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八十七章
南宫蕴起了人笑容,有点妩媚:“这是你第一次说我漂亮,那你说说,我漂亮还是利君竹漂亮。”乔元马上口而出:“利君竹比你漂亮多了。”

 南宫蕴冷冷道:“你是情人眼中出西施,我就不拿她们三姐妹跟我比了,拿陶歆吧,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呃。”乔元的眼珠子转了转:“你们有得比,你比陶歆苗条些。”南宫蕴仍不:“比我丰的女人,过了三十岁都会变成大肥猪。”

 乔元哈哈大笑,他忍不住了,不想再等利君兰,忙对南宫蕴招手:“过来吃我大,吃多几次,我保证你过了三十岁还像这样苗条。”

 “不。”南宫蕴拒绝得很干脆,可两只大眼睛盯住了昂扬的大水管。乔元狞笑:“想挨打是么?”南宫蕴很无奈的放下手机,走了过去,乔元示意她蹲下,她很不情愿地蹲在乔元的双腿间,目视着这支惊人的大具,乔元一扯她的胳膊,她顺势抓住了大水管。

 啊,滚烫的手感,坚硬如铁的硬度,南宫蕴仿佛抓到了电极,电得她魂飞魄散,好半天才回神过来,表情怪异:“我好想知道利君竹知道你上了我,她会怎样。”乔元道:“能怎样,一起,玩3P。”

 南宫蕴目瞪口呆:“什么?”乔元冷笑:“你别说你不知道3P。”南宫蕴尴尬道:“我没3P过。”乔元看了看茶几上的照,怒不可遏:“文老师这么无,他没要求你和其他女孩子3P么。”

 南宫蕴诡笑:“我想起来了,文老师确实问过我,问我愿不愿意和利君竹一起做,我没答应,就不知道利君竹有没有答应。”乔元大吼:“利君竹肯定不答应。”

 “咯吱。”南宫蕴忍不住好笑。乔元正气得牙,忽然两眼一亮,他闪电出手抓住了南宫蕴的头发,野蛮将她的脑袋往下摁,大水管几经摩擦,终于还是能了南宫蕴的小嘴吧,劲道和炙热充斥了她的口腔。

 “呜唔。”南宫蕴痛苦蹙眉,香腮鼓起,秀发披散下的美丽脸蛋很恐惧。乔元有些不好意思,他本不需要这么鲁,只是他发现了利君兰的影子,激动之下,故意对南宫蕴动,分散她的注意力。

 房门玄关处,两排成竖状的梨木格栏精美时尚,格栏后有人影晃动,紧张的利君兰正轻手轻脚跪上小长椅,这小长椅是出入房间换鞋用的,此时,利君兰的一对占据眼睛四分之三的乌眸子正闪耀着无比的兴奋,她穿着牛仔和白衬衣,清秀靓丽,以她的角度,刚好能看到南宫蕴深含大水管,她含得很自如,她在为乔元口

 乔元好不兴奋,偷偷给利君兰挤了挤眼,仿佛能听到梨木格栏后,小妮子那紧张的心跳声。漂亮女人和漂亮女人之间似乎永远都又心结,冰美人和南宫蕴也一样。

 在学校里,两人的关系表面看起来蛮不错,但身为学生会主席的南宫蕴时不时以高姿态批评利君兰,这让利君兰很难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毕竟南宫蕴是学生会主席,她有权辅导和批评其他学生。

 南宫蕴能力很强,人又漂亮,各方面都是学校里的翘楚,很多学生拥戴她,特别是男生。可利君兰不一样,她很骄傲,鲜有绯闻,甚至不苟言笑,整天冷冰冰的样子,像冰女王,这样的女孩岂能忍受同辈的批评,每次被南宫蕴批评,利君兰都不会反驳,也不会虚心接受,她都是转身就走,冷冷一笑,把南宫蕴谅在身后。

