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四百三十一章
这一吻,就定了情,不伦之情也是情。“唔呜。”利君竹忘情回吻,本能的侵入的舌头,两只大子几乎同时被两只大手握住,很有力度的,利君竹喜欢这样的,美丽的房要想保持美丽,就需要这样的

 “卢叔叔,不要。”利君竹看见卢超超吻上了娇滴的尖,不浑身发颤,更要命的来了,利君竹的双腿间被一巨物摩擦,整个部都处于极度感之中,磨一磨,电万伏,卢超超这么上下左右的碾磨,带来了何止是万伏电,啊,利君竹要离了,她嗲声抗议:“啊,不要磨那里。”

 卢超超继续尖,大拇指很灵巧,尖发红,嘴巴凑上去,在利君竹的耳边细语:“卢叔叔能让君竹舒服,很舒服的。”

 “啊。”利君竹闭上双眼,着了魔般陶醉,她的两只小手推了推犷身躯,纹丝推不动,就转而抱住了卢超超的,电持续,她张大了腿儿,让坚硬大的东西更直接摩擦部,反正爱已经止不住了,就任凭它狂

 忽然,利君竹睁大了双眼,这是一双很美丽的大眼睛,占据眼儿四分之三的乌眸子透着无辜,她呼吸如兰,无辜得令人心醉:“卢叔叔,你…”卢超超制住利君竹的两条玉臂,口水都了:“进去了,进去了,终于进去了。”利君竹张着小嘴:“不要,不要进去,啊,太了。”

 大眼睛一闭,随即又睁开,这次睁得更大:“喔,咝,喔,咝,这样子不可以的,啊,这么,要涂润滑油哒。”

 卢超超谄媚:“水多,就不需要润滑油,卢叔叔有带润滑油来,见君竹这么多水,就不用了哈。”利君竹哭的样子:“唉哟,太了,太了,噢,还要进去呀,人家都死了。”

 卢超超居然拱了拱,似乎又入不少:“没死,没事,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咯吱。”利君竹哭不出,忍不住笑了出来:“哎呀,好,好。”

 卢超超抱住了利君竹的脸蛋,深情款款:“君竹,叔叔爱你,叔叔把世界给你,你要啥都行,哦,超级紧的,叔叔好幸福,叔叔等这一刻等好久了。”

 利君竹嗲道:“我不要你爱,我爱大熊小熊,啊,拔出来,快拔出来,啊,还要进去嘛,唉哟,顶穿人家子了,唉哟,大巴好长。”

 卢超超当然不会拔出大具,他放肆抚摸利君竹的两只青春大美笑不停:“玩了叔叔的大巴这么久,长不长,心里没数么,以后就了。”利君竹几乎无法呼吸:“啊,卢叔叔,你先停停。”

 卢超超鲁的勾住利君竹的脖子:“和卢叔叔亲嘴,卢叔叔爱上你了,我要和他们三个竞争,我要把君竹当老婆那样宠。”

 利君竹岔开双腿,轻轻扭动小蛮:“啊,卢叔叔,你顶到哪里了,啊,这么长哒,人家里面好酸。”卢超超笑:“是不是还很,卢叔叔专门给你止,卢叔叔是专家,呵呵。”

 说完,缓缓耸动,利君竹闪电抱住,声音都发颤了:“好下,噢,好,啊,钻什么钻,要钻烂子吗,嗯。”卢超超渐渐发力,力度异常雄厚:“来了啵,卢叔叔开了,把你上天。”

 利君竹根本没有反抗之力,也没反抗的意思,实际上她如愿以偿,只是过程看起来很被动,她的火冲上了天,她的,生锈大具很犀利,没有因为利君竹的多娇柔而温柔,相反,生锈大具带着野,带着野蛮攻击,拉长的身很惊人,道的力量也很惊人,利君竹的烈摩擦了,她的脑袋左右摇摆,尖尖的指甲掐入了卢超超的肌,小嘴语无伦次:“噢,不能这样哒,救命呐,噢,这样会完蛋的,蓉姨,救命呐。”

