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四百一十章
乔元果然被深深刺,内心深处,他依然把乔三当做自己的父亲,多年的父子深厚情感是无法抹刹的。热血上涌,乔元不愿提及这茬,大水管野蛮深:“吃完,吃完,全部吃完我大。”

 “呜唔。”这是一幅美丽的画面,深含大水管吐的王卿若被乔元的冲力冲倒,身子缓缓躺在上,乔元如影随形,身子骑在王卿若脸上,大水管九十度垂直王卿若的咽喉,动作不慢不快,也没有全尽没,了五十多下,乔元担心王卿若会窒息,他拔出了布的大水管,一脸顽劣。

 没想到王卿若兴奋娇:“再来,要用力点,要深点,别他妈的不痛不。”“咦。”乔元瞪大眼珠子,心想老子怜惜你,你还得意了,心一起,大水管重新入王卿若的小嘴,这会哪管三七二十,直接把大水管捅到底,至于捅到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而且力气很大,动作很鲁。

 “呜唔。”王卿若吐嘴中巨物,咽喉密集滚动,乔元喜欢得不得了,这是野,也是野劲,很过瘾带劲,近百下,乔元竟然有的冲动,他玩心大盛,紧急固守关,一个掉头,呈六九式,大水管仍然垂直王卿若的小嘴,他则掉转身子,俯趴下去,一脸埋进王卿若的部,张开大嘴,狂吃狂漂亮之极的,茂密的几乎掩埋了乔元的瘦脸。

 王卿若无限舒服,丰腴结实的丝袜大腿曲起,不停扭动,空气飘的“呜唔”声杂乱无章。啊,王卿若有史以来遭受这么疯狂的口瓣和都被咬,仿佛痛苦不堪,又快奔腾,好几次,王卿若都绷直了丝大长腿,这是什么鬼姿势,乔元也分神,双手鲁抚摸丝袜的蕾丝边,丝袜大腿,很结实的感,很丝滑的手感。

 飘香,一股爱疾涌而出,晶莹剔透。乔元这下幸福上头了,他大口甘甜的爱,一滴不剩全进肚子。

 “呜唔。”王卿若茫然的吐嘴里的巨物,与其说是吐,还不如说是大水管打桩似的往她咽喉深处打桩,仿佛一杵一个坑,天啊,快多么奇妙,能来自户,也能来自深喉。

 见肥美妖打扫得很干净,乔元停止了打桩,大声问:“王阿姨,水很多哈,舒服不。”王卿若大口深,丝袜大长腿打开:“来,快进来。”

 那焦急急迫之态很不矜持。乔元乐了,眼前的大美妇完全在他乔元掌控中,他调转身体,着黝黑大水管跪在王卿若双腿间,像掰玉米似的掰低大水管,大头和在了肥鼓鼓的上来回摩擦:“这么,你怕不怕。”

 王卿若仿佛听到了咝咝的烧烤声,她的肥美户快要烤焦了,所以很焦急:“没怕过,我不怕。”乔元一点都不着急,继续用大头和身来回摩擦口,不时会用头戳几下蒂,又用身敲打花瓣似的:“有可能会烂你,你也不怕么。”王卿若把红咬出了印子:“烂了也不要你赔。”

 乔元伸出舌头,笑容猥琐:“一旦进去,大你肚子,你真不怕吗?”王卿若以为乔元畏手畏脚,登时恼怒:“笨蛋,我会避孕,我用内功就能避孕,你怎么可能大我肚子。”乔元好不失望:“居然有这招,你不懂内功多好。”

 王卿若一下就明白了乔元的心思,妩媚丛生,修长的丝大腿轻擦乔元的股:“给我见到狐王宝藏,我保证不避孕,给你生两个孩子。”

 乔元兴奋之极,大水管横向摩擦,见有汩汩的爱溢出,大头顽皮的口,粘黏爱:“两个是不够的,至少给卢展月生五个弟弟妹妹。”王卿若如遭电击,目光骤然变冷:“你再啰嗦,我就翻脸了。”

 银白色高跟鞋轻轻踩在乔元的脚踝上。乔元一看情况不妙,不敢再戏王卿若,否则玩出火来后果难测,他怪叫一声:“王阿姨咯,王阿姨的咯。”

 大头摁下,瘦一紧,大头扎入了黏糊糊的粉红口,温暖立即包围大头,一个徐徐接纳,一个徐徐侵入,王卿若张大了嘴巴:“啊。”

 随即身子微弓,眼睁睁的看着大水管了进去,那一瞬间,两个性器官都被对方的烫热炙烤,都被紧窄和大震撼,快崩裂般强大,两人一起呻:“喔。”

 乔元抱住王卿若的腴,关切问:“还有一半哦,要不要全部进去。”“要。”王卿若痛苦蹙眉,叫得掏心裂肺,随即就是触电般的张嘴,因为她的道极度,因为一火热东西直抵子,整个子都酥麻了,她情不自大声呻:“喔。”

 乔元面红耳赤,直着杆子炫耀:“王阿姨你看,全部进去了,一点不剩。”王卿若失魂失魄:“好厉害,啊,先别动。”

