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利灿迅速将鹰嘴大具收进了短里,鼓鼓的裆,煞是眨眼。“把内衣还我。”王希蓉伸手,利灿微微一笑,把超薄罩递给了过去,王希蓉接过后,赶紧转身,戴上了超薄罩,内衣和内浑然一体,感的味道扑面而来,这强烈刺了利灿,他跃试,想过了用暴力。

 “蓉姨。”利灿走上前,停在王希蓉的身上,眼前的感娇躯让利灿血脉贲张。王希蓉不安回头,紧张道:“万一给你爸看见…”

 利灿哪在乎,就算被利兆麟看见,他也要摸一摸王希蓉的超级大肥:“蓉姨,你趴着。”王希蓉背对着利灿都能感受到利灿的浑浊呼吸,她有点心惊跳,担心利灿失去理智,可是,如今这种情形,王希蓉没得选择,她很不情愿地趴下了,那浑圆美高高翘起,曲线美爆,利灿的双手轻轻地搭了上去,王希蓉触电般缩了缩,利灿如影随形,双掌在了王希蓉的滑腻上。

 王希蓉了,她感异常,哪能不,她羞得无地自容,脑子里跳出无数个念头,全是利灿她王希蓉的念头,王希蓉不懂为何会有这些念头,她的道极度酥麻,仿佛需要柱状的物体充实,刚才王希蓉也看到了,利灿的具很有侵略,王希蓉还记忆起利灿的大具如何朱玫的下体,那种质感和剽悍令王希蓉印象深刻,她无法控制的有被侵犯的念头,王希蓉很担心,她在猜测利灿会不会入。

 利灿当然想过入,如此美,如此美鲍,利灿恨不得将肿之极的大入王希蓉的,他已经把大具又从短拿出来。

 王希蓉蓦地警觉,回头看去,吓得浑身颤抖:“利灿,你快收起来,你别过份。”利灿轻抚着王希蓉的大肥,圆润丰,手感无敌,曾经猎无数的利灿也不得不惊叹:“好美的股啊,蓉姨是宝贝,做我宝贝好不好。”

 王希蓉又羞又紧张,她紧张注视着利灿的剽悍生殖器:“好了,你已经摸了,可以走了。”利灿没有挪动半步,他一手套动鹰嘴大具,一手抚摸大肥,两团丰厚实而均匀,手指深抓,利灿都不愿意松手了,他青筋暴:“蓉姨,玫姐说你很美,确实很美,比玫姐的美得多。”

 王希蓉不想听到这些恭维,颤声道:“阿灿,你别来。”利灿轻轻叹气,目光温柔:“放心蓉姨,我只是摸摸你股,我不会进去的,进去会有犯罪感,我不想对蓉姨犯罪,我要真情打动你,爱你,让你心甘情愿和我做。”王希蓉松了一口气:“那你快走吧,改天再慢慢打动我。”

 说完这句话,王希蓉有点想笑。利灿难能不知王希蓉在敷衍,他没入,却也没有离去,他按住了王希蓉的玉背和肥,仔细地领略她的芳华:“没摸够,我要好好摸蓉姨的股,蓉姨答应我的。”

 “啊。”刚松了一口气,王希蓉又紧张回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都摸,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王希蓉很容易就能判断出来,她心知利灿的所求不会这么简单,王希蓉后悔了,后悔答应给利灿摸股。

 利灿柔声道:“蓉姨还答应陪我吃饭,聊天,放风筝。”王希蓉赶紧点头:“这些我都答应你。”利灿阳光一笑:“好,明天就去吃饭放风筝,嗯,说话算话的女人是好女人,我又发现了蓉姨的优点,蓉姨,我今夜无法入眠了。”

 王希蓉心软了,柔声苦劝:“阿灿,你别这样,我是你爸爸的女人,按辈分,你要叫我妈妈,我已尽量让你得到心理平衡,乔三和曼丽的事我不知情,我是在给阿元赎罪,你原谅他,也放过我吧,我会感谢你的,我有点钱…”

