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一身黑衣的王卿若神色冷漠:“为了这狐王宝藏,我被王希蓉的儿子,也是你的儿子乔元了。”卢超超在狐王坟前踱步,东摸摸,西摸摸,漫不经心:“辛苦,辛苦。”

 王卿若然大怒:“什么辛苦,我被你的野儿子了,你一句辛苦就行了吗?”卢超超愕然:“那你还想怎样,不是说乔元的巴很像我的巴么,如果真那么大,他你,你应该感到舒服才对,恐怕连辛苦都说不上。”

 王卿若怒不可遏,也不知是真怒还是假怒,脚下跺得砰砰响:“卢超超,你听好了,我不舒服,如果不是看他乔元是你的种,我刹了他。”

 右臂一挥,做了个砍刹的动作,很利落。卢超超摊摊手,神色轻松:“卿若姑娘,我觉得你应该去演戏,拍电影,咱们多少年夫了,你肚子有几条蛔虫我都清清楚楚,你别装那么可怜,女王永远都不会可怜的,只会让人害怕,你假装可怜的样子最渗人。”

 “噗哧。”王卿若实在演不下去,笑弯了。卢超超又继续查看那狐王坟。王卿若笑够了,杆重新直,像标那样立:“那我就直说了,狐王宝藏里的宝石,宝物,金银珠宝,我全不要,我只要那本《处真本纪》,你有意见吗?”

 卢超超背负双手,仰头遥望皎洁明月:“我也会说,狐王宝藏里的宝石,宝物,金银珠宝,我全不要,我只要那本《处真本纪》,你有意见吗?”王卿若没有笑,目光森:“超哥,别跟我抢。”

 卢超超马上堆起笑容:“我不抢,我不抢,我也抢不过你,呃,《处真本纪》里那些占卜,美容,驻颜之类的东东我不感兴趣,我只要里面那个呼吸练功的内容。”

 都是明白人,钱财对于卢家来说无无非锦上添花而已,那些呼吸运功的东西才是练功人士梦寐以求的至宝。

 既然说开了,气氛就融洽了,王卿若语气很温柔,特别的温柔:“只要你不抢,等我拿到《处真本纪》后,我会把关于呼吸练功的内容全部告诉你,我保证一字不漏,原原本本告诉你,好不好。”

 卢超超晃了晃脑袋,忽地鼓掌:“好的,好的,老婆一直和我同甘共苦,我最相信老婆了。”仿佛皆大欢喜。不过,王卿若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事:“现在我最担心乔元,万一你这个野儿子时不时来羞辱我,我怎么办。”

 卢超超一听,鼻子都气变形了,只是气归气,他也无可奈何:“老婆别担心,您看着办,您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干预就是,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满意了。”

 王卿若想笑,拼命的忍着:“哎,我也是没办法,乔元现在变得很厉害,我打不过他。”卢超超深以为然:“对的,人生就这样,输了就得赔,打不过就得认,就好像我打不过卿若一样,她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王卿若噗哧一笑,皎洁月下,她美得仙女姑姑:“帮我出口恶气怎样。”卢超超冷冷道:“女王无所不能,还需要我帮忙,真可笑。”

 王卿若娇嗔:“你野儿子羞辱我,我老公没理由不报复他,那利君竹是你野儿子的女朋友,我刚才送了一套很感的内衣给她,内衣很特别,用特别的药水浸泡过,剩下的,不用我教你吧。”

 卢超超没好气:“这个忙我可以帮,不要用下三滥的手段我也能了利君竹,麻烦你以后别说野儿子三个字,行不行。”王卿若月眉轻挑:“哟,看来你对王希蓉的感情不是一般水情喔。”

 果然,一回到卢家,卢超超就心急火燎的去客人房看望王希蓉,却发现三个俊美儿子已将王希蓉和利君竹围在大上。

 成百媚的王希蓉穿着一套很感的黑色镂空睡衣,涂着猩红脚趾甲;利君竹则穿着两件套有系带的粉绿色睡衣,也涂着猩红脚趾甲,婆媳俩人,她们的睡衣都很轻薄透明,都能朦胧见到浑圆的大房,似乎连下体丛也隐约可见。

