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三十二章
浦胭脂笑扭动,娇话过来:“听见了吧,雨恩,我这叫名器,男人的最爱,嗯,阿元好有见识,好猛,蒲阿姨喜欢给你,你别太快。”

 “我可以三个小时才。”乔元好不兴奋,一轮暴风骤雨后,他放下了浦胭脂的腴腿,用手勾住浦胭脂的脖子,下道:“蒲阿姨,让你见识我的大是如何你,看见了么,把你的翻。”

 浦胭脂看去,心神不由得,她亲眼目睹大水管在她下体进进出出,那儿翻卷翻出,汩汩,煞是

 董雨恩很不服气:“名器是你自己说的,男人固然喜欢,你总不能让几百个男人吧,再说了,像你这样的道不好生孩子。”浦胭脂娇反驳:“现在生孩子不一定要顺产,剖腹产也行的。”

 董雨恩一听,马上讥讽:“那你生啊,说了那么多年都不见下蛋,你以为你很年轻呀,再不生就没机会了。”

 这番话深深刺痛了浦胭脂,她气恼喊:“是那个男人不准我生,啊…阿元,等会你记得进来。”乔元瞄了一眼董雨恩,见董雨恩眨眼颔首,乔元心领神会,双手握住两只超美大子,瘦腹加劲,猛烈拍击浦胭脂的下体:“我会蒲阿姨的子。”

 浦胭脂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抱紧乔元,忘情:“别吹牛,啊,要命了,你是我的小祖宗。”乔元像猪拱猪食般浦胭脂的下巴:“蒲阿姨,我要在二中的教室讲台上你。”浦胭脂离着双眼,娇咻咻:“在课桌上不好吗?”

 乔元猛摇头:“不好,不好,我想过了,二中的课桌不太坚固,蒲阿姨这么重,会坏课桌的,然后摔到地上。”

 浦胭脂想笑,可道深处的剧烈快令她无暇笑,她痛苦娇:“啊,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轻点磨,喔,这么,你干妈爱死你了。”

 董雨恩两眼放亮,跃跃试的下体都透了:“我…我还没试过在教室,我能不能…”乔元冲动得大叫:“太好了,太好了,在教室蒲阿姨和董阿姨,我要疯了。”

 可能是过于冲动,大水管毫无顾忌地猛冲猛撞,不小心撞中了浦胭脂的某个兴奋点,她狠狠打了个哆嗦,陡然张大嘴儿:“阿元。”

 乔元猝然一惊,想克制关已来不及,他只好握住两只超级大子,发疯般冲刺,发疯般进攻,几乎都捣中浦胭脂的花心,她哭泣般叫喊,腴疯狂扭动,靡的白虎凶悍地吐大水管,乔元嘶吼:“我,我,我。”

 热狂飙,浦胭脂尖叫着接纳了滚烫的:“啊…”出租屋里,一张不大不小的软上,两位漂亮人的表姐妹正说着悄悄话。“表姐,我给你害惨了。”陶歆惟依在张美怡的怀里,手臂不自不觉地后伸,小玉手轻抚有点辣痛的门。

 三只小熊走了,可他们给陶歆留下了深刻印象,回想起和三个小男孩的经过,陶歆依然心有余悸,不过,那是不一般的感受。

 “活该,谁叫你当三哥的探子,鬼鬼祟祟地来查我,哼。”张美怡在照镜子,准备要和乔三结婚了,美美脸蛋容不得有一丝憔悴。陶歆忽然羞羞道:“小熊蛮帅的。”张美怡着眼影:“你不是说你喜欢乔元吗?”

 陶歆嘟哝:“我喜欢乔元,不等于不能喜欢别的男人,我还喜欢表姐夫。”听表妹说起乔三,张美怡一肚子火:“哼,乔三就是个大混蛋。”陶歆好意外:“怎么了。”

 张美怡言又止,本想咽下这口气,可她越想越气,加之和陶歆无话不谈,就索一股脑儿说了出来:“昨晚在酒吧的办公室,我亲眼见他跟一个女人做那事,我冲进了办公室,他们还不停下来,气死我了。”

 陶歆咯咯娇笑:“这有什么,表姐夫还上了阿元的老婆。”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张美怡惊得扔掉小镜子:“啊,你是说那个利君竹吗?”

