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女孩子都喜欢被异喜欢,何况二熊长得红齿白,眼睛大,睫长,标准的美男子,他们三兄弟都是罕有的美男子,在这间电玩娱乐中心里,很多女孩都张望卢家三兄弟,只是卢家三兄弟的心思全在利君竹和陶歆身上。

 “君竹,继续玩啊。”大熊抱紧了利君竹小蛮。利君竹又是一阵羞涩心跳,朗道:“好,你坐稳了,咯咯。”

 笑声飘,如此动人,卢家兄弟听得心旷神怡。大熊好不得意,给了二弟一个挑衅眼神,裆部悄悄上,在了利君竹的翘,隔着裙子,卢展云能感受到利君竹的翘有多弹,他动情了,少年很容易冲动,他冲动地对利君竹说:“君竹,你好香。”

 利君竹立马心:“哎呀,你别抱我那么紧。”卢展云笑嘻嘻的:“我怕我掉下车。”“咯咯。”利君竹娇笑:“这又不是真的摩托车,你怕什么,胆小鬼,还做大哥呢,二熊都没你这么胆小。”卢展风冷冷道:“我哥是装胆小,他是找借口抱你。”

 “啊。”利君竹大羞,以她的心智,岂能不知大熊卢展云的心思,只是利君竹也假装不知而已,如今被二熊揭破,利君竹好不尴尬,想把卢展云赶走不是,不赶走也不是。

 卢展云怒了:“展风,你真不地道,竟敢拆哥的台,难道你喜欢利君竹么,喜欢她也没用,人家有男朋友了。”

 二熊涨红了脸:“我喜欢利君竹怎么了,她有男朋友又怎么了,这是公平竞争的世界,我就是喜欢利君竹,我就是要追她。”

 利君竹一听,不芳心欢喜,暗赞二熊有态度,有气魄。那大熊卢展云岂肯示弱,立马回击:“我也要追利君竹。”

 “我先喜欢利君竹的。”

 “你讲不讲道理,我才先喜欢君竹。”“我先。”“我先。”利君竹飘飘然了,两位俊美少年为了她争风吃醋,那是多么虚荣,多么有面子,多么得意,利君竹羞答答道:“哎呀,争什么争,我都没答应给你们追,卢展云,你也下去。”

 “为什么叫我下去。”卢展云紧抱利君竹不松手。利君竹娇嗔:“你…你也顶我。”卢展云狡笑:“没顶啊,玩机车游戏都这样的,你看陶歆和展月他们。”

 三人扭头看去,这一看全惊呆了,模拟机车上,陶歆的短裙已掀开,雪,那小熊卢展月的具从后入陶歆的,他的双手遮掩着陶歆的下身,动作非常隐蔽,旁人不注意还看不出来。

 利君竹大吃一惊,紧张看了看四周,气愤道:“你们搞什么啊,太放肆了。”小熊卢展月坏笑,紧抱着陶歆的纤的幅度不大。

 陶歆息着耸动身子,脸蛋红得像苹果,看似在玩机车游戏,实则在媾,至于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媾的,连大熊,二熊也不知道。

 不过,兄弟俩很兴奋,尤其是紧贴利君竹后的大熊卢展云,他的裆部又顶了上去,顶在利君竹的翘上。

 “嗯,君竹…”陶歆看着利君竹,很难为情的模样,身后的卢展月很得意。利君竹羞红了脸,心里涌出很多想骂陶歆的脏话,可她没有骂出口,她被眼前这一幕深深刺,而且陶歆依然没有停止媾,她极力掩饰,却又合身后的,也许是羞于被利君竹看,陶歆小声道:“啊,君竹,你们别看。”

 二熊对三弟竖起了大拇指:“牛,竟然敢这样入。”利君竹气恼道:“大庭广众这么下,还不许我们看嘛。”

 身后的大熊竖起了食指:“嘘,君竹,你别激动,现在就我们知道,要让大家都看过来,好丢脸的。”利君竹娇嗔:“你弟弟真坏。”大熊笑道:“为什么不说陶歆坏呢,你看陶歆多配合。”