 今晚王希蓉要陪着利君竹,这是王希蓉第一次在卢家过夜,她哪想到会被招待得这么隆重,简直受宠若惊。

 卢超超太激动了,家里所有的男人都激动,因为无论是王希蓉还是利君竹都是卢家男人顶礼膜拜的女神。陶歆很嫉妒。舒海伦更嫉妒。最嫉妒的是王卿若,她还是王希蓉的长辈婶婶,可丈夫卢超超就当着王卿若的面起了。

 当然,在众人前,王卿若要表现得大度得体:“希蓉,这件睡衣没穿过,很适合你,很好看,你就当这里是你的家,需要什么就跟桑桑说,跟我说也行。”

 王希蓉娇羞腼腆:“知道了,婶婶,这里很舒适,今晚的菜很好吃,我在这里很愉快。”视线一落,王希蓉惊呼:“婶婶你这双高跟鞋好好看。”

 王卿若一指三个帅气男孩中最的一个,笑道:“我小儿子的收藏,有好几百双,都很好看,我想穿哪一双就穿哪一双。”

 王希蓉一脸惊诧羡慕:“婶婶好有福气,我的鞋子来来去去就三五双。”王卿若见三个儿子和丈夫都是躁动不安的样子,妒火一盛,故意拉走王希蓉:“来,我送你几双,不是旧鞋,是新鞋。”有点拘束的王希蓉挪动雪白大肥,口不择言:“婶婶的旧鞋我也穿的。”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卢超超乐坏了,起更犀利。王希蓉和王卿若一离开,客人房就了套,三位俊美少年一拥而上,纷纷爬上

 “君竹和我玩电脑游戏,别睡那么早,才十一点。”“君竹,我们去游水,泳好不好。”“君竹,我们看大片。”这架势吓坏了盘坐在中央的利君竹,那占据眼睛四分三的大乌眸水汪汪的:“你们干嘛,出去,出去,统统出去。”

 三位俊美少年哪里肯依,都赖着不想走,都盯着利君竹那若隐若现的私处。“听见了吗,都出去,别爸爸用子撵。”

 卢超超拿出父亲的威严,却不想利君竹也不给面子:“卢叔叔,你也出去,我要换罩。”这话一出口,房间里的四个男人都立马血脉贲张,女孩子说“罩”两字特别有味,特别刺心弦。

 卢超超笑:“卢叔叔摸过君竹子的,帮你换罩没什么。”一指枕头边的透明蕾丝罩,问:“是这件吗?”

 刚想抓起罩,利君竹眼疾手快,先一步抓到手中。二熊卢展风首先打击父亲:“爸爸,这个换罩的工作不适合你,你太鲁了,太像野兽了,我比较细心,我是君竹男朋友。”

 利君竹掩嘴娇笑,卢超超气得老脸呈猪肝。小熊卢展月最受利君竹心,他故意在利君竹面前耍帅,故意给利君竹看他的新款耳钉:“爸爸,这罩是我提供的,我才有资格帮君竹换。”

 卢展云是卢家兄弟的老大,他异乎寻常的淡定:“爸爸,让君竹在我们当中选一个帮她换罩。”“嗳哟,你们献殷勤的样子好可爱,咯咯。”

 利君竹太开心了,发情的肌肤渐渐晕红,如同抹上一层油脂般闪闪发亮。今晚利君竹必须要做,换罩只是借口,她享受勾引男人的乐趣,她要在卢家的男人中选一个和她做,选谁呢,利君竹差点就选卢超超了,不为别的,就为那“野兽”

 两字,女人有时候就希望和自己做的男人是野兽。只是想归想,利君竹不好意思选择卢超超,毕竟没有和卢超超媾过,利君竹也不愿意这么轻易把身子给了卢超超,女人总是矜持的,少女的矜持更长久些,她故意晃动拔双,嗲声道:“我自己能换罩,不需要别人帮忙。”