 陶歆兴奋点头:“三哥了利君竹,就当着我的面,那利君竹好,没啥抗拒。”张美怡没有合上嘴,这消息也太惊人了。陶歆蓦地诡笑:“表姐,我想让三个小熊也轮利君竹,就想刚才他们对我那样。”张美怡吃惊地看着陶歆:“这太疯狂了吧,万一让阿元知道怎么办。”

 陶歆诡笑:“我们设计小圈套,让三个小熊上了利君竹,与我们无关。”“哎。”张美怡重拾小镜子,摇头叹气:“都说女人因爱生恨,看来这说法还蛮正确的,乔元得罪你了。”顿了顿,张美怡滑下了:“这事你来设计,你和利君竹的恩怨才是与我无关,我要准备婚礼,我要穿世界上最美的婚纱。”

 包裙不是冼曼丽的标配,但她穿上包裙时,没有人说不好看。不是每个女人都能穿包裙的,穿包裙的女人至少要有一只很翘,很美的部。

 回到利娴庄,冼曼丽扭着漂亮的翘来到利兆麟跟前:“爸,家里怎么都没人。”利兆麟放下手中的金融收购材料,眼睛瞪着儿媳的包裙,一股火从丹田升腾:“我不是人吗?”冼曼丽娇滴滴道:“我说妈和君竹她们。”

 利兆麟的部位:“媚娴带她们出去了,你上哪了,穿得这么股都翘上天了。”冼曼丽娇笑,瞥了一眼公爹的裆,顿时百媚丛生,脸蛋儿发烫,她从手提包里拿出几团纤柔物事来:“去买内衣了。”利兆麟爱怜道:“又买内衣,你的内衣不是很多吗,几个柜子都是。”

 冼曼丽朝利兆麟走去,风情绰绰,翘摇动:“爸不知道吗,女人的内衣永远都不够,永远都不多。”利兆麟张开双臂,将感美的包裙儿媳抱了个怀,双掌自然全落在冼曼丽的翘上:“萍和那丫头去买菜了,你可以穿上新买的内衣给我瞧瞧。”

 冼曼丽愉快答应,反正家里就他们翁媳俩,冼曼丽就在客厅下了包裙,那一身凹凸有致的感娇躯焕发着青春气息,她故意背对利兆麟下丁字,回眸娇嗔:“爸不许偷看。”

 利兆麟火熊熊,口答应不偷看,眼儿转到掉落在地上的丁字,趁着冼曼丽更换内衣的时候,利兆麟闪电捡起丁字地放进鼻尖闻嗅。

 忽然,利兆麟脸色大变,他闻到了浓浓的味,再一细看,那似乎还未干透。“,你的内怎么会有。”利兆麟丁字,语气凌厉。

 “啊。”冼曼丽转身过来,见利兆麟拿着丁字细看,顿时吓得美脸煞白,忙解释:“爸,那是阿灿的。”

 利兆麟的眼神森老练:“你紧张什么,是阿灿的你惊慌什么?”冼曼丽浑身哆嗦:“我,我没紧张,没惊慌啊。”

 利兆麟盯了冼曼丽几眼,冷冷道:“我利兆麟是什么人,你能骗的了我么,我再问你一次,这是阿灿的,还是别人的,如果你胆敢撒谎,我就把你活埋了,反正利娴庄够大,你想埋哪都行。”

 冼曼丽以三分之一秒的速度落下了眼泪:“爸,呜唔。”利兆麟深呼吸:“你说不说。”冼曼丽知道再撒谎下去小命不保,她哭丧着脸,结结巴巴道:“是乔三的。”利兆麟大吃一惊:“阿元的爸爸。”

 冼曼丽哆嗦着颔首,利兆麟气得大吼:“我你妈的妇,你竟然勾引阿元的爸爸,什么时候的事。”冼曼丽哭道:“不是我勾引乔三,是他欺负我,昨晚去他酒吧玩,他要我去他办公室,我就去了,后来…后来他欺负我。”

 利兆麟恨得咬牙切齿:“你他妈的还狡辩,你当我好糊么,如果是乔三昨晚欺负你,你今天怎么可能打扮得这么气跟他约会。”冼曼丽小声嘀咕,尽量撇清责任:“他叫我出去,我能不出去吗?”

 “妈的。”利兆麟一把揪住冼曼丽的头发。冼曼丽可怜兮兮乞求:“爸,我错了,你别生气,我替你含。”

 说着,小玉手居然伸进了利兆麟的短里,一阵摸索,摸出了一柱,赶紧套动。利兆麟正火大,哪有心思前戏:“别含了,直接进去。”冼曼丽柔声道:“等我洗个澡好吗?”

 她想着洗掉乔三的。哪知利兆麟一声怒吼“不用洗。”就把冼曼丽在沙发,硬烫的大柱野蛮入,深深到了冼曼丽的子,接着就猛

 冼曼丽呻,她高跟鞋没,两条修长美腿盘住了利兆麟的:“啊,爸,你别生气,用力点,把你儿媳。”利兆麟那是又气又无奈:“我死你这个妇。”

 冼曼丽察言观,见利兆麟了一会,脸上有舒服的样子,她小声道:“爸,你想不想君竹。”“你说什么?”

