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三百五十二章
利灿站得笔直,近在咫尺,他的裆部高高隆起,充了男气息,他委婉道:“当时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有急事,必须敢去办理,另一个原因,是我担心再待下去,会得功能障碍,你们都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我当时很冲动的,对不起,真抱歉,男人如果长时间硬着,会很伤身。”

 “咯咯。”王卿若实在忍不了,她放声大笑,就在深夜的街上放声大笑:“笑死我了,你真逗,咯咯…”利灿一副痴的表情,这不是装的,他确实被王卿若绝代深深吸引,利灿本来就是妇控,王卿若又是一位极品中的极品美妇,她把利灿的灵魂都勾走了。利灿悠悠叹息:“上帝啊,你笑起来,简直美到能让大楼崩塌。”

 “有这么严重吗?”王卿若把她那双超美超感的长腿剪得更紧,她的双腿间热腾腾的,仿佛再不夹紧就会冒出热气。近在咫尺,王卿若当然发现利灿在起,这是示爱的最原始象征,男人只有疯狂喜欢眼前的女人,才会剧烈起。

 “有。”利灿环顾四周鳞次栉比的高楼,一本正经道:“你看,四周的大楼都在摇摇晃晃。”“噗。”王卿若又笑了,比前一次笑得更夸张,花枝招展的,硕大高脯在抖动。利灿痛苦乞求:“求你了,别笑了。”

 “咯咯。”王卿若还在笑:“我怎么称呼你。”“皮特。”王卿若的大眼睛亮了,直觉告诉她,这不是眼前这男人的真名,不过,这不重要,能称呼就行:“你比好莱坞那个大明星皮特还要帅。”

 “真的吗?”利灿的眼睛更亮。“真哒。”王卿若情不自撒了个娇,成娇憨的韵味随风飘送,利灿神魂颠倒了:“夫人,我对你有一种很好的感觉。”

 “我也是。”王卿若的大眼睛都快滴出水了。按照剧本,接下来应该是选择在何地把情燃烧起来,出乎王卿若的意料,利灿很遗憾地叹息:“非常抱歉,我要回家了。”王卿若脸色大变:“哦,原来你是顾家的好男人。”

 利灿轻轻摇头:“我不是好男人,也不顾家,我老婆不舒服,她要我快点回去。”王卿若又笑了,她就像爱笑的小女生:“我喜欢有情有义的男人。”

 利灿目光温柔,真诚道:“我发誓,如果不是我老婆不舒服,我会求夫人陪我到天亮。”退却的情重新堆积在王卿若眉心,她忽然变得很果决,美极的肥离开车前盖,长裙摇曳,裙角飞扬,美人袅袅站了起来:“改天吧,你有我电话。”利灿轻声道:“我要看着你先离开。”

 王卿若嫣然,扭动她的极品大肥,钻进了她的法拉利,引擎轰鸣,法拉利徐徐经过利灿的身边,车里的人和车外的对视了一眼,法拉利飞驰离去。

 利灿好不失落,他深呼吸,努力平复起伏的心,然后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妈,第一步计划圆完成。”

 接电话的自然是感妩媚的胡媚娴,她身穿婚纱内衣,白丝长袜,白色高跟皮鞋,正骑在乔元的身上耸动,她的肥吐黝黑大水管:“啊,好的,你现在到莱特大酒店,接蓉姨回家。”

 这是奖赏,对利灿的奖赏,利灿顺利完成了勾引王卿若的第一步,就该得到奖赏一个大美人。胡媚娴一边盘动她的白丝大肥,一边扭头对王希蓉说:“希蓉,你先回去吧,阿灿来接你了,君芙陪我就行。”

 “嗯。”王希蓉明白胡媚娴的意思,她和胡媚娴有默契。瞄了瞄胡媚娴和儿子媾的部位,王希蓉来到小儿媳面前,柔声叮嘱:“小芙,不要让你妈妈太辛苦,大巴好厉害的,你记得帮你妈妈分担点。”

 这话正中利君芙的下怀,她看了这许久,小得一塌糊涂,很想替母亲分担,这会用力点头:“我肯定不会让妈妈辛苦哒,我义不容辞啦。”

 王希蓉忍住笑,和胡媚娴告辞了。莱特酒店门前,利灿坐在敞篷宝马的驾驶位上,却招呼王希蓉上驾驶位,这不套吗。

 不过,王希蓉依然上了驾驶位,她的大肥坐在了利灿的身上。笑声飘,敞篷车驶离了莱特大酒店。靖江桥头。

 宝马敞篷车缓缓停在一个阴暗,光线昏弱地方。这个地方不够隐蔽,然而,驾驶位上的男女在绵了,女人的感包裙很方便给男人入。

 此时,女人坐在男人身上,她的肥美之地已然入一鹰嘴巨物,巨物在密集上,剧烈摩擦了女人很极品,吐出的爱滴淌到男人的子上。

 实在太舒服了,男人和女人都在深沉呼吸,他们旁若无人地扭动身子,令车子颤动。利灿实在憋不住心里的疑惑:“我妈在酒店里干什么。”