 所以两位大校花都有集,但彼此有心结,积怨颇深,谁都不服谁,如今听说小爱郎要南宫蕴,利君兰浑身充了无限的报复快意,她第一反应不是生气,而是亢奋。

 如今亲眼目睹南宫蕴给乔元口,利君兰亢奋得浑身燥热,她很想冲过去给南宫蕴扇两个耳刮子,然后命令乔元暴南宫蕴,似乎这样才能一解心头之恨,不过,想归想,利君兰没有这样做,她很斯文,没这么暴力。

 南宫蕴彻底领会到了什么是大,以前无论是文士良,还是男朋友,他们的家伙充其量只能称为具,男,小之类的,只有乔元的家伙才能称呼大,南宫蕴文化水平很高,她觉得这个称呼太贴切不过了。

 慢慢吐出嘴里的大硬物,南宫蕴娇嗔:“我没说不含,你干嘛这么鲁。”乔元脸堆笑,赶紧道歉:“我错了,我错了,你这么漂亮,这么感,我能不急吗?”

 南宫蕴又张嘴了,这次是她主动含头:“你怕我跑,还是怕利君竹回来啊。”了两下,她柔柔道:“我告诉你乔元,我就住在这小区里,我要跑早跑了,洗澡时,浴室里有小区的内线电话,我报警的话,你早被抓了,哼,只要你答应帮我说服舒海伦,我不反对和你做。”

 乔元目瞪口呆,吓得皮疙瘩,这不奇怪,他年纪不大,很多事考虑不周全。不过,他听出了南宫蕴愿意媾的信息,心中一喜,故意逗门外偷窥的利君兰:“利君竹很少来这,倒是利君兰会经常来。”

 南宫蕴好意外,低头打量了一下罩:“这是利君兰的内衣呀,天啊,谣言是真的,你也上了利君兰,我真不敢相信冰美人会跟你上,难道又是它的功劳吗?”

 乔元大水管,笑呵呵道:“你让它过,保准你忘记你的男朋友。”南宫蕴仔细观察手中的巨物,芳心涌起无限的亲近感,女人天生爱大具,乔元不提,她都忘记了男朋友,即便乔元提起,南宫蕴也把心思放在了大水管上,都已经含了,远不止肌肤相亲,脑子里无法不幻想大水管入下体的情形,可幻想始终是幻想,南宫蕴好想将幻想变成现实,在浴室洗澡时,她就充期待,此时此刻,她恨不得大水管入她的身体。

 人人敬仰的学生会副主席不会不顾脸面和矜持,南宫蕴在等乔元主动,她又一次含入硬的大水管,品味的口感,体会奇妙的齿咬触觉,情泛滥了,下体异常,这是南宫蕴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太吸引了,她渐渐陶醉于的快之中。

 “哦。哦。”乔元猛抖脚趾头,他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只因太舒服,不止愉悦,心里也特别足,市二中的校花,他都一一过了,眼前这位学生会主席也唾手可得,人生之得意莫过于此,乔元好不得意,他的脚在磨蹭南宫蕴的身体:“利君兰最喜欢我的大,她爱喊大巴阿元。”

 南宫蕴差点笑:“她这么口吗?”乔元瞄向躲在玄关处偷窥了利君兰,坏笑道:“她很的。”“咯咯。”

 南宫蕴放声大笑,妩媚爬上了她的眉宇间。偷窥的利君兰可就气坏了,对乔元遥举粉拳,乔元故意逗她,大声喊:“啊哦,好舒服,好舒服,要入了,学校也该放学了,万一利君兰来这里,看见你吃我大,她肯定很生气。”

 南宫蕴兴奋道:“我好想看她生气的样子。”乔元大笑:“这样啊,那嘴巴吃大,不及吃大生气,快上来,用,气气利君兰。”南宫蕴娇笑:“用手机拍下来给利君兰看,好不好。”

 “好啊。”乔元猛点头,真的拿起了手机,南宫蕴见状,尖叫着扑上去,夺去了乔元的手机,乔元张开双臂,抱住了热烫的小美人,南宫蕴嘤咛,整个身子趴在了乔元身上:“咯咯,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乔元情动,吻上了南宫蕴的香情一触即发,两个嘴巴如磁铁般在了一起,客厅里响起了“呜唔”

 声,利君兰那是又酸又气,同时又是兴奋莫名,她抠了抠酥麻的部,隔着牛仔也能挠了挠。“不用子吗?”

