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七十一章
“你的很大吗?”利君竹了起来,惹得陶歆和乔三都注意利君竹的通话了。“当然大了,等会我就用大君兰和君芙。”

 乔元也晓得运用离间手段对付利家三姐妹,而且每次的效果都奇佳。果然,利君竹生气了:“哼,你就知道她们,你都不想我,嗯…”最后的一声销魂鼻音,把乔元的巴勾得剧硬,他忍不住伸手:“谁说的,你们三个我都爱,你什么时候回来给我。”

 陶歆就骑在利君竹身上,与手机近在咫尺,她也听到乔元要利君竹回家,心中一急,就对利君竹使眼色,利君竹立马对乔元撒娇:“明天再回去啦。”

 “今晚就回。”乔元的口气不容商量。“我要陪陶歆。”利君竹祭出发嗲武器。乔元今晚刚杀了人,这次杀人和上次杀龙家父子完全不一样,那次乔元对龙家恨之入骨,非杀不可。

 而这次,乔元杀了一个他不认识的人,他内心很惶恐,很挣扎,他需要一个像利君竹这样的女人来发,利君竹身上的气质,是利君兰和利君芙不具备的,尤其那独一无二的发嗲声。

 此刻的乔元迫切要听到媳妇儿的发嗲,这能让他浑身放松。于是,乔元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你和陶歆一起回来,我想你们。”

 “那你跟陶歆说。”利君竹不想拒绝了,她把手机又递给了陶歆。“阿元,你想我们两个呀,如果你答应给我,我就答应和君竹回利娴庄。”

 陶歆拿着手机离开了利君竹身体,小股落坐在,她一边和乔元通话,一边将她的玉足送到利君竹的嘴边,示意利君竹,利君竹不依,乔三见状,有心成全陶歆,他俯下身子,先是吻了利君竹的香,接着了陶歆的玉足,最后把陶歆的脚趾头入了利君竹的小嘴,利君竹无奈,只能含陶歆的脚趾头。

 “呜唔…”陶歆眼现异样,娇滴滴的对乔元说:“阿元,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可别生气喔。”“你说。”乔元回答。

 “你保证不要生气。”“我保证。”陶歆用脚趾头轻轻摩擦利君竹的牙齿:“昨天啊,你爸爸抱了君竹。”

 这话一出,把乔三和利君竹吓了一大跳,乔三立刻怒目圆瞪,陶歆竖起纤纤食指,要乔三噤声。电话那头,乔元愣了愣,很平静道:“抱就抱呗,君竹是我老婆,我爸爸抱君竹有啥稀奇,我不生气。”

 “你爸爸抱君竹是那一种抱。”陶歆吃吃娇笑,放肆地用脚趾头玩利君竹的小嘴;乔三好不紧张,举起了硕大的拳头威胁陶歆。

 “哪种。”乔元问。陶歆意外地不惧怕乔三,柔柔回答:“很下的抱。”“你别胡说。”乔元本能的生气。陶歆轻笑着跪了起来,用另一条手臂勾住乔三的脖子,吐气如兰:“你爸爸抱君竹时,用下面顶君竹的,你说,这算不算是下。”

 乔三脸都绿了,连都停了下来。电话那边,乔元意外地替乔三辩解:“呃,可能是我爸爸喝多了。”

 乔三听儿子这么说,一颗心放松了下来。哪知陶歆不依不饶:“君竹告诉我,你爸爸还摸了君竹的股。”乔元笑了笑,尴尬道:“会不会是无意碰到的。”

 陶歆吃吃娇笑,大爆猛料:“告诉你哟,你爸爸不是无意的,君竹说,你爸爸都摸到了君竹股的中间。”

 乔三像看怪物似的看着陶歆,不明白她的意图,身下的利君竹却对陶歆的心思有所了解,毕竟她们是同龄人,年轻女孩更懂年轻女孩,乔三见利君竹不紧张,不制止陶歆,他也淡定了下来,大继续,利君竹舒服了,就不吝啬人的眼波,乔三俯下身去,在利君竹又是一轮野蛮狂,利君竹用手捂紧小嘴,扭动小蛮合。

 “阿元,你别生气喔,君竹不敢跟你说,我就直说了。”陶歆似乎越聊越兴奋,她在暗里明里地把乔三和利君竹勾搭的事说出来,很奇怪,乔元反而不信:“我都讲了,我爸爸昨天喝多了。”陶歆诡笑:“但愿是你爸爸喝多了,君竹还说…”乔元一愣:“说什么?”