 卢超超的大手拼命抓少女美,一点都不温柔:“你把她叫醒,我连她一起。”大震颤,娇躯震颤,秀发在震颤中披散,空气中响起了愉快的“啪啪”

 声,能听出很愉快,因为媾中的两人都不愿意破坏这种愉快的节奏。利君竹渐渐适应了这支填灵魂的大家伙,她的嗲叫勾魂夺魄:“啊,噢,不行了,不行,噢,左边一点,啊,对对对,啊,好厉害,啊,卢叔叔,这样不好,我是你儿媳,你不能这样子,啊,卢叔叔。”

 卢超超没想到利君竹还指挥他怎么,心底里对这个女人更喜欢了,那媚骨太销魂,真是越越舒服,越越带劲,忍不住道:“叫爸爸。”

 利君竹扭了,粉玉腿夹住了卢超超的身侧,嗲声中摇头:“啊,不叫。”卢超超沉碾磨:“阿元是我儿子,你应该叫。”利君竹嘴硬:“不叫,不叫。”

 可她的笑意已经浮现脸蛋,卢超超大爱,深的大具又狂起来,犀利绵密,这次撞击连骨都发疼:“爸爸带你开心,哦,好舒服的,好舒服。”

 利君竹没有说话,无与比伦的快征服了她,她享受这极度快,闭目扭,嘴儿时张时合。卢超超一个大嘴巴吻过去,利君竹迅速吐舌回应:“唔呜,唔呜。”

 王希蓉又了,如此地动山摇的做,她不可能不醒来,继续装睡而已,看见利君竹和卢超超媾,王希蓉想再阻止已没意义,阻止不了的,她索睁着一条小眼,窥看这香的一幕,总觉得这儿媳够

 不想卢超超敏锐察觉王希蓉醒来,他给王希蓉做了鬼脸,随即扛起利君竹的一条玉腿儿,将白玉足放在他宽阔膛上。

 利君竹离着双眼,任凭卢超超摆,那只玉足幽香勾人,晶莹无瑕,卢超超好这口,喜欢女人的脚,他捧着玉足玩,他一遍又一遍的,一遍又一遍咬,脚指甲和脚趾都不放过。利君竹意外痉挛,哆嗦得厉害。

 “了?这么快。”卢超超好不得意,着香玉足底,一直在摆动,生锈大水管如永动机般进出小,利君竹能不高吗,她舒服得眼冒金星。

 “过瘾吗,再来。”卢超超祭出娴熟湛的技艺,之前征服了王希蓉,这次也要征服利君竹这只心目中的至尊小蹄。

 “卢叔叔。”高的余韵布了利君竹的小鹅蛋脸,她好嗲,全身软绵绵的,这次高来得格外的快,格外刺,格外的美妙。

 卢超超听到利君竹召唤,以为她不舒服,颇有点紧张,俯身下去,抱住利君竹,正要问啥事,利君竹娇柔道:“卢叔叔不要跟别人说我和你做,我以后…以后同意和卢叔叔做。”

 卢超超差点没笑,强忍着,低头粉红尖:“吧咂,吧咂,好好吃,好好好,我跟谁都不说。”忽然,卢超超一脸笑,下取来一条丝袜,迅速回到上,利君竹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被卢超超扳转,接着睡衣全剥光,双手被反剪,丝袜绑了上去,牢牢绑住了双手。利君竹大吃一惊,娇柔问:“怎么绑人家。”

 卢超超兴奋莫名:“不瞒君竹,其实卢叔叔一直想得到你,可你总是拒绝卢叔叔,于是卢叔叔想强暴你,可惜卢叔叔不敢真的强君竹,怕君竹生气,现在做做强的样子,足卢超超的幻想。”

 利君竹凌乱了,一声惊呼:“妈呀,卢叔叔好变态,竟然幻想强我,很可怕哒。”卢超超以为吓着了利君竹,忙柔声安慰:“没强啊。”

