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六十二章
见燕安梦媚眼如丝,乔元脑子里意外浮现利君竹娇娆的样子,他一阵酸妒,忍不住问:“文老师能顶到燕阿姨的子吗?”

 燕安梦忽然呼吸急促,道急剧收窄:“偶尔,嗯,偶尔可以,嗯,我要来了,阿元,啊,我要来了…”所有“足以放心”洗足店的员工,无论男女,都站在店门口,分列两排,恭一行五人的美女队伍,五位大小美女走入洗足店时,都必须弯喊:“光临。”

 连乔元也不例外,他站在洗足店门的最中间,弯下的身体几乎呈7字,可能是见乔元过于做作了,走在最前面的三位绝大美妇经过乔元的身边时,见他还弯鞠躬,三人挤挤眼,使使眼色,竟然心领神会,三人各自飞快打出一掌,都打在了乔元的股上,乔元哎哟一声,立马捂住股直起身子,好没面子,把所有人逗得哈哈大笑。

 走在后面的两位小美人也想打乔元股,乔元岂能让她们如愿,双臂一夹,居然把两位小美人同时凌空抱起。

 几个保安识货,见识了乔元的惊人臂力。燕安梦亲自引导三位绝大美妇进入贵宾一号。还没看个够,浦胭脂就惊叹不已:“哎哟,这么豪华的按摩房,我浦胭脂还是第一次见,真是孤陋寡闻了。”

 胡媚娴甜笑道:“浦姐姐以后常来,这房间就留着给浦姐姐和董姐姐专用。”浦胭脂赶紧摇头:“别别别,娴妹,你太客气了,你们开门做生意,哪能给别人留着房间。”胡媚娴却拉出了鼻音,严肃道:“阿元,听到了吗?”

 乔元谄媚:“听到了,以后这间贵宾一号,只有三个人能用,一位是董阿姨,一位浦阿姨,还有一位就是我丈母娘。”

 “咯咯。”三位美妇都被乔元逗得开怀大笑,董雨恩娇嗔:“你妈妈也能用,你两位漂亮可爱的老婆也能用。”

 “是是是。”乔元连连点头,还对利君兰,利君芙两个小美人做鬼脸。“姐姐快请坐。”胡媚娴热情招呼着,燕安梦也亲自端上最高级的香茗:“两位夫人请喝茶,请喝茶。”浦胭脂第一次来,第一次见识这么漂亮经理,不由得出诧异之,董雨恩是老客,马上给浦胭脂介绍:“她是店里的燕经理,以后你来这里,就找她安排。”燕安梦甜笑:“我一定竭诚伺候好夫人。”

 浦胭脂算是开了眼界:“好有档次啊,我喜欢。”胡媚娴飘了乔元一眼,眉飞舞道:“光表面有档次还不够,我们店里的洗脚师傅水平超一的,尤其那位乔师傅。”

 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乔元的身上,如今的乔元不是以前了,五分精明,三分倜傥,外加两分稚气,这样的男孩与其说吸引小女孩,不如说是女的致命杀手,浦胭脂看乔元的眼神,简直就是直勾勾的,她柔柔道:“乔师傅呐,久仰大名喔。”

 利君兰和利君芙一听浦胭脂这语气,不换了一个眼神。乔元意气风发,摩拳擦掌:“等会就让蒲阿姨见识见识我的手艺,呃,蒲阿姨,董阿姨,快快去换按摩衣。”

 浦胭脂这才知道需要换按摩衣,燕安梦再一解释换按摩衣的好处,浦胭脂欣然应允,和董雨恩一起,随着燕安梦进了洗手间。

 胡媚娴来到乔元跟前,葱葱玉指戳了戳乔元的脑壳:“最好如你说的那样子,把那姓浦的舒服得忘了你大名。”

 两位小美人闪电掩嘴,笑得花枝招展。乔元猛拍脯让准岳母放心,胡媚娴又细细叮嘱了一番,乔元的脑袋啄米似的,对准岳母言听计从。

 很快,两只大木桶热水端了上来,两位绝大美妇也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乔元望去,双手淡定叉在小腹下,很自然地挡住了该挡的地方,换上按摩衣的浦胭脂和董雨恩美人,风情万种,即便是胡媚娴也暗暗嫉妒,那是两具感惹火的丰娇躯,这种丰属于成女人,她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的芳香,对于乔元来说,有其一就已经了不得,两人合在一起,杀伤力可谓惊人。

