面,真是好宝贝。”

 “阿元,小心别大意了。”董雨恩旁观者清,浦胭脂不是简单耸动,而是很用力的耸动,扭动,甩动,她的肥浑圆沉实,如石磨般盘旋,收窄的道在悄无声息地绞榨大水管,看上去,殷红的口显得份外妖,妖得有些狰狞。

 乔元轻松应对,手上摸浦胭脂的紫丝大腿:“董阿姨放心咯,没你说的那么玄乎,什么白虎黑虎,我一个武松打虎,把它打翻在地,再过景冈。”

 董雨恩笑不拢嘴:“好逗,笑死我了,阿元加油,打败了大白虎,再过景冈,景冈后边有一家客栈,客栈老板娘有一双漂亮脚丫子,她很像你干妈。”

 乔元哈哈大笑,手指头抠玩浦胭脂的高跟鞋,没想到,一阵阵酥麻袭来,乔元大吃一惊“哎哟”喊了出来。

 “怎么了。”董雨恩好不紧张。乔元赶紧摄住心神,双手抱着浦胭脂的大肥,停止了上顶:“哦,好险,刚才差点了。”

 浦胭脂好生失望,却又惊喜连连,因为刚才她耍了一招,以为能让得意的乔元落败,可惜乔元仅仅打了一个冷战而已,停顿片刻,气息缓和,大水管又开始上顶了。

 浦胭脂暗暗夸赞大水管剽悍耐,媚眼一抛,娇哼道:“看你还嚣张,看你是还武松打虎。”“我都警告过你了,怎样,了吗?”董雨恩好焦急。

 “没事儿,哦,蒲阿姨的好紧。”乔元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轻视大白虎,手指头捏浦胭脂的和小蒂,逗得浦胭脂尖叫连连,娇躯发软,整个人扑倒在乔元身上,瘦受得了强大迫。

 乔元赶紧用手托了托大子,笑嘻嘻地撅起嘴巴:“蒲阿姨,我要亲嘴,我还没跟你亲过嘴。”如此近距离观察这个从天而降的小冤家,浦胭脂意,很温顺地下了香,香津渡入,香舍绕,浦胭脂竟然魂飞魄散,与乔元吻了个热血沸腾,道再次分泌爱媾的信号异常强烈,两人疯狂摩擦彼此的器官,太舒服了,大摇动。

 董雨恩绕过浦胭脂身后,清晰地拍到浦她的正密集吐黝黑的大水管,大水管很亮,又又亮。董雨恩气息紊乱,她强忍着,她知道等会这支大水管也会她的下体。

 “阿元,你的大好厉害,啊…”“蒲阿姨,你的肥猪也好厉害。”乔元翻了个身,将丰的浦胭脂在了身下,大水管不小心滑出口,乔元小腹疾,大水管回归肥厚的白虎:“蒲阿姨,一般来说,都是男人女人,刚才你我不算,现在我来你,看看我这个武松能不能打败你这只大白虎。”

 浦胭脂份外娇娆:“真的吗,你真想打败我吗?”娇娇的语气令乔元血脉贲张,他举起两条紫丝腴腿放在瘦肩上,身体下

 浦胭脂双腿弯到了前,精美高跟鞋就悬在乔元头上,乔元兴奋地吻咬两只大美,咬那感大晕:“等着吧,等我打败蒲阿姨,我喜欢蒲阿姨的大子,我喜欢蒲阿姨的肥猪,我会征服蒲阿姨。”

 浦胭脂呻:“我好怕,怕你征服不了我。”乔元咬牙切齿,几乎呈七十五度往下:“我要蒲阿姨求饶,我要蒲阿姨叫我老公。”

 “啊。”浦胭脂放声尖叫。董雨恩悄悄用手擦了擦下体,好奇问:“阿元,你说说,胭脂的白虎跟我有什么不同。”

 “其实差不多的。”乔元猛大水管,节奏明快:“董阿姨口紧,进去后,里面滑滑的,不算很紧,蒲阿姨的就不一样,口好像更紧,它里面全方位的紧,进去后,从头紧到大部,比打飞机还厉害,怪不得别人坚持不了三十秒。”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