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四百一十五章
这一问出口,乔元如焉了的皮球般没了精神。利君芙见乔元这么脸色,不心惊:“怎么了,你样子很凄凉喔。”乔元想了想也不想隐瞒女神了,郁闷道:“他不是我爸。”

 利君芙以为乔元开玩笑,举手一指:“大逆不道。”乔元无奈叹息:“我爸另有其人,我也是知道没多久。”

 利君芙这才意识到乔元不可能拿这些话题开玩笑,她沉默了,定定的看着小爱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车到学校门口,利君芙小心翼翼问:“你想送威龙给你爸爸,安抚他?”

 乔元木然点头:“我只想到这个方法了,你有什么好建议,可以说说看。”利君芙两眼一亮,娇憨道:“请他吃巧克力,我不开心的时候就吃巧克力。”

 乔元没笑,他知道利君芙是想逗他开心,可乔元哪笑得出来,随口道:“要不,让我爸爸看看你子。”

 “啪。”一巴掌扇在乔元的瘦脸上,他捂脸大怒:“你打我。”“啪。”又一巴掌打中乔元的瘦脸,出乎意料,乔元马上道歉:“我错了,君芙,我嘴而已。”

 “骨头。”利君芙骂了一句,忽然拉长鼻音:“不过。”乔元瞪大眼珠子:“不过啥。”利君芙将两条腿儿搁上了车前窗:“你那么多女人,找一个你玩腻的送给你爸爸咯,然后再给你爸爸一笔钱,金钱美女加豪车,你爸爸这种黑社会份子,都喜欢这些庸俗的东西。”

 乔元被女神一番连损带骂后,竟然无法反驳,咬牙切齿道:“你看小人书多了。”利君芙做了个鬼脸:“书中自有黄金屋。”顿了顿,利君芙提出个人选:“南宫蕴怎样,你玩腻了没有。”乔元连连摇头:“不行,不行,南宫蕴的头很粉红的。”

 话音未落,瘦脸再次挨一记耳光。乔元大怒:“怎么又打我,有病么,你打上瘾了么。”利君芙岂肯示弱,捡起下的高跟鞋砸过去:“王八蛋,你强调南宫蕴的子粉红做什么,难道我的头,二姐,大姐的头是黑疙瘩嘛,就她南宫蕴的头是粉红的嘛,连妈妈的头都是粉红的,她南宫蕴算个啊。”

 乔元自知理亏,赶紧捡起高跟鞋送上,还不忘闻一闻:“是的,是的,她算个而已,我错了,君芙老婆骂得对。”利君芙凶悍的夺过高跟鞋:“把她甩给你爸爸。”

 “呃。”乔元挠头犹豫。利君芙见乔元这样子,登时气急败坏,电光火石间,一个掌影扇来,这次乔元有了准备,精准避开:“呵呵,我防着呢,小样。”没想到,才笑两声,另一个掌影鬼魅般闪电扇来“啪”的一声清脆,扇了乔元一个结实耳光。乔元目瞪口呆,利君芙则笑:“这招叫上天入地神凤不见尾连环掌,你防得了初一,防不了十五。”

 “好手法。”着火辣辣的瘦脸,乔元总算开窍:“你妈妈教你的?”利君芙出两汪得意小酒窝:“妈妈说,你敢耍滑头,就用这招打你。”

 乔元不心生佩服,不是佩服利君芙,而是佩服胡媚娴,她的功夫虽不强,但有独到之处,乔元就受益匪浅,从胡媚娴那里学了轻功,立马如虎添翼。

 利君芙什么武功都不会,居然也能从她母亲胡媚娴那里学到了扇耳光的本事。乔元越看越爱,尤其见利君芙双腿间走光的柔软,顿时浑身发软,忙不迭道歉:“我错了,我错了,请君芙大侠高抬贵手。”

 利君芙太足了,能随时扇小爱郎的耳光,那感觉特。可能是感觉到小爱郎的眼光和乔三很相似,利君芙撇撇小嘴:“你爸爸什么都好,就太了,刚才他看我的眼神,哎哟喂,我皮疙瘩就起了,你看你看,现在还有。”

 乔元一看女神伸来如藕般的手臂上有若干皮疙瘩,马上破口大骂:“老鬼。”利君芙揶揄一句:“老鬼的儿子是小鬼。”