 乔元果然没动,他趴了下去,双手握住两只硕大的子,笑道:“王阿姨,用你丝袜大腿夹住我。”

 话音一落,两条丝袜大长腿就叉盘绕住乔元的身体,八爪鱼都没这么利落。乔元狂两粒粉红尖:“王阿姨,你是大货,大妖,哦,真他妈舒服。”王卿若恨恨道:“快和我亲嘴,你这个笨蛋,女人要亲嘴的。”

 乔元闪电伸长脖子,一口咬住了王卿若的红,很鲁的,很野蛮的“呜唔”声格外急迫,两条舌头如同蛇配般猛烈绕,忽然,乔元松开娇:“等等,有,是我的。”

 果然,他从王卿若的小嘴里捡出一卷曲的,两人对视一眼,随即狂热接吻,舌头绕。“啊,啊。”

 王卿若要叫唤了,大水管在深度碾磨,烈焰在子里燃烧,大头杵到了王卿若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位置,那是心灵的位置,心灵了,魂魄四散,王卿若要喊,不喊的话,魂魄就散没了。

 乔元把两粒头拧红:“吧,肯定比王阿姨的夫利叔叔舒服,对不对。”王卿若早就不在乎利兆麟,两条玉臂勾住乔元的脖子,娇躯左右扭动:“喔,你敢亲口骂你老丈人是夫么,喔嗯,喔,嗯。”发,乔元再次张开手掌,狠狠抓住两只无与比伦的大子,狞笑道:“不敢,不敢,但我敢骂王阿姨是妇。”说着,瘦弓起,向王卿若发起了第一轮攻势,屋的“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这是什么节奏,这是什么声音。

 “啊。”王卿若松开双臂,离注视着被紧握的双:“我,我就是妇啊,你没说错,啊,这大巴好,好长,难怪利君竹出轨了还恋夫,啊。”

 乔元没办法不被怒,他大吼:“夹我,用力夹我,要不然我不你了。”王卿若叫,修长的丝大长腿狠狠夹住乔元的瘦:“这么瘦的,我怕夹断了。”

 乔元几乎将手中的大子抓破:“大巴可不瘦,能你这个大妖。”“噗哧。”王卿若空一笑,妩媚万千:“我还是第一次听男人说我是大妖。”

 乔元开始发力,持续发力:“我以前听说大妖耍魔法,专吃男人。”王卿若,大声呻:“啊,我就是那个大妖,我要光光你的,吃掉你的,你这么瘦,没什么可吃。”

 乔元哈哈大笑:“孙悟空肯定瘦啦,太乙真人都喊它瘦猴,瘦猴,我就是瘦猴孙悟空,专治大妖。”果然,金箍似的大家伙不停钻入王卿若的神秘部位,每一次都有山崩地裂的快,王卿若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愉悦当中,她的每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炸裂般愉悦。

 实在太舒服了,王卿若用她的丝袜大腿不停摩擦乔元的身体,狠狠摩擦:“啊,啊,孙悟空,啊,孙悟空好厉害,阿元,阿元是孙悟空。”

 “呜唔,啊。”乔元又吻了上去,吻王卿若的脖子,下巴,锁骨,香肩,很疯狂的吻,两人一齐烈耸动,秀发飘,动,高跟凉鞋掉落了,丝大长腿夹紧瘦翻滚,滚来滚去,尖叫刺耳。

 啊,这是名副其实的妖打架,打得眼花缭,不分输赢。一个无比器官媾画面里,两粒皱巴巴的丸在烈晃,红白相间的不停翻卷,白色分泌层出不穷,黝黑大具密集进出那妖异的

 蓦地,王卿若娇柔喊:“我要在上面,快给我在上面。”乔元根本就没思考拒绝的余地,他瞬间被王卿若翻身压制,大肥发出耀眼的白光。

 女王就是女王,即便是妖,也是妖里的女王,女王岂肯一直被压制,王卿若翻身做了主人,她骑在乔元的双腿间,一把握住漉漉的大水管就坐下去,那妖异的儿精准入大水管,完:“没想到超哥的儿子这么厉害,啊。”

 乔元伸手握住两只子,大拇指各自捏住硬翘的头猛。王卿若大眼睛离,双手撑在乔元的身体两侧,腴大幅度扭动,密集地抛送大肥:“孙悟空,孙悟空的金箍好厉害,啊,好大一支金箍。”

 “啪啪啪。”乔元看到了,看到大水管是如何被吐,强烈的愉悦淹没了小腹上的隐隐酸疼,手感好美妙啊,乔元将两只沉甸甸的大子玩得不亦乐乎:“好惨啊,我被王阿姨了,我失身了。”王卿若吃吃娇笑:“敢勾引我,你后悔来不及了。”

 乔元哭无泪的样子:“后悔死了,不知王阿姨能不能,我好害怕,我的都是给老婆的。”

 “啪啪”声更密集,力道十足。乔元面团似的两只大房:“求你了,王阿姨,放过我吧,可怜可怜孙悟空。”