 胡媚娴斜了乔元一眼,牙的,有些事儿,胡媚娴心知肚明。“两位姐姐慢慢享受,我还有很多事儿要办,就先失陪了,可惜两位姐姐今晚没时间,无法请你们吃饭,哪天两位姐姐有空,一定告诉我。”

 胡媚娴的甜嗲很难令人抗拒,浦胭脂很过意不去,她今晚和董雨恩都有极其重要的事,所以婉拒了胡媚娴的晚餐邀请:“等我一有时间,就要娴妹请我吃饭,我们要多多亲近。”

 “跟阿姨说再见。”胡媚娴示意女儿,两个小美人自然乖巧,逐一跟浦胭脂和董雨恩,以及燕安梦告别。末了,利君兰不忘提醒乔元:“晚上要帮我洗脚喔。”

 利君芙则故意给乔元见了见她的两只高跟鞋玉足:“我也要洗脚,我修了脚趾甲的。”乔元一见利君芙的小脚丫,顿时神魂颠倒,只是要给两位超级大美妇服务,无奈目视母女三人离开。燕安梦知趣,也悄然退下。

 偌大的贵宾一号就剩下了两位大美妇和乔元。浦胭脂轻叹:“阿元,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乔元回神过来,一股坐到了两位超级大美妇面前,将她们的四只玉足放进了热水木桶里,两眼色地盯着两位大美妇的感部位,嘴上特油滑:“我也认为我幸福,能洗蒲阿姨,董阿姨的脚,我绝对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咯咯。”浦胭脂放肆爆笑:“雨恩,你瞧他这张嘴。”董雨恩早已习惯了乔元的油嘴滑舌,换别人,董雨恩恐怕会觉得恶心,但乔元独树一帜,董雨恩爱屋及乌之下,对乔元的甜言语很有感,她甚至喜欢乔元的下言。

 察觉到乔元偷瞄她下体,董雨恩竟然配合着张开腴腿,那薄薄小巧的按摩衣又怎能全部遮掩整下体,零落飘扬的,半含羞的户,都让乔元尽收眼底,把董雨恩刺得美脸酡红,芳心暗道:他就是我的孽缘,不伦就不伦,我就是要和他上

 浦胭脂竟然也有董雨恩同样的心思,她还加多一条:既然董雨恩都可以对乔元奋不顾身,她浦胭脂又何惧吃他人口水,反正董雨恩喜欢的总不会错。

 “听说你很喜欢雨恩的脚,你也我的脚啊。”浦胭脂将她的脚丫子从木桶里拿出来,玉足漉漉,滴着水,犹显玉足娇美。

 董雨恩吃吃娇笑,也从木桶里拿出她的金莲足,晶莹脚趾头在乔元面前抖了抖:“我的脚这么漂亮,阿元当然喜欢啦。”

 乔元呼吸急促,这两厢一比较,胜负立分,粉粉红的金莲足胜出两筹,害得乔元猛发硬的裆。浦胭脂虽然心知脚丫子比不上董雨恩,但她抱着董雨恩喜欢被肯定舒服的道理,硬要乔元:“我的脚也不差呀,快。”

 乔元瞄了一眼董雨恩水汪汪的大眼睛,尴尬道:“要就一起,我可不敢得罪干妈。”浦胭脂不依,大耍子,将漉漉的脚丫子递到了乔元跟前:“不,我就要你单独我的脚。”

 乔元伸出舌头,笑道:“我喜欢光光给女人脚。”浦胭脂脸红娇嗔:“哼,你爱,我当没看见。”

 乔元也不多废话,反正贵宾一号就他们三人,他哪里会斯文,立马站起,了个光溜溜,瘦腹下,一黑油油的大水管气势非凡,指天傲视。

 董雨恩看去,不掩嘴娇笑:“哎,这么,这么漂亮的大,你浦胭脂又怎能视而不见。”“扑哧。”

