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三百二十章
一阵娇笑飘,吕孜蕾洗漱去了,像打战似的,刚才还是娇慵女人,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位干练白领,一拎起手袋,神采飞扬道:“干爹,时间不充裕了,到公司再吃早餐吧。”

 太对军人出身的蒋文山胃口了,他如沐春风,爽快站起:“好,我们走。”很低调的奔驰车里,蒋文山关切道:“今天我们要兵分两路,我去市政府那里,你则要应对国土局,还是你那边更重要埃”吕孜蕾大气道:“蒋先生放心,国土局这一仗,我势在必得。”蒋文山大喜:“这么有信心。”

 吕孜蕾微微颔首,意气风发道:“只要我们合山公司跟天昊天公司联手,就能低西门巷东区的地价,能到2000一平米就是大胜,我希望到500一平米。”

 “呵呵。”蒋文山忍不住摇头:“孜蕾,你太狠了,西门巷地理位置优越,不可能到500一平的,国土局的人不是傻子。”

 吕孜蕾挑了挑秀眉,漂亮大眼睛里闪耀着人的光芒:“他们是不是傻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我们和天昊天联手价,别的公司没有这份能力,再加上唐家兄弟的公司退出竞争,承靖市地产行业吃不下这么庞大的市场,市里急需抹平陈年旧账,国土局徒奈何我们。”

 蒋文山心生佩服:“那就要天昊天鼎力相助了,那边是你的老东家,你应该有把握。”“有把握。”吕孜蕾的话掷地有声,她随即伸出纤纤玉指比划着,给蒋文山算一笔总账:“干爹,如果我们能到500一平,整个西门巷东区,包括市府绿化项目,我们足足有36万平方米的新增土地,按2000一平计算,我们光地价就赚了七亿,如果加上市容补助,以及所有广告收入,我们合山公司还没销售房子,就有二十亿的收入了。”

 蒋文山深深呼吸,有如此强悍干练的将帅,合山公司还能不蒸蒸上吗,他惊叹道:“孜蕾,你真是人才,这沿街的广告收入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干爹佩服你。”

 吕孜蕾好不得意,眼看着公司就要到了,她收敛干练,柔声道:“干爹,在公司,我还是称你蒋先生。”蒋文山哈哈大笑:“随你,只要你心里有干爹就行。”

 吕孜蕾心中一动,好奇问:“那天干爹给我爸爸妈妈上香时,嘀嘀咕咕了半天,说了什么呢。”“秘密。”

 蒋文山挤挤眼诡笑。吕孜蕾也不好再追问,蒋文山鼓励道:“孜蕾,你放手去干,合山公司不是蒋文山的,不是乔元的,是你吕孜蕾的。”

 吕孜蕾毕竟成,不好意思再锋芒毕:“干爹,我没想过拥有合山公司,我只是为了展现抱负,其实我很想有个男人,阿元年纪还小,他只能给我带来快乐,却不能安慰我,不能陪我,更不能帮我。”

 蒋文山听出了暧昧,他心头剧跳却故作冷静:“感情上的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别人不能嘴,不好干涉,不过呢,干爹能安慰你,陪你,帮你,可惜就不能给你带来快乐,也不知道如何给你快乐。”

 吕孜蕾咬咬樱,忸怩问:“干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蒋文山不说话了,心跳得厉害,幸好车到了合山公司,吕孜蕾赶紧下车,站在车外跟蒋文山挥手告别,有些事儿已是心照不宣。

 乔元也起了个大早,早早到了洗足店,因为周末,不用上学,乔元把小媳妇带在身边,一夜教训远远不够,得带在身边好好管束。

 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利君竹也不客气,以老板娘自居,店员自然对她恭敬有加,夸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老板娘。利君竹太开心了。可惜没开心太久,利君竹就突然胆战心惊,她看到了最致命的情敌常然。

