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番真挚诚恳的批评立刻将王卿若的怒火打得无影无踪,她的表情很尴尬,橄榄型的大美脸涨红着,自个忍不住瞄向大镜子,似乎越看越觉得利灿的批评很中肯。

 其实利灿说了违心话,于情,他必须站在胡媚娴这边,维护义母的脸面,但于理,王卿若的膝上袜无疑是神来一笔,不管看久了是否会失去美感,仅凭那闪亮扎眼的惊一瞬间,就足以震撼人心,动人心魄,情感的东西,有时候就只要那一刹那的火花。

 可能是因为说了违心话,愧疚的利灿轻声赞了一句:“你的脚趾甲很特别。”“什么特别,不好看么?”

 打击太大,王卿若几乎对自己失去了信心。没想到,利灿死女人的微笑:“好看,非常好看。”王卿若如沐春风,立刻嫣然灿烂,那份美丽,同样美得天地失。利灿这句赞美,也得到胡媚娴的默认,她早就注意王卿若的脚趾甲,胡媚娴发誓,以后要好好琢磨女人脚趾甲的学问,不能总是一成不变,不能总是涂那几种颜色。

 有人看不过眼,有人吃醋,所以剧咳:“咳咳,咳咳咳。”王卿若觉得咳声异常刺耳,正好她要发心中的不,便扭头看向王希蓉,十分厌恶道:“你怎么还戴那玩意,给我也戴一下。”

 说完,就伸手去抓王希蓉的蒙眼蕾丝带。王希蓉大吃一惊,想躲避的,可人家王卿若是谁,一个门派的大当家,武功超强,她出手如电,王希蓉连反应都来不及,脸上的蕾丝带就被王卿若摘去。

 “咦,是你。”王卿若立刻认出王希蓉,王家年前有过家族聚会,她们俩还见过面。王卿若举手一指,惊奇道:“你是六表舅的侄女,你是…”

 一瞬间,王卿若记起了王希蓉的名字,她很生气:“不会吧,王希蓉,你连我也忘记吗,我是你表婶,你竟然认不出我。”

 口水都到王希蓉脸上了,她尴尬不已,赶紧装出醒悟状:“哎哟喂,表婶是你呀,这么巧,我刚才…我刚才可能是戴那个东西的原因,一时没认出表婶,你你你,你千万别见怪埃”

 大家族的人很讲究辈分,很讲究尊卑,如果晚辈对长辈不敬,绝对犯了族规大忌,一旦让族里的长老知道了,只要开族会,犯族规的人会受到严厉批评,虽不至于有“浸猪笼”

 “打股”“掌嘴巴子”之类的重刑,但光罚写一百零八遍族规,就足以令族人心惊胆战。

 “下次族人祠会上,我再好好教训你。”王卿若怒斥王希蓉,蓦地,王卿若的双眼光四:“王希蓉,你其实早就认出我了,对吗?”王希蓉吓得嘴巴哆嗦:“不,不是…”

 王卿若越想越不对头,她猛然记起王希蓉一个身份:“王希蓉,你敢在我面前撒谎么,我想起来了,你是乔三的老婆。”一声尖叫,王卿若瞪大了双眼:“天啊,你现在是利家的二房…”

 “那么她是…”凌厉的目光转向一旁,王卿若那狭长的大眼睛紧紧盯住胡媚娴的绝美容颜,定格了半分钟,蓦地花容失,呼吸急促:“难道你是胡媚娴。”胡媚娴乐了,又怒又乐:“不错,你听过我名字呀。”

 “咯咯。”王卿若居然能笑得出来,果然是大当家的风范,她当然听过胡媚娴的大名,情夫老婆的大名还不早早烙刻在王卿若的脑子里吗,她走向全身戒备的胡媚娴,慢慢伸出漂亮的双手,慢慢握住了胡媚娴的漂亮小手,笑得比哭还难看:“这么巧,妹妹,你好漂亮,我输了。”

