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三百七十六章
吕孜蕾做个鬼脸:“笨蛋还好,我以为干爹坐怀不,举而不坚。”“什么?”蒋文山的眼珠都瞪圆了。

 “咯咯。”吕孜蕾掩嘴娇笑,笑得天地失,百花含羞。蒋文山看得血脉贲张,手臂一紧,将吕孜蕾紧紧抱在怀里,爱意发:“孜蕾,你这张嘴太调皮了,得拿东西住。”

 吕孜蕾心中一动,本能的握紧了手中的大家伙:“拿什么东西呢。”蒋文山道:“你手里的东西啊。”吕孜蕾吃吃娇笑,妩媚之极:“太大了吧。”蒋文山心急火燎:“刚好能住,试一下。”

 吕孜蕾顺从弯,将手中的巨物温柔含住,蒋文山仿佛天崩地裂般震颤,只觉得头进入了温暖润的空间,很快半支大物被紧紧包裹,

 蒋文山舒服之极,一只手颤抖着抚摸吕孜蕾的头发,背脊,还有那翘翘的。“呜唔。”吕孜蕾含得更深了,蒋文山之前说得不错,他的大物确实刚刚她吕孜蕾的小嘴,出乎蒋文山意料,吕孜蕾居然不费劲的全部入这支大物,不过,想想吕孜蕾经历过乔元的大,蒋文山就释然了。

 蓦地,吕孜蕾抬头起来,桃腮粉颊,珠闪亮,对着蒋文山娇:“干爹,你好猛。”蒋文山再也控制不了沸腾的感情,他抱住吕孜蕾双双倒在上,矿的身体感娇躯,深情地喊一句:“孜蕾。”

 就吻了下去,吻在吕孜蕾引以为傲的珠上,还吻了吕孜蕾的眼睛,鼻子和额头,火烫的嘴最终深深的住了吕孜蕾的香

 “呜唔。”吕孜蕾醉了,她忘情地呼吸老男人的体味,老男人的舌头。老男人也很忘情,他渡入舌头,给吕孜蕾喂口水,仿佛父亲给婴儿喂食,吕孜蕾全咽了,这是她想要的食物。

 “啊,干爹,我要,我要,快给我。”吕孜蕾在乞求,她张开了修长的双腿,火烫的部毫不保留地接受老男人的碾

 “孜蕾,好像还不够,干爹的太大,不够的话,你会很难受的,干爹给你。”蒋文山不是愣头青,他是运筹帷幄之人,商界如此,和女人做也一样,没有十足把握,他不会仓促进入,他太爱吕孜蕾了,他绝不会让吕孜蕾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偏偏吕孜蕾情如山,饥渴难耐。以前在蒋文山家里,吕孜蕾就已经多次领略过蒋文山的调戏,房被他摸过了,下体也被他过,只差一步而已,前戏固然重要,但不是最重要了。

 既然蒋文山这么说了,吕孜蕾总不能再乞求蒋文山立刻入,那会很丢面子,会让蒋文山觉得她吕孜蕾很。所以,吕孜蕾默许了。没想到蒋文山一吻上吕孜蕾的,就被浓烈的腥臊强烈吸引,这是能致命的腥臊。

 下午的酒会上,吕孜蕾一直是蒋文山的私人舞伴,独霸所有时间。跳舞都有身体接触,蒋文山的各种含蓄的身体碰撞和挑逗,早把吕孜蕾的火勾起,她的下体了又干,干了又,回家后换了感内衣却没有洗澡,以至于下体的气味浓郁腥臊,最能吸引男人。

 蒋文山的舌头一而入,就吃到了分泌物,他亢奋之极,不仅不嫌弃,居然还大口大口的贪婪,鼻子入了无穷无尽的腥臊,嘴上嘟哝着:“孜蕾,干爹爱你,今晚你的味儿好好闻,干爹喜欢这个味,我要好好给你干净。”

