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四百四十章
王卿若似乎也知道大黑看她的身体,她不介意,介意也没用,她总不能不给大给看。躺靠下躺椅,王卿若斜眼过去,漫不经心问:“花花去买菜了?”

 “是的,她带两个佣人刚走。”大黑点点头,笑眯眯的,这意味着王卿若和他说话了,昨天拔对贸然而至的乔元,王卿若很生气,不过,这不能怪大黑,乔元没有经过大门进入卢家,属于非法闯入,大黑身为保安,自然严厉对待乔元。

 “桑桑呢。”王卿若又问。大黑随口道:“她在指挥佣人搞清洁。”王卿若喝了一口果汁:“现在你是花花多,还是桑桑多。”

 大黑的视线都集中在王卿若双腿间那贲起的丘陵,心神不集中,口说:“当然花花…”话说一半,大黑已经察觉说漏了嘴,顿时吓得噗通一声跪在王卿若脚边,头冷汗:“夫人,我错了,我错了,我冒犯了桑桑。”

 “哼。”王卿若冷哼。大黑赶紧乞求:“夫人,求你别告诉卢先生。”王卿若拿起果汁喝了小口:“他早知道了,你了桑桑的第二天,超哥就知道,桑桑走路的样子怪怪的,一眼就看得出来被大伤害过。”大黑双手一摊,哭丧着脸:“夫人,你要准备打我吗,我好害怕。”

 其实大黑经常被王卿若殴打,一来是为了练拳练功,王卿若和大黑手,能保持实战手感,大黑皮厚,浑身大块肌,经得起打。

 二来,大黑身上有放的野,打他能压制他的野,最重要的,王卿若有待感,喜欢男人,打大黑特能发内心的狂冲动。

 “幸好你忠心耿耿。”出乎意料,王卿若似乎并不是很生气,大黑再笨也察觉王卿若语气不算严厉,他又用膝盖挪近王卿若身边,笨拙的抓起王卿若的玉手放在口:“是的,我对夫人忠心耿耿,我愿意为夫人去死。”

 王卿若急甩掉大黑的手,冷冷道:“我们家新来的蓉姨,你想办法了她。”“啊。”大黑瞪圆了眼珠子,随即摇头:“我不敢,我不敢,她是我们家里的贵宾,是卢先生的宠爱。”王卿若冷笑:“这更要她了,在我们家,超哥只能宠我。”大黑糊涂了:“夫人,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王卿若提醒道:“但是,有一点你必须记住,不能用强,不能惹她生气,你要想办法勾引她,让她心甘情愿。”大黑哭笑不得的表情:“我不知道怎么勾引女人。”王卿若用果汁杯子扬了扬:“你把了。”

 大黑莫名其妙,但王卿若的话就是命令,他大黑无条件服从,所以他马上站起,拉下了黑色运动,一只有动物才具备的硕大生殖器完全暴在空气中,半垂着,眼瞅着就硬了起来,眨眼间整支大家伙起高,油光发亮,若儿臂,与乔元的大水管不相上下。

 王卿若喝果汁的动作很快,急喝了三四口,淡淡道:“有时候,男人勾引女人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这个东西,这是你的本钱,蓉姨喜欢去你休息室旁边的室内泳池泡水,你假装不小心给她看见你这个大巴。”

 接着,补多一句:“女人最喜欢大巴。”“我明白了。”大黑猛点头,出一口与肤反差极大的白牙:“那夫人你喜欢大巴吗。”王卿若想笑,强忍着:“把子穿回去。”

 大黑野来了,手握住惊人大家伙,一脸坏笑:“夫人,你能不能摸一下。”王卿若脸色大变:“把子穿回去,然后滚开。”

 大黑吓得不轻,急忙拉起运动,不敢再惹王卿若生气,马上转身走了,留下恍惚的王卿若:“这么大,她王希蓉肯定能吃撑了。”

 大黑被深深刺了,他迅速找到桑桑,将桑桑顶在一个墙壁角落里:“桑桑姨,桑桑姨,给我。”桑桑大吃一惊,立刻烈挣扎:“你疯了,你快松手,我是你上司,你想我就能吗,啊,你干什么。”

