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三百一十八章
利兆麟恭维道:“当然,当然,如意门的大当家,武功高强,怎么会因为淋雨生病呢,我,我只是关心你。”最后那一句似乎打动了王卿若,她冷冷道:“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快走开。”

 利兆麟摇摇头:“我越看,越觉得展云像我,心里惦记着他,我想再看看他。”一道闪电划过夜空,响起了沉闷的响雷,王卿若忽然出诡笑:“展云跟我做了。”

 “埃”利兆麟瞪大了眼珠子,半天没反应过来。王卿若得意道:“我承认,展云确实是你利兆麟的儿子,但他跟我上了,做了,气死你。”

 利兆麟愣了半天,忽地浑身发抖,尤其双腿抖得厉害,他喃喃道:“不气啊,我一点都不生气,我现在很开心,我有儿子了。”

 话没说完,他高大的身子就跪在大雨瓢泼的地上。王卿若娇斥:“你干什么,你起来。”利兆麟在流泪,他的泪水和大雨混在一起,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卿若,呜唔,谢谢你,我给你磕头了。”

 王卿若没想到是这个结局,她很失望,她原以为利兆麟听到她和他们的儿子做后,会发疯,会生气,岂料,利兆麟没有半点生气,他还感激王卿若。

 王卿若反而郁闷了,她恨恨跺脚:“你爱跪就跪,爱磕头就继续磕,你不走,我走。”利兆麟可怜兮兮喊:“卿若,我跟你说个事。”刚想迈开脚步的王卿若狐疑道:“什么事…”

 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出现了,一道闪电划过夜空,响雷轰轰,王卿若瞪大了双眼,十几秒后,她的身子缓缓侧倒。

 利兆麟如灵猴般弹身而起,将王卿若的身子抱在怀里,武功高强的王卿若竟然浑身绵软,四肢无力,眼睛呆呆地看着利兆麟:“你…”画风多么感人,镜头里,利兆麟深情地注视着王卿若,王卿若则呆呆地看着利兆麟,大雨瓢泼,两位老情人在大雨互相凝视。

 蓦地,利兆麟的怪笑将这幅感人画面破坏殆尽:“呵呵,还像当年那样,你武功虽然比我强,可我一招就能制服你,咱们不淋雨了,咱们去做想念你的,你是名器,特别耐,特别好。”

 王卿若软软道:“利兆麟,你识相点就立刻给我解开道,我保证不杀你,如果你敢再侮辱我,我让你粉身碎骨。”

 如此恶狠狠的话,利兆麟竟然不以为然:“十八年前你也说过这这些,十七年前,十六年前,你同样说过这些狠话,可惜你都没有兑现,我利某一直活得好好的,你舍不得杀我,你喜欢我的,我的大每次都能让你死。”

 说到得意处,利兆麟居然把乔元扯了进去:“对不起,我变鲁了,以前我爱说大,现在我喜欢说大,都是我女婿说多了大,被他影响了,呵呵。”

 王卿若无言以对,她知道说什么都没用,眼前这个男人懂得“一指禅”他内功深厚,如果给他用“一指禅”

 戳中麻,任何人都只能任他摆布。也怪王卿若不长记,她曾经好几次被利兆麟用“一指禅”戳过麻,结局都很悲催,每次都被利兆麟,各种凌辱加内,如今悲剧再次重演,王卿若只能自认倒霉。

 利兆麟抱着王卿若笑:“美人儿,今个儿,利哥哥让你回味回味十几年前的快乐。”“利兆麟,你这个氓。”

 王卿若用她所能用的力气骂了一句。哪知利兆麟一点都不生气,他将王卿若公主抱起:“说对了,我就是氓,而且还是最大那只,你没听说么,氓就喜欢强大美女,呃,我知道有家莱特大酒店的高级套房不错的。”

 深夜大雨,这是最好睡觉的时候。不过,利娴庄的西房里涌动着无边无际的火,火仿佛能燃烧利娴庄。

 趴伏在的王希蓉乌发披散,腴美雪白,美得令利灿心跳,雪白肥美的是利灿最连的地方,他很温柔,温柔地王希蓉的肥,顺着幽深的股沟一直吻下去,吻上了菊花眼,先是停留了两分钟,又顺势而下,入了香浓溢的

 王希蓉在娇,她的情在聚集,即将爆发。忽然,手机铃声很不时宜的响了。王希蓉很紧张,本能地撅了撅大肥,摆掉利灿的调戏:“可能是你爸的电话,你先停停。”