 这层情孽薄纸终于在时隔二十年后被捅破,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的身份。王希蓉不好让外人听到自家的私隐,急忙上前,焦灼道:“表婶,我们快进试衣间吧。”王卿若美脸一沉,呵斥道:“平时不要叫我表婶,叫我姐。”

 王卿若一灵,赶紧喊:“姐。”王卿若还想找那位野男人的,不过,利灿溜了,溜之大吉。下午放学,陶歆一见到利君竹,就紧张兮兮地告诉利君竹一个惊人消息:大熊卢展风的女朋友是舒海伦。

 “真的?”利君竹轻轻咬了她的极美红,咬出了一道印子。陶歆黯然神伤,郁闷道:“小熊亲口对我说的。”

 沉默了十秒,利君竹厉声道:“小熊电话给我。”陶歆吓了一跳,小声道:“小熊来接我了,现在就在校门口。”

 市二中校门口,放学的学子熙熙攘攘。站在白色玛莎拉蒂前的卢展月玉树临风,俊美非凡,他扎着耳钉,青春朝气。

 经过的女生几乎都行注目礼:“他谁啊,好帅诶。”“他又帅又开保时捷喔。”“笨蛋,那是玛莎拉蒂。”

 “喂喂喂,你们看,是来接利君竹和陶歆的。”“哎,同人不同命。”利君竹和陶歆都没有听到女生们的议论纷纷,两人一前一后上了白色玛莎拉蒂。小熊卢展月兴奋不已,马上发动引擎驶离了市二中:“今晚我们去青年之家吃。”

 没开多久,卢展月发觉车上的气氛有点儿不对劲:“君竹姐姐,你怎么了。”“开你的车。”陶歆好凶,凶完了腻在利君竹的胳膊,小声嘀咕:“可能不是真的,哪有这么巧。”

 利君竹剪双臂在,冷哼道:“真的又怎样,关我什么事。”卢展风不明觉厉,一阵紧张:“什么真的假的。”

 车后座的两位美少女几乎用她们全身的力气大吼:“开你的车。”半小时后,白色玛莎拉蒂停在了“青年之家”

 外,这里热闹非凡,仿佛无家可归的少男少女都来这里吃饭,有家可归的少男少女也爱来这里消遣。大熊卢展云看上去心情不错,他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员工,小老板的气质已经在这位美男子身上得到体现,不知是有意无意,卢展云居然没怎么看利君竹,他似乎对这位曾经爱过女孩不再爱,他特意给三弟卢展月留了个宽敞位置,位置上端坐着一位美丽的校服女生,见到利君竹,陶歆和卢展月,美丽的校服少女慌慌张张站起来打招呼:“嗨,陶歆,利君竹,你们来了。”

 这位美丽的校服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市二中的校花舒海伦。晚餐吃得很愉快,两男三女有说有笑。只是利君竹那双美丽人的大眼睛里不经意地出很难察觉的愤怒,她心中狂骂卢展云是个超级大混蛋,是个无情无义的花心大萝卜,几天前,卢展云还深情地追求利君竹,如今他却连看都不看利君竹一眼,他只顾着哄舒海伦,他们亲昵得就像一对热恋的小情侣,卢展云甚至用勺子喂舒海伦吃了一口东西。

 利君竹得出了一个坚实的结论,卢展云和舒海伦上过了。热恋中的男孩女孩偷吃果再正常不过了,两人很般配,双方父母都支持,可以说两人已经是一对令人羡慕的准夫了,利君竹应该祝福他们才对。

 很遗憾,很失落,失落的情绪弥漫利君竹的间,她笑容是强装的,她难以忍受前几天还对她狂热追求的大熊冷落了她,她更难以忍受大熊和舒海伦亲热的样子。

 天啊,舒海伦还是她利君竹的同学,哪怕大熊爱上别的女孩,利君竹的心里也没这么难受,她好想扑过去,给卢展云一个大耳光。这点上,陶歆和利君竹是完全一致的。

 “君竹,想什么呢。”小熊发现利君竹在发愣,利君竹缓过神来,娇嗲道:“喊君竹姐姐啦。”小熊张嘴就喊:“君竹姐姐。”

