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三百六十八章
卢超超一把抱住陶歆,不屑道:“海伦就一个小雌,好像破处没多久,我就不敢太烈了,见她有了高,就放过她了。”

 利君竹早知舒海伦的处女就是给乔元破的,顿时心生嫉妒,娇道:“卢叔叔应该进去。”卢超超瞪着校服利君竹,两眼大放光:“以后有机会给她,君竹,你也给叔叔机会。”

 利君竹正被小熊,既没答应给卢超超机会,也没拒绝,她噘了噘小嘴,顾左言他:“呜唔,一点都不完美,小熊,你现在过去舒海伦,进去。”

 小熊耸动着身子,狡黠道:“如果我现在过去海伦,你答应给十次。”利君竹一听,缓缓伸出三手指头,娇道:“最多三次,你不愿意就拉倒,啊。”

 小熊大喜,也不讨价还价了,弓起身子,密集利君竹的小屋子都是“啪啪”声。卢超超心跳加速,他对利君竹的校服打扮一见钟情,见利君竹娇娆妩媚,正和小儿子媾。卢超超脑袋嗡嗡响,火窜烧,居然心急火燎爬上鲁地递上锈迹斑斑的大

 利君竹来不及拒绝,大家伙就入了她的小嘴。卢超超摁住利君竹的脸颊,激动道:“展月帮你有好处,叔叔也要好处。”

 “呜唔。”利君竹的小嘴几乎被撑了,她扭动身子,烈反抗,试图摆卢超超的大具,却不想翻了个身,卢展月动作娴熟利落,把利君竹成了跪姿,他抱住利君竹的小翘,而嘴上的大柱,利君竹也吐不出来。

 卢超超又滋生了凌之心,他抱住利君竹的脑袋,揪住她的马尾,忽然拔出大具,让利君竹了两口气,又迅速进去,深深到嗓子眼。

 如此这般了十几下,利君竹眼泪都了出来,加之后的卢展月疯狂,利君竹似乎被驯服,专心具,不再反抗,还主动用小舌头盘旋生锈的大头,啜有味。

 如此情,旁边的陶歆看得心如鹿撞,深受刺,悄悄摩擦双腿。卢超超正巧看过去,与陶歆目光对视,陶歆美脸羞红,似乎给了卢超超一个眼波,卢超超很喜欢陶歆的,琢磨着对利君竹和陶歆一箭双凋,于是板起脸,故意支开儿子:“老三,你既然答应了君竹,现在就过去吧,要斯文点,海伦可是你嫂子。”

 一句“嫂子”起了卢展月内心的恶,他依依不舍离开了利君竹,穿上短就跑了出去。利君竹和陶歆迅速依偎在一起,两个小美人一个脸红红,一个娇嘘嘘,两人都瞪大眼睛注视电视荧屏,利君竹舒展着腿儿,刚想整理衣服,卢超超就来到她身边,将她抱在怀里。

 利君竹哪有力气,软绵绵地倒在卢超超的怀里,生锈大就在眼前,她本能瞄了两眼,就被卢超超伸手进校服,握住两只青春大子,一阵

 利君竹咬了咬红,目难受目光,情已彻底被勾起了,她后悔让卢展月离开,如今只能目视着电视荧屏,呼吸如兰,故意视身边的大如无物。

 很快,卢展月就出现在监视荧屏上,上的舒海伦还在休息,故意在回忆被卢超超强暴的经过,或许她正后悔,难过,羞辱,或许睡着了,一次折腾,也够舒海伦受的。

 只是卢展月刚爬上,舒海伦立刻惊醒。卢展月没有迟疑,学他父亲那样,用身体,用力量强行压制舒海伦。利君竹嗲嗲道:“舒海伦也不怎么反抗哦,很的样子嘛。”

