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四百四十一章
吕孜蕾拿起了办公桌上的杯子,嫣然一笑:“我这里没咖啡了,帮我去休息区拿些咖啡来,要蓝山的。”陈豪马上答应:“好,我就去拿。”

 陈豪前脚刚走,躲在沙发后的陈豪就赶紧开溜,开溜前,他吻了吕孜蕾的香:“货,不许吃避孕药。”

 吕孜蕾厌恶的推开陈铎,陈铎不敢再待下去,急匆匆走了。吕孜蕾拿起手包也急匆匆离开办公室,离开了公司,然后打电话给陈豪,说临时有急事,先走了。腔怒火的吕孜蕾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足以放心”

 洗足店,她厌恶陈铎,也不想见陈豪,她现在最想见的是最爱的男人乔元。“阿元,你在哪。”出租车里,吕孜蕾打通了乔元的手机。一听是吕孜蕾的声音,乔元仿佛浑身打了血,兴奋不已,语无伦次。吕孜蕾心烦意燥,直接了当说:“你啰啰嗦嗦那么多话干什么,有话当面讲,我现在在你的按摩店,我找你按摩。”

 乔元脸堆笑:“我马上就过去,你先到一号贵宾事休息。”吕孜蕾刚好要洗澡,她去身上的衣服高跟鞋,在一号贵宾室的浴室里洗掉身上的男人气味和味,然后美滋滋的躺入了红木大浴桶,享受温水花浴。

 十五分钟后,公子哥打扮的乔元走进了一号贵宾事,他二话不说,马上光,大水管高举。吕孜蕾目光暧昧:“你光光干嘛,我找你按摩,不是找你做,我已经有老公了,不能和你做了。”

 乔元涎着脸跨进红木浴桶:“知道知道,孜蕾姐有老公了,我不能找你做了,但你不是找我按摩吗,要按摩就彻底按摩,全身按摩,我打算用大巴按摩你,不是做,是按摩。”

 “噗哧。”吕孜蕾笑得花枝招展,翻腾,美得不可方物,在吕孜蕾心目中,无论和谁在一起,都不如和乔元在一起开心。

 吕孜蕾紧紧拥抱扑到怀里的乔元,和乔元在温水里绵接吻,很甜蜜,很动情。按摩需要按摩,离开温水大木桶的吕孜蕾感得难以形容,房高耸,股翘翘,如此美,本该是乔元给吕孜蕾按摩的,不料,乔元意外命令吕孜蕾先给他按摩。

 吕孜蕾竟然温柔顺从,按摩上,吕孜蕾的珠在炙热大水管上缓缓滚动,香腮鼓起,目眩动情,女人给男人口也是一种爱,也很舒服,特别是给心爱的男人口,那是包裹爱意和占有。

 “好多天没见它,它好像又了。”吕孜蕾将手中的巨得发亮大,剽悍的头比鹅蛋还要大几分。

 乔元坏笑:“撑爆孜蕾姐的嘴巴,撑爆孜蕾姐的,这是大巴的责任,所以它变。”吕孜蕾眨了眨大眼睛,娇娆道:“嘴巴已经撑爆了,现在麻烦你撑爆我。”

 说完,吕孜蕾一个娇娆趴卧,撅起了翘翘大,乔元一见,乐了赶紧趴上吕孜蕾的玉背,瘦摩擦吕孜蕾的脊椎:“知道我喜欢后式。”吕孜蕾娇笑:“你丈母娘最喜欢了。”

 乔元狂吻吕孜蕾的香肩,背脊,后颈:“你和我丈母娘一样可爱。”吕孜蕾妒忌道:“媚娴姐现在幸福了,天天被她女婿后式。”

 乔元将大水管抵在了吕孜蕾的户上,那娇户已经水潺潺,乔元,大头故意摩擦口:“孜蕾姐也幸福的,结婚后,孜蕾姐也可以给我后式的。”吕孜蕾忽然绷紧了身体,娇柔呻:“啊,阿元,好舒服。”

 这充实的感觉与陈铎完全不同,吕孜蕾非常恋大水管。乔元缓缓耸动,缓缓摩擦吕孜蕾的道,双手握住两只大房,悠悠道:“说吧,孜蕾姐找我还有什么事,你不光为了按摩才找我的,我看得出来。”

