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四百一十一章
密集上的力度很惊人,吐的力量也很惊人,两个性器官都发疯般摩擦,无论如何,这场战都要分出个胜负。

 五分钟后,王卿若还是先一步哆嗦,即便如此,她依然猛烈吐大水管,用厚实的猛烈摩擦大水管,仿佛输了也要拉个垫背,鱼死了也要把渔网破掉的气势:“啊,阿元,孙悟空,啊,呜唔,呜…”

 果然,同归于尽了,乔元终于无力动,背脊发麻,两腿一蹬,浓烈的而出,灌入了王卿若的子

 不过,哪怕胜利一秒钟也是胜利,乔元狂胜利泪花,一边流泪,一边抓牢肥厚的:“哭什么,小孩才哭,你是大人,你哭个啊,我打烂你的股,看你还哭。”

 话音未落,王卿若狠狠一口咬在瘦肩上,乔元疼得大叫:“哎哟,你疯了,哎哟,救命啊。”“姐,你真的在外边有外遇了,真的出轨了,展风是谁。”

 利君兰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拉着大姐姐的手,那双占据眼睛四分之三的乌眸子闪闪发亮,其实,以她的聪慧,能隐约猜到是谁,因为她认识一个叫卢展云的帅气小老板。利君竹好不娇羞:“哎呀,你别问了,要不要我介绍一个给你。”

 利君兰猛摇头:“不要,我有阿元老公啦。”利君竹斜了一眼过去:“哼,假正经。”眼珠子一转,诡笑道:“我知道,你还有个男神灿哥哥。”利君兰旋即黑下脸:“我没有和灿哥哥那个。”

 利君竹怕妹妹生气,马上哄道:“好好好,你是公认很骄傲的啦,最难泡了啦,我就奇怪,你不给人家泡,为什么又到处留情呐。”利君兰猛眨大眼睛:“我哪有到处留情。”

 利君竹很不屑的摇头晃脑:“嗳哟,在酒吧跳舞的时候,多少人说你一边跳舞,一边给男人甩眼波,甩波,甩波,害得好多人得了相思病,你这款表面骄傲,内心闷的女人很受的啰。”

 利君兰羞急跺脚:“胡说,那是跳舞,跳舞有跳舞的眼神,我可没勾引男人,不像姐姐,你和沙斌斌的事我都没跟阿元说。”

 利君竹脸色微变,倏地竖起尖尖食指:“君兰,嘴巴多没好处哒,你早就没尾巴了,说明你感情不专一,哼哼,你别嘴硬啦,你喜欢灿哥哥是公开的秘密,伦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有好多伦片子,你多看看就敢爱了。”

 利君兰脸蛋微红:“我喜欢灿哥哥那是以前。”利君竹一副深表怀疑的样子:“哼,我就不信你现在只喜欢阿元。”利君兰登时结巴:“我,我…”忽然,有人敲门“笃笃笃”

 三声,门推开了,真的巧,说曹,曹到,来的正是利灿。两位小美人齐声喊:“灿哥哥。”利君兰用手稍微遮挡身上暴的部位,因为在房间,利君兰穿的小衣几乎半透明,也没戴罩,青春拔的地方有明显凸,下身也只穿着一间条杠短热着纤美的腿儿。

 利君竹就坦多了,她虽然也穿着薄薄的吊带深V领感小睡衣,下身直接是宽边蕾丝镂空小内,但在利灿面前几乎不遮掩,一点都不在意给利灿看到,两人都媾过了,那在乎这点青光。

 利君兰还不知道姐姐和利灿有了那层关系,所以脸狐疑,芳心里,利君兰不希望利灿和大姐姐关系过于密切,毕竟利灿在利君兰心中有着神圣的地位。

 “咦,君兰也在啊。”利灿深深瞄了两位青春靓丽,又清凉感的妹妹,有些意外见到利君兰。微微尴尬,因为利灿只穿着衩,光着身子,似乎刚游泳回来,又像刚洗澡出来,头发微,身体健硕,隐约有六块腹肌,知道乔元没回来,利灿专门来找利君竹,内心深处,他已经深深恋妹妹利君竹了。

