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三百一十七章
利君竹陷入离,她抗拒不了文士良娴熟的挑逗,大房被了,利君竹放弃了抵抗,每次都是房被后,她都无所适从,双腿任凭文士良顶开,热烫的硬物抵在了小上,那里很感,硬物瞬间了进去。

 “呜唔。”利君竹扭动身子,想逃避,文士良则如影随形,紧贴,摩擦很强烈,噗哧,噗哧地响。利君竹再次体会到媾的异样,很舒服,下体不再痛了,肿依旧,不过,文士良越,利君竹就觉得越舒服,文士良转移目标,狂利君竹的娇脸蛋,利君竹目光离,呼吸急促,文士良转向那极美的白房,又一次,利君竹梦哼一声,忽然剧烈扭动身子,文士良好不兴奋,他看出小美人合了,他强势出击,利君竹抓住文士良的胳膊,大声呻,文士良鼓舞道:“冷气好了,不用担心天气热,今天老师好好跟你温习。”

 利君竹娇:“嗯呢,嗯呢…”果然,有了冷气,文士良似乎比昨天更勇猛了,他放心驰骋,亵玩利君竹了十分钟,文士良没有的冲动,倒是利君竹的爱掉了单,文士良大:“我们换个姿势,君竹同学趴着。”

 “嗯呢,不要。”利君竹毕竟是雌,正舒服着,她不希望改变,再说了,趴在做好像很,少女纯洁,不愿让老师觉得她很

 文士良柔声道:“不换姿势的话,君竹同学的做补习就不合格,老师不放心你去跳舞了。”“埃”利君竹睁开了原本紧闭的双眼,她身段极软,文士良稍一转动她的娇躯,大具都没滑出,小美人就成功趴在上了,那圆圆的粉红,可爱极了,漂亮极了。文士良一个深,随即密集撞击小圆:“是不是更舒服。”

 头发披散的利君竹娇口而出:“一样的。”文士良大笑:“君竹知道舒服了,补习很成功。”利君竹羞得情不自发嗲:“文老师你好讨厌。”文士良坏笑:“你讨厌文士良轻点,还是讨厌文士良用力点。”

 “啊,咯咯,啊碍…”利君竹竟然在呻中夹带了笑声,文士良大乐,这才是真正的做,他继续具,力量逐渐加大:“以后在学校,君竹同学不能不理文老师。”

 “嗯。”文士良又道:“以后在学校,文老师随时找君竹同学补习做。”“埃”利君竹大惊,本能的绷紧身子,文士良却兴奋莫名,小腹收束,大具如雨点般撞击小圆:“你答应老师埃”

 “噗哧,噗哧…”实在是舒服,以前从未体验过的舒服,利君竹无法拒绝文士良的要求,她同意了,同意文士良随时找她利君竹做:“嗯,我答应,啊嗯,文老师,我下面怪怪的。”

 文士良狂具:“这就是做,会越来越舒服,老师好喜欢这个姿势,你看这个姿势子很方便。”

 说着,又是一轮异常猛烈的耸动,整张都颤动了,他的大手几乎把利君竹的少女大子捏出红痕。“疼。”

 利君竹蓦地尖叫,拼命扭动小圆,文士良发疯般进攻,他等待利君竹的第一次高来临:“疼一点没关系,文老师你的耳朵。”

 少女感,尤其是耳朵,文士良的舌头伸进利君竹耳孔的一刹那,利君竹就痉挛了,先是道痉挛,接着是小股痉挛,最后全身都痉挛:“啊,文老师…”

 得知小美人高,文士良激动得如缰的野马奋力冲刺:“放松,放松,这是高,是最舒服的时刻,啊,我的君竹,你叫得真好听,老师喜欢听你叫。”

 “嗯呢,嗯呢。”利君竹不动了,这是难以忘怀的快乐,她咬着枕头,气若游丝。玉背上的文士良终于爆浆,他的滚烫水全部入利君竹的子。冷气吹送着徐徐冷气,文士良不愿拔出软掉的具,他等待梅开二度,如此美人,拼了命也要再来一次。

 少女的颈脖散发出自然的体香,文士良少女的颈脖:“对了,君竹同学,文老师最近手头紧,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文老师。”娇中利君竹还处于离状态:“好,要多少。”

 “二十万可以么。”“我明天才能拿给老师,嗯呢…”“太爱君竹同学了,和老师亲亲嘴。”窗外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乔元也在勇猛冲刺,他很愤怒,很疯狂:“当时血多吗?”

