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三百一十三章
利君竹一边轻轻颔首,一边转动她的大乌眸,她发现小爱郎在起,她芳心暗暗得意。于是,利君竹不再害怕,因为她知道乔元很爱她。

 “要不要坦白。”乔元怒问。利君竹楚楚可怜地点了点头。乔元心软了,上前扯开利君竹嘴里的绳子:“好,我就给你坦白从宽的机会。”

 利君竹,嗲声道:“哎呀,坦白就坦白嘛,把人家绑成这样子,很下喔,你是不是玩过SM,绑得蛮好的嘛,就是勒人家太紧了。”

 乔元的裆瞬间剧硬,他结结巴巴道:“什…什么SM,谁跟你玩,别发嗲了,今天你惹我了。”利君竹转动眼珠子:“我要见妈妈。”

 乔元当然不能答应,再说了,胡媚娴似乎不舒服,吃完晚饭后就回房间休息了,她嘱咐过乔元,不准乔元扰她。

 利君竹见乔元不吱声,她以为乔元怕了,就开始转守为攻:“讨厌,快松绑啦,我不跟你计较,要不然我真生气了。”

 “你还敢生气么。”乔元大吼,将手里的皮鞭甩得啪啪响:“那我要不要生气,我要不要打你,我要不要把这些照片录像,统统给你爸爸妈妈看,给君兰看,给君芙看。”利君竹见乔元不受她这套,只好柔柔地飘出两字:“不要。”

 她也要脸面的,这些事张扬出去,会严重打击她的自尊心。乔元冷冷道:“那你好好说实话,从头说到尾。”利君竹着酥,撅着小嘴儿,嗲声道:“说什么呐。”

 乔元登时发愣,他也不知道该叫小媳妇从何说起,想了想,乔元气呼呼道:“你先说,你为什么跟文老师上,为什么拍这样的照片。”

 利君竹羞得脸通红,瞄了瞄手提电脑上播放的录像,羞愧道:“又不是我拍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乔元气得咬牙切齿:“你说说,你的处女,你的第一次是怎么没的。”

 利君竹翻了翻白眼,幽幽轻叹,她知道乔元在乎她的第一次,在乎她不是处女。“轰”的一声,窗外响起了一声惊雷,利君竹吓了一跳,目光一模糊,晶莹的泪花儿如下雨般落了下来:“呜唔,阿元,我知道你生气,对不起,我不是处女,在学校的时候,我早点认识你就好了嘛。”

 乔元哪见过这么梨花落雨的利君竹,他顿时目瞪口呆,牵肠百转,除了大水管外,全身上下全酥软了,恨不得上前拥抱娇嗲可爱的小媳妇。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嘛。”利君竹的眼泪扑簌扑簌地,双手被反绑着,也没办法擦:“那是高一,我被文老师骗了嘛。”

 “文…文老师是怎么骗你的。”乔元一阵揪心。利君竹噎道:“妈妈想送我去英国读贵族学校嘛,那边的学校要求学习成绩严格嘛,妈妈为了让我达到人家的要求,就跟文老师说给我上晚补习嘛,文老师是教数学的,他就特别辅导我嘛,他…”

 “他怎么了。”乔元急出了火,仿佛危急就在眼前。利君竹道:“他找了一间便捷公寓,说要单独给我补习。”

 时光仿佛在往后挪了两年。两年前的利君竹娇得如春天初开的花朵,单纯得就像没有任何污点的白纸,她貌美如花,善舞活泼,身材尤其火辣,据说,很多喜欢利君竹的男生把利君竹的大名刻在了男生厕所上,究竟为什么刻在厕所上,众说纷纭,见仁见智,不过,她受的程度可见一斑。

 母亲胡媚娴知道女儿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野十足,不好管束,为了女儿能健康成长,胡媚娴想着让她去外国念书,她和利兆麟选了一家英国贵族学校,只是那间学校要求入读生必须具备一定程度的学习成绩方可入读,否则入读的是一个白痴,会有损学校声誉。