 王希蓉娇:“你明知故问,你妈妈被阿元了,你妈妈穿了一件很美很美的婚纱,她好美啊。”利灿郁闷不已,他凶狠地着王希蓉的硕大美,光线再如何昏暗,也阻挡不了美的豪情雪白。

 利灿狠那两粒尖,得硬硬的:“阿元好坏,他不应该他丈母娘,更不应该穿婚纱的丈母娘。”

 王希蓉似乎异常兴奋:“你也好不到哪去,你也不应该你的蓉姨,更不应该穿婚纱的蓉姨,蓉姨本来只给你爸爸的,蓉姨是你爸爸的女人。”

 利灿张嘴咬住王希蓉的秀发,又腾出一只手,直接漉漉的大肥,手指用力滑腻腻的大:“我亲爱的蓉姨,你现在被我得舒服吗?”

 王希蓉目视前方稀少的路人,娴熟耸动身子:“深点,得好舒服,阿灿老公,深点。”利灿将鹰嘴大到了最尽头,抵住子口,温柔碾磨子,柔声问:“蓉姨,跟我说说那个王卿若,我现在就想听,我刚才遇到了她。”

 王希蓉摇动腴,用子碾磨鹰嘴头:“嗯呃,嗯,你喜欢她么。”利灿打了个哆嗦,赶紧抱住王希蓉的侧:“蓉姨,我要眼,给你这么磨,我顶不了两分钟。”

 王希蓉吃吃娇笑,没有丝毫拒绝,微微擡起了大肥。鹰嘴大具转移目标,在口水的润滑下,缓缓捅入了菊花眼。王希蓉不住浑身颤抖,括约肌撑开,包容了鹰嘴巨物。

 “蓉姨,我更喜欢你,接近王卿若是妈的意思。”利灿说出了苦衷,他不想被王希蓉误会,巨物深眼后,他的双手同时按在了肥上,戏漉漉瓣,手指头同时口,给予王希蓉真正意义上的“双管齐下”王希蓉享受到无比的刺,她轻轻娇,生怕娇传播到远处:“好啦,好啦,媚娴已经跟我说了,你别自责,啊,爲了这个家,爲了我和阿元,我支持媚娴的决定,你放心引这个女人吧。”

 利灿歉疚道:“谢谢蓉姨,我爱蓉姨,永远爱蓉姨。”“王卿若在我们家族的地位很高,我得喊她婶婶…”

 王希蓉忍住巨大快,将她所知王卿若的一切,细无巨细地告诉了利灿。王希蓉也无法容忍有别的女人进驻利娴庄,这会破坏利娴庄的安静,也会破坏王希蓉在利娴庄的地位,她已经习惯这种富足的生活,她坚定地和胡媚娴站在同一条战线,抗拒王卿若。

 而胡媚娴远比王希蓉更抗拒王卿若,与王卿若在内衣店较量过后,胡媚娴才知道丈夫爲何痴这个女人这么久,她感受到了巨大羞辱和压力。

 胡媚娴不会委曲求全,对手太过强大,她竭尽全力保卫利娴庄的同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一旦利兆麟允许他的私生子进入利娴庄,胡媚娴带三个女儿和乔元离开利娴庄。

 穿上婚纱和小爱郎做,这让胡媚娴有仪式感,有归属感,小爱郎的尺寸非常适合她胡媚娴,全身心的适合。

 美轮美奂的酒店婚房里,音乐悠扬,战正酣。胡媚娴修长的白丝腴腿盘上了乔元的瘦,娇娆合大水管:“阿元,啊,我教你轻功,好不好,你想不想学。”

 “想。”乔元不大喜,他的轻功不弱,但远不及胡媚娴超绝,如果能学到,将来对付王卿若就心里有底了。想到这,乔元猛大水管:“太好了,我现在就拜丈母娘爲师,一边,一边拜。”

 “噗哧。”胡媚娴忍不住娇笑,美得天地失。旁边的利君芙不依:“妈妈,你怎么不教我,偏心喔。”

 胡媚娴抖动空中的高跟白皮鞋,斜了一眼过去:“你学得了吗,又笨又懒。”“哼。”利君芙大爲不:“人家一点都不笨,就是有点懒而已。”

 乔元戏谑:“妈,你也不能这样说君芙,的话,君芙蛮勤快的。”利君芙一听,哪里能忍,粉拳齐出,往乔元的瘦背招呼:“我打,我打,我打打打。”

 乔元一点都不在乎,双手握住胡媚娴的超美大豪,又是,又是轻啜,大水管尽情碾磨胡媚娴的肥,磨出豆浆,磨出强电:“明天开始学,明天回家了就学,丈母娘教我轻功,你教祝丈母娘。”

 胡媚娴摇动腴:“啊,我用你教做么,我比你会,啊,好厉害,阿元老公好厉害。”利君芙目瞪口呆:“妈妈怎么喊他老公呐。”

 胡媚娴张嘴叫嚷:“他妈妈得好舒服,妈妈就想喊了,啊,老公,深点。”乔元好不兴奋,弓起瘦腹,眼瞅媾的部位,猛烈,婚房上空响起了密集的“啪啪”