 吕孜蕾这才意识到下体可能“不干净”她羞得无地自容,尖叫连连,央求蒋文山一起去洗澡。蒋文山断然拒绝,他的舌头正品味着世上最美味的东西,他像狗盆子那样食所有户上的分泌,把粉红漉漉的,连柔软上都是口水。

 吕孜蕾火焚身,软不停扭动,身上的粉红纱衣有意无意的敞开,出两只绝美大白兔:“啊,干爹,你够了吗,不要再了。”

 “不够,孜蕾,求求你,给我。”蒋文山一边继续,一边伸长手臂,握住了吕孜蕾的大美,手上有魔力,舌头是魔鬼。

 吕孜蕾陷入难以克制的冲动中:“啊,我受不了了,干爹好讨厌,干爹就不能先给我吗,今晚有的是时间,等会再慢慢啊。”

 很好的建议,无法拒绝的乞求,蒋文山直了身子:“好吧,不能让你讨厌干爹,你是干爹的心肝宝贝,干爹现在就你,把你舒服了,呵呵,干爹这辈子没见过像你这么猴急的女人。”

 “啊。”吕孜蕾羞恼加,竟然挣扎着坐起来:“我不给了,我不给了,干爹,我要去洗澡,我不做了,我不做了。”

 蒋文山吓了一大跳,以为自己要把好事给砸了,赶紧双手抱住吕孜蕾的,那若儿臂的大家伙直,吕孜蕾刚好弯坐起,双腿张开着,开,那大具一下子就抵住丰滑腻的口,说时迟那时快,若儿臂的大具越过粉红丁字,凶悍地了进去。

 仿佛电闪雷鸣,吕孜蕾瞬间惊呆,眼睁睁地看着大具渐渐侵入下体,充实了酥道。“啊,干爹。”

 吕孜蕾花容失,这不是一般的充实,是强烈的充实,吕孜蕾一声娇,缓缓躺了回去,她只觉得头晕目眩,快决堤。

 蒋文山激动得浑身颤抖,他犷身子,双手握住吕孜蕾的大房:“孜蕾,你太完美了,谢谢你。”吕孜蕾目光呆滞:“干爹,你好猛,好大。”

 蒋文山深呼吸,发力,整个小腹对吕孜蕾的下体进行无紧贴,再低头纱衣里的头,把粉红纱衣吻了一片:“孜蕾,干爹爱上你了,已经付出感情,你可不能抛弃干爹,无论你要什么,干爹都给你,就算要干爹的命,干爹也给你。”

 吕孜蕾媚眼如丝:“我怎么会抛弃干爹,啊,干爹这么厉害,我求之不得,你老了,我养你,啊,好大,好舒服,干爹,我好舒服。”

 蒋文山很感动,也很激动,若儿臂的家伙缓缓开,看似温柔,实则像铁杵般强劲:“孜蕾,你说说,阿元,你男人,还有我,我们三人谁最舒服。”吕孜蕾咬了咬红:“干爹最舒服。”

 “真的?”蒋文山半信半疑,毕竟他见过乔元的大,但吕孜蕾的反应和表情是真实的。“骗干爹干嘛,啊,好,好。”吕孜蕾蹙眉,缓缓张嘴,再次叫唤:“啊,干爹,深点,磨磨蹭蹭干嘛,用力呀。”蒋文山没敢加速,他采取轻快拉的步骤,慢慢品味的优异弹,蒋文山也算是阅女无数了,这样的极品,他碰到很少。

 “水出来了,看来女儿是真的舒服,干爹好足。”蒋文山再次吻上吕孜蕾的香,扯拉纱衣,玩大美,两人一边玩,一边眉目传情,仿佛都期待要提速,于是,卧室的上空响起了动人的“滋滋”声。

 “喊爸爸。”蒋文山疯狂加速。“爸爸。”吕孜蕾将修长美腿极力张开,蒋文山弓起小腹,和吕孜蕾一起欣赏大的过程。

 “啪啪啪,啪啪啪…”太过舒服了,吕孜蕾开始语无伦次,说着语:“爸爸,你得女儿好舒服。”