 利灿制止了王希蓉说下去,他在钱堆里长大,又极为豪,他又怎会在乎钱。有意无意的,利灿的手指触到了王希蓉的股沟,那是幽深的股沟,紧密细致,利灿拨开小蕾丝,轻轻掰开两团,见到了颜色微深的股沟,那里菊美美,娇润泽。

 利灿简直火焚身:“蓉姨有一只大股,玫姐也有一只大股,玫姐是椭圆形,蓉姨的股就像只大皮球,圆圆的,拍一拍,好弹手。”

 利灿果然拍了,拍得很轻,的优异弹了利灿,他将鹰嘴大具对准了股沟,王希蓉汗倒竖,异常紧张:“你说什么下话都行,怎么摸也行,就是不能进去。”利灿给了王希蓉一颗定心丸:“要了,蓉姨别担心。”

 说是不,却不等于不会猥亵,鹰嘴大具轻轻地搭在了滑腻上,吓得王希蓉一声惊叫。利灿坏笑:“对不起,不小心戳中蓉姨的股,可以吗?”王希蓉语气坚决:“不行,不能,你堂堂男子汉,说话要算话。”

 利灿笑道:“好好好,别这么大反应,我不,我就摸,不止我的手摸,我的大也要摸。”“啊。”王希蓉脸色大变,刚想拒绝,利灿已趴了下去,趴在王希蓉的温润腴背上。

 王希蓉猝不及防,惊恐之下却是浑身电,毕竟和男人身体紧贴,男人的气味总能刺女人,何况部有一滚热的硬物迫着,王希蓉开始挣扎。

 无奈利灿力气很大,他贴着王希蓉的耳朵,说着充的男中音:“蓉姨,我爱你。”王希蓉芳心鹿撞,女人都容易被甜言语侵蚀,但她理智犹强:“别说这些话,我是你爸爸的女人,你记得这点就行。”

 利灿已情如大海,深情道:“我爱你,我想和你做,我对蓉姨是一见钟情,一见倾心,还是那句话,我不愿意报复阿元,我只希望蓉姨接受我的爱。”

 情意绵绵这会,身下那巨物摩擦进了股沟,整条大具如在凹槽里,如榫卯般结合,那里何其感,王希蓉张嘴就喊:“啊,阿灿,你已经很过份了,你爸爸就要过来了。”

 利灿坏笑,大具已然摩擦股沟,薄小的丁字拨到一边,勒着,陡增感。大具下地摩擦到了蕊,利灿一眼就看到丁字了,蕊上晶莹密布,那不是爱是什么,大具自然迅速粘了黏

 利灿兴奋调侃:“蓉姨,不是一般的哦,你也想和我做的,对不对。”王希蓉羞红了脸,她清楚自己分泌了很多东西,可她不能承认想做,她急忙摇头:“不想,利灿,求你了,别进去。”

 利灿轻抚王希蓉的玉臂,握住小玉手,问:“蓉姨,你的会不会很紧。”王希蓉用力挣扎:“这不关你的事,你快走。”

 利灿勾住了王希蓉雪肩:“我的大在摸你股,刚才是手摸,现在是大摸,我没有食言,摸一会就走。”

 接着,大具轻王希蓉的,那瓣儿又又红,显然极度充血了,充血的了无数的愉悦细胞,任何东西刺下都会有强烈快,鹰嘴大具直接在了瓣上,王希蓉触电般惊呼:“啊。”

 随即娇躯打颤,这种刺实在太强烈,生理和身体都必须有真实反应,这是没办法的。“有感觉了吗?”