 浦胭脂也忍不住好笑,一双美目紧紧盯着很不老实的大水管,芳心鹿撞,似乎那次在学校的荒唐又历历在目,如今她的身心都是乔元的忠实粉丝。

 “蒲老师,我岳母是打你那边脸了,我看看。”乔元很关心浦胭脂,仔细端详着那张天生丽质的美脸,如此美人尤物,如果脸蛋儿被打坏了多可惜。

 乔元学着心疼呵护女人,浦胭脂芳心受用,娇媚撅嘴。一旁的董雨恩见乔元提起这茬,立刻嗔怪乔元小孩子不懂事。

 本已消气的浦胭脂好不委屈,用手指了指左脸颊:“你丈母娘出手好狠,现在还疼着呢。”乔元却是另有用意,他立马着大水管跨上沙发,笑嘻嘻伸手:“我给你就不疼了。”

 浦胭脂忽然羞红了脸,因为乔元跨上沙发后的站姿,浦胭脂几乎与大水管面对面,那黑红的大头煞是惊人。乔元关切道:“脸蛋要鼓起来,我瞧瞧有没有淤伤。”

 “怎么鼓嘛。”浦胭脂属于鹅蛋脸型,脸颊微腴,鼓了鼓后并不明显,就不愿鼓了。乔元坏笑:“我有个好办法。”

 浦胭脂还没反应过来,董雨恩就猜到了乔元的坏心思,她兴奋喊:“我知道啥办法,用大进嘴里去,脸皮自然鼓起来。”

 乔元咧嘴大笑,对董雨恩竖起了大拇指,狂赞董雨恩好聪明,两人齐声大笑,还眉目传情。浦胭脂佯怒:“哼,你们两个耍我。”董雨恩娇嗔:“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要不要,不要我要。”

 说着,就要伸手抓大水管。浦胭脂岂能让董雨恩占先,赶紧放下矜持,先一步抓住大水管,直接送到嘴前:“好啦,好啦,进来吧。”

 红疾张,将鹅卵石般的黑红大了进去,一路含到嗓子眼,再缓缓吐出半截,美目抬起,瞄了瞄舒服之极的乔元,那滋滋声伴随下的劲头如同小婴儿般贪婪。

 “呜唔,滋滋…”鼻音很销魂,浦胭脂的大眼睛陷入离,大水管不仅摩擦她的红和口腔,还摩擦她的深喉,她能含入整条大水管。

 乔元大呼厉害,看着微腴的美脸,他好不兴奋:“蒲老师,你放心,你的脸蛋好着呢,没伤没淤,美得冒泡。”

 手指按在浦胭脂的滑腻脸颊上,感受大水管在她口腔里进进出出,那翻卷的瓣,也紧紧梳磨着黝黑的身。

 “呼呼,好,大美女蒲阿姨吃大。”乔元正惬意地胡言语,浦胭脂忽然吐出大水管,指着乔元丸上的皱皮,不道:“这里好像黏黏的,有味儿,是不是跟别的女人做了忘记洗。”

 乔元讪笑,之前就和燕安梦媾过,燕安梦水多,乔元来不及洗,浦胭脂瞧着有点不习惯。可这时,旁边的董雨恩眼疾手快,把大水管夺了过来:“不用洗,我喜欢这味儿。”

 说完,张嘴含入大水管,动作干净利落,那劲儿一点都不属于浦胭脂。浦胭脂大为不,可大水管在董雨恩的嘴中了,想抢回也不容易,只能干瞪眼:“雨恩,你变得能抢了,我现在对你刮目相看了。”

 董雨恩带着唾吐出大水管,目光凌厉:“这么说,以前你成功抢走我老公,就瞧不起我了。”浦胭脂听出话中的厉害,不敢再呈口舌之快,眼睁睁地看着董雨恩狂吃大水管,哪知董雨恩正吃得美滋滋,乔元忽然想起一事来,一下子把大水管还给了浦胭脂,好奇道:“董阿姨,你不是说有事找我说吗?”