 声。大肥浆汁四溢,滑腻红肿,所有的感细胞都集中在那方寸之地了,大水管如此摩擦,怎能不舒服。

 胡媚娴用感的白丝腴腿夹住乔元,忘情耸动:“啊,大巴阿元,大巴老公,我要来了,你过两次,这次就留给小芙。”

 “咯咯。”利君芙大乐,大眼睛水汪汪的:“谢谢妈妈,我刚想叫他不要多不好嘛。”胡媚娴娇:“那你还快点衣服。”

 “我不。”利君芙的小股弹了一下垫,羞答答道:“我要穿着伴娘装给阿元,阿元完了新娘,又伴娘,肯定很刺哟。”

 “君芙太可爱了。”乔元兴奋张嘴,道:“利君芙,你听好咯,我你妈。”粉拳再次出击,雨点般出击:“妈妈,你听他说话多恶心。”

 万万没想到,胡媚娴爱郎心切,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还娇笑着帮说话:“这是事实啊,阿元确实在你妈妈呀,啊,你老公确实在你妈妈,妈妈的都被你老公过很多次了,啊,嗯…”乔元血脉贲张,猛烈冲刺:“君芙你看,你妈妈高的样子好可爱,百不厌。”胡媚娴已是强弩之末,她瞄了瞄密集进出下体的大水管,悲鸣搐:“阿元,阿元。”乔元吻了上去,让高的余味在胡媚娴身上久久不散。

 “终于轮到我了。”利君芙暗暗嘀咕,只是表面上还很矜持,她酒窝浅浅,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她在期待乔元主动,无论多么鲁都可以,因爲她利君芙实在忍得很辛苦。

 乔元的注意力转移到利君芙身上,大水管依然威风凛凛:“君芙,这伴娘装好漂亮,你考虑考虑掉再。”

 “啰嗦,你到底。”利君芙恼怒道。乔元笑嘻嘻的,一把推倒利君芙,黑红的大头抵在了新鲜小上,目光温柔地看向娇柔慵懒的胡媚娴:“大老婆,你看我怎么你女儿。”

 说着,瘦一紧,大水管就直直地入了利君芙的小,天啊,仿佛久旱逢甘霖,这一是无与伦比的畅,少女的腿儿都发抖了,娇:“啊,大巴阿元好厉害,阿元是大巴,阿元长得像大巴…”

 “小芙。”胡媚娴实在听不下去。乔元还是有点男子气概的,平时心理只接受胡媚娴喊他大巴阿元,最不愿听利君芙喊大巴阿元,如今说他像大巴,这让他情何以堪,鼻子都气歪了,他凶狠地扯开利君芙的伴娘裙,用力利君芙的青春大,咬牙切齿道:“利君芙同学,你惨了,今晚我要把你的烂。”

 说到做到,乔元淩厉出击,噗噗作响,花四溅,那可爱娇的小受到了最无情的打击,它的主人发出了世界上最娇柔,最单纯,最人的叫唤:“啊,这么用力,人家子坏了,老婆都不如丈母娘,好可怜喔,啊,好可怜喔…”

 乔元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他用手指勾破腿儿上的丝袜,冷笑道:“竟然还敢穿高跟鞋,竟然还敢穿透明丝袜,喂喂,你穿丝袜一点都不好看,像蹄子。”

 利君芙媚眼如丝,酥晃动,很调皮的举起一只高跟鞋踩在了乔元瘦上:“不好看也要看,你妈妈叫我穿丝袜的,她说我穿丝袜的话,你的大巴会更硬,啊,臭阿元,下胚,你不但了我妈妈,还了你妈妈,你瞒不了我,你妈妈说漏嘴了,啊,你这个大氓,快我的脚,我的脚很臭的,啊,好啊,妈妈,你老公了我。”

 居然嘴上报复母亲了,胡媚娴没生气,她侧躺在一旁观战,一边看,一边笑,笑得花枝颤,她也乐见女儿教训乔元,更乐见女儿说她是乔元的老婆。

 乔元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气得面红耳赤,羞臊之下,哪管什么手下留情,大水管猛烈摩擦小戳了又戳,翻了又翻,卷了又卷,这么娇的皮,受尽了大水管淩

 乔元得兴起,动作暴,节奏紧凑,他摘下少女的高跟鞋,张开血盆大嘴野蛮咬上,如啃猪蹄般啃。利君芙“哎呀”一声,登时后悔不跌,后悔把娇的小玉足给大狼,她想出小脚丫,可惜迟了,只见半只雪白“猪蹄”被乔元狠狠咬住,牙齿切割,酥麻难耐,幸好猪蹄还算完整,再吐出时,猪蹄上面全是乔元的口水。小美人气恼不已,将美极的小玉足猛擦乔元瘦脸,想擦掉口水,乔元针锋相对,再次张嘴咬上小玉足,这次更不客气,舌头翻卷如梭,密集卷入紧密的脚趾,一通卷,利君芙麻得哇哇大叫,雪肤泛红,火焚身,那小蛮起了秋千,用力合,看那大水管简直似蛟龙出海,将小搅得干坤倒转,爱。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