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九十七章
胡媚娴浑身感,下身透了,如今她别说吃大水管,就是见到乔元就会的,若不是有事,乔元想不给吃都不行,她咂咂嘴,嗔道:“我也想吃,但现在不行,等会我带你去医院体检。”乔元一愣,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体检,为啥体检。”

 胡媚娴柔柔道:“你要做我的女婿,当然要的身体,体检就是看看你身体还有没有其他毛病。”乔元撇撇嘴:“我身体很啊,胡阿姨最清楚了。”

 “咯咯。”胡媚娴这一笑美到了极点:“你那方面确实很,可我见你瘦瘦的,去体检一下也好,这事还是你利叔叔特别嘱咐的。”

 “好吧。”乔元听是利兆麟嘱咐,也就没意见了,但他有了坏心思:“不过,妈要答应我一个事。”胡媚娴瞪大眼睛,一脸疑惑,乔元坏笑,凑过去,在胡媚娴的耳边咬了几句,胡媚娴立马大羞:“你呀,到姥姥家了。”嗔完站起,胡媚娴脸红红道:“不用吃早餐了,空腹才能验血。”乔元嘀咕:“长这么大了,我还没验过血。”

 胡媚娴抿嘴轻笑,刚想转身离去,门又被推开,进来的正是青春娇,笑和不笑都有浅浅小酒窝的利君芙,她一看见胡媚娴,再看见乔元出的大水管,急得直跺脚:“妈妈。”

 胡媚娴好尴尬:“你什么表情,妈妈也是刚进来,等会带你老公去医院体检,妈妈只是临时先帮他检查大而已,你别大惊小怪。”利君芙白了妈妈一眼:“体验么,我也去,我去量量个子。”

 胡媚娴同样白了一眼过去:“家里不是有电子计量器吗,改天妈妈再带你们三个一起去体检,今天你就别参乎了,快快吃完东西去学校。”利君芙噘了噘小嘴儿,怪气道:“恩恩爱爱的样子嘛。”

 胡媚娴一听,顿时双手叉:“你说什么?”利君芙吐了吐小舌头,赶紧开熘,胡媚娴却喊住了她:“等等宝贝,你好像又高了。”乔元也深有同感:“是的,君芙真长高了。”

 “啊。”利君芙尖叫着跑了出去。丈母娘和小女婿随即挤眉眼,狡猾对笑,好一幕情意绵绵的风景。载着美绝伦的丈母娘,开着丈母娘送的宝石蓝法拉利到了医院,乔元犹豫了半天,结结巴巴道:“胡阿姨,我叫你穿包裙,你好像没穿内,这好像有点不合适,医院人多,你太感,太暴了。”

 胡媚娴一听,顿时直瞪眼:“是你叫我穿这种紧身包裙,不戴罩的,如果单单穿内,很容易让人看见内痕迹,很不雅观,哼,都是你,要不,我们回家换一件。”

 乔元连连摇手:“别别别,别麻烦了,都到了医院还回去换衣服干嘛。”又瞄了几眼,乔元赞叹不已:“胡阿姨,你就是比我妈妈会打扮,总觉得你打扮再暴,再感,也不像女,特别有贵妇的味道,呼呼呼,巴又硬了,都是胡阿姨害得。”胡媚娴芳心愉悦,眉儿间有情:“赶快软下去,让人见了笑话。”

 这苦了乔元,大水管起简单,软下去可不容易,他吆喝道:“下车,下车,走两步就软下去。”可下了车,乔元起得更厉害,胡媚娴一袭浅啡连体包裙简直就是前凸后翘,感曲线的代名词,的两条腴腿浑圆笔直,加上乔元最爱的细跟高跟鞋,胡媚娴走起路来,光那绰绰风情就死人,乔元不叫苦连天:“后悔啊,后悔。”

 “后悔什么?”胡媚娴驻足,大眼睛隐现狡。乔元着馋涎,道:“知道先在家一下再来体检,现在硬得难受,怎么办捏。”

 胡媚娴哼了哼:“你想就能呀,我是你岳母,不是你老婆,你想得经过我同意,知道吗?”乔元只好点头同意,胡媚娴瞧出小爱郎憋得难受,其实芳心是欢喜的,女人最忌讳心爱的男人对自己没望,乔元越是这样猥琐,就越证明她胡媚娴对乔元有致命吸引力,她柔声道:“既然是来体检,就不能做那事,否则体检不准确。”