 利兆麟愣了愣,停止了。冼曼丽诡笑:“爸,你好,啊,君竹越来越漂亮了,准备嫁人了,我想啊,君竹嫁给阿元之前,爸应该上君竹一次,让君竹报答您的养育之恩。”利兆麟大吼:“冼曼丽,你给我住嘴。”

 冼曼丽扭动肢,主动吐大柱:“上次爸都让君竹口过了。”利兆麟青筋暴:“口是口,这事你别提了。”

 冼曼丽听出利兆麟的警告并不严厉,她咯吱一笑,鼓动道:“爸,我知道你喜欢君竹,不仅仅君竹是你的女儿,她身上有妈年轻时的影子,爸很爱妈的,所以爸对君竹有别样感情,对吗?”

 利兆麟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冼曼丽戳中了他的心思,似乎恼羞成怒,利兆麟用力冼曼丽的双:“动快点,像妇那样动。”

 冼曼丽涨红着美脸,半央求,半挑衅道:“我没多少力气了,乔三刚才把我累了。”利兆麟怒目圆瞪:“你胆敢刺我。”

 冼曼丽竟然不畏惧了,她抚摸利兆麟的宽厚膛,娇滴滴道:“我了解爸,我很早就了解爸了,爸很的,我喜欢,啊…我是爸的奴隶,我要帮助爸上了君竹。”

 “曼丽。”利兆麟浑身颤抖,心中的魔鬼溜了出来。冼曼丽忽然神采飞扬,她用力推开利兆麟站起来,然后单腿踩在沙发上,朝利兆麟招手:“爸,我们站着做,像刚才乔三那样我。”利兆麟怒吼:“他刚才怎么你。”

 冼曼丽伸手握住利兆麟的大柱,拉近了口:“就这样子,进来呀。”利兆麟抱住冼曼丽的翘,小腹疾,大柱狠狠入了洗曼丽的,两人紧贴着,纠着。

 “很的姿势。”利兆麟舒服地动大柱,洗曼丽扭合,两个性器官互相撞击,摩擦得很剧烈。冼曼丽张开小嘴儿叫:“就是这样子,乔三刚才就这样我,很舒服的,啊。”

 极度的愉悦会让人放松警惕,一个人影悄然走近了,利兆麟和冼曼丽才赫然发现,此时想躲避已然来不及,冼曼丽惊恐不已:“蓉姨,你,你回来了。”

 “你们…”王希蓉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丈夫正跟儿媳做着男女爱的事儿,而且这姿势很,冼曼丽的一条腿踩着沙发,丈夫的在儿媳的下体。

 “希蓉。”利兆麟看上去镇定得多,他似乎有恃无恐,双手依然紧抱冼曼丽,大柱也没有半点软下来的迹象。

 冼曼丽见利兆麟如此从容,她的恐惧迅速消失:“蓉姨,你别误会了,爸在教我怎么做,你看这姿势怎样,爸跟你用过这姿势吗?”

 利兆麟暗暗佩服冼曼丽遇事不,忙微笑附和:“希蓉,这姿势不错,很有情调,我和曼丽先练习练习,晚点我们也这样。”

 冼曼丽一听,竟然兴奋不已,肢轻扭,当着王希蓉的面吐大柱:“爸,好舒服,你深点。”利兆麟讪笑,下身缓缓动,和冼曼丽合起来。王希蓉算是大开了眼界,她想过生气,想过怒斥利兆麟和冼曼丽是妇,不过,这些念头一闪而过,王希蓉有自知之明,她和利兆麟的关系名不正言不顺,较真的话,利兆麟和冼曼丽反而是一家人,她王希蓉名份上只是个外来人。

 既然是外来人,就不能太计较,凡事得看开点,能忍则忍,不能忍也要忍,一切为了儿子,儿子富贵发达了,她做母亲的受再大委屈又算得什么。

 “蓉姨,你走近点看嘛,这个姿势很舒服的,不费劲,也不累,可以做长时间。”冼曼丽见王希蓉的表情晴不定,心里有点发虚,但更多的是挑衅,她密集摆动翘,娴熟地吐利兆麟的大具。王希蓉彻底想通了,不气不恼,柔声问:“你们经常练习呀。”

 利兆麟刚想说不是经常,可冼曼丽却抢先说了:“经常的,我和爸经常交流,啊,蓉姨你别误会,我和爸只是交流,不是做,也不是,纯粹交流切磋,啊…”“会进去吗?”王希蓉浅笑淡定,她又不是白痴,懒得跟冼曼丽讨论,她只想确定丈夫会不会对冼曼丽

 冼曼丽又抢先回答了:“当然会呀,交流也是很舒服,我不希望爸憋得难受,他想,爸的很多,每次都很多,啊,得好深。”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