 利君竹无言以对,她想不看的,可又忍不住看,下体阵阵酥麻,利君竹有点心慌。那小熊卢展月起,便鼓动道:“君竹,大哥,你们也可以试试,好刺。”

 说话间,卢展月加速了,陶歆不住娇:“嗯,你们不要看,嗯…”利君竹蓦地回头,狠狠瞪了大熊一眼:“卢展云,你敢。”

 卢展云本想试探利君竹,见利君竹这般凶悍,他讪笑着放弃了:“我们继续玩机车。”却不料卢展云严重起,他的裆部前端竟然狠狠戳中了利君竹的后,把利君竹电得魂飞魄散,一声娇:“噢。”

 卢展云见利君竹这般可爱,脑壳急剧充血,紧接着就是一阵顶,次次顶中利君竹部,利君竹顿失力气,双手扶着模拟机车,连反抗都没有。

 卢展云异常兴奋,两只手同时摸到利君竹的部,直接抠。利君竹浑身颤抖,目眩神,想反抗又害怕出丑,眼看着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失身,忽然一声大吼从天而降:“喂,你们干什么?”

 陶歆惊呼:“乔叔叔。”利君竹惊叫:“爸。”三个俊美少年一听“爸”这个字,顿时吓得鸟兽四散,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回乔三住所的路上,车后座的两位小美人瑟瑟发抖,惊恐地看着脸色阴沉的乔三,半句话都不敢说,连大气都不敢

 到了住处,乔三像押犯人似的将两位小美人押到客厅沙发,恶狠狠地示意两位小美人坐下。利君竹哪能忍受这样的气氛,柔柔喊:“乔叔叔。”乔三绷着黑脸:“刚才你喊我爸的。”

 利君竹嗲声道:“哎呀,我和阿元还没结婚嘛,先喊叔叔,以后再喊爸。”乔三瞪着两位小美人左看看,右看看,怒气犹浓:“气死我了。”

 陶歆瑟瑟发抖:“三哥,我错了,别气,气坏了身子,你怎么和我表姐结婚。”乔三大吼:“竟敢背着我去勾搭小白脸。”利君竹首先摆干系:“乔叔叔,我可没勾搭小白脸,你别冤枉我。”

 乔三冷笑:“我再迟到一步,那家伙就进去了。”利君竹大声否认:“怎么可能。”乔三嘿嘿冷笑:“陶歆都被进去了,你就完全有可能。”利君竹浑身义气,主动维护陶歆:“陶歆是被的。”

 乔三握紧双拳,怒目圆瞪:“敢狡辩,哼哼,你也不想想乔三是什么人,如果陶歆真是被的,那我明天找人去砍那家伙。”

 陶歆大惊失,心知乔三是铁鹰堂老大,他说要砍人,那绝对不是吹嘘,情急之下,陶歆顾不上洗白自己了,赶紧跳起来抱住乔三的胳膊,哽咽道:“三哥,我错了,别砍砍砍的。”

 利君竹依然义气干云:“陶歆又没有男朋友,她跟小白脸交往很正常嘛。”乔三大怒:“你还替她说话,我乔三不是她男朋友吗?”

 利君竹撅起小嘴儿,娇嗲道:“门不当户不对嘛,陶歆和那个小白脸看起来更般配嘛,乔叔叔是老牛吃草嘛。”

 几个嘛字一出,乔三随即骨头全酥,耳听两个小美人放声娇笑,他乔三纵有天大的怒火,也在这瞬间消失光光,他疯狂抱住利君竹,腹柔情:“我就是老牛吃草。”说完,冲动地吻住了利君竹的香

 “呜唔。”利君竹瞪大眼睛,娇柔可爱之极,她任凭乔三吻啜,还任凭乔三她的大部。蓦地,乔三对陶歆大吼:“陶歆,我的衣服,含我的大。”

 陶歆心虚得要命,哪敢违抗,赶紧跪在乔三的双腿间,一阵摸索,下了乔三的子,将一支大滚烫的大物抓在手中,抬头看去,见乔三狂吻利君竹,陶歆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头,她真害怕被乔三伤害,愤怒的男人很可怕。