 卢超超轻轻手中的青春美,悄悄试探:“君竹,如果叔叔也这样对你,你反抗不。”利君竹抿了抿小嘴,严厉警告:“我不反抗,但卢叔叔敢强我,我以后就不来你家了,我说到做到。”

 卢超超一愣,对怀中的小美人更喜欢了,他就喜欢有性格的女人,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利君竹的粉腮:“哟,这么有脾气,那刚才我给你吃大,你生气吗。”

 利君竹感受着卢超超的手中魔力,校服里,有东西在动,利君竹目光离:“吃大是一回事,进去是另外一回事,可以给叔叔摸,可以吃叔叔的大巴,就是不能进去。”

 “你不愿意给叔叔吗,为什么。”卢超超急了,悄悄对利君竹的尖使劲。利君竹疼得张了张嘴,赌气道:“卢叔叔长得丑。”

 这话厉害了,陶歆立马放声大笑,利君竹自个也忍不住咯咯娇笑,两位美少女笑得眼泪都飙出来了。卢超超就笑不出来,他叹气道:“叔叔的样子确实不够我儿子帅,但不至于丑吧,再说了,叔叔的大很帅啊。”万万没想到,卢超超话一出口,得到两位美少女的异口同声:“丑。”

 “哈哈。”不仅两位美少女狂笑,连卢超超也笑不拢嘴,说实话,卢超超的大具确确实实是两位‘见识多广’美少女心目中最丑的大具,黑不黑,白不白,锈迹斑斑,跟卢家三兄弟的粉白大具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卢超超也认为自个的大家伙不够漂亮,他很不甘心道:“君竹,男人的家伙靠的是实力,不是外表,叔叔的实力很强大,叔叔发誓不强你,但叔叔想和你做,这些天,叔叔脑子里都是君竹的笑容,叔叔好喜欢君竹。”

 这番真情的甜言语都是打动了利君竹,如果是从卢家三兄弟的嘴里说出来,就没啥特别,可出五大三的卢超超嘴里说出来,自有一番憨实,利君竹蓦地小,那卢超超彷佛有心理感应似乎,大手摸向利君竹的部,顺着摸到小,手指轻扣那卷儿。

 利君竹一勾住卢超超的胳膊,嗲声道:“啊,别摸了。”卢超超眼尖,发现利君竹微微张开两条腿儿,他经验丰富,看出利君竹动情,于是,大嘴巴靠近利君竹的耳鬓,小声说:“叔叔做的,特舒服,不信你问陶歆。”

 这根本就不用问,利君竹见识过卢超超陶歆,亲眼目睹卢超超的强悍,无论力度,角度,节奏,深浅,姿势,卢超超都给利君竹留下深刻印象。

 两位少女私下也交流过,对于卢超超的能力,陶歆虽然没有过于夸赞,但言语之间还是过对卢超超能力的敬畏。

 利君竹和所有女人一样,都对大感,表面上拒绝卢超超,讥讽他的大具丑陋,实际上,利君竹的内心幻想过很多次被卢超超,甚至幻想过被卢超超强,刚才利君竹被驯服,主动给卢超超口,就是明证。

 利君竹故意扯开话题,举手一指,激动道:“哎呀,展月进去了,好刺吔。”荧屏上,卢展月已然得手,他强势占有了舒海伦。这是无法避免的,娇滴滴的舒海伦只能被强,之前被卢超超强,如今被卢展月强,这都是命中的桃花劫。陶歆紧张不已:“海伦反应好烈。”

 利君竹轻哼:“哼,等会她就了。”话音未落,利君竹娇道:“卢叔叔,你别摸了,我不给你的,你去摸陶歆吧。”哪知卢超超大喝一声:“躺好了。”

 利君竹吓了一大跳,面,以为卢超超真的要使用暴力:“干嘛,要强我嘛。”卢超超狞笑,先是放倒利君竹,剥去她的校服,彻底剥光,然后倒骑上去,用生锈大入利君竹的小嘴,然后俯下身子,吻上了利君竹的双腿间。