 然而,利灿根本不愿意停,热烘烘的有强大的吸引力,利灿完全着,他对王希蓉的热爱超越任何人,他一刻都愿意离开王希蓉的极品大肥

 一小时前,利灿目睹利兆麟驾车离开了利娴庄,他欣喜若狂,不顾一切直奔西屋,闯入了王希蓉的卧室,王希蓉本能抗拒,可一番搏后,利灿成功扒光了“蓉姨”身上的内衣,他的热火灼热了“蓉姨”的心灵。偷情男女特别容易干柴烈火,王希蓉很快就陷入了磅礴的情之中,她接受了利灿的狂热,她上了利灿的调情。果然不出所料,利兆麟打来电话,说是要趁夜雨探寻“狐王宝藏”今晚不回利娴庄了。王希蓉正撅着大股和利灿调情,利兆麟回不回家已经不重要,她敷衍两句就挂掉电话,可奇怪的是,手机又响了,不过这次打来电话的不是利兆麟,而是朱玫。

 “玫姐,你总喜欢深更半夜打我电话。”王希蓉娇嗔埋怨,大肥不停扭动,此时,她的眼受到了最直接的侵袭,那滋味很不好受,麻之极。

 朱玫意外地兴奋:“告诉你一个天大消息,兆麟在我酒店开房。”“埃”王希蓉和利灿都吃了一惊,刚才利兆麟还说去探寻“狐王宝藏”这会怎么会在莱特大酒店开房呢。那朱玫紧接说:“他不是一个人,他还带了一个女人来开房,据总台的小妹妹说,那女很漂亮,身材很好,他们好像都淋雨了,全身透。”

 王希蓉气不打一处来:“那又能怎样,他利兆麟爱跟谁开房是他的自由,玫姐你还不如不告诉我。”朱玫吃吃娇笑:“好大酸味喔,你不想知道你老公和谁出轨吗?”

 王希蓉轻轻呻,怨气冲天:“他玩他的,我玩我的,阿灿现在像小狗狗那样股,我关心他利兆麟出轨干嘛。”

 这些话其实是说给利灿听。利灿大乐,也凑过来,对准手机喊:“玫姐,要不要一起玩。”“要。”朱玫笑。王希蓉不依:“疯了吗你们,现在外面下大雨。”

 手机里传来朱玫干练的声音:“希蓉,我已经下穿衣了,我现在就要去酒店,兆麟开的那间高级套房,我安装了监视设备,我好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女人这么厉害,能让利兆麟深更半夜,还下着大雨的时候去开房。”

 王希蓉霍然有同感,强烈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勾起,她也想知道什么女人这么有魅力,能让利兆麟半夜去开房,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再说了,如果能从酒店的监视设备上实时看到利兆麟和别的女人做,那多刺啊,王希蓉想了想,急忙收回大肥,对朱玫喊:“玫姐等我,我也去看。”

 朱玫哈哈大笑:“好啊,你和阿灿一起过来。”朱玫正处于虎狼之年,精力旺盛,家里求不,恨不得天天都能做,此时叫上利灿,就是这层意思。

 利灿自然口应允,他不仅恋朱玫,更是王希蓉的忠实跟虫,王希蓉去哪他利灿就跟到哪,他不能容忍王希蓉离开他身边超过二十米。

 莱特大酒店A353高级套房的浴室里一片旎。利兆麟像仆人似的蹲在浴缸边,温柔地给躺在浴缸里的王卿若清洗乌发,乌发很长,浸泡在浴缸里的王卿若很感。

 利兆麟洗得特别仔细:“卿若,酒店的洗发品质没那么好,你将就点,这么漂亮的头发,以后不要随随便便淋雨,知道吗?”

 人的男中音悄悄侵蚀王卿若的灵魂,她动了动脖子,狭长大眼睛出一道怪异目光,然后轻轻闭上,暗地里又偷偷运了运内劲,可惜徒劳无功。

 利兆麟瞄着水中的两只傲,柔声问:“水温合适吗,要不要加点热水。”王卿若不答话,面无表情,利兆麟笑嘻嘻道:“还生气呐,生气也没用,反正生气被我,不生气也被我,还不如静下心来享受我的大。”王卿若睁开了人的狭长双眼,淡淡道:“我月经来了。”

 哪知平里绅士儒雅的利兆麟竟然厚颜无道:“月经不来我要,月经来了,我更要,我利兆麟百无忌,你王卿若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我摸过你,你没来月经,别骗我。”王卿若一脸愤怒:“我身体不舒服。”