 蒋文山却不敢听,他闪电吻上香,封住吕孜蕾的嘴巴,他怕受不了吕孜蕾的惑。稳重的蒋文山绝不允许马失前蹄,无论如何都必须是吕孜蕾先得到高,这是蒋文山的既定方针。

 “呜唔。”吕孜蕾摇动软,眉头渐渐舒展,她完全沉浸在极度愉悦之中,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愉悦,只要蒋文山一松嘴,吕孜蕾就喊个不停:“干爹,干爹…”

 蒋文山的骨头都被喊酥了,他没有丝毫减速,他把手中的成了面团:“给干爹进去吗。”吕孜蕾合:“嗯,给,给的。”

 蒋文山紧张道:“干爹好久不做了,会很多,干爹担心你肚子大。”吕孜蕾是追求完美的女人,完美的做必须要有入,她故意刺蒋文山:“啊,我误会干爹了,我以为干爹举而不坚,很少,是个糟老头,对美女不感兴趣,原来干爹还有很多,不错嘛,啊,有多少呢,有没有一小勺。”

 蒋文山的鼻子都火了,异常猛烈:“等会你就知道干爹是不是糟老头。”吕孜蕾再也坚持不下去,雪肌有了淡淡香汗,小腹在哆嗦,那两条月眉又扭在一起,痛苦尖叫:“啊,干爹,我给你死了,啊。”

 蒋文山闷哼:“让你见识见识干爹的厉害,什么一小勺,一汤勺差不多。”“啊。”吕孜蕾剧烈地翻扭身体,一蹦一扭的,子被强烈注入滚烫,如久旱逢甘霖,狠狠给吕孜蕾解渴,她已一动不动了,气若游丝,蒋文山果然生猛,还在冲刺,撞击。

 夜很深了,寂静的利娴庄透着诡异。乔元罕有的一整晚都陪着利君兰,只要利君兰想做,乔元就痛快地入大

 乔三打来无数个电话要道歉,乔元都不接,他真的很生气。利君兰骑在乔元身上,把所有舞蹈的底子都拿了出来,各种盘旋,各种扭,各种劈腿,还用上了利家姐妹每次和乔元做时都会使用的一招:小着大,双臂后撑,双腿齐伸到乔元的脸上,可以给乔元吃脚丫子,也可以用脚羞辱乔元的脸。

 此时,利君兰正一边耸动身子,一边用她漂亮的,涂着白色指甲油的脚趾头狠狠蹂躏乔元的瘦脸:“啊,阿元,万一姐姐真的跟你爸爸上过,你会恨姐姐吗。”

 “当然恨。”乔元连漂亮的脚丫子都不咬了,可见他有多气。利君兰心一惊,暂停羞乔元,紧张问:“那你还会娶姐姐吗。”

 乔元几乎考虑都没考虑:“男人大丈夫,说过要娶她就不会变,你妈妈也不允许我不娶她。”利君兰又问:“那你还爱她吗。”

 乔元火大了,本来心情就很差,如果不是知晓二丫头吃了父亲下的药,乔元才懒得做:“喂,我说君兰,现在我在你,你老提君竹干什么。”

 利君兰咯咯娇笑,双臂后撑着身子,又重新耸动:“大巴阿元,姐姐还是很好的女人,她一时糊涂而已,反正你爸爸也不是外人,我有看过很多黄小说,公公和儿媳上很正常。”

 乔元火更大了:“整天看那些变态小说干嘛,按你这么说,我烂你的烂你的眼也正常,对不对,再不闭嘴,我等会你肚脐眼。”

 利君兰一点都不怕小爱郎,很调皮的用可爱脚趾头戳乔元的嘴。乔元不为所动,就是不咬。利君兰媚眼如丝,娇着继续耸动小股,儿密集吐大:“啊,阿元,你可要注意君芙喔,她整天看那本蜡笔小新,那才是很变态,很情的书。”