 大物深入了陶歆的小嘴,乔三已没有了怒火,只有火,火几乎要烧焦乔三的心灵,他深情地看着利君竹,低声下气:“我要吃君竹的,给我吃。”利君竹脸红红娇嗔:“老牛吃草。”

 乔三回应:“老。”利君竹白了乔三一眼,娇滴滴道:“不许乔叔叔再吼陶歆。”乔三触电般连连点头:“好,不吼,不吼。”

 利君竹瞄了瞄正在给乔三口的陶歆,想起刚才乔三在娱乐中心里像老鹰抓小似的抓起陶歆时,陶歆肯定吓坏了,利君竹觉得做能缓解恐惧,能让人放松,于是嗲声道:“先陶歆。”

 乔三大喜,因为先陶歆,就意味着之后可以利君竹,有了小儿媳这句话,乔三兴奋道:“让她我。”

 陶歆听闻,马上嬉笑着站起去衣服,少女娇美体如梦如幻,粉红的尖,结实的小腹,乔三两眼发亮,呼吸急促,他命令陶歆不许掉高跟鞋,陶歆愉快应允。

 乔三血脉贲张,乘机抱住利君竹的小蛮,利君竹娇娆偎依过来,乔三把手伸进了利君竹的上衣,握住了一只高耸结实的大子,利君竹嘤咛,竟然主动去裙子,出一只极美的翘来,火同样在利君竹的体内熊熊燃烧,她显得格外妩媚,矜持尽失,放任乔三的手大肆摸捏翘,乔三“噢耶”

 一声,意外发现利君竹的泥泞不堪。利君竹大羞,红紧咬,眼神勾人。乔三挤眉眼坏笑:“君竹也想被我了。”利君竹撅嘴狡辩:“哪有,是陶歆想被乔叔叔。”

 乔三看向陶歆,小美人已骑上乔三的大肚腩,少女的小不小心住乔三的物,头碾过娇瓣,陶歆触电轻颤,急忙伸手握住物,对准了娇滴的口缓缓了进去。一声动人娇:“三哥,我错了。”

 白徐徐入黝黑大具,口鼓起,两边的在一起。乔三舒服之极,暂时忘了陶歆和男孩媾的事,他一边玩利君竹的大子,一边陶歆的具似乎从来没有这么硬烫过,完全把陶歆的小撑紧,不留一丝隙,如此紧密结合,摩擦起来快特别强烈,把陶歆舒服得忘情呻

 之前她和小熊媾了半天,意浓烈,如今重新得到入,而且换了一更大更的家伙,陶歆的情彻底奔放,那感觉很奇秒,陶歆异常娇娆,小手撑着乔三的大肚腩,眼儿看着利君竹,陶歆有说不出的亢奋,吐随即由慢变快,一时间秀发飞舞,叫连连。

 “哦,陶歆越来越了。”乔三这边抠摸利君竹的小,这边玩陶歆的大美,简直幸福得爆裂。利君竹动情了,小紧紧夹着乔三的手指头,媚眼如丝,乔三要索吻,利君竹拨开秀发,低头送上香,陶歆忽然柔柔道:“君竹,我也想和你亲嘴。”

 “啊。”利君竹愣了愣。乔三哈哈大笑:“有意思,快亲,君竹快亲陶歆。”利君竹娇羞万分,她没想到陶歆也要索吻,不过气氛旎且热烈,利君竹心动了,一句娇嗲:“呃呃呃,和女孩亲嘴没有过喔,怪怪的。”

 乔三却异常兴奋,催促道:“快亲,你坐到乔叔叔头上,你和陶歆亲嘴,乔叔叔亲你。”说着身体后仰,双手将利君竹抱起,让她的股坐在乔三的脸上,乔三张嘴就直接到了利君竹的小

 “啊,乔叔叔好变态。”利君竹娇笑中惊呼,双手无处放,刚好搭在陶歆的肩膀,陶歆也抱住利君竹,两个小美人互相看着,脸羞涩,隐约都各自带着一丝

 乔三扯掉了利君竹的蕾丝小内,又强烈要求利君竹光光,如此情形之下,利君竹也没了少女矜持,将上衣和罩都一一去,那水的肌肤渐渐泛红,美得令陶歆惊,她主动伸手抚摸利君竹的美丽大房:“比我的大。”