 吕孜蕾忍不住大笑,后伸玉臂拍了拍乔元的股:“这么鬼精明,你知道你老婆利君竹出轨了吗。”“知道。”

 乔元没想到吕孜蕾提这茬,连吕孜蕾都知道,乔元当然郁闷,他的手一使劲,几乎要捏爆大子的意思。

 吕孜蕾就是故意打击乔元,她被乔三了,这会也找个心理平衡,同时希望乔元原谅她嫁人,有利君竹出轨在先,如果乔元能原谅,那乔元也应该原谅她吕孜蕾的背叛,她又故意问:“你知道你君竹出轨谁。”

 “谁。”乔元没好气。吕孜蕾直接了当:“君竹和你爸爸搞上了,你的三哥君竹好多次了。”乔元深呼吸,头顶绿油油的,他不可能不被打击,但他成了许多,很淡定:“我了三哥的老婆,他我老婆,咱们扯平。”

 吕孜蕾笑得香肩抖:“她们说你了你妈妈,你果然真了,你说说,你媚娴姐舒服,还是你妈妈舒服。”

 大水管加速,乔元狠狠咬了咬吕孜蕾的耳朵:“都舒服,我孜蕾姐也一样舒服,咬吕孜蕾的耳朵特别舒服,再问下去,我发誓烂孜蕾姐的。”

 吕孜蕾不问了,圆圆翘得舒服,道被得舒服,舒服得要呻:“啊,好深啊,大得好深。”乔元狞笑:“要不要再深点。”吕孜蕾马上喊:“要。”

 随即密集的撞击声响彻了一号贵宾室,还有吕孜蕾那高亢呻:“啊,啊,好,啊,得好深,加油,我的宝贝小氓,你是最的。”

 乔元当然加油,为了小氓的称呼,他也得奋力,奋力蹂躏吕孜蕾的道。吕孜蕾娇中忽然问了一句:“有个女人,你能不能帮我她。”

 乔元一愣,很拽道:“不漂亮的女人,我不,我留着大吕孜蕾。”吕孜蕾咯咯娇笑:“蛮漂亮的,你肯定喜欢她。”

 “谁呀。”乔元漫不经心,他很爱吕孜蕾,他要足女神。吕孜蕾息道:“你见过的,我未来的婆婆。”乔元大吃一惊:“关阿姨?”

 “她漂亮吗。”吕孜蕾扭动翘。乔元来劲了,兴奋道:“关阿姨好漂亮,那颗痣好人。”吕孜蕾吃醋不小:“哼,你想她吗。”乔元机灵,忙否认:“不想,不想。”

 吕孜蕾后大翘,娇道:“不管你真的不想,还是假的不想,你都要尽快她,给她,最好拍下她和你做的照片交给我,你如果答应帮我,我找个时间穿婚纱内衣给你,你想不想看我穿婚纱内衣,配白色高跟鞋,很好看的。”

 乔元亢奋不已:“为什么要她,她得罪你了。”吕孜蕾幸灾乐祸道:“她不仅得罪我,还得罪你。”乔元莫名其妙:“得罪我,什么意思,她哪里得罪我了。”

 吕孜蕾轻哼一声:“她打算撬走君兰,让君兰给他们陈家生孩子,延续后代,你说,她可恶不。”“真的?”

 乔元懵了。吕孜蕾然大怒:“你以为我骗你吗,你这个小混蛋居然不信我的话,你不信就问君兰。”乔元信了,怒火瞬间填:“我她妈妈的大烂,敢撬我老婆,我定她了,她叫什么名字。”

 “关桐桐。”吕孜蕾得意诡笑,报复快充斥心间,她不仅要报复关桐桐,也报复未婚夫陈豪,她知道陈豪喜欢上了利君兰。

 利君兰当然美丽绝伦,值得任何男人喜欢,她是学校无可争议的校花,他们利家姐妹个个都是市二中的美人儿。

 今天利君芙没有上学,在家陪小狐狸囡囡。利君兰和利君竹都上学了,利君兰是真的来学校学习读书,利君竹来学校的目的或许只为了凑热闹,她喜欢热闹,喜欢被注目,她的校服永远都是紧紧的,惑无数小男生。