 “灿哥哥找姐姐嘛。”利君兰同样有点意外,不是意外利灿来找大姐姐,而是意外利灿深夜只穿着衩来,这有点奇怪。

 “灿哥哥。”利君竹一看利灿鼓鼓的裆,立刻敏锐察觉到利灿的意图,女人都有第六感,很精准的第六感,她猜出利灿的心思,所以一下子脸红,芳心鹿撞。

 “看什么。”利灿一股坐上,顺便敲了一下上的手提电脑,电脑荧屏立刻有显现暂停的画面,那是一在女人道的画面,是欧美人的情影片。

 “哎呀,咯咯。”利君竹飞扑过去,想关闭手提电脑,无奈利灿眼疾手快,一下就抱住温软如玉的妹妹,兄妹俩纠在一起,一不小心,利君竹一只粉润大子从深V小睡衣里了出来,直接在利灿的健硕的膛上,她又是一声羞笑,紧急把出的青春大子放回小睡衣里。

 “坏啊。”利灿伸手按下了播放键,电脑荧屏马上播放情的清晰画面,一白一黑,两个健壮欧美男人同时和一个欧美体女郎媾,男人的具都很大,女郎时,特写镜头的强悍很惊人。饶是利灿是场老手,也看得心跳加速。

 “君兰也坏。”利灿回头看向矗立在边的利君兰,不经意瞄了瞄粉二丫头粉双腿。利君兰感受到利灿的目光火辣辣,小瓜子娇羞:“我没看,是姐姐一个人看。”

 利灿像平时那样,大胆抱着利君竹,笑嘻嘻道:“一个人看多无聊,我们三个一起看,君兰,我们一起看。”利君兰脸红如霞:“不,我不看,我不看,好羞啊。”

 嘴说不看,但也没挪开脚步,大眼睛盯着电脑荧屏,一黑一白的大具轮进出女人的下体,利君兰不心如鹿撞。

 没多久,的两个猛男了,感女郎大口,镜头再次特写。利灿顿时笑不拢嘴:“哇,大巴,君竹喜欢看大巴,看来君兰也喜欢大巴。”

 利君竹咯咯娇笑,没否认。利君兰则赶紧辩解:“我不喜欢看这种,我喜欢看有情节的。”利君竹来劲了:“我也有情节的,我放给你们看。”

 说完,从利灿怀里挣脱,马上从电脑里熟练调出一部亚洲人的情电影:“这是伦片,很好看的,是妈妈和儿子伦的,咯咯。”

 电脑屏幕一播放影片,利君竹就很自然的靠在利灿怀里,两条腿儿微张开,蕾丝宽边小内里的都能看见。

 利君兰更狐疑了,眼珠子转。利君竹随口问:“灿哥哥,阿元这么下,整天和蓉姨黏在一起,你说阿元会不会和蓉姨伦呢。”

 利灿抱住香,软滑温玉般的妹妹,已是大动,一只手背有意无意的托住利君竹的脯,直截了当道:“这还用问吗,阿元和蓉姨早就搞了。”

 “啊。”姐妹俩大吃一惊。“真的?”利君兰有点不信。利灿甜蜜的吻着利君竹的秀发,竟然将手放在利君竹的小肚子上,很暧昧的抚摸:“灿哥哥还会骗你们吗?”

 利君竹不由得破口大骂:“这个大混蛋,搞了我妈妈,又搞他妈妈,还搞了曼丽嫂子,什么女人都被他搞了。”

 利灿佯装无奈:“哎,谁叫他有大巴,女人喜欢大巴,曼丽尤其喜欢阿元的大巴,经常夸阿元又又长。”

 两位小美人笑得花枝颤。利君兰深表同情:“灿哥哥好可怜,等阿元回来,我批评他,以后不准他搞曼丽嫂子。”