 南宫蕴意识到私处被撑开,她好紧张,好兴奋,即将被入了,她期待大柱进去身体,娇瓣很润滑,已然入了半个头。

 “不用。”乔元笑嘻嘻着抚摸弹手的翘,摸得很用力,南宫蕴娇:“我觉得不子做。”乔元道:“利君兰就经常不和我做,每次都有高。”

 南宫蕴娇笑,双手撑住乔元的瘦肩,下身抬起,低头看向抵住小的大水管,那小蕾丝内拨得不够开,显得小犹抱琵琶半遮面般羞答答,更显得大水管剽悍壮。

 啊,这可是值得记忆的时刻,必须要看,必须要在脑海里深深烙刻这一瞬间。“轻点,再轻点。”南宫蕴娇呼,眼见着大水管又把小撑开了些许,一线天向两边急剧扩张,若不是大水管过于大,恐怕早入了。

 乔元也看过去,却不肯动手:“你自己放进去嘛,你是学生会主席,很牛的,以后传出去,说你了乔元,大家都会相信。”

 “不。”南宫蕴咯咯娇笑,那笑容灿烂得无以复加,其实,她已跃跃试,这大家伙不比以前的小,难以控制,南宫蕴喜欢权力,喜欢控制别人。

 乔元玩心大盛,竟然又玩起了手机:“你快放进去,我要拍下来留个纪念,找个时候给利君兰看,把她气了。”南宫蕴兴奋不已:“啊,真的拍呀。”

 乔元猛点头,迅速按下手机的拍照键:“快注意,快注意,喊茄子了就拍。”南宫蕴登时笑得花枝颤:“哈哈,喊什么茄子,又不是拍脸照。”没想到大头全部挤了进去,南宫蕴“哎哟”

 一声,再也顾不上矜持,闪电伸手下去抓住大水管,扶正角度,身体下落,大水管缓缓地进了小。南宫蕴脸色大变:“啊,太了。”

 乔元则拍个不停:“继续,继续,不要停,进去了,好紧,好紧,比利君兰的还要紧。”“啊,好。”似乎又遭强烈电击,南宫蕴焦急惊叫:“乔元,我们不做了,好吗,太了,啊…”最后已是尖叫,很惨的尖叫,因为乔元忽然抛掉手机,双手按在小翘上,大水管也用力上顶,这里应外合之下,大水管蹂躏似的全部入,南宫蕴仿佛遭到天崩地裂的撞击,一时眼冒金星,尖叫着扑倒在乔元的瘦上,娇躯颤抖,秀发披散在乔元的脸上。

 乔元大乐,用手拨开了秀发,盯着那张楚楚可怜的娇容,大声哄喊:“哇,我说南宫蕴,你好漂亮,比利君兰还要漂亮。”

 “真的吗?”南宫蕴深蹙秀眉,痛苦娇:“全部进去了吗?”乔元捧起美丽的脸蛋儿,坏笑:“你自己看。”

 南宫蕴没看,她软绵绵趴着,无奈娇哼:“好长,顶到里面去了,里面好酸啊。”乔元挤挤眼:“就只有酸么,没其他的么。”

 “咯咯。”南宫蕴娇笑,秀发抖动,尖尖的下巴枕在乔元的瘦上,一对大眼儿水汪汪的:“你呀,你好逗,乔元,我…”

 乔元轻抚南宫蕴的小翘,得意道:“这只是开始,往后的日子着呢,想,想,一天他个十次八次,绝不在话下。”南宫蕴忍俊不,猛摇头:“不要,不要…”乔元问:“是不要,还是不要这么多。”

 南宫蕴实在忍不住了,放声娇笑,她红齿白,美得天地失。乔元情不自对这小美人起了爱意:“怎样,愿意做我女朋友不。”