 “然然。”颠冲过去的乔元这么一叫,白痴都能看出他有多兴奋和多开心。身穿合身空姐服,脚穿黑丝高跟鞋的常然美得令人心跳,她涨红着小美脸,羞答答的,怯生生的,这副娇俏模样,如果利君竹不嫉妒的话,太阳就出西边出来了。

 “今天怎么来了。”乔元热情握住常然的小手,旁边的利君竹干咳了六声,乔元都置之不理,气得小媳妇的鼻子都歪了。

 “找你洗脚埃”常出能融化钢铁的微笑,利君竹差点气炸,她居然能忍了下来,只因她出轨的事儿还没摆平,所以小不忍则大谋,姑且让情敌和小爱郎眉目传情。乔元的口水都快笑得出来:“好好好,我帮你洗,我帮你洗。”

 “嗳哟,见到人家常然,我老公兴奋成这样子。”利君竹怒极反笑,她可以不发脾气,但冷嘲热讽是必须的。常然不能无视利君竹的存在,她转向利君竹,把空姐最标准的甜笑送给了这位超级大情敌:“君竹你好。”

 利君竹有意无意地瞄了瞄常然的黑丝美腿,皮笑不笑道:“然然,你面子好大喔,阿元都不给我洗脚哒,可你一来,随便一招呼,他就天喜地给你洗了,我好嫉妒诶。”

 常然眨眨大眼睛,意外道:“君竹,你误会咯,不是洗我的脚,是我帮阿元洗脚,洗他的脚。”“昂。”

 利君竹吃惊不校乔元无所谓,他洗常然的脚也行,常然洗他的脚也行,总之见到貌美如花的常然,他就像吃了糖那样甜滋滋的,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一切准备就绪,贵宾一号大门关上后,常然娇滴滴道:“阿元,子埃”

 利君竹很纳闷,柳眉倒竖:“喂,洗脚为什么要子呐。”常然暗暗骨头发酥,超级大情敌果然威力强劲,那嗲声女人都受不了,何况是男人。笑了笑,常然一指乔元的裆,柔柔道:“我今天来,是想洗他的那只脚。”

 “什么脚。”利君竹还是蛮单纯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乔元够,他首先反应过来了,差点笑。“大脚。”常然揭开了谜底,她掩嘴娇笑风情好清新,十几天不见,她居然变了,不仅变得更漂亮,还变得有点儿轻佻。

 这下超级大情敌利君竹明白过来了,她双手叉,怒不可遏:“常然。”常然挤挤眼,给利君竹道了个万福:“奴婢在。”

 乔元实在忍不住了,捧着肚子哈哈大笑:“好玩,好玩,快来伺候本王。”利君竹还在琢磨“奴婢”两字的用意时,乔元已利落地下了子和衣服,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狰狞的大水管看起来又又硬,瘦脸一副:“空姐标配的黑丝袜,好想撕烂,好想然然,最好用后式。”

 常然毕竟出道没多久,远没有乔元这么下鲁,白了一眼过去,这位清新的小空姐下了高跟鞋,要命了,黑丝小玉足立马勾起了乔元的磅礴火。

 常然暗暗得意:哼,你有你发嗲,我有我的脚丫子。乔元对有天赋,他瞪着常然的黑丝玉足看了看,眼珠子再转两下,似乎明白过来:“哦,然然的意思,是用你的脚丫子洗我的大脚么。”

 常然咯吱一笑:“不错,刚学的,有个名字来着,叫足。”利君竹脸都绿了,她没想到情敌居然会来这招,再一看乔元口水的样子,利君竹没有最气,只有更气,很遗憾,今夕不同往日,得忍,忍忍忍,忍不了也要忍。

 “空姐要学足的嘛。”利君竹笑眯眯的,她口涌动的大妒火随时要爆发。常然摇摇头,甜甜道:“神经病,空姐不用学足的,是我干妈教我的。”

 这句话厉害,这是常然第一次骂超级大情敌,利君竹是何人,她岂能忍受被人骂,刚要发飙,乔元一声惊呼:“董阿姨,她人呢。”