 为此,胡媚娴跟学校提出了晚上给利君竹上补习的请求,学校自然同意,这补习任务就交给了利君竹的班主任文士良,文士良一口答应,开始的时候,是每一三五晚上都去晚自习,后来只要文士良要求利君竹补习,利君竹就必须来,那时候的利君竹确实乖了很多,胡媚娴还喜在心里,没少给文士良报酬。

 乔元狠狠地摔了摔手中的皮鞭:“你妈妈知道你去便捷公寓补习吗?”利君竹看着乔元,委屈地摇头:“妈妈不知道,文老师不让我告诉妈妈。”乔元恨得咬牙切齿:“他不让你告诉你妈妈,你就不告诉吗?”利君竹嗲道:“妈妈说过,一切都要听文老师的。”

 原来,文士良觊觎利君竹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他忌惮利君竹的父亲利兆麟,利兆麟是市二中的最大捐赠者,文士良再有胆也不敢打利君竹的主意,就因为有了这次补习,给了文士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利君竹可是一位美若天仙,又嗲又大脯的女孩,是男人都会疯狂喜欢这种女孩。

 文士良拼命压制内心的狂热,他知道只能智取利君竹,俘获小美人芳心,否则一旦小美人告状,他文士良就罪大恶极,碎尸万段了。

 文士良严肃告诉利君竹:“利君竹同学,去公寓补习,是为了让你更加全神贯注补习,这是你妈妈的心愿,就算你告诉你妈妈你在公寓补习,你妈妈也会答应的,但是,我希望利君竹同学不要事事都要征询你妈妈的意见,你已经长大了,以后还要出国读书,你必须事事亲力亲为,独立思考,独立做出选择。”

 “哦。”利君竹本来就是一个不爱老是听妈妈话的女孩,文士良的一番话更加鼓舞了利君竹。文士良笑眯眯道:“真,利君竹同学,文老师很看好你。对了,你来补习的时候,可以带舞蹈服来,补习的间隙,你可以练练舞,文老师顺便也可以欣赏欣赏,我不会让补习很枯燥的。”

 “咯咯。”利君竹太开心了,她喜欢跳舞,如果能在补习间隙练练舞,那最好不过了:“谢谢文老师,你真好。”

 文士良投其所好:“文老师特意找了这间有大镜子的公寓,方便你练习跳舞,同学们都说君竹同学跳舞跳得好看。”

 利君竹有点忸怩,更多的欢喜,她在学校的一次舞蹈比赛中崭头角,获得很多赞誉。文士良鼓励道:“下次无论是班级搞联,还是学校搞活动,你都是舞蹈队的第一主角。”那时候的利君兰还没读高中。

 “谢谢文老师。”利君竹忽然觉得文士良是她的知己。文士良留了个心眼:“你没跟你妹妹,或别人说你来公寓补习吧。”利君竹很纯真,嗲声道:“没说,我一个人都没说。”

 “太好了。”文士良的双眼笑出了一条。当晚,文士良就带利君竹去了便捷公寓,公寓蛮精致温馨的,属于小单间,无厨房,有浴室,电脑,冷气,还有一面大镜子,虽然无法跟利君竹家里的奢华香闺舒适,但比起学校教室要好上百倍。

 文士良佯装轻松:“利君竹同学,这里就是你以后补习的地方了,你先适应适应一下公寓环境,今天你就先练舞吧,不补习了,明晚再正式补习。”

 “谢谢文老师。”利君竹也没多想,在文士良的鼓动下,真的穿上了练舞服,真的在文老师的面前展现她的舞蹈天赋,文士良仿佛就是一个很称职的观众,他一边看着,一边赞美利君竹,不时还发表他的意见:“这儿扭得真好看。”