 利君竹无限娇柔:“不多,只有一点点血,啊,大巴阿元,我好舒服。”“他了多久。”乔元目狰狞,脑子全是文士良小媳妇的情景。利君竹将两条美腿盘上了乔元的瘦,一拱一拱的动,媚眼如丝:“不知道吔,好像十几分钟,啊,我要来了,大巴阿元,你老婆被你了,喔…”

 “他了吗?”乔元大吼中疯狂冲刺,仿佛要把内心的酸妒郁闷全发出来。利君竹舒服得大声叫:“啊,没,没。”

 明知是谎言,可乔元听了,心里竟然得到一丝安慰,他大声嘶吼着:“我了,他不,我要。”脊椎急剧发麻,滚烫的而出,注入了小媳妇的子,把利君竹得眉开眼笑,她很兴奋,为乔元嫉妒而兴奋,正因为乔元妒忌得发狂,她利君竹内心得到了莫名的刺,她很享受这种刺,这种刺伴随着山崩地裂的快,淹没了她的灵魂。

 窗外窥视的查清源放心离开了,她一直担心乔元会伤害利君竹,所幸只是一场狂野做。雨依然很大,王卿若像标似的矗立在雨中,她没有穿雨衣,任凭瓢泼大雨浇透她的身体。

 她当然不是喜欢淋雨的人,只因为她很生气,生气儿子情愿跟一个妇人约会,也不愿意跟她王卿若约会。

 王卿若有点懊悔,懊悔把儿子急了。站在街对面的角落里,王卿若远远注视着“青年之家”本来店里已经打烊,是卢展云又把“青年之家”的灯全打开,深更半夜的,他牵着一位大美妇在店里窜上窜下,就像顽皮的孩子跟母亲撒。大美妇是卢展云的第一个女人,她叫巧姨。巧姨只穿着全透明吊带罩,以及全透明小内,还有高筒吊带丝袜,超级感,超级人,这种系内衣和丝袜是卢展云的最爱。

 巧姨还配了一双很高跟的浅色高跟凉鞋,她的感和美丝毫不输于王卿若,她和王卿若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泼辣。

 在卢展云的心目中,巧姨原本是王卿若的影子,只是交往的时间久了,卢展云才对巧姨怀有深深眷爱,这份感情很真挚,很单纯,很放松,卢展云没有丝毫压力,他和巧姨随便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毫无顾忌,很舒服。

 所以,今晚卢展云就从母亲和巧姨中选择了巧姨,巧姨没让卢展云失望,她的热情和感令卢展云暂时忘记了绝美的母亲。

 巧姨的大肥落坐在店里的时尚餐桌上,她的一条丝美腿支着地面,另一条丝美腿则踩着餐椅,姿势很人,充惑的部完全打开。

 卢展云面对巧姨站立,他已全,身体白净结实,呼吸渐渐急促,他顶着巧姨,用他的粉白硬大具摩擦巧姨的部,动作很下,时而在小内外摩擦,时而在小内里摩擦,更多时候,是把粉白大丝袜摩擦。

 “展风和展月呢,我以为他们也来。”巧姨笑得很调皮,她对和卢家三兄弟4P印象深刻,她以为今晚大哥卢展云会把他的两个弟弟也带来。出乎意料,卢展云摇了摇头,不高兴的样子:“我没告诉他们。”

 巧姨嫣然,玉手温柔握住粉白大具,温柔套:“哼哼,你想独自霸占巧姨,对吗?”“是的。”卢展云出了笑意,随即闪电般吻了巧姨一口,俊脸通红,他解释道:“展风和展月有女朋友了。”巧姨豁然明白卢展云的用心,他不希望两个弟弟对她巧姨沉湎,这点上巧姨能理解,哪怕她有些失落,她也知道卢展云这么做是正确的。巧姨关切问:“你呢,有女朋友了吗?”

 “我还没有。”卢展云老实摇头。巧姨很上心:“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告诉巧姨,巧姨认识很多漂亮女孩子,我帮介绍。”

 卢展云嘟哝:“这还用问,就是喜欢巧姨这类型的。”巧姨芳心大悦,笑得很动听:“巧姨很凶的喔。”

 卢展云一把拿开巧姨的手,将大头对准了肥美的腹一,粉白大具就缓缓地了进去:“我就喜欢巧姨凶巴巴的样子,我就喜欢巧姨。”

 强大的电袭来,巧姨目视小男人的粉白大具全尽没,一声娇:“啊嗯,巧姨有点野蛮,脾气不是很好。”

 卢展云狠狠抓住罩里的大子,将深入的大头狠狠顶在巧姨的子上:“我就喜欢野蛮女人,我喜欢有一个像巧姨那样的老婆。”耸动中,蓦地,卢展云的脑海里闪过利君竹的靓丽影子。

 “子大的,你喜欢不。”巧姨抱住了卢展云的瘦,目光离,下体自然合,两人的器官默契交流。卢展云轻轻点头,同样目光离:“当然喜欢了,笨蛋才喜欢贫女。”

 “眼睛大大的女孩呢。”巧姨忽然有了一个大胆念头。卢展云不道:“巧姨你怎么了,这问题还用问吗,巧姨就是大眼睛啊,我喜欢巧姨,就是喜欢大眼睛女人。”

 “活泼的喜欢吗?”巧姨眨了眨她的人大眼睛。卢展云猛点头:“喜欢,我喜欢主动的女孩。”巧姨意外的阻止了卢展云:“等等,先别动,巧姨给你看看一个漂亮女孩,我手机里有她的照片和视频。”

 说着,扭动腴,从餐桌上拿起了她的手提包,又从手提包里拿出手机,迅速地调出一个漂亮女孩的照片递给了卢展云。卢展云拿着手机一看,顿时发愣:“啊,咦。”

 “怎么,不喜欢吗?”巧姨好紧张。卢展云兴奋道:“她好漂亮,我好像见过她,等等,我想想,我好好想想…哎呀,中午的时候,我们店有个市二中的同学开生日派对,这女孩也在,我记起来了。”巧姨惊喜问:“你喜欢她吗?”