 “你的也很。”利君竹撅了撅可爱的小翘,那小已然落入了乔三的嘴里,他大口,大口咽,把利君竹分泌的粘一股脑儿吃进肚子。

 利君竹叫嚷,双手紧紧勾着陶歆的雪肩,两个小美人的嘴巴相隔只有十公分,如兰的呼吸都互相感受到,乔三托着利君竹的股侧身一看,焦急道:“今个儿就变态一次又怎样,你们倒是快亲嘴啊,亲给乔叔叔看,再不亲,乔叔叔就要疯了。”

 两个小美人不住掩嘴娇笑,乔三猛地具,深深撞击陶歆的子,她娇呼一声,身子往利君竹靠去,乔三再轻推利君竹,利君竹也朝陶歆靠去,两个小美人瞬间拥抱,各自的小嘴儿贴在了一起,陶歆的樱主动圈起,印在了利君竹的香上。

 利君竹娇憨惊呼,却没有闪避。陶歆微闭双眼,吐出了小舌头。利君竹犹豫一下,也羞答答的吐出小舌头,两条小香舌触到一起,又各自缩了回去,毕竟这是破天荒头一遭,初尝同姓接吻的少女还放不开,只是那感觉太奇妙了,两人水汪汪的大眼睛都凝视对方,含羞媚情,都不约而同再次伸出小舌头。

 “呜唔。”陶歆握住了利君竹的大美,那鲜尖格外人,她的大美也被利君竹紧握。乔三被此景乐坏了,把脸转回利君竹的股下,张嘴含住利君竹的小香扑鼻,乔三疯狂嘬,利君竹浑身电不住嗲嗲呻,陶歆何尝不是快奔腾,两张小嘴儿都情不自又纠在一起,这次,她们忘却了羞涩,大大方方起来,你我的瓣,我你的舌头,唾很丰沛,却都不吃对方的口水,害得溢出了口腔,滴得到处都是。

 “换利君竹我。”乔三大喊,手上狠捏利君竹的。两个美少女咯咯娇笑,陶歆赶紧拔出大具,把位置让给了利君竹。

 利君竹已火焚身,她也穿着高跟鞋骑上乔三的身体,调皮地摸了摸乔三的大肚腩,小玉手一转,握住了超硬大具,光亮头竖起,对准粉缓缓入。

 陶歆目不转睛,亲眼目睹乔三的大具完全被利君竹的小吃完。“啊。”利君竹扭动肢,妩媚娇娆。她既有舞蹈底子,也有做经验,她和乔元每天都要,每天都做,她知道如何能让自己更舒服,也知道如何让乔三更舒服,只见利君竹跪直了娇躯,双膝撑得很稳,媚笑中带着羞涩。

 磨了几下小里的硬物,她便闪电提,将剽悍大具从小里闪电拉出,又闪电入,看似平常,实则暗含玄机,小在这闪电拔拉之间旋转了三次,陶歆瞧不出奥妙,乔三就惊喜连连“噢”三声,双手齐出,想抱住利君竹的小蛮予以回应。哪知利君竹甩掉乔三的双手,肢一紧,双膝支起,随即密集提,密集地吐大具,每次拔拉都能把大具拉到最长处,又密集了回去,这下陶歆看出了端倪,大眼睛闪耀着佩服的目光。

 “君竹,好厉害。”乔三笑不拢嘴,对这位美丽小儿媳可谓爱到了极点:“陶歆,你绝对比不了君竹,她有舞蹈功底,拿捏起来肯定比你精准得多,你别学啊,否则很容易坐断我的命子。”

 “咯咯。”陶歆开怀大笑,高耸的房摩擦着乔三的胳膊,乔三虽然对深深恋利君竹,却也没忘记陶歆,即便陶歆勾搭了小男孩,乔三也彻底原谅她,他是成男人,心知对小女孩管束太苛刻,只能迫小女孩离开,再说了,乔三还期待陶歆给自己物小处女,所以乔三依然喜欢陶歆,两人热烈接吻,这跟女孩和女孩接吻不一样,乔三把陶歆的口水全吃,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他的大手几乎把陶歆的大烂。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