 “君竹。”群情昂,极具侵略的荷尔蒙在大量分泌,四个男人蠢蠢动。利君竹看得心惊跳,赶紧点头:“好吧,好吧,嘘嘘,我选一个,你们冷静点喔,敢欺负我,我以后不来了。”

 这话厉害,四个男人像听话的狗狗,立刻冷静下来。利君竹又晃睡衣里的两只拔大子:“呃,展云留下。”

 “欧耶。”卢展云如中了头彩般激动,直接在下翻筋斗,然后双手叉,仰头长笑:“哈哈哈。”其余的男人都是一脸丧气,利君竹给卢展月抛去一个大媚眼:“小熊,你备胎,帮我叫海伦来。”卢展月总算得到一丝安慰,备胎就是预备队,预备队就是有机会。卢展月好不兴奋,疾跑去叫舒海伦,也不问问,利君竹叫舒海伦来做什么。

 舒海伦来了,穿的衣服没那么暴,皮笑不笑的。同为一校的校花,和利君竹相比,两人颜值差不多,身材差不多,为什么总输利君竹一筹,舒海伦百思不得其解。

 “海伦,帮我拍个照好吗?”坐下沿的利君竹缓缓穿上淡绿色的长筒丝袜,简直美到了极点。卢展云则跪在利君竹脚边,殷勤的给利君竹的丝袜玉足穿上一双精美的白色高跟细带趾高跟凉鞋。舒海伦瞬间妒火狂烧,很不愿意接过利君竹递来的手机,手机已经打开拍照功能,和卢展云交往了这么久,他从来没有这样殷勤对舒海伦,舒海伦又怎么能不嫉妒。

 站直了高挑感的身子,利君竹一边甩直了瀑布般的披肩长发,一边扭动感匀称的娇躯:“这款内衣是王阿姨送给我的,海伦,你觉得好看吗?”

 舒海伦妒火更甚,已经住在卢家了,王卿若送给大媳妇舒海伦的礼物屈指可数,可送给利君竹的东西却很多。所以舒海伦很冷淡:“好看,你利君竹穿什么都好看,男生都喜欢看你。”

 “展云过来。”利君竹招了招手,卢展云马上来到利君竹面前。这时,镜头里出现了一幅很自然,很美妙,很和谐的画面,卢展云双臂环抱利君竹,利君竹舒展双臂圈住卢展云的脖子,小翘一撅,踮起脚尖,与卢展云吻一下,随即看向舒海伦:“拍呀,愣着干啥。”

 舒海伦很不情愿的举起手机,随意拍了几张,很不解问:“为什么要穿这样透明的内衣和展云拍照。”利君竹妩媚道:“因为要表现内衣的感好看,必须要和男生一起拍,你老公身体线条好,和我般配的。”舒海伦气炸了。卢展云不以为然道:“海伦,只是拍照而已,没事。”

 “拍吧。”舒海伦见未婚夫男友这么说了,只好强作颜,举起了手机。利君竹嫣然,感的娇躯和高耸的房贴紧卢展云的膛背心,慢慢拉扯背心,慢慢去卢展云的背心,那高耸的房几乎直接碾磨卢展云的肌。

 舒海伦咬牙切齿,都没按下拍照键,心中大骂利君竹不要脸。更火辣的动作出现了,利君竹嗲声道:“展云,你的手抱我,抱我的股,你自由发挥,像和海伦调情时,抱海伦那样子抱我。”

 舒海伦目瞪口呆,因为未婚夫卢展云真的按利君竹说的那样,深情的拥抱利君竹,深情的热吻利君竹,深情的抚摸利君竹的翘,更要命的是,卢展云忽然扯下短,将粉白大到利君竹的小手里。

 利君竹诡异一笑,用力握住粉白大具,就在舒海伦面前套。舒海伦浑身发抖:“展月,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回事。”

 利君竹看向舒海伦,妩媚娇娆:“拍呀。”卢展云也催促:“海伦,继续拍。”舒海伦气急败坏:“我不拍了。”