 陶歆咬咬牙,决定把这个玩笑开大点:“君竹说,你爸爸摸了她的子。”这话如惊雷般震住了媾中的男女,他们都用惊怒的眼神看向陶歆。

 陶歆却很淡定,给两人做鬼脸。手机那头,乔元终于愤怒了:“这老混蛋。”可瞬间,乔元又耐住了子:“呃,我爸爸一定喝多了,摸就摸了,难道叫我去骂我老爸啊,他是铁鹰堂堂主,给他点面子吧。”

 乔元的本意还是小事化了,不好追究老爸,他也懂乔三好,难免对美丽娇的利君竹另眼相看。可所有人都想不到,陶歆似乎要将这出戏导演下去,她对着手机继续八卦:“你爸爸还偷偷跟君竹讲了很多下话。”

 “什么下话。”乔元肚子不是味。陶歆道:“你爸爸说,他的很大,比你乔元的大。”这话简直惊天动地,把媾中的男女惊得呆如木。陶歆却掩嘴娇笑,笑得香肩颤抖。乔元被怒了,忍不住大吼:“这个老家伙睁眼说瞎话,吹牛,对我媳妇说下话就算巴数了,还敢说比我的大,他要脸不。”

 陶歆笑得差点岔气,她拼命忍着,极力挑唆:“是呀,是呀,我也这样对君竹说,我说阿元的更大一些,更长一些。”乔元如遇知音:“不错,你给我爸爸过,你最有发言权。”

 陶歆一怔,不笑了,乔元这话怎么听都觉得刺耳,她怒道:“我给你爸爸了,你很开心是不是。”乔元吐吐舌头,讪笑道:“呵呵,你怎么说话的,我哪有开心。”陶歆气得大骂:“你他妈的,你现在就在笑。”

 乔元耍起了嘴皮子:“我觉得你刚才说的话很幼稚,很可笑,不是笑你给我爸爸,给我爸有什么不好,越越漂亮。”

 陶歆咬牙切齿,豁出去了:“那我问你,如果你爸爸了君竹,你开心不开心。”乔元轻松道:“怎么可能,我爸爸怎么会他儿媳。”

 陶歆瞄了乔三和利君竹一眼,诡笑道:“很难说喔,你爸爸喜欢君竹,你看不出来吗?”仿佛一语提醒梦中人,乔元想起了杀人前,他和父亲乔三在车上的对话。对话中,乔三提到想的那个女人,似乎就暗指利君竹。

 其实,乔元也猜到父亲喜欢利君竹,因为利君竹有王希蓉年轻时的影子。“呃,怪不得,怪不得这老家伙…”

 “怪不得什么?”陶歆听到了乔元的自言自语。乔元深深呼吸,他意识到父亲真的喜欢利君竹,陶歆半真半假的戏言加深了乔元的认可,他冷冷道:“今晚你们必须回来,我必须见到你们。”

 陶歆好开心,全身心从来没有过这么畅快淋漓,她把发烫的手机递给了利君竹。“好嘛,回家就回家嘛,记得等我喔,你先不要君兰和君芙,留着体力给我,嗯…”尽管最后用力捂住了嘴,那呻声还是漏了出来,乔三的大正密集摩擦小,小都被摩擦得红肿了。不过乔元没听出呻,他对着手机冷笑:“放心,今晚我一定你们个。”

 利君竹娇嗲:“哎呀,你想人家眼呀,不行的,要陶歆的眼,她最喜欢你爸爸眼了,哎哟…”