 “干你。”大黑已经扒下桑桑的弹力若儿臂的大黑对准桑桑的白股中央了进去。“不行,这个时候不行。”桑桑焦急不堪,她不是不愿意给大黑,是地点太合适,时间也不合适,桑桑还有很多家务要吩咐佣人去做,可大黑已虫上脑,顾不上许多了,大黑直接入并不润的道。桑桑闪电捂嘴:“噢,你混账,喔,你轻点。”

 大黑舒:“放心,卢先生知道我你了。”“啊。”不远处,一个人影闪了闪就消失。不一会,卢超超来到室外泳池,来到王卿若身边,神情有点气急败坏:“又干了,大黑又干桑桑了。”

 王卿若吃吃娇笑,幸灾乐祸似的:“吃什么醋,丹尼又不是外人,这么多年来,他对我们家忠心耿耿,他精力充沛,迟早要干桑桑,你总不能让丹尼一辈子花花,猪吃多了会腻,得换换口味,提高他的工作积极。”

 卢超超好不郁闷:“桑桑是我爱的女人。”王卿若撇撇嘴:“你也爱我的,我给别的男人了,给利灿,给你儿子,你吃醋吗。”

 卢超超没说话,气鼓鼓的,他当然嫉妒子被被的男人,不过,利灿和他是换,没太嫉妒,乔元是他儿子,也没多少嫉妒,换别的男人,卢超超就难以忍受。

 王卿若喝了一口果汁:“你都好几天不桑桑了,她也发的,女人发了得不到安慰,会很痛苦,让大黑足她,三全其美。”

 “三全其美?”卢超超没明白。王卿若扬扬月眉:“还有一美,就是你,你可以腾出精力玩利君竹了,给桑桑多浪费,她也不能帮你生一儿半女。”

 这话说到了卢超超心坎上,他所有的郁闷登时一扫而光,他已经彻底上利君竹,回味那晚和利君竹的纵,卢超超情不自大赞:“她真带劲,真的与众不同,十个陶欣,十个舒海伦加起来都不及她。”

 王卿若一笑:“把她肚子大。”卢超超好奇问:“夫人,你真不吃醋?”王卿若耸耸香肩:“你玩利君竹,我玩你儿子乔元,我们各取所需,乔元我的时候,你最好也别太吃醋,我等会就去利君竹学校,把她接回来。”

 一声妩媚轻笑,王卿若显得好诡异:“连我都喜欢她,她身上确实有魔力。”卢超超口水都了:“夫人快去。”

 吕孜蕾依然是田昊天公司无可比拟的制服风景,她利用了这道风景,故意去普通员工的洗手间,享受被公司员工注目的愉悦,她的白衬衣永远处于被撑破的状态,她微腴的体态永远增一分嫌肥,瘦一分嫌瘦,刚刚处于最美的状态,很多男员工看到吕孜蕾,都情不自捂了捂裆。

 从公司的洗手间回到办公室,吕孜蕾发现陈铎来了,他很悲惨的样子,整个人像猪头,鼻青脸肿。“你怎么了。”

 吕孜蕾佯装吃惊,其实她看到陈铎这副惨状,心底里还是有点歉疚的,所以没有立即赶走陈铎。陈铎撒了个谎:“出了车祸,求安慰。”

 “我忙。”吕孜蕾马上脸色大变,她看见陈铎在子,一股怒火重新填充吕孜蕾的膛,她难以忍受被陈铎如此亵渎。

 “再忙也要安慰我。”陈铎笑,他并不在意吕孜蕾的愤怒,他继续衣服,了个赤条条,大具高举:“大家都说你越来越美,越来越有女人味。”吕孜蕾很无奈陈铎的死烂打,只能忍受:“你把门扣上。”

 陈铎慢慢悠悠的去扣上了办公室门,然后嬉皮笑脸来身边,张开双臂抱住了吕孜蕾:“我帮你。”“我自己来。”