 这一刻,两位美少女都明白了,明白卢超超要玩六九式口。利君竹本不愿意,不过,发,她早就身不由己,那大具一到她嗓子眼,连呼吸都别扭,更要命的是,卢超超展现了高超的口绝活,他对利君竹的小展开全方位挑逗。

 利君竹拥有一只连陶歆都羡慕的极品小,形正白皙,内有八芽,高贵多汁,整个户粉粉红,品相极佳,无半点瑕疵疤痕,美丽的整齐秀气,幽香萦绕。

 卢超超见识多广,这样的美百年一遇,岂能不好好品尝,他掰开利君竹的腿儿,舌头温柔上整个户,梳理了美丽的,美美地含住了口,啊,汁丰沛,鲜美可口,先吃了个嘴留香。

 “呜唔。”利君竹蹬着双腿,呼吸困难。陶歆实在看不过眼,急忙拉扯卢超超:“卢叔叔,你这样着君竹,她很难受的。”

 卢超超也觉得这样凌利君竹过份,赶紧弓起虎,从利君竹的小嘴拔出大具,讪笑道:“我怕君竹不愿意,如果君竹愿意,君竹在上面好了。”

 利君竹秀发披散,大眼睛给陶歆投去感激的目光,嗲声道:“我是不愿意啦,但在上面总好过被你像大山那么着。”

 “呵呵,叔叔错了,叔叔对不起君竹。”卢超超大笑,张开双臂抱起利君竹就往后倒下,随即扳转利君竹身子,男上女下的六九式才是真正的六九式。

 卢超超抱住利君竹的小翘,狂吻那娇地。利君竹忍不住娇,也趴下去,目视生锈大片刻,就轻轻握住,张开小嘴儿,含住了这大家伙。

 “陶歆,你也含,你们两个一起含。”卢超超喊道。陶歆必须服从准公公的要求,她也弯下去,将漂亮脸蛋凑到大具前,两位美少女默默地换大具,你十几下,她吐十几下,你身,我头,你来我往地给卢超超口,把他美得赛神仙。

 利君竹也渐渐放松心态,眼前的大家伙简直壮得可怕,想到这家伙以后有可能她的小,利君竹迅速分泌爱,忍不住小声问陶歆:“你觉得它比三哥的厉害吗。”陶歆心有余悸:“硬差不多,好像比三哥的大点。”

 利君竹眨眨眼,轻轻颔首:“跟阿元的差不多。”陶歆两眼一亮,也附和:“阿元的更好看,黑得油亮油亮的,这支嘛…”

 说到最后,陶歆言又止,皱了皱鼻子。利君竹忍不住好笑,小被卢超超吃着,她下体感,几次都忍不住蹙眉娇,忘记了。卢超超焦急催促:“你们别光顾着说话,快吃,快吃。”

 利君竹只好报复下大具,密集大家伙,那生锈大经过利君竹的唾涂抹,显得异常剽悍,只是确实丑陋。

 忽然,陶歆激动得大叫:“你们看,展月了,君竹你看,展月了。”大家齐刷刷看去,果然见荧屏上的卢展月奋力冲刺。

 舒海伦忘情抱住卢展月的际,痛苦呻。眨眼间,卢展月闪电拔出粉白大具,将浓白的在舒海伦的美脸上,得一塌糊涂,完后,卢展月还促狭地将残留在粉白大具上的涂抹在舒海伦的美丽房上。

 舒海伦则急剧呼吸,她紧闭双眼,小蛮扭,小口赫然溢出了一丝。卢超超笑呵呵道:“君竹也了,呵呵。”

 利君竹羞得无地自容,小翘轻轻晃动:“呜唔,卢叔叔好讨厌,知道就好,说出来干嘛。”蓦地,利君竹瞪大眼睛,打了个灵,因为有一条软软的,热烘烘的东西卷入了她的眼。

 “卢叔叔。”利君竹无限娇嗲,她的眼也是极品中的极品,正如卢超超所说的:“君竹,叔叔要你的话,一定要你两个,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眼,能伸缩的,太神奇了。”