 卢展云对着手机里的小美女左看右看,猛点头:“蛮喜欢的,是我喜欢的类型。”巧姨不由大喜:“要不要巧姨介绍给你。”卢展云忽然面为难之:“巧姨…”巧姨好生失望:“不勉强,不勉强。”卢展云尴尬道:“不是,我要…我要…”

 巧姨的泼辣劲上来了:“要什么,别吐吐的,巧姨喜欢干脆。”卢展云讪笑:“我要和她上过才能决定。”

 因为卢展云希望找一个至少有六片芽以上的女人结婚,这是家里的硬规定。巧姨就误会了,她笑道:“哦,我明白了,你想看她的身材,对吧,你好挑剔喔,不过,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这女孩的身材没得说,比巧姨当年的身材还要好。”

 卢展云也不好说出真实原因,他放下手机,立刻抱住巧姨猛亲,下身猛:“我就喜欢巧姨的身材,她叫什么名字。”

 “舒海伦。”巧姨感受到了道的暴,小男人不仅是美男子,富二代,还拥有大家伙,这让巧姨怎能不喜欢,有此女婿,人生会很美满。

 “名字好听。”卢展云继续耸动,他巧姨的双,捏巧姨的,巧姨舒服得忘情呻:“嗯,你如果娶了她,你以后就能经常见到巧姨。”

 卢展云一怔:“为什么?”巧姨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了:“舒海伦是我女儿。”“埃”卢展云大吃一惊,不过,他旋即加速动粉白大具,俊脸亢奋:“这么说,如果我娶了你女儿,你就是我岳母了。”巧姨激动道:“你想不想和岳母做。”

 卢展云脑袋一阵轰鸣,汗倒竖,他双手忽地抱稳餐桌上的大肥,很野蛮,很密集低动:“想,我想岳母。”

 难以言喻的舒服,巧姨舒服得浑身哆嗦,紧蹙月眉:“啊,展云,你好的,巧姨最喜欢和你做,巧姨天天都梦见和你做,啊,得好有劲,岳母喜欢你这个女婿,啊,做你岳母,你得天天我,啊,能不能再用力点。”

 卢展云激动得面红耳赤:“我能同时老婆和岳母吗?”巧姨痛苦叫唤:“岳母一百个同意,你老婆答不答应,要靠你本事。”

 卢展云血脉贲张,扬声大吼:“巧姨,你明天就把舒海伦介绍我认识。”巧姨太激动,太兴奋了,她叫得很大声:“啊,好的,啊,巧姨好舒服,展云,麻烦你深点,不要太温柔,你岳母喜欢你鲁,啊碍…”

 卢展云了,滚烫的源源不断地注入进去,巧姨好失望,不过卢展云很懂事,他笑着道歉:“对不对,对不起,巧姨放心,今晚不够巧姨,我不放巧姨回去。”

 巧姨妩媚娇嗔:“傻孩子,下次想就告诉巧姨,巧姨也好做准备。”卢展云羞笑着热吻巧姨,很快软下去的家伙又硬了,巧姨大喜过望,他发誓无论如何都要把女儿舒海伦嫁给卢展云。

 母子连心,王卿若虽然远远地看着“青年之家”却也能感受到儿子正和一个女人做,做母亲的最能理解儿子。

 冰凉的夜雨浇淋下,王卿若异常清醒,她轻轻叹息,不再难过,她祝福儿子找到快乐,她甚至感谢这位叫巧姨的女人。

 突然,王卿若握紧了拳头,瓢泼大雨中,她敏锐地察觉到身后有武功高手迫近,这不仅仅是直觉,她武功深厚,她能察觉来人的武功不在她之下,心中骇然,正要转身,身后的人竟然叫了起来:“卿若,是你么,怎么是你。”

 王卿若霍然转身,五米开外,一个身材高大,身穿雨衣的男子惊愕问:“你怎么在这,又不打伞,又不穿雨衣,你受什么刺了。”

 原来是利兆麟,王卿若万万没想到大半夜的,还下着大雨的时候,在街上遇到利兆麟,这种遇见充了惊喜,她淡淡道:“我儿子跟一个老女人约会,我来看看。”

 利兆麟下了雨衣,走了过去,想将雨衣披在王卿若身上,王卿若闪开,她显然不愿接受利兆麟的好意,于是,两人一起淋雨。

 “我知道,我看见了,下午我和你分手后,我来看展云,我发现他和一个美妇在街角偷偷做,还相约今晚来这里见面,呵呵,我就来了,没想到遇到你。”

 利兆麟深情地看着眼前这个野十足,又武功高强的女人,心里百感集:“卿若,我们有缘,别淋雨了,万一你着凉。”王卿若的语气像夜雨那样冰凉:“你放心,我不会生病”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