 董雨恩已经消失了半月,乔元每时每刻都在想念她,那次为了董雨恩,乔元杀了一个人,董雨恩和浦胭脂就凭空人间蒸发了,连乔元的电话都不接。

 没想到今天从常然的嘴里得到董雨恩的消息,这让乔元惊喜加。常然娇笑:“等我洗完你的大脚,我再传达干妈代的话儿,你要老老实实给我洗大脚喔。”乔元激动道:“如果我猜得不错,大脚是董阿姨起的。”

 常然掩嘴娇笑:“干妈说你能猜到,咯咯。”利君竹住怒火,小声问:“董阿姨是谁。”乔元撇撇嘴:“董阿姨是大人物的老婆,你见过的,上次她和蒲阿姨一起去学校,我陪着她们。”利君竹豁然醒悟:“哦,我想起来了,很漂亮的阿姨,她是然然的干妈呀。”

 乔元冷笑:“不错,你以后要对然然好点,如果然然不高兴,她能随时把我们学校的校长给撤了。”利君竹不是笨蛋,想起那次学校领导对董雨恩毕恭毕敬,她登时知道厉害,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消失得干干净净,小嘴儿甜甜喊:“然然,攀高枝了喔。”常然柔声吩咐:“君竹啊,你帮我倒润滑,倒在我脚上。”

 利君竹脸色微变,不过,她还是很乖巧地拿起润滑倾倒在常然的黑丝小脚丫上。常然的黑丝双足开始搅动,很有灵地匀了匀润滑,就伸了过去,夹住了硬的大水管。乔元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珠子,幸福感充斥着他身上每一个细胞,乔元不知道,这是董雨恩送给他的礼物。

 董雨恩心怀愧疚,她知道对不起乔元,她利用了乔元,这是不得已为之。董雨恩发誓要报答乔元,她和浦胭脂想过了很多报答方式,最终以调教常然学足,把一个懂做,懂足的常然交给乔元,来报答乔元。

 常然本来就拥有一双无与伦比的玉足,她的玉足只有董雨恩的金莲足能相提并论,让给这样的玉足玩足,男人可以死而无憾了,关键是,足需要高超的技巧,在这两只黑丝玉足盘旋下,乔元死,舒服得爆浆,前后才三分钟。

 “这么快了,搞什么鬼。”利君竹目瞪口呆,在她的记忆中,小爱郎的大巴如上古神器般威猛,轻易不投降,不两小时屹立不倒,眼的话,也能坚持一个半小时,万万没想到,这两只黑丝玉足有这般神奇,只用三分钟就让大水管口吐白沫,奄奄一息。

 乔元糗大了,比马失前蹄还要痛苦不堪:“然然,我一世英名被你的脚丫子给毁了,呜唔。”“咯吱。”

 常然笑得花枝招展,之前还有所怀疑干妈的教导是否有威力,如今妥妥的爆浆大杀器,她怎能不开心,有这一技傍身,乔元就永远握在手心了。

 利君竹识货,她热烈抱住常然,嗲嗲催问:“然然,你是怎么办到的,你教教我,好不好。”常然眉飞舞:“哼哼,我还是穿丝袜给阿元玩足,如果不穿丝袜,那…”言又止了,单纯的小美人懂得吊人胃口了。

 “那怎样。”利君竹和乔元都大吃一惊,急切的等待常然说下去,可惜常然话锋一转,诡笑道:“想学不。”

 “嗯。”利君竹仿佛用全身的力气点头。常然嫣笑,缓缓地下空姐服,松开盘在头上的秀发,秀发披散下来,如梦如幻,那双大眼睛闪过了浓浓意,只见她用尖尖指甲刺入部的丝袜,割开一道小口子,双手再一扯,撕开了黑色丝袜,出精美的黑色花边小内:“想学啊,先。”