 两人随即哈哈大笑,乔元叹道:“我明白你利君芙的意思,你认为我爸爸好,要用女人安抚他。”“这叫投其所好。”

 利君芙遮下了双腿间的青光:“就好比你不开心了,我会用安抚你,妈妈也这么说。”乔元笑不拢嘴:“你和你妈妈都是活宝,爱死你们了。”利君芙乘机暗示:“那你今天什么时候不开心。”乔元挤挤眼:“现在就不开心。”利君芙登时叫:“快回家,我们快回家。”

 乔元哭笑不得,指了指校门:“先接你二姐放学,你急什么,今晚大巴是你的。”利君芙撅起小嘴:“接了二姐,你就开心了,不需要我安抚了。”

 乔元机灵,偷偷拉开裆,小黑乎乎大水管。利君芙一见,小脸蛋羞红,她张望了一下左右,竟敢伸手过去,将整支大水管掏出来,紧紧握住。

 乔元还思考利君芙敢不敢吃大,利君芙已侧身弯下去,一口吃掉大水管,足足吃下了大半支。乔元舒服得双腿发抖,爱怜的轻抚利君芙的秀发:“真要用女人安抚我爸爸,得找个处女,我爸爸有处女情结,除了我妈妈,恐怕一辈子都没搞过处女,现在连我都不是他儿子,我估计爸爸搞妈妈的时候,妈妈已经不是处女了。”

 “上哪找处女给你爸爸。”利君芙吐出大水管,继续深喉,吃这东西就是口,喉,心。乔元怔怔的望着静悄悄的校门,若有所思:“我们学校不是很多处女吗?”

 利君芙,诡笑道:“高中的,除了我之外,可能都不是处女咯。”乔元没好气,拿大水管在利君芙的脸蛋上敲了两下:“我知道,大巴一进去,君芙的处女膜就缩到里面去,一拿出来,处女膜完好无损,还是处女。”利君芙捧腹大笑:“说对了,咯咯。”正想继续吃大巴,乔元却将大水管收了回去:“你二姐出来了。”

 果然,静悄悄的校园走出一条婀娜身影,绰绰飘逸,行云水。乔元不住夸赞:“哇哦,君兰真的美,她走路的样子和常然有一拼。”

 “哼,又想念你的初恋了。”利君芙怒问:“你有见过我走路吗?”乔元正被利君兰抱肘行走的美态吸引,心不在焉的,就随口一说:“没吃过猪,也见过猪走路。”结果“啪”的一声清脆,乔元的瘦脸又火辣辣一片。乔元恼怒不已:“你走路确实没常然和你二姐好看,不许我说真话吗?”

 利君芙猛翻白眼,气鼓鼓道:“那是以前,现在本姑娘长高了,有气质内涵了,如果穿上高跟鞋一步扭两下,不会比你初恋差的。”

 乔元确实对利君芙走路姿势的印象还停留在两月前,就算现在利君芙一副时尚的超短裙和高跟鞋打扮,乔元也没发现利君芙走路的姿态“突飞猛进”所以很不以为然:“君芙,老师教导过,虚心才能成长,我也想对你刮目相看,真的,说到气质,我也希望你和君兰有一比。”

 “啪。”这巴掌,利君芙用了能用的力气,她气坏了,敢说她的气质不如二姐,乔元的嘴巴确实够。幸好乔元是瘦脸,怎么打都是瘦脸,否则早变成猪头,不过,乔元也被彻底打了:“你怎么又打我。”

 一步两扭的利君兰远远看到乔元被打,立马飞奔过来:“君芙,你得改改你的待倾向,别动不动就打阿元,他也是我老公,你打也不能打脸呀。”

 “啪。”利君芙闪电出手,然后淡定道:“那我就打他脖子。”乔元着脖子直摇头,示意二丫头上车,利君兰这才注意这辆与众不同的布隆迪威龙。乔元回头,的看车后座的利君兰:“君兰,上学能穿高跟鞋吗?”