 乔元又是一阵附和:“说的是,说得是,明白了,明白了。”才走两步,胡媚娴就惊呼:“哎呀,大庭广众的,你别东摸西摸。”

 原来乔元忍不住摸了那包裙里的丰高翘大肥,还嬉皮笑脸道:“妈这股可以打一百分。”胡媚娴故意扭了扭那大圆,芳心深深叹息,感叹缘份神奇,竟然爱上了这么个小男孩,若单凭爱也不尽然,乔元就是能都胡媚娴开心,脾气也对胃口,还能给她按摩,这样心仪的男人,又何必在乎年龄。

 胡媚娴情之所至,一把牵住了乔元的手,走入医院,俩人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情人,倒像关系亲密的母子。

 乔元起厉害,走路不利落,胡媚娴忍不住好笑,索逗乔元:“阿元,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你在医院我的股。”

 乔元脑子没多想,以为胡媚娴在暗示,他立马兴奋点头:“好啊,好啊,等会就。”胡媚娴娇笑,双峰耸动:“我说我做个梦,没说叫你在医院股。”

 乔元好不失望:“我超想,还想咬,我一做梦,准梦见胡阿姨的大股,等会找个地方,我给胡阿姨股,。”

 “别神经,早医院里不穿罩就已经很过份,我还没试过大白天上街不戴罩的,感觉很多人在看我部。”

 为了表现端庄,胡媚娴几乎目不斜视,但直觉受到了无数的目光,乔元小声道:“是的,我注意到了,到处都是的眼神。”

 胡媚娴脸儿一烫,感觉双峰酥酥的,她本能高耸的部,小声道:“阿元,你先忍忍,等体检完,我们去洗足会所,你好几天不帮我洗脚了。”乔元坏笑:“好的,我一定给胡阿姨效劳,给胡阿姨。”

 胡媚娴嫣然:“走,我们先去挂号。”两人腻在一起,先是去挂了号,了体检费,就按体检的各项顺序进行体检,乔元什么都不懂,胡媚娴简直又当岳母,又当亲娘,对乔元的关心可谓无微不至,乔元深深感动中,好几次都偷偷亲了胡媚娴,他们不知道,有一个头戴球帽,身穿休闲衣,戴着茶眼镜的中年男子正监视着两人的一举一动,这人就是利兆麟。

 见到乔元和子亲热的样子,利兆麟心里很烦躁,幸好是乔元和胡媚娴亲热,如果是别的男人,利兆麟肯定无法忍受,他深爱子,可惜,他和胡媚娴的感情已经一去不复返。

 透过玻璃,利兆麟观察着乔元血的过程,验血是体检的一部分,等乔元完血,离开血室时。利兆麟浓眉一挑,立刻展开鬼魅般的身法,变戏法似的偷走了一支盛乔元血的玻璃试管,然后迅速离去,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利兆麟必须给王卿若一个代:乔元到底是不是乔三的儿子。

 只是,利兆麟又联想到另一个问题,如果乔元不是乔三的儿子,那乔元是谁的儿子,这个问题很重要,毕竟利兆麟是乔元的岳父,是三个绝小美人的父亲,利兆麟把三个女儿都嫁给乔元,他当然在乎女婿的真实身份,为了给乔元验dna,利兆麟不得已,只能出此下策,盗走了乔元的血

 这是重大秘密,涉及利兆麟和王卿若之间的感情纠葛,所以利兆麟没把这事告诉胡媚娴,胡媚娴完全蒙在鼓里。

 医院血体检,都是两管血,一管正常检验,一管备用,血检室里不见了一管血也不会影响检验结果,估计血检室的医生会纳闷怎么无端端少了一管血,会不会被谁给喝了。

 忙乎了几个小时,本来体检差不多了,胡媚娴临时又加了几个项目,乔元一点都不见烦,只要跟着美的丈母娘,就算体检一百年又何妨。

 胡媚娴怕乔元烦了,故意眨眨人的大眼睛逗他:“要不要让医生检查你的大巴。”乔元以为胡媚娴当真,就傻傻问:“检查啥。”胡媚娴忍俊不:“检查它为什么这么硬。”乔元调皮回应:“那也要检查胡阿姨的大肥。”