 哪知利君竹不依,双腿蹬,身子在上滚动,还尖叫:“刚才就是强,刚才卢叔叔强我。”她双手反剪被绑,滚来滚去的,看上去很像被人强迫。卢超超瞪着那只圆翘的小股,面目狰狞起来:“好吧,刚才是强,现在也是强,卢叔叔就用这支大巴,一展强利君竹的风采,务必把利君竹强,把利君竹强到高。”

 利君竹一听,意识到不妙,急忙挣扎。卢超超一把抓住利君竹反绑的双手,强势摁住,另一只手握住钢般的生锈大具,对准小股中间的粉红裂凶狠的了进去,酱汁四溢。

 “噢,不要。”利君竹扭动娇躯,反应强烈。但卢超超一句“由不得你”肥硕的肚腩随即对圆翘小股予以野蛮撞击,生锈大水管密集,都是拉到口了再狠狠深进去。

 躺在旁边佯睡的王希蓉都看呆了。利君竹的脸蛋着枕头,秀发披散,看不出她的表情,不过,她的粉娇躯烈耸动,小翘扭得很有章法。房间里发出“嘭嘭嘭”的撞击声,太疯狂了,太野蛮了,卢超超竟然强暴娇柔的利君竹,她娇滴的小似乎受到了史无前例的摧残,瓣儿都红肿了,汁溅,生锈大水管暴力,反绑双手的娇躯在暴力扭,雪白小翘像皮球般打起伏。

 卢超超亢奋之极,若儿臂的生锈大水管仿佛要刺穿雪白小翘,不刺穿誓不罢休:“求爸爸放过你,求啊。”

 利君竹终于发出难以压抑的叫唤,她忍耐好久,必须叫唤了:“啊,咝咝咝,爸,不要,不要,求你了,不要强啊。”

 卢超超狠狠的打了个灵,一股电闪过,的冲动油然而生,他暗叫不妙,又不愿意停止,眼瞧着就要沟翻船。

 正在这时,小熊卢展月居然推门进来,大声喝止父亲:“爸爸,你这是干嘛,你不能这样对君竹。”看见利君竹被反绑双手,父亲的大具又在利君竹的里,卢展月以为父亲暴力强利君竹。

 卢超超没想到小儿子不期而至,不哈哈大笑:“闹着玩的,闹着玩的,不信你问君竹,爸爸哪敢真的强君竹,爸爸爱她。”

 卢展月看向利君竹,利君竹没吱声,只是羞涩的把脑袋埋进枕头里,卢展月见状,心知误会了父亲,也哈哈大笑。

 “老三,你怎么来了。”卢超超表面责怪儿子,内心却感激儿子,如果不是卢展月突然冒出,卢超超肯定,这个脸可丢大了,他暗自庆幸之余,也对利君竹大为着,玩这的强游戏,非得男女双方默契配合,否则玩不出味道,利君竹第一次玩就玩出彩,卢超超没有最爱,只有更爱。

 卢展月郁闷道:“大哥和二哥霸占妈妈的眼,我是多余人了,没得玩,就过来瞧瞧。”眼睛瞄了瞄闭眼的王希蓉,卢展月笑道:“君竹终于给爸爸了,整天碎碎念的,好刺啊,玩强游戏,如果君竹穿校服玩,那就更刺了。”

 卢超超一听,顿时两眼放亮:“展月好建议,下次爸爸穿警服,君竹穿校服玩一次强游戏。”越说越刺,卢超超被刺到了,圆翘小股重新被碾,生锈大水管重新,披头散发的利君竹出半张娇媚动人的脸蛋,嗲嗲叫唤。卢展月的注意力转到了王希蓉身上:“蓉姨睡着了吗。”

 卢超超当然知道王希蓉假睡,他也不揭破,开玩笑说:“大进去,就知道她睡没睡着。”卢展月可当真,他惊喜加,蠢蠢动。想到乔元了他母亲王卿若,卢展月报复的念头暴涨,当然,他发自内心的喜欢王希蓉,看着王希蓉感腴美的身材,卢展月利落爬上,大胆的掰开王希蓉的腴腿。