 两位超级大美妇怔了一怔,浦胭脂紧张地朝董雨恩投去求救眼神,董雨恩轻轻一叹,示意乔元坐下来。浦胭脂竟拉着大水管,幽幽道:“阿元,来来来,一边做,一边说,不浪费时间,有可能以后蒲阿姨都不能跟你做了。”

 “为什么?”乔元疑惑不解,双膝缓缓跪下,浦胭脂顺势张开修长腴腿,将大水管引到双腿间,另一只小手扯开按摩衣,出了丰润,肥美光洁的白虎来,拇指和食指再一摁身,口像鱼嘴般含住了大头。

 乔元只好起小腹,将大水管深深入了浦胭脂的白虎温暖紧窄,乔元的体覆盖了白虎,浦胭脂仰起下巴,柔柔娇:“啊,阿元,蒲老师舍不得你。”乔元分了心,急问道:“说啊,怎么回事。”

 身旁的董雨恩用手肘支着沙发背,手掌撑粉颊,像说故事那样说了出来:“你的蒲老师呢很多情的,又漂亮又多情,她一边和郑叔叔过着小日子,一边呢还跟别的男人柔情意,这日子一长啊,那个男人就离不开蒲老师了,蒲老师的白虎还是很吸引男人的,又肥又紧,连阿元你都上蒲老师,何况那个男人。”

 浦胭脂大糗,面对董雨恩的讥讽奚落,她放弃了反驳,因为充实的道里快如电,她双手抱着乔元的瘦轻轻合:“雨恩,你就别笑话我了,啊,好,是我上阿元,我爱阿元。”乔元心欢喜,大水管自然深有劲:“董阿姨,你继续说。”

 董雨恩做了个调皮鬼脸,接着道:“这次蒲老师回来承靖市,本来没打算待很久,见了你乔元后,她乐不思蜀了,不想走了,郑叔叔也不希望蒲阿姨走,我也忍气声,接受了蒲阿姨勾引郑叔叔的事实,可出人意料哇,那个上蒲阿姨的男人发了疯般找蒲阿姨,现在已经追到了承靖市,要蒲老师跟他走。”

 乔元一愣,顿时脸怒气。董雨恩心头暗喜,她和浦胭脂就等着乔元这表情,于是,董雨恩严肃道:“蒲老师心系你乔元,不愿走,那男的就下了通牒,警告蒲老师,如果蒲老师不跟他走,他就把蒲老师和郑叔叔的事传出去。”

 乔元年纪虽小,但也大吃一惊:“这混蛋这么搞,事情就严重了,郑叔叔会有大麻烦。”董雨恩严肃点头:“对,这事绝对不能公开,只能私了。”

 身下的浦胭脂抓住时机,柔柔娇:“阿元,你以后,还想不想跟蒲阿姨做呢。”“想。”乔元加了把劲,大水管犀利碾磨浦胭脂的子,浦胭脂娇媚动人:“那你就帮帮蒲老师。”“怎么帮。”乔元面红耳赤,双手索扯掉浦胭脂的按摩衣,两只大手两只大子。

 浦胭脂说不上话了,她扭动腴,媚眼如丝。董雨恩接过话头:“这事,你回去跟你爸爸商量,让你爸爸来决定怎么做,他成有经验,会处理好的。”

 顿了顿,董雨恩接着道:“那个男人姓卢,算是当地的富豪,在当地有点脸面,在承靖也有点人脉关系,他现在住的地方,以及电话号码,等会胭脂会发到你手机。”

 “这事急吗?”乔元得过瘾,贵宾一号里响起了吧唧,吧唧声。董雨恩紧张道:“肯定急了,郑叔叔和我很苦恼,蒲老师也很苦恼,要不然她也不会在美容院摔了你丈母娘的手机。”乔元猛点头:“那我让蒲老师完了就去找爸爸。”

 董雨恩一听,有点儿哭笑不得,蹬着晶莹金莲足撒娇:“哎呀,也不用这么急,和干妈做完了再走也不迟。”

 想必期待了很久,不入的话,比死还可怕。浦胭脂渐入佳境,肥美白虎冒出潺潺汁:“阿元,用力点了啊,好舒服,天天能就好了。”乔元却有点神思游离:“蒲老师,你喜欢那个男人不。”

 浦胭脂莞尔,语气倒也坚定:“不算很喜欢,郑叔叔经常一两个月不来看我,有一次派对,我喝多了,就迷糊糊跟那个男人上,后来他我,我心肠软,不好意思骂他,结果出这种事来。”

 话音未落,董雨恩就被浦胭脂这番话呛得连连咳嗽,显然不敢苟同。浦胭脂白了董雨恩一眼,下身娇娆动:“嗯,我是不愿意跟他走的了,就算阿元不喜欢蒲老师,蒲老师也不愿继续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