 利兆麟笑:“几下就舒服了,做是百病灵药。”哎,什么办法都试过了,王卿若好绝望:“利兆麟,我恨你。”

 利兆麟笑嘻嘻低下头,在王卿若的绝美脸蛋上吻了一口:“我就爱死你,你给我生了个儿子,你功德无量,我要报答你,好好报答你,我给你一百亿,差不多是我全部身家了。”王卿若冷哼:“好大方。”

 利兆麟笑道:“应该的。”见乌发已冲水干净,他双手潜入浴缸,手臂轻轻使劲,就将王卿若整个性感身子轻松捧捞起来,哗啦啦的水声响,利兆麟小心翼翼的离开了浴室,又小心翼翼地将绝世美人放在上,大巾早已准备好,利兆麟拿起巾,温柔擦拭美人的身子和乌发:“卿若,你还是这么美,子和十六年前一样,你是我遇到过最美的女人,你也是我唯一打不赢的女人,哦,不对,我打赢过你,做的时候能打赢你。”

 利兆麟调皮的挤挤眼,弯下,那颗花生粒般大小的头,不想头迅速硬,利兆麟不哈哈大笑,好不得意,特意往娇滴的头上吐了一口唾沫。王卿若羞怒加,狠狠瞪着利兆麟:“来呀,再一次打赢我埃”

 哪知利兆麟不紧不慢地擦拭腴美娇躯:“不急,现在匆匆忙忙你,你会气血逆行,以你的武功,完全有可能找到机会运功解,虽说机率不大,但万一误打误撞,让你解开了麻,我岂不遭殃。”

 王卿若脸色微变,她的心思全被利兆麟猜到了。利兆麟扔掉巾,直接跪到王卿若脸上,将他的剽悍大具抵在王卿若的边:“来吧,我的美人,我要慢慢挑起你的情,等你发了,我再解开你麻,到那时,你会身不由己,哪怕心里恨极了我,你也会忍不住和我做,等你够了,你就不忍心杀我了,还是那句话,一夜夫百夜恩。”

 说完,利兆麟的剽悍大具缓缓入了王卿若的小嘴,王卿若只能眼睁睁看着茂密的她的嘴巴,嗓子已经被深深侵入,她的目光充了幽怨。

 朱玫办公室的小侧室里,灯光明亮,两位感大美妇和一位帅气男子正盯着监视设备传输过来的画面,宽大的荧屏上,利兆麟的大具一直在大美妇的小嘴里捅入捅出。

 朱玫有点亢奋:“还好,我们赶得及,这么经典的好戏没有错过,咦,这女人怎么一动不动。”王希蓉也发现不对劲:“对啊,对啊,这女人没有反应,是不是喝醉了。”

 还是有武功底子的利灿看出端倪:“不是喝醉了,估计我爸用点之类的武功制服这女人,我见过这女人,她的武功很厉害,曾经获得过全国武术精英大赛的冠军,叫王卿若。”

 王希蓉仔细端详了几眼,忽地惊叫:“哎呀,我好像也认识这个女人,她是我们王家的族人,卿字辈的,辈分高,我得喊她婶婶,哎呀,她怎么会是兆麟的情人。”

 朱玫却注意那支剽悍的大家伙,她一边换上感睡衣,一边口无遮拦:“我们的利兆麟先生好厉害,好风,好有女人缘,跟阿元一个样,大巴好生猛,那女人的嘴巴都被撑圆了。”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利灿一下子就听出了名堂,他瞪着朱玫问:“这么说阿元上过玫姐了。”朱玫咯吱一笑,风情万种,她轻轻抖动睡衣里的硕大双,妩媚动人,那暧昧的神态等于默认了。

 利灿仿佛发现新大陆似的,扭头看向王希蓉,激动问:“蓉姨,你早知道阿元上过玫姐了,你同意阿元上玫姐,对吗?”