 “检查啥?”胡媚娴给了小爱郎一个大媚眼。乔元嬉笑:“检查它是不是处女。”“哈哈。”两人都忍不住在公共场合大笑。说者无意,可听者有心。胡媚娴在医院里看见过有“处女修复”的广告,广告上那些“技术先进”、“绿色无害”、“还以男人处女情结”、“再爱一次”

 等等广告词都在胡媚娴的脑海闪现,她越想越心动,就找了个借口:“阿元,等会做ct核磁,医生喊到你名字,你进去做就行了,我急了,上上洗手间。”

 乔元虽然不舍得胡媚娴离开,但也不能不给胡媚娴去小便,就答应了。胡媚娴没去洗手间,她去了专门修复处女膜的医院专科美容室,客人不多,服务小姐很热情:“你好,请进来咨询。”

 时间不多,胡媚娴是爽快的人,可她有点不好意思:“我…我是替我女儿问问,这处女膜修复麻烦么。”

 服务小姐微笑回答:“不麻烦,我们是正规大医院,技术很的,很容易修复的,保证修复后无感觉,破处女膜的时候,保证微血,甚至无血,就只是一张很薄的膜…”

 胡媚娴认真听着服务小姐的详细介绍,她不在乎价格,只在乎会不会痛,有没有后遗症之类的。听到最后,胡媚娴很心动,她想着自己的三个女儿都嫁给乔元,老二和老三都是处女,唯独大女儿失身早,留下了遗憾,那怕乔元没有心结,胡媚娴也觉得有点美中不足,她琢磨着让大女儿利君竹来做个处女膜修复手术,等乔元和利君竹结婚的当天,给乔元一个惊喜,让他破了大女儿处女膜。

 回到透室,乔元早已等得焦躁不安:“胡阿姨去那么久,我还以为你拉完小便又拉大便。”胡媚娴蹙眉,撒了个谎:“你恶不恶心,医院人多,上洗手间要排队的。”

 乔元情知自己说话鲁,惹得胡媚娴不高兴,可他本来就是小混混,一时间改不了,幻想到胡媚娴小便的情景,他好奇问:“嘘嘘完了,大肥上有么。”胡媚娴那是又好笑又好气:“肯定有啦。”

 乔元接着问:“擦干净了没有。”胡媚娴挤挤眼:“没,的。”乔元立马起:“找个地方,我给胡阿姨干净。”胡媚娴实在忍不住了,伸手过去敲了爆栗:“你个头,小狼。”乔元坏笑:“胡阿姨,有很多人看你。”

 胡媚娴又是本能地,还轻轻甩了甩她的大波乌发:“看我漂亮呗。”乔元硬得厉害,用手捂着裆:“他们看你部,人家一眼就看出你不戴罩。”

 胡媚娴赶紧低头查看,见前的两粒凸越来越明显,她暗骂自己,然后羞笑道:“完了,好像看见头了。”乔元血脉贲张:“什么好像,真的看见头了。”

 两人来到交费窗口前排队,准备缴费,这里的人更多,胡媚娴鹤立群般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她佯装不知,低声音问身边的乔元:“不戴罩是不是更。”

 乔元猛点头:“是的是的,胡阿姨的子好,又大又,那些人馋死了。”两人竟然相视一笑,乔元乘机抱住了胡媚娴的超级大肥,这动作可就引人犯罪了。有个猥琐男子走了过来:“借借,借借,麻烦借过。”

 乔元和胡媚娴一时没反应过来,那猥琐男子就擦过胡媚娴的身子走了,乔元眼尖,看了看胡媚娴,立马明白过来:“他故意的,他碰了胡阿姨的子,他妈的,我去揍他。”

 胡媚娴赶紧拉住乔元,幽幽叹道:“做女人吃亏就吃亏在这里,你如果打他,他说不是故意的,你能拿他怎么办,去警察局说也说不清楚,算啦,这种事我碰过无数次,总不能都打了。”

 乔元怒气冲冲道:“可他真的在我眼皮底子下碰了胡阿姨的子,我就受不了,胡阿姨,你等我一会,我只打他五拳。”