 利灿加快了摩擦力度,那头如凿子般凿蕊蒂小粒,天啊,那种地方岂能这么挑逗,王希蓉用手捂嘴:“唔…”利灿得意坏笑:“蓉姨,我很有感觉。”

 王希蓉顾不上羞怒,强烈的扭动肢:“啊,阿灿,快停,快停下。”利灿深呼吸,快如万马奔腾,打死他也不会停下,他的大具完全在股沟上,前端顶戳王希蓉的口,身摩擦股沟,手指头竟然还偷偷的拨密实的菊花眼,这是致命的挑逗,换个贞洁烈妇都受不了,王希蓉多情感,只能堕落,堕落在磅礴的海之中。

 意识到高即将来临,王希蓉做出了最后的抗拒,她不是不想高,而是不想在利灿的调戏下得到高,于是拼命挣扎:“啊,别动了,快停,别磨那里,啊…”利灿没有给王希蓉挣脱的机会,他不会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知道王希蓉即将高。好几次利灿都想强行入,让王希蓉迅速得到高,不过,利灿没有这样做,他是情场老手,他要给予王希蓉信任,说不入就不入。

 不入也能得到高,王希蓉忍受不了户被异物摩擦,她崩溃了,很羞的高,爱了出来,单。了出来,在股沟上,顺着股沟往下

 “这样都能高,蓉姨够感了,我的大上都是你水,哈哈,我要告诉玫姐,说蓉姨不用入也能轻轻松松得到高。”

 利灿兴奋的着大具。王希蓉的芳心如打翻了调味瓶,什么滋味都有,她赶紧抓起枕巾擦拭股沟上的体。

 利灿抢过枕巾,柔声道:“蓉姨,你别生气,你能得到高,我也舒服,我来擦吧。”“快走。”王希蓉想发火,但她更想掩饰这难堪的局面,她羞得无地自容。利灿得了便宜,脑袋也清醒了些,似乎也不愿在王希蓉的卧室里冒险耽搁,走到门口时,他不忘叮嘱王希蓉:“记得,明天我和蓉姨约会吃饭,放风筝,我现在就去准备。”

 王希蓉傻眼了,来不及多想,她迅速摘下罩,拿起沾有的枕巾,匆匆进了浴室,又洗一遍身体,她打定主意,明天跟利灿约会时,再也不给利灿非礼的机会。

 闭上眼睛,气息犹自翻滚难平,那极度舒服的一幕历历在目,仿佛那鹰嘴玩意还在戳她的口。太可怕了,王希蓉喃喃自语,羞愧万分:“王希蓉啊王希蓉,你不能一错再错,利兆麟对不起你,你可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

 就在这当口,浴室门被推开,利兆麟走了进来:“还在洗啊,洗了那么久,我奇怪你怎么不去书房找我,今晚好想在书房跟你爱爱。”

 王希蓉用花洒对着大肥,水丝冲洗掉了某些东西:“我以为你要在书房跟曼丽爱爱。”利兆麟好尴尬:“希蓉,我最爱的是你。”王希蓉讥笑:“算了吧,哼,一边货,一边说爱我。”

 利兆麟哈哈大笑,他看出王希蓉并不是真的生气,男人就喜欢这种女人,对男人的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在看见了男人风,也不吵不闹,发发小脾气,吃吃小醋,仅此而已。

 “对了,外边的很凌乱,有点奇怪。”利兆麟转移了话题,他怀疑王希蓉久久不去找他,是因为乔元,利兆麟强烈怀疑王希蓉和乔元刚才做了。

 “你别瞎说。”王希蓉蓦地紧张,幸好洗着澡,水丝能掩饰她的紧张。利兆麟笑:“我闻到一股的味道。”

 “啊。”王希蓉吓得花容失。不过,利兆麟随即就哈哈大笑,他允许王希蓉和乔元,这是利兆麟和胡媚娴达成的协议“呵呵,开玩笑的,就算有的味道,也是我的,在家里,我是你的唯一男人。”

 王希蓉松了一大口气,妩媚娇嗔:“在外边,你也是我的唯一男人。”利兆麟狡笑:“有乔三喔。”王希蓉娇羞道:“他后天要结婚,结婚后,我不再跟他做那事。”

 利兆麟心欢喜,男人也喜欢听情话,他故意逗王希蓉:“那意思说,乔三结婚前,蓉蓉还会跟他颠鸾倒凤。”

 “兆麟。”王希蓉娇羞撒娇。利兆麟依着浴室门:“等会我们去找他。”王希蓉微微意外:“找他干嘛?”