 “不。”南宫蕴用力摇头。乔元拉下脸,双手用力抱稳小纤,下身耸动,大水管开始发挥它的威力了。

 “啊…”南宫蕴先是瞪大双眼,随即痛苦张嘴,喊得很动人,这是无法克制的呻,女人特有的叫火熊熊燃烧,美妙的媾就此紧锣密鼓进行,两人没有丝毫停歇,就是漫无目的的,粉红儿汩汩吐出晶莹,初时大水管没拉太长,三十多下后,牛刀小试,大水管很快就拉长了,小很紧,如影随形,很容易捕捉头,大水管居然始终没有滑出小,这是完美的媾动作。

 乔元知道遇上了好对手,如遇知音,两人合很有节奏,有节奏的不仅不累,还能带来巅峰快。乔元在笑,南宫蕴也在笑,她的快接一,整个道经受了全方位摩擦,子也经受了从未经受过的撞击,撞击并不密集,乔元老手了,深谙技艺,不会一上来就大砍大杀,他给南宫蕴一个适应的过程。

 南宫蕴已是魂飞魄散,仿佛在云端上漂浮,仿佛随时会高,她芳心大,媚眼如丝:“我的妈呀,这是什么怪物,我好舒服,这样子摩擦太舒服了,我要死了。”乔元不愿失去这美妙的画面,他又举起了手机:“再拍,再拍。”

 南宫蕴却不抢了,她扭动小翘,忙着拨开小蕾丝,尽情吐大水管:“啊,不要,不要拍,我受不了你的怪物…”乔元飞快按下拍照键:“这次要拍你子,快摘下罩。”

 “啊…”南宫蕴耸动中秀发飘,双手后伸,摸索了片刻,很娇娆的解开了罩后扣,丝物滑落,那刺眼粉红进入了焦距,乔元呼吸急促,拍了几张就扔掉手机,双手疯狂地摸这两只超美玉:“好漂亮的子,比利君兰的子还要漂亮,做我女朋友呗。”

 南宫蕴太开心了,简直是生理和心理双重愉悦,她娇娆问:“利君兰的部有我大吗?”乔元昏了头,忘记了利君兰在窥视中,他几乎想都不想就回答:“没有,南宫蕴的子又大又美,比利君兰大多了。”

 “啊。”南宫蕴忽然双腿夹住了乔元的身体,连打几个哆嗦,语气如猫哭:“好啊,我没力气了。”乔元看出南宫蕴得了高,她好矜持,故意没有表现出来。乔元也不揭穿,霍地翻身而起。

 南宫蕴暗暗欢喜,情知乔元领会了她的小暗示,有了水融迹象,就有了默契,才解风情。只见妩媚的南宫蕴整了整秀发,慵懒躺下,得到高的女人都这个样子。

 乔元猴急掰举两条白长腿,先吻了吻高跟鞋,顾不上玉足了,他心急火燎地将大水管强势在小上,一边碾漉漉的粉红一线天,一边笑:“看我怎么你。”

 话音未落,南宫蕴只觉得口一紧,所有的感细胞都集中到了下体,快再次强烈侵入,并迅速蔓延全身,难以克制了,南宫蕴娇娆地扭动小纤:“乔元,慢点儿,乔元,乔元,乔元…”

 “做我女朋友吧。”也都不知道乔元提过了多少次,这次南宫蕴依然拒绝:“不,我有男朋友了。”乔元很生气,双手握紧超美的大,大水管密集猛:“你男朋友有我吗?”南宫蕴花枝颤,离道:“啊,没有,啊…”“有我长吗?”乔元自然很兴奋,指尖错捏粉红刺眼的尖,南宫蕴情叫唤:“没有,啊…”“有我硬吗?”

 “你好硬,你的大好硬。”“那叫大。”“啊,大好硬,乔元,你的大好硬,我好舒服,啊,你房,快房。”乔元果然狠狠地手中的房,瘦身匍匐下去,吻了粉红尖和晕,又吻住了香,可惜只吻了两分钟,南宫蕴就哆嗦了“呜唔”声不停。乔元愕然:“又高了,太快了吧。”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