 “怎么了。”乔元听到了媳妇儿惊呼。此时的利君竹在乔三的扳转下翻身跪起,撅起了超美小翘,她以为乔三用后她小,万万没想到,乔三的大没有,而是野蛮地入了利君竹的眼。

 由于之前利君竹的股被乔元开发过,所以入很顺利,加之利君竹的眼具有极佳的伸缩,乔三竟然没有丝毫不适,第一次利君竹的眼就顺畅自如,一举到底。

 利君竹放声呻,不怕被乔元听到:“啊,老公,陶歆很坏,她用手指捅人家眼。”乔元顿时哈哈大笑:“好玩好玩,快点回来,今晚我就好好你们的眼。”

 放下手机,利君竹回头扭,娇娆万千:“乔叔叔,不要人家眼嘛,啊,不要,不要…”乔三狞笑,双手抱住利君竹的小翘,就是一轮没心没肺地,大具剧烈地摩擦了括约肌,快就在这一刻油然而生,不是所有都有快的,只有厚实的括约肌,眼才会舒服。

 利君竹就有厚实绵长的括约肌,乔三异常舒服,利君竹见快不赖,也就不拒绝给乔三眼了,她双膝跪着,撅起的小股刚好落在乔三的小腹下,形成了夹角,落,如榫卯般契合,媾就自如顺畅多了。

 “啊,利叔叔,以后要多眼。”利君竹尝到了菊花之美,她密集耸动,娇娆万千,和陶歆抛媚眼。乔三扶住婀娜小蛮,不敢太用力:“我还是更喜欢君竹的。”利君竹嗲嗲撒娇:“不,眼也好舒服的。”乔三骨头都酥了,哪有不答应之理,他勾了勾利君竹的身子:“给我摸子。”

 利君竹马上后靠,娇躯完全靠在乔三的身上,乔三就可以轻松握住两只少女大,尽情玩。陶歆忽然过来,抱住利君竹狂吻,还抓住利君竹的手摸向她的部,利君竹没有拒绝,她堕入了之中,她的眼被乔三,她的手指入了陶歆的,三人紧密联系在一起,一齐耸动,纠难分。夜已深。利娴庄的东房大卧里,灯光如昼。两位超级大美妇在试穿各式各样的感内衣,内,高跟鞋,都知道乔元好这口,都想着法子讨好他。

 “这件太了吧。”王希蓉对着镜子娇嗔,她身上穿着一套无钢圈蕾丝套装美背罩,聚拢的沟很长,那溢出了罩杯,有点像新鲜粉条般颤动,看出来弹十足,人。

 下身的V型小蕾丝根本无法遮掩刷子般的,笔直的腴腿愈发瓷白光亮,美人之所以称之美人,是全面的美,绝不是仅仅某个部位出类拔萃。

 能和王希蓉匹敌的美人不会太多,身边的胡媚娴就是强劲对手,她身上同样穿着一套灰色超薄吊带感内衣,涌,她对着镜子拉了拉丁字小,叹气道:“你宝贝儿子没有嫌太的,只有嫌不够。”

 话音未落,两美人已笑作一团,王希蓉瞄着胡媚娴的体,轻笑道:“你身上这件也好,和那套女装有得一比,开着裆,好像随时想那样子。”

 胡媚娴用玉手摸了摸部,娇娆道:“就是随时想呀,不瞒你说,只要跟兆麟上过的女人,都会变得很感,稍微一挑逗,很容易失身,你能坚忍着不让利灿进入你身体,很难得了。”王希蓉大羞:“媚娴,你别提他好吗?”