 “什么伸缩,我瞧瞧。”陶歆好奇地爬起,来到利君竹后要看个明白。卢超超抱稳小翘,将手指按在利君竹的眼口,缓缓地了进去:“爸爸个手指进去给你看看。”

 “啊。”利君竹娇,却也没有退缩,随着手指深入,那眼果然伸缩动,摩擦卢超超的手指。陶歆看得兴奋尖叫,卢超超更是欢喜:“好眼,好眼,叔叔爱君竹的眼,叔叔要君竹的眼。”利君竹扭头回来,嗲道:“不给。”

 卢超超魂飞魄散,血脉贲张,他冲动地爬起来,冲动地抱住利君竹的小股,手握生锈大抵在眼口,大声道:“现在我就眼。”

 利君竹芳心矛盾,不想就这样把身子给卢超超,可是火焚身中,她退而求次:“眼可以,不能,如果叔叔,我就不理你了,我以后就不来这里了。”

 “那就先眼。”卢超超大喜过望,双膝撑着面,将大头对准了利君竹的娇眼,眼瞧着这支超大的家伙就要进去,却不想有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等等。”陶歆惊呼:“王阿姨。”卢超超也紧张地看着来人:“老婆,你回来了。”

 来人赫然是王卿若,她还穿着昨天出门的衣服,目光怪异,脸色阴沉,那狭长的大眼睛狠狠瞪了丈夫一眼,冷冷道:“我再不回来,小姑娘都被你欺负够了。”

 利君竹已卷缩在,手忙脚地穿内衣,王卿若柔声问:“君竹,叔叔是不是欺负你了。”利君竹羞得没敢看王卿若,小声回答:“没有。”王卿若眨眨眼,又问:“这么说你是心甘情愿给叔叔玩的咯。”利君竹尴尬极了,总不能说“是”就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也不是。”

 气氛很怪异,王卿若美脸寒霜,等利君竹穿好了衣服,她一把牵住利君竹的小手:“跟我来。”利君竹哪敢吱声,就跟随王卿若离开了房间,走下了楼,往小楼方向走去,到了小楼,一副劲装打扮的大黑在等候着,那壮实高大,肌凸起的样子令利君竹害怕。

 出乎意料,王卿若,没有上楼,而是走入了地下室,利君竹有点害怕了,不知被王卿若带去哪。不过,穿过一道黑魆魆的走廊后,王卿若推开了一间宽敞的房间,入眼是一个很熟悉男人,利君竹惊得张口就喊:“灿哥哥。”

 利灿也瞪大了眼珠子:“喂,君竹,你怎么来这。”利君竹张着嘴巴,半天没回答上来。王卿若冷冷道:“这里是我家,君竹现在是我二儿子的女朋友。”

 利灿一听,脑子全了,以为王卿若要对利君竹不利,急忙恳求:“卿姐,求你了,你怎么对我都行,求你放过君竹。”利君竹一头雾水:“灿哥哥,王阿姨,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卿若咬牙切齿:“你哥哥勾引我,我昨晚差点失身给你哥哥了,幸好我长了心眼。”利家兄妹面面相觑。王卿若冷冷地看着利君竹:“本来嘛,勾引我很正常,我这么漂亮,可是你哥哥勾引我是不怀好意,他不是喜欢我,他是想达到某个阴谋,至于是什么阴谋,你哥哥到现在还不肯说实话,我不想打死他,就拿你来威胁他,他识相点,就代他的阴谋,要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

 利君竹看向利灿,大眼睛里一片迷茫。利灿很帅气,他看着王卿若,语气温柔:“卿姐,我真的喜欢你,就算我想到达某个目的,我也真的喜欢你,十几年前,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你现在比十几年前还要美。”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