 少男少女们哈哈大笑,气氛更热烈了,可利君竹更难受了,因为大熊卢展云又用勺子给舒海伦喂了一口甜点。

 眼前是这样的画面,小熊和陶歆眉来眼去,大熊和舒海伦卿卿我我。利君竹仿佛成了多余的人,这让她情何以堪,她肯定不愿多待下去,又吃了一会,利君竹就微笑告辞了,她不需要卢家兄弟送,自己打车回家。

 直到利君竹上了出租车,大熊卢展云的目光才变得怪异,他忽然很想哭,他多么希望利君竹多待一会。刚才卢展云看似不用正眼看利君竹,但他的眼角余光一直在偷偷观察利君竹,她那绝美容颜,她那人娇嗲,都深入了卢展云的内心,他无法忘怀利君竹,他之所以故意在利君竹面前和舒海伦调情亲昵,都是为了刺利君竹,气利君竹,报复利君竹。

 卢展云后悔了,他暗骂自己是一个白痴,他知道以后再也不能得到利君竹了。恍恍惚惚回到利娴庄,利君竹第一时间找到乔元,乔元正在他的房间里和利君兰,利君芙左拥右抱,场面温馨暖人,几乎可以肯定他们三人刚3P完没有多久,空气中还飘散着气味和味。

 “等我洗完澡出来,你们就把阿元还给我。”老大就是老大,正牌就是正牌,利君竹完全有资格语气严厉。

 两位妹妹面面相觑,暗暗不,但谁也不敢吱声。乔元发声了,他气恼小媳妇,揶揄道:“今晚回来这么早。”利君竹白了一眼过去,冷冷问:“你希望我回来晚,对吗?”

 乔元瞄了瞄小媳妇的紧身校服,不想吵嘴了,挥挥手,叹道:“快去洗澡吧。”利君芙以为乔元会教训大姐姐,可惜乔元态度令利君芙失望,她岂肯服软,一骨碌从上滑下,双手叉:“姐,你说说,什么叫还给你,阿元是我老公喔。”

 出乎意料,心情不好的利君竹没发飙,也没心思跟三妹嚼舌头了,她郁闷地打量着利君芙:“你怎么又长高了。”

 利君芙仰起小下巴,得意道:“姐姐好像不想我长高,二姐就不一样,二姐疼我,二姐希望我长到一百七十公分。”

 这次利君竹没等三妹说完,人已经飘到门外,去洗澡了,她有洁癖,每次在外边回家,第一时间就是先洗澡。利君兰责怪妹妹:“哎呀,君芙你太嚣张了。”

 利君芙不跟二姐斗嘴的,她重新爬上迫乔元讲故事:“说,继续说,那天,南宫蕴的有没有被你肿。”

 乔元傲然道:“当然肿了,你们的都经常被我肿,那次我特狠,她南宫蕴的还能好好么。”利君兰偎依在乔元身边,听得入神,脑海里悄悄跳出一个尴尬的画面,利君兰深刻地记得,那天乔元南宫蕴时,还发生了另一件事,她被乔元的爸爸乔三调戏,他很下地玩了利君兰的两只漂亮高的大房,这两只漂亮大房以前只有乔元玩过,未来的公公竟然调戏儿媳妇,太过份了吧,利君兰还记得乔三不仅摸了她的子,还摸了她身体的其他地方。

 “阿元。”利君兰忽然下体酥麻,脸蛋儿红,薄薄小背心里的两只团轻轻摩擦乔元的胳膊。旁边的利君芙看得真切,她大吃一惊:“二姐,你怎么还要,刚才你都要三次了,你太贪心了,让阿元留点体力侍候姐姐啦。”

 利君兰一听,不幽幽长叹:“哎,天苍苍,野茫茫,阿元是我专属的小爱郎,那该多好。”乔元戏谑:“好文化,好文化,君兰居然能诗,。”