 利君竹嗲道:“哼,曼丽嫂子这么,阿元不搞她,她也会勾引阿元的,灿哥哥要管管曼丽嫂子。”利灿苦笑:“我管得了曼丽,也管不了爸爸,爸爸天天都要曼丽,别说你们不知道。”两个小美人登时尴尬,窝在利灿怀中的利君竹娇嗲道:“灿哥哥好可怜。”

 利灿手一利君竹的小肚子,坏笑着抚摸:“可怜我就和我亲亲嘴。”利君竹脸红红撒娇:“嗯呢,不要。”

 却被利灿一低头,吻中了红润的小香,少女蹬腿儿,居然伸长玉臂,一下勾住利灿的脖子:“不是这样的,要吻就吻舌头。”

 利灿两眼一亮,哪会客气,直接吻住了利君竹的鲜红小嘴,住了小舌头,两人竟然当着二丫头利君兰的面吻,那情一触即发,利灿的手大胆滑进利君竹的小睡衣,直接握住了一只美丽滑腻,高耸拔的大子,另一只手伸到蕾丝小内上,隔着蕾丝抚摸那娇柔

 “呜唔,呜唔。”利君兰目瞪口呆,结结巴巴道:“什么呀,你们玩真,你们这样子太夸张,灿哥哥不能摸姐姐房哒。”

 “咯吱。”利君竹给妹妹抛了个大媚眼,嗲嗲道:“灿哥哥,君兰妒忌了,君兰很喜欢你的,君兰想给你。”利灿笑嘻嘻看向利君兰:“是么,我怎么不知道。”

 “姐。”利君兰顿足。利君竹抚摸利灿的胳膊,蛊惑道:“灿哥哥,君兰的子也很大的。”利灿轻轻点头:“我知道,我摸过了。”利君竹给妹妹做鬼脸:“君兰,你还否认吗?”

 利君兰羞得又狠狠的跺了跺脚:“灿哥哥,你说这些干嘛。”小嘴一撅,气鼓鼓道:“反正我没跟灿哥哥做过。”利君竹诡笑:“摸都摸了,还说没做过,谁信啊,你跟阿元说,看他信不信。”

 利君兰气恼道:“信不信都这样,你敢对阿元说,我就什么都说出来。”目光转想利灿,利君兰焦急不堪:“灿哥哥,你别这样,你不能摸姐姐,你快把手拿开。”

 利君竹却一把按住利灿的手:“灿哥哥,我给你摸子,你说,我的子大,还是君兰的子大。”“我看看,我摸摸看。”

 利灿已经无法自拔了,手中的大子是如此极品,他温柔扒掉利君竹的小睡衣,温柔抚摸两只无与伦比的少女美道:“差不多,君竹的子和君兰的子一样美,灿哥哥应该早点摸,可惜,便宜了阿元。”

 利君竹已和利灿媾过,感觉很好,除了刺之外,也包含浓浓的情感,利灿俊朗,难免给家里的三个妹妹留下朦胧的幻想,有了体关系,那情感自然更浓厚。

 此时被利灿抚摸房,利君竹的感觉依然如第一次般震撼,她咽着唾沫,双腿叠摩擦,滑的娇躯轻轻扭动,大眼睛里闪耀娇娆的意:“啊呜,啊呜,灿哥哥摸得好下,这样摸人家头,人家很难受哒。”

 利灿被嗲得神魂四散,浑身热血,食指和大拇指一夹,各自夹住了两粒粉粉红状如相思豆的小尖轻轻捻。

 利君竹舒服得直吐小舌头,望着利君兰娇:“啊,灿哥哥,灿哥哥,你是大狼,啊,灿哥哥,不要这样人家头嘛,我的头好看,还是曼丽嫂子的头好看。”

 利灿可不愿多说子的坏话,他爱曼丽,曼丽也是一等一的大美人,所以利灿很说得很委婉:“曼丽的头也很好看,但曼丽的下面肯定没君竹的也没君竹的柔软,给灿哥哥摸摸好么。”

 利君竹咯咯娇笑,大眼睛挑衅二妹:“君兰会嫉妒的,君兰想灿哥哥摸她,咯咯。”利君兰大羞。利灿瞄了利君兰一眼,狡猾道:“有没有兄妹伦的影片。”