 “好好好。”胡媚娴挤挤眼,指着王希蓉的道:“真漂亮喔。”王希蓉瞄向胡媚娴的部,恭维道:“你的才漂亮,像蝴蝶,有翅膀的。”

 “阿元喜欢摸我的,那天在厨房我个点心,他就这么摸我下面。”胡媚娴嫣然浅笑,两手很人的抚摸蝴蝶型,还对着镜子比划,两只大眼儿打量着自己的下体,那软软腴配合她的紧致结实大肥左右摇动,风情一时无两。

 连王希蓉都看得入:“你的好穿内,什么内都能穿,我的…”胡媚娴挤挤眼:“你的窝,虽然穿丁字看上去不雅观,但只要你敢穿,绝对感爆棚。”

 “也是。”王希蓉微微得意,小手将在内外的回去:“小时候,我一不小心,让阿元见着我的,他整个人就变得怪怪的,那东西一直硬着没软下去,我不好揭穿他,又担心他胡思想,就找借口让他去买东西,去找他爸,结果,你猜他怎样。”

 “怎样。”胡媚娴瞪大眼睛。“他死活都不去。”王希蓉掩嘴娇笑:“我心想呀,你不去,我去,我就故意离开他,哪知他像跟虫似的一直跟着我,我从西门巷头走到巷尾,他都跟着。”胡媚娴哈哈大笑:“阿元你。”王希蓉风情颔首:“后来我才知道他恋我。”

 胡媚娴一把抓住王希蓉的胳膊,兴奋问:“那你以前有没有幻想过和阿元做。”王希蓉顿时为难,羞得不知如何说,胡媚娴却是打破砂锅问到底:“讲啊。”

 王希蓉拗不过,就羞答答承认了:“确实幻想过好多次,以前自的时候,幻想阿元的次数最多,其次才是那些大明星,大帅哥,很少幻想阿元他爸爸。”

 胡媚娴也跟王希蓉掏心窝:“我很早就不幻想兆麟了,以前自也很少,偶尔会幻想别人,不过,自从给阿元按摩后,我疯了,整天就幻想他,想着他那大家伙,有时候大白天的,我就幻想着阿元自。”

 王希蓉像抱儿媳般,激动地抱着胡媚娴,动情道:“你是真心喜欢阿元,阿元对我只是恋母情结,对你可是真爱,看他和你做的样子,绝不是想你才你。”胡媚娴脸红如霞:“我和阿元恋爱了。”

 王希蓉猛点头:“那敢情最好了,我管不了他,你来管。”胡媚娴也不客气,心底里呀,早已把管束乔元的重任揽在肩上,如今她先让乔元放几年,历练几年,等他成了些,再收束缰绳,把乔元圈在身边。

 忽然,胡媚娴仔细地端详着近在眼前的王希蓉:“希蓉,你眉梢飞扬,眼带梨水,耳全是桃花,这辈子你注定有几个桃花劫,你跟我实话实说,你之前除了阿元的爸爸,有没有跟过别的男人。”

 王希蓉一愣:“没呀,没跟过别的男人。”“不像。”胡媚娴撇撇嘴儿,两只人大眼睛充狐疑:“我会看相,会那么一点点,准的。”

 “我。”王希蓉好不震撼,不知说什么好,芳心道:狐狸,既然只会一点点看相,又凭什么说准,哼,想诈我么。

 正尴尬,忽然一阵密集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卧室门被推开,一位美少女像阵风似的飘了进来:“妈妈,蓉姨。”胡媚娴一看是么女利君芙,张臂抱住:“怎么了,宝贝,发生什么事了。”

 利君芙这才发现母亲和王希蓉简直就是感大娇娃,她好奇不已:“哎哟,你们怎么穿成这样子。”王希蓉大羞,不知怎么解释。胡媚娴拉下脸,不道:“妈妈和蓉姨穿什么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快说,怎么了。”

 利君芙吐了吐舌头,激动万分:“我一米六了,我正正一米六了,刚才我量过,刻度尺和电子秤都一样儿,我达到一米六了。”

 “啊。”胡媚娴拥抱女儿:“宝贝发育了,宝贝长高了。”利君芙一时过于激动,口不择言:“妈妈,蓉姨,我真是给阿元高的。”两位超级大美妇先是一愣,接着面面相觑,随即一个“扑哧”又一个“扑哧”笑得花枝招展。利君芙顿时羞得无地自容,无奈话都出口了,想收回来是不可能的,急得她猛跺脚:“别笑了,别笑了。”胡媚娴道:“不笑,妈妈不笑,哈哈哈…”王希蓉则笑弯了:“笑死我了。”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