 旁边的卢超超伏下了狂庞大的身体,对利君竹发起了新一轮进攻,哪里管儿子做什么。利君竹更是脑子一片空白,接受卢超超的暴力摧残。

 王希蓉是清醒的,卢展月爬上掰开她王希蓉腴腿时,王希蓉就明白卢展月意何为,她想过睁开眼制止卢展月,可犹豫了一下,王希蓉并没有睁开眼,因为她的情极度高涨,卢超超和利君竹的强游戏强烈刺了王希蓉,她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想做,空虚的道急需东西充填。

 卢展月来得正是时候,他同样是俊美少年,他的具也很大。王希蓉不由得怦然心动,她很喜欢卢展月,愿意失身给他,所以王希蓉继续佯睡,等候被卢展月

 报复的冲动越来越强烈,卢展月不顾一切的将粉白大具对准了王希蓉的,他好奇口黏糊糊的,但没多想,咬咬牙,卢展月带着报复的怒火,将硬的粉白大入了王希蓉的,由于担心王希蓉会挣扎,卢展月急匆匆的一下子全到底,然后趴在王希蓉身上,双手用力抱住王希蓉的香肩。

 可能是得太快,王希蓉半天才回味过来,酥麻的道被填充了,带来的快如山崩地裂。这时候想装睡已无可能,王希蓉缓缓睁开了人的大眼睛,假装愣了一下,又佯装大吃一惊:“嗯,啊,谁啊。”

 卢展月不敢说话,紧紧抱住腴美感的王希蓉。王希蓉看清楚了俊美少年,有点惶恐:“啊,怎么是展月你,啊,展月,你干什么,你不要,啊,展月你这么的…”

 卢展月毕竟心虚,大具一顶住王希蓉的子,就口不择言:“蓉姨,和我做吧,我二哥没我厉害。”

 没等王希蓉反应过来,俊美少年的嘴巴就封住了王希蓉的樱,好漂亮的樱,被俊美少年的嘴巴用力含住。王希蓉瞪大双眼,发出“唔呜”

 声,眼前的俊美少年自有他的气质和味道,油般细腻的肌肤尤其讨王希蓉心,她悄悄张大腴腿,接纳陌生巨物,体会卢展月的强悍。

 “蓉姨,别生气,拜托拜托。”卢展月见王希蓉没有挣扎,胆子更大了,大头在子上碾磨了片刻,随即耸动开,大具不紧不慢的摩擦润滑的道,好舒服,趴着的腴美体像厚垫子似的,也很舒服,于是,卢展月加了力气。

 王希蓉差点要呻,她情不自的抱住卢展月的际,拼命不呻出来,佯装生气:“啊,你冒充你二哥,不问过我,偷偷进来,还那么深,你是欺负蓉姨呀。”卢展月尴尬一笑:“没冒充,二哥没我帅,很多人都这样说。”

 王希蓉忍住巨大的快,娇嗔道:“你帅不帅,跟我有什么关系。”卢展月总算是青春少男,没有那么滑头,做了亏心事后有点不好意思:“呃,蓉姨喜欢我二哥,那也应该喜欢我。”

 王希蓉越看越喜欢眼前的美少年,火滚滚而来,她悄悄盘动大肥,伸手拧了拧卢展月的胳膊:“谁规定喜欢你二哥了,就要喜欢你。”卢展月顿时脸红,腼腆道:“我,我不知道,我要动了。”

 这次动的力量和幅度大多了,堪称大刀阔斧,弓起的小腹悬空,美少年很矫健,粉白大具有意无意给王希蓉看到,表达他的强悍。

 一轮密集,王希蓉有了强烈反应,快太强烈了,如同和卢展风做那样,王希蓉入恋爱般感觉,很幸福,很甜蜜,大肥不再雌伏,而是热烈回应美少年的撞击。

 “嗯,好。”“蓉姨,和我做。”卢展月幸福不已,双手终于大胆的扒开王希蓉的睡衣,直接握住两只硕大的房,又摸又捏,又吻又,王希蓉媚眼如丝,动下体,吐粉白大具:“为什么要和你做,啊,你和你爸爸一样坏,啊。”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