 “昂。”利君竹犹豫了,涨红着小脸,这是骨的羞辱,利君竹看出常然在报复,报复那一次她迫常

 不过,想了想之后,利君竹觉得羞辱就羞辱呗,小女子能屈能伸,等学到手之后,再好好羞辱回常然。

 想到这,利君竹弯下了,拢了拢脸前的秀发,咂咂漂亮小嘴儿,接着轻轻地含住了常然的无

 常然涨红了小瓜子脸,目光深情地看着乔元,她也想乔元的,很想很想的那种。乔元感受到了初恋小情人的柔情,大水管迅速硬,他走过去,将大水管入常然的小嘴。

 这是一幅画风很美的风景,一位穿黑色丝袜的美少女被一位美少女,她自己也一位少男大巴,虽然,场面却很优美,他们互相口,相互释放情感。

 很快,的画面变得更,常然不足于口,她来这里是为了找心爱的男孩媾,她还需要更深沉的爱,漂亮的小手握紧了大水管,轻声呼喊:“阿元。”

 乔元太明白常然的意思了,他鲁推开利君竹,掰开常然的黑丝美腿,壮的大水管让常然自己入。

 常然看向超级大情敌,手中的大水管对准了光洁无的小:“利君竹,现在阿元是我老公,你有意见吗?”利君竹嗲道:“他早就是你老公啦,我一直祝福你们的喔。”常然咯咯娇笑:“我好喜欢你,你们两个我都喜欢。”

 说完,小纤一扭,手中的大水管就被了进去,没敢一下子完,只一半,美目飘向乔元,乔元会意,瘦下,大水管缓缓地入了常然的子

 “喜欢我?”利君竹眨眨大眼睛,有点不相信,常然深了两口,娇羞颔首:“嗯,喜欢,在学校里就喜欢你,很多女生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利君竹当然知道她在同中很受,原因很多,诸如漂亮感,活泼善舞,最重要的是她豪大方,很多她穿过一两次,或者不穿的名牌衣服,她都拿去送给同学,至于那些包包啦,手袋啦,口红,香水等等物品也是不胜枚举,不过,像常然这样赤表白,利君竹少有遇见,她娇滴滴道:“嗳哟,我不是同恋啦,我还是喜欢大巴。”

 乔元想笑,拼命憋着,他的大水管正温柔然的小,常然好舒服,媚眼如丝:“利君竹,我还可以用脚帮你。”

 “什嘛。”利君竹没反应过来。常然忍住巨大的快,柔柔问:“想不想试一次。”利君竹怦然心动:“有点想喔。”常然张嘴呻:“等阿元做完,我就帮你。”利君竹一听,急忙催促:“阿元你快点。”

 乔元然大怒:“你够了没有,男人你喜欢,女人你也喜欢,男女通吃埃”利君竹不甘示弱,野蛮道:“不行嘛。”乔元大吼:“不是不行,是男的只能吃我一个,女的随便吃。”

 “咯咯。”两位美少女笑得前俯后仰。大水管乘机鲁猛,娇的花朵好可怜,也好顽强,它的主人用力抱住乔元的脖子,痛苦道:“阿元,我也喜欢你,啊,那天你打电话给,说了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挂了,我很难过,啊,好像越来越了,碍…”

 乔元没入空姐服,扯着格子围巾,狠两只大子:“然然,我也喜欢你,我不在你身边,你千万别喜欢其他男人,千万别跟其他男人上,我会经常你的,不是随随便便,是。”

 这番话与其说给常然听,不如说是恳求小媳妇利君竹收收心,别再红杏出墙了。利君竹心思灵巧,哪会听不出来,她羞恼加,狠狠瞪着乔元,芳心暗道:你这个大巴阿元当着我面初恋情人,还有什么资格怨我,哼!浑身震动的常然低头看着大水管在她的小里捅进捅出,那是魂飞魄散,她柔柔娇:“很了,很的,我答应你阿元,永远只给你一个人,啊,好埃”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