 “这下蹲的姿势好有范。”“君竹同学,你的头发是世界上最美的,文老师打赌学校的女生没有一个的头发比你好看了,你用什么洗发水。”

 “我用ABC洗发水。”利君竹很开心,她对着大镜子翩翩起舞,动作舒展,感的练舞服紧紧包裹着她的姣好身材,那优美曲线已堪比成女人,凹凸有致,沟深深,小翘浑圆翘。

 文士良深深叹息:“好奇怪啊,我老婆也用这发水,为什么就没有君竹同学的头发好看呢。”利君竹想笑,拼命忍着,要知道文士良的老婆可是一位大美人,能比大美人的头发还好看,利君竹简直心花怒放,她不再排斥补习,她觉得平时严厉的文老师实际上很有趣。

 文士良没有急功近利,第二晚就正式给利君竹补习,补习两小时,练舞半小时,再补习一小时,一晚上渡过三个半小时,然后亲自送利君竹上计程车,让她打车回家。

 一切都规规矩矩,胡媚娴观察了数,也就放心了。一个星期后。利君竹像往常那样,吃了晚饭后就来便捷公寓补习,文士良早已等候。

 师生俩白天在学校相处,晚上又在一起补习,已是非常稔,见面后都是热情打招呼,互相唠嗑八卦,俨然是关系亲密的朋友。利君竹很快发现房间里没有冷气:“哎呀,好热喔。”

 夏秋交接的季节,天气依然炎热。文士良郁闷道:“冷气坏了,已经催人来修,君竹同学,你不能因为冷气坏了,就不好好补习哦。”利君竹当然没有那么孱弱,她小嘴上翘,大声说不会。

 “那把外面的衣服了,老师有纸扇。”文士良利落地打开了纸扇扇起来。利君竹就犹豫了,不过,在文士良的视下,她岂肯不听话,就羞答答的下了外衣,那瞬间,文士良的呼吸几乎停止,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利君竹的半体,那叫一个绝美青春,感姣好的身子,那高耸的脯竟然硕大浑圆。

 文士良忍了半晌,终于忍不住惊叹:“哇,君竹同学竟然穿这么感的内衣。”利君竹羞得无地自容,小小年纪的她从早就开始穿上漂亮的,感的内衣,那些纯棉的,保守的,小女孩风格的内衣早被她抛弃,她身上的罩和小内都是很感的蕾丝质地,半透明,鼓鼓的双几乎罩而出,那娇的双腿间,小巧丝物只能半掩少女体。文士良看得口干舌燥。利君竹羞急之下双手遮掩身上的重要部位:“哎呀,文老师,我还是穿上外衣吧。”

 文士良扳着脸:“把手放开,专心补习。”利君竹无奈,文士良既是长辈,又是班主任,得罪不起,再说了,穿清凉点也没什么不好,于是,利君竹就穿着感的罩和小内坐到了电脑前,摆上了书包,小声嗲问:“冷气什么时候修好呐。”

 文士良冷冷道:“这不是你关心的,你专心补习。”这是一张横长的皮椅,师生俩可以一起坐在电脑桌前,文士良有时候坐在左边,有时候坐在右边,无论坐在哪边,他都会紧挨着半的利君竹,贴着娇肌肤。

 一开始利君竹有点不习惯,几天后,她就没有不适了,任凭文老师左挨右贴,毕竟老师给学生补习都是很贴近的,有了文老师的纸扇,似乎没那么热了。

 闻了半天少女的体香,看了半天少女的高耸蕾丝双,文士良首先分心:“君竹同学,听说有很多男同学追求你。”

 这种事,利君竹肯定不会承认,她的手指头灵巧地玩着水墨笔:“哪有,文老师别听他们瞎说,学校规定不准谈恋爱的。”

 说完这句话,连她自己都想笑,学校虽然有不准学生谈恋爱的校规,但哪个少男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学生谈恋爱很普遍,只是不敢明目张胆罢了。