 利君兰优雅抱肘,披肩长发一甩,白了一眼过去,很优雅翘起了牛仔美人腿:“现在不是出了校门吗,啰啰嗦嗦。”乔元被怼,心里不平衡,又嘴了:“装什么优雅,又不是处女。”

 利君兰脸色大变:“不是处女怎么了,大把人追求我。”利君芙话进来:“阿元现在急需处女。”“啪。”

 这次居然是利君兰辣手出击,一掌打中了乔元的后脑勺,把利君芙乐得频吐小舌头。乔元怒瞪利君芙,忙对利君兰解释:“君兰,你别你妹瞎,不是我要处女,是我爸爸。”

 “你爸爸要处女。”利君兰瞪圆了大眼睛。利君芙娇笑着爬进车后座,朝利君兰招手:“二姐,故事是这样子哒…”

 于是,姐妹俩头接耳,一阵阵嘀咕。乔元则发动引擎,驾驶牛哄哄的布隆迪威龙驶向公路。不一会,利君兰惊诧道:“妈耶,阿元原来是蓉姨和别人的私生子。”乔元气歪了鼻子“私生子”

 三个字太刺耳,太伤自尊了。两姐妹紧急又嘀咕,忽然,利君兰提了个女孩名:“章蕙咯,她肯定是处女。”利君芙小声说:“陈小娟也是吧。”

 似乎姐妹俩对两个女孩都不满意,偌大的市三中美女如云,姐妹俩苦苦思索适合乔三的女孩,还务必是处女。想了半天,二姐利君兰拍拍妹妹的胳膊:“嗨,好像单珊珊蛮适合乔叔叔。”

 利君芙轻轻摇头:“单珊珊难度太大。”脚尖一踢驾驶位:“喂,你爸爸喜欢哪类型的。”乔元专心开车,没多想,一下子口而出:“应该是君竹那类型吧。”利君兰一听,忍不住“咯吱”

 笑出来,这一笑的含意乔元心知肚明,因为利君兰知晓乔三搞了大姐姐利君竹,而利君芙给文士良送去带狐狸屎做的点心后,也发现了这事,只不过利君芙佯装不知,给乔元和大姐姐面子,小美人表面凶悍,内心蛮善良的。

 乔元恨得咬牙切齿:“君兰,好久不烂你了。”利君兰娇滴滴道:“这么狠心干嘛,人家的,要温柔,我穿高跟鞋给你好不,你看我的高跟鞋多好看,显得我的腿很长,我在学校公认是美腿第二喔。”忽然,姐妹俩几乎异口同声:“刘小艺。”

 乔元莫名其妙:“谁。”姐妹俩因此吵了起来,一个说:“第三美腿应该不是处女了。”另一个说:“是处女。”

 “不是。”“是。”乔元烦透了媳妇的叽叽喳喳:“喂喂喂,吵什么吵,第一美腿是君竹么,她去哪了。”

 利君兰高举修长双腿,娇滴滴回答:“别听姐姐吹,姐姐不是第一美腿,单珊珊才是第一,南宫蕴排名第四哟,姐姐才排第五,她今天都没来学校,说和你妈妈逛街了。”利君芙听得心浮气躁,讥讽道:“姐姐现在猛拍蓉姨马。”

 利君兰掩嘴娇笑:“蓉姨是谁呀,她是我们的婆婆,有哪个媳妇不拍婆婆马哒。”乔元大吼:“你们两个就不拍我妈妈的股。”

 “咯咯。”两个小美人捧着肚子,笑翻在车后座。晚餐关桐桐亲自下厨。陈天宝惊喜加,上次关桐桐亲自下厨还是几个月前,太难得了,陈天宝望着餐桌上的几样可口小菜,很好奇:“桐桐,今天什么日子,有什么喜事吗?”

 关桐桐款款落坐,没动筷子,似乎在等人:“你们陈家家族的几个兄弟里,就数你陈天宝家丁单薄,人家都是三四个孩子,多的五六个,我们家只有小豪这独苗,你心里好想丁的,对吧。”陈天宝发呆:“桐桐,你怎么提这事。”

 关桐桐端了端本来就很端庄的神态,淡淡道:“孜蕾有好几个表妹,个个漂亮伶俐。”“是么,呵呵。”

 陈天宝的神态有些不自然,脑子里浮现利君竹的娇娆倩影,心虚道:“夫人,你说这个什么意思。”关桐桐轻叹:“你口味变了,变得喜欢吃的,喜欢吃草,我足你意愿。”陈天宝大惊失:“桐桐你说什么呀。”