 王卿若若桃李,鼻息咻咻,很娴熟的拉长了大水管再强势入:“瘦猴可恶,啊,孙悟空讨厌,啊,啊。”

 “滴滴滴。”一个电话打给了乔元,这个电话,乔元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不接,他给王卿若挤挤眼,一边沉着应付王卿若的吐,一边接通电话,利君竹软糯的声音传来:“阿元,你还不回家吗,嗯。”因为所有心思都在王卿若身上,乔元心不在焉的,小媳妇不经意的鼻音没有让乔元警觉,他打算敷衍一下利君竹就挂掉电话:“不回了,我在店里,今晚店里的生意好。”

 王卿若心一动,迅速俯下身子,在乔元耳朵边说:“记得带我去看狐王宝藏。”乔元猛点头。电话那头,利君竹娇嗲道:“你都多少天不和我做了,赶紧回来。”

 “前天不是刚你么,又要。”乔元心神,最受不了小媳妇的娇嗲。王卿若促狭,下身故意狠狠一个缩盘旋,将大水管狠狠搅榨几圈,乔元猛打灵,心思又集中回王卿若身上,全神贯注应对女王的攻势,稍有不慎,就会输给王卿若。

 乔元毕竟第一次和王卿若真真刀较量,为了面子也好,为了征服对方也罢,无论如何都不能先她缴械投降。

 利君竹嗲嗲的声音,伴随着一丝息传到了乔元的耳朵里:“你听好啊,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自了,咯咯。”

 “你等明天不行吗?”乔元心燥不安。随即电话换成了二丫头利君兰的动听声音:“阿元,姐姐都了,她刚才看情电影,你再不回来,她真自己解决了。”

 “咯咯。”手机响起了利君竹的笑,电话里连王卿若都忍不住好笑,她就喜欢利君竹。利君竹忽地尖叫:“谁笑。”

 乔元头大了,没吱声。王卿若忍俊不,大肥继续抛送,不停吐大水管。电话那头,利君竹急了,大声追问乔元:“谁呀,谁在你旁边。”

 乔元没辙,只好把手机递给王卿若。王卿若接过手机,大气道:“君竹,我是展风的妈妈。”利君竹很吃惊的语气:“王阿姨,这么晚了,你怎么和阿元在一起。”

 王卿若直起上身,捋了捋秀发,一手拿着手机通话,一手轻抚乔元的瘦,缓缓盘旋她的大肥:“我不能和他在一起吗?”利君竹显然忌惮王卿若,赶紧道:“我只是好奇怪,你们怎么认识。”

 王卿若咯咯娇笑,结实雪白的大肥盘旋得更急了:“我们早认识,喔。”利君竹愣了愣,她显然听到了怪异的声音,好奇问:“你们在一起干嘛。”

 王卿若蹙眉,一阵急耸,发出闷哼:“我们在商量你的事,看看怎么让你嫁给展风。”利君竹显然吓坏了,结结巴巴道:“王阿姨,别,别对阿元说这个事啊,他是我老公。”

 王卿若再哼:“既然阿元是你老公,那你为什么又给展风。”“啊。”利君竹尖叫。王卿若对乔元耸耸肩:“君竹挂断电话了。”

 乔元简直要气爆,咬牙切齿的抱住王卿若的腴,大水管猛,王卿若好不得意,扔掉手机,娇娆俯身下去,用她结实大子碾磨乔元的瘦,用她紧窄猛烈吐大水管,谁怕谁,干就干,两人气势都不输对方,两人的脸相距不到五公分,你瞪我,我瞪你,下身互相密集对攻,看谁先输。

 “嗯。”王卿若的子经受了史无前例的撞击,娇躯剧颤,只能拼命咬牙坚持。乔元也忍得好辛苦,好几次都想放弃,实在太烈,这是他前所未遇的对手:“王阿姨,我烂你,你信不。”

 王卿若挖苦道:“气什么气,哪个男人不戴绿帽,你妈妈不给乔三戴绿帽,你也不会来到这世上,就算你来到这世上,你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巴,啊,没有大巴,利君竹也不会喜欢你,你这个瘦猴,啊。”

 话糙理不糙,乔元竟然无法反驳,他鼻子都气歪了,咬牙切齿猛大水管:“你输定了。”王卿若媚眼如丝,却也咬紧牙关:“你才输,噢。”

 乔元一听王卿若叫声不对,心知对方强弩之末,他兴奋大喊:“不许叫,你叫得很难听。”王卿若心里其实蛮焦急的,她清楚自己无法坚持太久,所以肆无忌刺乔元,希望乔元先气:“是的,君竹叫得最好听,她给我儿子的时候叫得最好听。”

 乔元怒不可遏,双手不再抱大肥,而是左右开弓,噼噼啪啪打了:“我打你,我要打你。”王卿若尖叫,猛烈吐大水管:“啊,你敢打我,你吃豹子胆了,啊,不要打,喔,先停停,喔,先停一下。”

 乔元忍不住破口大骂:“停你妈个大呢,这时候停,我不白白输给你了吗,你当我是笨蛋吗,我打你,我打死你,我你,我烂你这个烂货。”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