 利君竹比一般女生都发育超前,她早就跟几位校草传出绯闻,以她的美貌和活泼气质,如果没绯闻反而是怪事儿。文士良心知肚明,故意没戳破,他小心试探道:“这么说,君竹同学还是处女。”

 利君竹芳心一阵羞涩,很不明显的点了点头。文士良顿时心跳加速,浑身燥热,干咳了两声:“老师也热了。”

 说着,站起去了外衣,犹豫了一会,他索去长,身子只剩下三角衩。利君竹好不尴尬,她没敢反对,也没想过反对,这么热的天,没冷气的话,确实受不了。几乎全的文士良靠了过去:“这道题,应该是这么解…”

 乔元听到这里,不然大怒:“他妈的,他那时候就想搞你了。”利君竹好不委屈,翻翻白眼,嗲道:“我当时不懂嘛。”

 乔元狠甩了一下手中的皮鞭,酸妒道:“妈的,等过了十年八年,我也去当老师。”“噗。”利君竹居然笑,那绝美的小脸蛋还挂着泪儿,她居然笑得出来,居然还笑了个不可方物。乔元不看呆,心儿更酸:“你还笑,快说下去。”

 利君竹眨了眨大眼睛,把挂在长长睫上的晶莹泪珠眨下两滴:“人家不好意思说了嘛,说下去,怕你受不了嘛。”

 “说。”乔元挥动皮鞭,吓得小美人继续说下去。少女的心灵很纯洁,利君竹没有意识到身边的班主任已经火焚身,她认认真真的学习,不懂就问。

 利家的女孩虽然学习成绩各异,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们都不是笨蛋,在文老师的“耐心”指导下,晚上的补习很成功,利君竹同学大有收获。

 “到练习跳舞的时候了,呃,太热,不用换练舞服了,就这么跳吧。”文士良坐上了,若无其事的喝下一口冰红茶,润润干燥的喉咙。利君竹很听话,没有换上练舞服,就穿着感的蕾丝罩和蕾丝小内,赤着绝美双足,在文士良面前舞动,大镜子里的她偷瞄过文老师的三角衩,怀少女都充了好奇,秋季发情的利君竹更是对异有窥探的冲动。

 “这动作特别好看。”文士良笑眯眯说,利君竹一愣,回眸给了文士良一个征询的目光,手上和肢重复了刚才那几个动作,文士良频频点头:“对对对,就这动作,真好看。”

 利君竹嫣然,既然班主任喜欢,那她不吝啬展示,故意多做那几个有点感,有点狂野的动作。文士良哪懂什么舞蹈,他只欣赏少女的体,高耸硕大的脯,他对利君竹如醉如痴:“君竹同学很,跳得真好看。”

 利君竹好开心,扎起了马尾,打算跳一下高难度的动作,文士良忽然问:“对了,君竹同学还会什么舞蹈,际舞会不会。”

 际舞对于喜欢舞蹈的利君竹来说,那是再简单不过了,她兴奋颔首。文士良一看,马上从上下来,饶有兴趣道:“来来来,教教文老师。”

 利君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笑眯眯的文士良拉到跟前,差点就抱在怀里。都是半男女,哪怕是老师生关系,利君竹也好尴尬:“文老师,不要贴那么近嘛。”

 文士良居然厚着脸皮说:“我见电影电视上,人家跳际舞都是贴很近的。”利君竹结结巴巴了半天,竟然不知该说什么,文士良再搂住她的小蛮,利君竹只好本能的将两只手臂挡在前,尽量不和文士良有肌肤之亲,可惜没用,文士良搂得有点紧,最终利君竹的蕾丝双触到了文士良的膛,那一刹那,文士良内心狂跳,眼前的小美人似乎唾手可得,可文士良深深知道,如果利君竹不愿意,后果不仅飞蛋打,还有不堪设想的灾难,所以文士良强忍着,他在等待最佳时机。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