 利君兰羞恼,一下撤掉乔元的短,张嘴就咬,精准地咬住了大水管,吓得乔元大呼小叫,当然,利君兰没真咬,那是半咬半,眨眼间,大水管硬得能打人。利君兰两眼水汪汪:“阿元,我明天还要。”

 见二丫头这般娇娆,乔元暗暗心惊,他严肃叮嘱利君兰:“君兰,你越来越了,我警告你,以后每天放学了准时回家。”

 利君兰体会到了小爱郎的着急,顿时芳心大悦:“放心喔,我这辈子只爱乔元。”乔元的眼睛笑成一条小隙了:“君芙你呢。”

 本以为利君芙也像二丫头那样说动听的情话,没想到利君芙哼了哼,诡笑道:“我没二姐那么圣洁,只要你乔元每天能我一次,我就不会出轨,否则…”

 “否则怎样。”乔元两眼冒火,作势要吃人,吓得两位小美人高声尖叫。这时,沐浴出来的利君竹包着犹的头发走进了房间:“你们出去吧。”

 好无奈啊,要让位置了,娇俏的利君兰用纤纤食指戳了戳乔元的鼻头,娇滴滴道:“明天,你记得喔。”

 眉目如画的利君芙也用她的纤纤食指戳乔元的鼻头,恶狠狠道:“记得二姐,不记得我,你试试看。”乔元动情不已,无限依恋地目送利君芙和利君兰离去,他知道利家三姐妹都是娃,他有种预感,无论他如何努力,都很难保住利家三姐妹的贞,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减少风,死死守护他的女人,死死守护利娴庄。

 “阿元。”扔掉巾,一丝不挂的利君竹爬上了,她的前凸后翘是那么人,她让乔元欣赏到了她最美的地方。

 乔元却注意到小媳妇的眼圈有点红,心中纳闷着,以为做了什么事惹小媳妇生气。“怎么了,心情不好吗,是君芙逗你生气吗?”

 乔元抱住了小媳妇,利君竹窝在乔元的臂弯里,嗲道:“抱紧点啦。”乔元没有抱紧小媳妇,而是摸小媳妇的滑腻身体,惑道:“要不要一下。”

 利君竹只用三分之一秒就笑了:“你就知道,你就不能和我说说情话嘛。”乔元忽然深深一叹:“没心思和你说情话,账户不见了两百万。”利君竹一怔,忸怩道:“我拿给文老师了。”

 乔元居然一点都不意外:“我就知道你给他钱。”利君竹气鼓鼓道:“谁叫你把人打成那样。”乔元一看小媳妇这样说,想想这钱不给也给了,自己也不缺这点,毕竟是他打了文士良,所以也不想追究下去,小媳妇多可爱啊,那占据眼睛四分之三的大乌眸多无辜。

 乔元心生怜爱,手臂一紧,将感可爱的小媳妇抱上了身体,双手小翘。利君竹佯装生气:“不准摸啦。”

 哪知乔元才几下,手指头才两把沟儿,利君竹就两眼水汪汪,嗲得厉害:“啊,老公,这么了,我看看。”

 小手一拉一扯,很娴熟地扯掉乔元的短,一个黝黑物事强势弹起,利君竹手起掌落,精准地将那物事牢牢抓祝“比文老师么。”

 乔元嘴好。利君竹瞬间涨红了小脸蛋,羞得无地自容:“比他多了,哎呀,不要再说文老师了好不好嘛,人家很后悔的,人家现在就爱你一个嘛。”

 “我信才怪。”嘴上说不信,心里还是很舒服的,男人和女人都一样,都喜欢听好话。利君竹的小嘴儿撅得很高,娇嗲道:“你要怎样才信嘛。”

 小翘悄悄撅起,手中的大家伙已然抵在小上,没有犹豫,没有停留,只听滋溜一声,大水管入了小,小翘利索落下,掉大水管,那动作一气呵成,堪称教科书式入。乔元又舒服,又动情:“君竹,我好喜欢你的。”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