 关桐桐也不揭穿丈夫在香港的丑事,严肃道:“我见过孜蕾的另一个表妹,她叫利君兰,是那个利君竹的亲妹妹,我好喜欢她,她好漂亮,我想让她嫁给小豪做二房。”

 陈天宝惊呆之际,关桐桐忽然诡笑:“至于那个利君竹,她可以替你陈天宝生个孩子。”陈天宝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利君竹给我生孩子?老婆,你这是哪跟哪,我都糊涂了。”

 关桐桐柔声道:“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利君竹很适合做你陈天宝的女人,你一直喜欢这类型女人。”陈天宝见过大世面,这会冷静了下来:“我喜欢桐桐这类型。”

 关桐桐轻叹:“我没说你不喜欢我这类型,我是说,你更喜欢的女人。”陈天宝正道:“桐桐就很。”

 关桐桐顿时柳眉倒竖,陈家家族里,无人不说陈家大嫂关桐桐是一位百年一遇的贤淑女人,是陈家家族里女人的模范,哪怕那颗美人痣也有人争相模仿,跟“

 字完全不沾边。这不,一位帅气,略带成的男人走了过来:“妈妈一点都不。”不是别人,正是陈家唯一的独苗陈豪,他热情跟父母打招呼:“妈妈,爸爸,吃饭,吃饭。”关桐桐脸温柔:“偷听爸爸妈妈说话,很不礼貌。”

 “无心的。”陈豪落坐,晚餐才开始,吃了几口,陈豪问:“对了,刚才你们聊什么呢?”夫换了一下眼色,关桐桐笑眯眯道:“小豪,妈妈问你,你见过孜蕾的另一个表妹吗,叫利君兰。”

 “见过。”陈豪一直对吕孜蕾贴身观察,自然对吕孜蕾的情况有所了解:“以前孜蕾在我们天昊天公司的时候,她几个表妹去找过孜蕾,印象很深刻。”

 “很漂亮对吧。”关桐桐嫣然,笑不齿,端庄大气。陈豪最欣赏母亲的端庄,在母亲面前从来没有半分轻佻,他笑道:“嗯,三个都很漂亮,不过,我和她们都没说过话,利君竹也是开派对的时候才第一次和她有交流。”

 关桐桐两眼绽亮:“你知道吗,利君兰很像以前妈妈,不是样子相貌,是气质,是神态,是身材,是眼睛,妈妈超喜欢她。”

 陈豪很少听母亲夸一个女人,不心驰神往:“说得我心的,妈妈不如约她见面吃饭,看看能不能认个干女儿。”

 关桐桐柔声道:“认干女儿是第二选项。”陈豪一怔,听出了母亲的弦外之音:“难道还有第一选项。”关桐桐颔首:“妈妈想让利君兰做你子。”

 “妈妈,你开什么玩笑。”陈豪大惊失。关桐桐认真道:“妈妈不开玩笑,孜蕾说三年内不考虑生孩子,我可不能等三年,七表姑整天抱她的孙子出来嘚瑟,哼,我也要抱孙子,我也要嘚瑟。”

 “爸爸。”陈豪看向父亲。陈天宝耸耸肩:“我也是第一次听你妈妈这么说,我现在糊涂中,我连利君兰都没见过。”

 关桐桐已有了安排:“小豪,你明儿和孜蕾,还有那利君兰见见面,吃吃饭,我会跟孜蕾打招呼。”顿了顿,关桐桐关切问:“小豪你告诉妈妈,你愿不愿意多娶一个像利君兰那样的女人。”陈豪笑咳:“妈妈,这个,咳咳…”白痴才不愿意,陈豪不是白痴。关桐桐眼珠子一转,似乎漫不经心:“对了,公司的里一些事,你放手给你四叔,他还是有能力的,你都准备结婚了,你四叔依然单身,你们不要太苛刻他。”陈豪几乎要放下筷子,一脸厌恶:“呼,就妈妈护着四叔。”

 关桐桐娇嗔:“他是你四叔。”陈天宝赶紧打圆场:“听你妈妈的,听你妈妈的。”夜晴朗,万里无云。

 险峻的鹰嘴峰来了两人,一位是王卿若,另一位则是卢超超。瞪着狐王坟,心脏剧跳的卢超超都忘记了呼吸:“我的天啊,真他妈的有狐王坟,有了狐王坟,那狐王宝藏就不是传说了。”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