 吕孜蕾像见到毒蛇般弹开,幽怨的大眼睛看了看陈铎,深深一叹,自行去了制服,没光,留着精美的蕾丝罩和小内,整个人处于极度不安的状态。

 “你快点,等会我有很多工作,还要开例会。”吕孜蕾似乎更厌恶陈铎了,陈铎却着大具落坐在沙发,淡定的朝吕孜蕾招手:“坐上来。”

 吕孜蕾没动,大眼睛在火。陈铎笑:“你坐上来,主动点,我就得快,我了自然离开。”吕孜蕾无奈,这里是办公室,随时有人来,她不能和陈铎纠,必须要速战速决,她咬牙切齿,狠狠瞪着陈铎,很勉强的骑上了陈铎双腿,感之地立即被硬物顶住。

 “你这个氓,活该出车祸。”吕孜蕾骂了一句,随即翘感之地被硬物闯入,吕孜蕾瞬间浑身电,修长的双腿夹了夹陈铎的身体,一声闷哼:“啊。”

 陈铎抱住吕孜蕾的翘,玩吕孜蕾的尖头高跟鞋,狞笑道:“我出车祸死了,谁还能你这么舒服。”吕孜蕾深深入大具,悻悻道:“小豪就很。”

 陈豪摘下吕孜蕾的高跟鞋,放近鼻子闻嗅了一下,用高跟鞋的鞋跟轻轻敲打吕孜蕾的大子,笑道:“得了吧,小豪无法和我比,做需要技巧,小豪这方面足不了你,你和我做更有感觉,啊,子好大,好有感觉。”

 吕孜蕾看了看被高跟鞋跟欺负的房,焰狂烧,心里不得不承认陈铎说得对,做需要感觉的,吕孜蕾和未婚夫做感觉确实远远不及和陈铎,不知为何,吕孜蕾虽然厌恶陈铎,但和他做却实在有感觉,很舒服,很刺,羞辱和快乐并存着,每一次道摩擦都带来极大的愉悦享受,想克制这种无的愉悦,却是越克制,越愉悦。

 五十几下摩擦后,愉悦的细胞泛滥成灾,吕孜蕾火焚身,情不自耸动身子,提,主动道里的大具,娇媚之气渐渐浮上美丽的鹅蛋脸。

 陈铎放下高跟鞋,下身极力合,双手一会抱,一会握两只极品大美,还摘下吕孜蕾的罩,下闻嗅。

 吕孜蕾无法阻止,气得几乎咬破樱,可是无论怎么生气,她的依然吐陈铎的大具,猛烈撞击陈铎的小腹“嗖嗖嗖”的,动作密集有劲。了,骨酸了,眼看着两人的高就要来临,忽然,陈铎的手机响起,他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无奈道:“你老公的电话。”

 吕孜蕾一听,只好悻悻放缓了耸动,用道壁强势动里面的大具,她要保持对大具的摩擦,保持愉悦的感觉,随时出陈铎的,结束这次媾。

 陈豪也不敢太夸张,接通电话后,也是温柔的具,手机传来了陈豪的声音:“四叔,你在哪,我来你办公室不见你。”

 陈铎敷衍着,一只手还在玩吕孜蕾的美:“我在,我在别的地方,有什么事吗,小豪。”陈豪语气严厉:“等会,我妈妈就去学校接利君兰,你听好了四叔,你以后见到利君兰,不能逗她,可以和他打招呼,不能和她说话,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陈铎朝吕孜蕾做出一副可怜的表情,近在咫尺,吕孜蕾也听到了陈豪的话,她本能的趴伏下去,竖耳倾听。

 陈铎索打开手机免提功能,让吕孜蕾听清楚。陈豪继续警告陈铎:“如果我看见四叔你不识抬举,厚颜无的和利君兰说话,我立马查封你办公室,让保安止你进入公司,还让你最痛恨的副总裁马赛坐你的位置。”

 陈铎装出诚惶诚恐的语气:“别这样小豪,我保证不和利君兰说话,她是你喜欢的女人,我知道了,你放心追求利君兰吧,她很适合小豪你。”