 这话说到乔元的心坎上,他一把抓住嘴边的小玉足,狠咬恨啃了两口:“以后你们两个离开我视线以外要跟我打报告,妈的,以后防偷防盗防老爸,绝不允许你们两个和我爸爸单独在一起,通电话都不行。”

 利君兰眨眨大眼睛,很认真问:“拉粑粑也要报告吗。”这下惹急了乔元,他翻身而起,鲁野蛮的将娇柔可爱,全身尽的利君兰在身下,大携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直,然后猛烈送:“君兰,你总是顶嘴,我死你,我烂你的。”

 利君兰舒服得连眼睛都闭上了,两条小臂抱紧小爱郎的瘦,大声叫唤:“啊,大巴阿元,大巴老公,不要把人家的烂哦,噢。”

 利君竹也没睡,火焚身中,自了几下就觉得没趣,她很想去找乔元解决一下的,暖烘烘的内都准备好了,还特意穿了一双崭新的精美高跟趾凉鞋,可出了香闺,利君竹又觉得拉不下这个脸,就转而下楼,打算点冰水饮料喝,消消火。

 没想到撞见利灿,利灿只穿着衩,正好在厨房找东西吃,他体力消耗巨大,容易饿。见到打扮清凉,美丽动人的妹妹,利灿愣住了,都忘记嘴嚼嘴里的东西,两眼色的。利君竹上前嗲声打招呼:“灿哥哥,还没睡啊。”

 利灿坏笑:“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想起君竹的小股。”这算一半玩笑话,一半真心话。“咯吱。”利君竹顿时美脸霞红,过去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小口:“哼,不许对妹妹胡思想喔。”

 利灿被嗲酥了骨头,他哪能不想白天发生的事儿,简直刻骨铭心,嘴上却说:“不想,不想,保证不想君竹的子和小股。”

 可脑海中,全是妹妹的矫情感娇嗲,特别是利君竹的极品小。利君竹大羞,不过,她更关心另外一个事:“灿哥哥,你后来有王阿姨吗。”

 利灿猛了口中食物,猛点头:“必须啊,不她,她那能放过我。”“了吗。”利君竹瞪大双眼,也不知道她为何问这个。利灿撇撇嘴:“废话。”

 利君竹焦急道:“那以后呢,你们还会见面吗,还做吗,她真的放过灿哥哥了吗。”“哎。”利灿长叹一声,走过去,将手臂搭在妹妹的滑削香肩上,说话意味深长:“男女爱这事,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你灿哥哥恐怕逃不出她手心了。”

 兄妹之间勾肩搭背很稀疏平常,利君竹也不在意:“笨喔,你故意不她,她以后就不你了。”利灿一听,不冷笑,决定给妹妹普及一下人生知识:“是灿哥哥笨,还是你君竹笨,有句话叫最毒妇人心,你以为灿哥哥她就可以万事大吉吗,大错特错,女人这方面不,后果很严重,她会恨死你,那王卿若的功夫多牛,说不准会迁怒哥哥,手起掌落,咯嚓,把灿哥哥的脖子给砍折了,那就惨了。”

 看到利灿做了个砍人的手势,利君竹脸色煞白,轻轻颔首:“是喔,女人确实很在意做的。”这种事,她利君竹深有体会。

 利灿也有话要问妹妹:“对了,君竹,你现在真的和卢家兄弟的老二交往吗。”利君竹心知瞒不住利灿,就羞臊低头,搅着手指头,算是默认了。利灿心一紧,追问道:“你们做过那事了?”

 利君竹头都不抬,身子靠着橱柜,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利灿明白了,知道妹妹失身了,这会再责怪利君竹也没多大意义,就关切道:“那阿元怎办,你不会真的休了阿元吧。”

 利君竹虽然不乔元,这些时在外边放形骸,贪玩出轨,但利君竹对乔元的感情蛮深的,不愿和乔元分手:“灿哥哥,我玩过头了,你帮我想想办法呗,我没想过休掉阿元。”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