 利兆麟神秘道:“我得到消息,乔三前两天在西门巷的旧房拆迁上干得很出色,市委将予以大力扶持乔三,这样一来,蒋文山和吕孜蕾开的房地产公司就一家独大,这可了不得,我打算拿十亿入股他们的公司。”

 “阿元不是也有那家公司的股份吗?”王希蓉对投资不怎么懂,她只听儿子说过是这家公司的小股东,有小股份。

 利兆麟可是行家,立马激动:“对,阿元又捡到大便宜了,将来公司肯定会上市,阿元那百分之五的股份厉害了,少说也值个几亿,我现在得赶紧入股,乔三也要入股,所以要游说游说他。”

 “现在就去吗?”王希蓉自然跟着开心,乔三是乔元的爸爸,王希蓉对乔三深怀感情,她希望前夫乔三能发达起来。利兆麟轻松道:“晚点再过去,他现在还在应酬,我和他刚通了电话。”

 此时的乔三正驾车赶往一家娱乐中心,他原本在应酬,喝了不少酒,脑子里唯一想的不是新张美怡,不时前王希蓉,而是可爱的小儿媳利君竹。

 谁知,席间打了个电话得知利君竹和陶歆在一起,乔三亢奋不已,火高涨,他找了个借口离开应酬,发疯般去找利君竹,他脑子里全是利君竹的小

 娱乐中心很热闹,这是少男少女的聚集地,卢家三兄弟正陪着利君竹和陶歆两个小美人玩电玩,他们已络,卢家三兄弟和两个小美人逛了半天街,帮两位小美人买了几十万的东西,眼睛眨都不眨,甚为阔绰,陶歆就不用说了,连利君竹都对卢家三兄弟好感倍增。

 在一排模拟机车电玩游戏上,身穿裙子的陶歆和利君竹都骑了上去,两位美少女尖叫连连,兴奋不已,仿佛她们都是机车骑士,正驾驶机车在路上风驰电掣,她们身后也各自坐着一位俊美少年,陶歆身后坐的是小熊卢展月;利君竹身后坐着二熊卢展风,两个俊美少年都抱着两位美少女的纤,留意细看,两位少年的下体都各自顶着美少女的翘

 “啊,哈哈…”笑声在飘着,少男少女们玩得很开心。忽然,利君竹感到了异样,她的翘被硬硬的东西顶着,这东西似乎很大,利君竹有经验,她清楚顶她翘的是什么东西,而且这硬硬的大东西越顶越过份,好几次都顶中了利君竹的后,触到了感部位。

 初时利君竹以为是二熊无意碰到,可被顶了几次后,利君竹意识到身后的美少年是有意为之。“卢展风,你下去。”

 利君竹子来了,谁的面子也不给。可际上的双臂却用力收拢,卢展风柔柔撒娇:“不。”利君竹竟然脸蛋发烫,不知为何,她语气一点都不坚决,俊美少年的柔情似乎打动利君竹,被俊美少年搂抱的感觉很惬意,如果不是卢展风太过份,利君竹是不会叫他离开的。出乎意料,一旁的大熊厉声道:“展风,你下来,轮到我了。”

 三兄弟的大哥自有一丝威严,卢展风可以在利君竹身上大洒柔情,却不敢不听大哥的话,大熊发话了,卢展风只好悻悻离开利君竹。

 利君竹有点不好意思,瞄了一眼卢展风,见他恋恋不舍的样子,利君竹蓦地心跳加速,看出这二熊恋上她利君竹了。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