 胡媚娴自然不松手:“那是碰部,不能说碰子,碰子是直接碰,这隔着衣服呢。”乔元较真道:“胡阿姨没穿罩,我就觉得是直接碰了,气死我了,胡阿姨的子是属于我的,什么人都不许碰。”

 胡媚娴生怕乔元做傻事,就问:“你想不想碰。”乔元面红耳赤:“好想。”胡媚娴冷笑:“如果你不听我话,我以后不许你碰。”

 乔元一听,哪敢再冲动,老老实实地站在胡媚娴身边,目视两只冲出衣服的大球,馋得他猛唾沫:“好想咬一口。”

 胡媚娴妩媚颔首:“嗯,君芙就说我的子像大桃,咬一口,又香又软,又多汁。”乔元一听,那是火烧身了,三七二十一,从后面搂住胡媚娴,小腹狠狠顶在了胡媚娴的超级大肥上,啊,包裙里的大肥十足,乔元硬得不能再硬,胡媚娴不大吃一惊,低声呵斥:“你干什么啊,别顶我。”

 乔元双臂圈住胡媚娴的肚子,撒娇道:“岳母,我好难受,救救我。”胡媚娴抿嘴娇笑:“你自找的,活该。”

 乔元憋得好难受,下身的动作有点下,不过,周围的人都以为他们是母子,就不觉得过份。乔元胆包天,竟然旁若无人地把脸埋进了胡媚娴的秀发,一只手悄悄滑到胡媚娴的部,很下地抠摸丰腴的馒头,胡媚娴赶紧用手袋遮挡,乔元坏笑:“快点体检完吧,我要带胡阿姨去会所,一边帮胡阿姨按摩大股,一边胡阿姨的大肥。”

 胡媚娴深深呼吸,她的火也在乔元的各种挑逗下烧旺起来:“说话斯文点,你不比以前了,你现在看起来像公子少爷,可得有素质,别动不动就说大肥,大股这么鲁,要简单文雅的说,就两字,做。”

 乔元干笑:“妈,我不要做,我就要你的大肥,大,大。”胡媚娴气坏了,不能吃亏啊,也鲁回应:“我你大巴。”

 乔元冲动极了,一边坏笑,一边用裆紧紧迫大肥。胡媚娴一阵目眩,颤声道:“你别顶啊,顶中了好难受的,讨厌。”乔元问:“顶中哪了。”胡媚娴娇羞:“顶中大肥了。”

 于是,两人又是笑着搂作一团,惹人侧目,乔元的下体继续摩擦那大半月:“好喜欢胡阿姨的大股,的,等哪天我们再去电影院,胡阿姨趴在电影院的座椅上,我从后面进去,把胡阿姨。”

 “好啊,我穿女装去,大家就以为我是女。”胡媚娴吃吃娇笑,想起在电影院里被乔元,她兴奋得红,下身又酥又,好想给大水管入,无奈大庭广众之下,胡媚娴也只好憋着。

 乔元兴奋得无以复加,就试探道:“胡阿姨,我现在就想进去,你用袋子挡一下。”胡媚娴竟然不是很反对:“不行,会被人看见的,你个子又不够高,想全部进去,我得弯弯,我在这里怎么能弯,你呀,以后要多吃,多吃骨头,如果你个子再高点,从后面进入的话,我用不着弯,可以站直让你进去,别人也看不出来。”

 乔元热血沸腾:“胡阿姨放心好了,我还会发育,我要加油长高个子,以后天天从后面你的大肥,呃,现在我想试试,看能多深。”

 胡媚娴心想,再不进去,别说乔元,连她自己都要憋得发疯,她犹犹豫豫道:“我们在排队哦,真的就在这里呀。”

 乔元当然不敢就在排队人群里跟胡媚娴媾,张望了一下四周,乔元示意不远处的自动扶梯下的石柱子:“胡阿姨,到那边去。”

 胡媚娴一看那地方确实有个墙夹角,背靠夹角的话,可以最大限度的青光,不用担心被人看见。想想了,胡媚娴含羞答应了:“小心点,别让人看见。”

 乔元正火焚身,故意刺胡媚娴:“看见就看见,最好看见我的大胡阿姨的大肥。”胡媚娴白了一眼过去,就跟随乔元走到那夹角,乔元往夹角一靠,胡媚娴就背靠在乔元身上,为了避人注意,胡媚娴从手袋里拿出小镜子,假装整理姿容。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