 哪知利君竹给卢展月送上一个香吻后,就由上而下,一路吻着卢展云的身体弯下,最终停留在卢展云的双腿间,调皮的大眼睛瞄了舒海伦一眼,缓缓的将粉白大具含进了嘴里。

 “呜唔。”利君竹大口大口嘴中巨物,卢展云张嘴呼吸,极度舒服的样子,舒海伦则颓然跌坐在地,眼前这一幕伤透了她的心。一个矫健身影从窗外飞进来,马上捡起地上的手机:“我来拍,我来拍。”

 原来是备胎卢展月,他笑嘻嘻的举起手机,大声招呼:“大哥,烈点。”卢展云马上勾住利君竹的脖子,动下体。舒海伦凄凉哀求:“展云,不要啊。”

 哪知利君竹直起身子后已是火焚身,桃腮粉颊,她的一条粉绿色丝袜美腿站得笔直,另一条粉绿色丝袜长腿则踩在上,户大开。

 卢展云配合得很完美,身体立马贴过去,粉白大具抵在了利君竹的双腿间。那小熊举着手机一跪下去,镜头焦距瞬间捕获两人的下体。

 利君竹扭动小蛮,小手握住粉白大具对准她双腿间的粉粉红裂了进去,真是神准,一既中,粉白大具随即深入,深深入了烫的小,再一,粉白大了个圆

 “啊。”利君竹销魂呻:“海伦,你老公的巴不小心进我的了,怎么办呀,要不要拔出来呐。”舒海伦触电般从地上爬起,来到卢展云身边,急得跺脚:“要,要,快拔出来。”

 卢展云双手抱住利君竹的小翘,生怕利君竹离开似的往回按,大具直接戳到利君竹的子。利君竹痛苦娇:“啊,啊,好,海伦,你老公好。”舒海伦哀求:“拔出来,展云快拔出来。”卢展云却摇摇头,缓缓送:“好像拔不出来,君竹的有魔力,住了。”

 利君竹娇娆万千,回以烈耸动,小密集吐粉白大具:“海伦,不是我有魔力,是你老公的巴有魔力,你看,你仔细看,你老公的大巴好猛,把人家的里的都翻出来了。”

 舒海伦都看傻了。卢展月则举着手机,又跪又趴,调取各种角度,简直像专业摄影师那样,拍得不亦乐乎,很自然,他的裆剧,他也被利君竹的劲深深刺

 “啊,展云,亲我。”利君竹仰头索吻,卢展云低头吻上香,下身烈撞击利君竹的双腿间,利君竹仿佛大雨下摇曳的杨柳,弱不风。

 “不准亲。”舒海伦哭了。可惜密集的啪啪声掩盖哭声。利君竹扭头叮嘱小熊:“展月,要拍仔细点喔。”

 卢展月笑嘻嘻,一边继续拍媾的大特写,一边狂裆:“放心,放心,等会也让大哥拍我们的。”利君竹媚笑,烈扭:“不行的,陶歆会生气的,啊,展云,海伦会生气吗,你的大巴磨人家子,海伦会生气吗?”舒海伦顿足:“生气,生气。”

 利君竹好足,只要舒海伦生气,利君竹就有足感,她放声娇:“啊,海伦,你放心,我不给你老公进去,啊。”

 这句刺了卢展云,他疯狂。小熊卢展月忍不住好笑:“我好想看大哥进去。”利君竹一声嘤咛:“那我就叫你大哥进去。”

 随即扭动小蛮,很优美,很烈的吐粉白大具:“展云,快进去,然后再给你弟弟进去,看你们谁的多,啊,展云,用力我,给你老婆舒海伦看,啊,海伦,我喜欢你老公,我想天天和你老公做,啊,我可能会被你老公大肚子。”

 卢展云冲刺了,漫无天际般冲刺:“君竹,上天作证,我爱你,我喜欢你。”“啊。”利君竹浑身哆嗦,热浆晒。小熊卢展月不拍了,他静静的看着,静静的等待,等大哥卢展月的大具退出利君竹小的那一刻,卢展月猛扑过去,在大哥的没即将溢出小的时候,卢展月的粉白大具狠狠的入了利君竹的小,随即一抛手机:“大哥,快拍。”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