 王希蓉也换上了感内衣,面对利灿搔首姿:“阿元长大了,他喜欢玫姐的风,我哪管得了,别东问西问啦,看你爸爸怎么搞女人。”

 “说我风,找打么。”朱玫娇笑着扑过来,和王希蓉扭抱在一起,果然闺蜜情深。利灿看看荧屏画面,再看看身边的两位极品感美妇,顿时火焚身,匆匆光衣服爬上,将两位大美妇左拥右抱,三人绵嬉戏,气氛旎,不过,大家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关注监视画面上的变化。

 利兆麟开始全方位挑逗王卿若,仿佛在和热恋中情人做,动作是那么温柔细致,每一寸肌肤都留下他的感情,他特别喜欢王卿若的豪户,来来回回,不停换,王卿若初时还能闭眼,渐渐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几次言又止,直到利兆麟举起她的修长腴腿,狂吻她的腿弯处,王卿若终于叫了,很难受的尖叫。

 利兆麟好不得意:“看你还能忍多久,你身上的感处还有很多,我慢慢,一个一个,我喜欢听你叫,等会解开你道,你有力气了,会叫得更。”

 监视画面下,朱玫已经将利灿的鹰嘴大具握在手中,目光却望向隔着利灿的王希蓉:“嗨,你老公现在别的美女,你真不生气呀。”王希蓉的大美挨着利灿,微微娇:“我管不着。”

 她正和利灿亲嘴调情,那浓情意全在两人的脸上了。“玫姐,吃我的大。”利灿催促,哪知王希蓉瞄了一眼监视荧屏,娇柔道:“我也要吃,我先吃。”

 说完,马上滑到利灿身下,玉手起鹰嘴大具,一口就含了进去,随即密集。朱玫吃吃娇笑:“阿灿,你把希蓉妇了。”利灿笑:“蓉姨之前就是妇了。”王希蓉瞪眼过去:“你说什么?”

 利灿哈哈大笑,伸手摁下王希蓉的脑袋,鹰嘴大具滋溜一声,几乎全尽没,王希蓉香腮鼓起,双眼半眯,已然陶醉,声此起彼伏。

 朱玫主动利灿的腋窝,那里腋茂盛,男人气息特别强烈,王希蓉觉得恶心,朱玫却乐此不疲。利灿有生以来,还是头一次被女人腋窝,把他舒服得哇哇大叫,忍不住拧朱玫的头,她也扬声大叫,两人眉目传情,还不停说着下情话,真是臭味相投。

 利灿回味无穷:“玫姐,昨晚太刺了,我很喜欢在桥头你,以后还有机会吗?”朱玫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提出了一个建议:“我也喜欢啊,如果阿元也一起玩,那更过瘾。”利灿有点不:“玫姐好像更喜欢阿元。”

 朱玫马上竖起食指,警告利灿:“你看,你看,你现在就不高兴了,这是不对的,你和阿元,我都喜欢,我最担心阿元无意中知道你上了他干妈,他会生气,不如干脆点,让他早点知道我们的关系,免得到时候你们闹不愉快。”

 把鹰嘴大得光亮硬的王希蓉话过来:“玫姐说得有道理,阿元年纪还小,我也怕他放不开。”

 利灿毕竟是成年人,听两位大美妇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自己太自私了,讪笑道:“玫姐和蓉姨说得有道理,我们要开开心心的,我没意见了,说实话,我也好想和阿元一起玫姐,现在想想就很兴奋。”

 朱玫眼一阵酥麻,给王希蓉眨了眨眼:“希蓉呢。”利灿大惊失:“蓉姨就不要参与了。”哪知王希蓉大声撒娇:“我要去,我也要去,你们玩你们的,我看着就行。”朱玫吃吃娇笑:“参与也行。”

 利灿又是大吃一惊,忙阻止:“玫姐真会说笑,阿元是蓉姨的亲儿子,怎么能参与我们的事。”两位美妇相视一笑,朱玫嗔道:“为什么不能参与,母子又怎么了,说不准,阿元和希蓉做过了。”

 “玫姐。”利灿和王希蓉异口同声,朱玫捧腹大笑:“哎哟,你们倒是心灵相通,说话一致喔。”王希蓉大羞,她担心朱玫说出她和乔元伦了,而利灿蓦地兴奋,脑子竟然出现乔元和王希蓉伦的一幕,利家都有恶的血统,利灿当然不例外,殊不知,王希蓉和乔元母子俩早就伦了。

 “玫姐,我好爱你。”利灿刚捧起朱玫的脸蛋狂吻,王希蓉已是火狂烧,她瞄了瞄监视荧屏上的宫大戏,一下就跨坐上利灿的身体,玉手握住鹰嘴大具,让那鹰嘴对准了她的口,肥微抬微顿,轻轻地入了大鹰嘴,落势加速,一举入了大具,那一瞬间,王希蓉得到了的报复快,因为监视荧屏上,利兆麟的大具正好也入了王卿若的肥,王卿若叫了,王希蓉也叫了,两人几乎同一时间叫唤,她们都是绝大美人,她们都拥有惊人的美貌和感身材。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