 “有。”利君竹马上又从坐起来,调一下电脑,马上播出一部兄妹伦的情影片,敢情这利君竹早早就对各种爱影片有收猎。

 影片一播放,利君竹就小猫咪似的趴在利灿怀里,取笑利灿:“咯咯,灿哥哥你看兄妹伦的影片想干嘛,你好坏喔,你好像不仅仅想摸人家喔。”

 利灿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大妹子的挑逗,之前或许有各种原因才和利君竹发生关系,而此时利君竹是明目张胆的挑逗,利灿不仅剧硬,双臂紧紧抱住利君竹,双手各种下抚摸,让一旁的利君兰看得要鼻血:“姐,灿哥哥,你们玩过火了,快停下,哎呀,灿哥哥,你的手摸哪里,快快拿开。”

 原来利灿的一只手已经拨利君竹的后完股沟又,还把手指头入了口,利君兰好想阻止,但又不知道怎么阻止,急得她在边跺脚。

 趴在利灿怀里的利君竹桃腮粉颊,意浓烈,忽地侧身,用她的小手抚摸利灿鼓鼓的裆:“妹妹和哥哥做,肯定很刺的,君兰,你想过给灿哥哥进去吗,灿哥哥现在很硬喔。”利君兰都看傻了,木然摇头:“没有,没有想过。”

 利君竹又问:“口呢,你有含过灿哥哥的巴吗?”利君兰同样桃腮粉颊,想起了那次差点和利灿做的画面,羞得用力摇头。利君竹娇滴滴问利灿:“灿哥哥,曼丽嫂子勾引阿元,是不是你的巴很小。”

 “咯吱。”利君兰忍不住发笑:“姐,你今天怎么了,你发颠了,哎惹,别摸灿哥哥那里了。”利灿佯装生气:“你们自己看啊,看看灿哥哥的巴是大还是小,哼,又不是第一天认识灿哥哥,灿哥哥的巴大不大,你们心里没点数吗?”

 “咯咯。”两个美少女笑得花枝颤,她们从小和利灿生活在一起,别的不说,平时经常一起游泳玩水的时候就有各种各样的身体接触,利灿也经常被妹妹们的大胆美惑,时不时起,所以利家三姐妹都对利灿具的大小有大概了解,心照不宣而已,再说了,利君竹和利君兰都见过了利灿的鹰嘴大具,此时,利君竹说利灿的巴小,利灿忍不住好笑。

 “看就看咯。”利君竹意烧身,大胆地拉下利灿的短衩,一支大家伙傲弹出,有点凶猛,姐妹俩同时惊呼:“啊。”

 出乎利灿的意料,利君兰见到利灿的大具后,不但没走,还坐下了沿,芳心鹿撞。利君竹也是芳心欢喜,娇躯像泥鳅般滑到利灿身下,竟然伸出小手握住利灿的大具,近距离的仔细端详,呼吸男人的味道,那纤纤食指刮着鹰嘴头,兴奋道:“灿哥哥的巴好大,好特别,前面像个钩钩,女人给它进去肯定很舒服,君兰,你要不要一下,就一下体验体验嘛,我不告诉阿哒。”

 利君兰呼吸紊乱:“我不要。”利君竹挤挤眼,小手摇晃大具:“要不,。”利君兰又是连连摇头:“不要。”利君竹的小鹅蛋脸一片娇媚,小嘴嘟嘟:“你不,我咯,我好想。”

 说着张开了小嘴儿,那娇美瓣轻轻包裹鹰嘴头。利灿火焚身,惊喜不已。利君兰见状,急得皱鼻子:“姐,不要呃,不要呃。”

 利君竹发嗲,粉红小舌头微伸,闪电般在鹰嘴大头盘旋了一圈,嗲声道:“君兰别生气,灿哥哥也喜欢我哒,你不能独自一个人霸占灿哥哥。”利君兰芳心好不难受:“我,我…”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