 陈豪似乎满意了,马上掐断了通话。陈豪放下手机,双手抱住吕孜蕾的大翘,下身动:“我们继续,我继续小豪的老婆,好啊,小豪老婆是我的情人,她叫吕孜蕾,她是大美女,她的很紧,我得很舒服,我给小豪戴了大绿帽。”

 吕孜蕾意外的不介意被羞辱,她同样加速吐大具,动作重新烈:“快点,小豪随时来这里。”陈豪狞笑,假装环顾四周:“万一他来了,我躲在哪呢。”

 吕孜蕾不心焦,她办公室虽然够大,但似乎还没有藏匿一个大男人的地方,急得她用力摩擦道的硬物,大翘猛烈抛起了波:“啊,你快点。”

 陈铎一边烈上具,一边狡猾提示吕孜蕾:“孜蕾,用你的子摩擦我,我能快点高。”吕孜蕾几乎没什么考虑就伏低身子,用她两只美丽的大子摩擦陈铎的膛,那粉红尖与陈铎的头几次精准触碰,带来的是无与比伦的正负极电,吕孜蕾动情了,爱狂涌而出,透了陈铎的

 陈铎得寸进尺:“和我亲嘴,我能快点。”吕孜蕾刚一犹豫,她的脖子就被陈铎的手肘勾住一收,整张美丽的脸蛋凑向陈铎,香瞬间被陈铎含住,舌头渡入,小香舌,小香舌避了几次避不掉,干脆野回应,绕闯入的舌头,于是,办公室里响起了各种声音,有啪啪声,有滋滋声,有呜声,还有沙发震颤的嘎嘎声,这些声音组成了望的乐章,此起彼伏,销魂动听。

 爱更多了,陈铎感受到下体透,他吕孜蕾的舌头,双手猛弹手的:“叫我老公。”“不可以。”

 吕孜蕾回吻陈铎的舌头,烈耸动,两只大子在陈铎的膛滚来滚去:“啊,啊,啊。”陈铎青筋暴:“不叫的话,我停下来的。”

 吕孜蕾大怒:“你他妈的就知道卑鄙无的威胁我,唉哟,用力,再用力。”“叫啊。”陈铎几乎在乞求。吕孜蕾狠狠的打了冷战,喊了一声:“老公。”

 于是,两个性器官媾更烈,地动山摇般,那张宽大的沙发似乎要崩塌。这时,门外有“笃笃笃”敲门声,有人要推门,但办公室门已经扣死,无法推动,外面的人喊:“孜蕾,你在里面吗。”

 果然是陈豪的声音,他果然来看吕孜蕾,无论是什么男人,只要是他的子像吕孜蕾这样美丽,他都会牵肠挂肚,每时每刻都想见。

 房里的男女意外的保持媾,动作依然烈,陈铎坏笑:“继续叫,继续叫老公。”吕孜蕾和陈铎一样淡定,丈夫陈豪就在门外敲门,她吕孜蕾没有丝毫慌乱,她低声音,娇娆呼喊:“老公,快点。”

 “笃笃笃。”“孜蕾,你在里面吗。”陈豪焦急了。吕孜蕾娇躯颤,媚眼如丝,双手撑住陈铎的烈耸动大翘,那大具被红肿的摩擦得发亮,终于,陈铎也嘶吼了,他圈住吕孜蕾的软烈上下身:“孜蕾老婆,我了,我给你。”

 “啊。”接受到的吕孜蕾瞬间绷紧了身子,出极度痛苦的表情,一股暖出来,浇透了陈铎的头,接着,感娇躯软绵绵的倒在了陈铎身上,门外的敲门声更密集。

 正当陈豪想找人砸门时,门开了,办公室里光线昏暗,吕孜蕾在整理衣服:“我睡着了。”陈豪走了进去,紧张问:“不舒服吗。”吕孜蕾本能地推开了近的陈豪:“没有,就是困。”

 陈豪知道子是工作狂,他心疼道:“你不要太辛苦,不要太累了。”“嗯。”吕孜蕾淡淡问:“找我有事吗。”陈豪一愣,结结巴巴道:“我找老婆,我想老婆了,我需要有其他事吗。”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