 第三节刚下课,学校的学生都惊讶发现有两辆劳斯莱斯停在教学大楼下,相隔不过二十米,一辆是银灰色的幻影,一辆黑色魅影。

 意外的是,两辆顶级豪车的车主竟然互不认识,她们都是很漂亮的美妇,都是来找利家姐妹的。学校轰动了,其中有一辆劳斯莱斯的司机居然是黑人,学生们纷纷侧目,震撼利家姐妹的排场。

 利君兰和利君竹像两只快小鸟似的,咯咯娇笑着从教学大楼奔下,姐妹俩先来到黑色魅影那辆前,左一句“关阿姨好”右一句“关阿姨好”的喊,喊得格外亲切,逗得关桐桐笑不笼嘴,更坚定了她让利君兰做儿子二房的决心。

 利君竹很惊喜:“关阿姨,你是怎认识君兰的。”关桐桐笑道:“孜蕾带君兰出来吃饭,我们就认识了。”

 利君竹又问:“那关阿姨是专程来找君兰的?”关桐桐柔声道:“也找你,走啊,我们一起去吃午饭。”

 说话间,关桐桐好奇旁边那俩劳斯莱斯幻影,不时张望过去。利君竹哪敢怠慢那边,一阵风跑去和幻影劳斯莱斯的女主人打招呼:“王阿姨,你来找我吗,还是来找陶欣和舒海伦的。”

 “找你。”王卿若淡淡一笑,也张望那边的关桐桐,暗道:这女人好面生,蛮漂亮的,开劳斯莱斯,我以前怎么没见过她。利君竹很好奇:“找我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呀,出什么事了。”

 王卿若道:“没什么大事,卢叔叔想你了,快和我上车。”利君竹一听,顿时美脸霞红:“还有一节课哦。”

 “上车。”王卿若命令的口吻。这时,利君兰似乎准备上那辆黑色魅影,她扬手喊:“姐,你过来。”王卿若两眼一亮:“那是妹妹么,叫什么名字来着。”

 “嗯,是我二妹,叫利君兰,我叫利君竹,她叫利君兰。”利君竹娇嗲甜笑,摇曳生姿。王卿若一看娇俏的利君兰就喜欢得不行,女人也喜欢美丽女人,而且利君兰是情夫利兆麟的女儿,王卿若更有视为己出的感觉,她扬了扬下巴,指示道:“君竹你过去,跟人家打个招呼,然后叫你妹妹跟我们走。”

 利君竹愣了愣,因为妹妹已经答应和关桐桐去吃饭了,不过,王卿若这么跋扈,利君竹又和卢家关系密切,她哪敢顶撞,犹豫了一下就跑了过去,难为情道:“关阿姨,不好意思,我要跟那个阿姨走,君兰也要跟我们走。”

 利君兰好奇问:“姐,她是谁,我都不认识她。”关桐桐本来慈眉善目的,这会月眉紧蹙,轻轻抓住利君兰的小手:“既然君兰不认识她,就不要理她嘛,君竹,你跟那个人走吧,改天我们再一起去吃饭。”

 其实,关桐桐来学校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单独接走利君兰,之后会带利君兰与陈豪见面,关桐桐再找借口离开,让儿子陈豪和利君兰单独相处,连幻药都准备好了,到时候给利君兰吃下幻药,陈豪再和利君兰找地方发生体关系,一下子生米煮成饭,确定两人的关系,陈家办事一直不择手段,非常有效。

 这一切都计划好了,连利君兰的地方也找好了,关桐桐可不想半途而废。利君竹那是左右为难,好不尴尬,不知答应哪边好。

 这时,那边的王卿若意外走来,大眼睛不看关桐桐,而是看向美丽绝伦的利君兰,笑盈盈道:“利君兰,你好,你好漂亮,我是王阿姨,我们走吧,我带你们去一个有趣的地方。”利君兰羞涩道:“我答应和关阿姨去吃饭了。”

 关桐桐一听,赶紧拉利君兰上车,哪知人影一闪,王卿若也闪电抓住了利君兰的另一条胳膊:“君兰,跟王阿姨走。”大眼睛瞪向关桐桐,气势汹汹道:“你放开利君兰的手。”

 关桐桐火大了,瞪着王卿若问:“你凭什么要求我,你又不是利君兰的家人,你有什么资格阻止我和利君兰去吃饭,利君兰想跟谁走就跟谁走。”这话有理,王卿若示意利君竹说话:“君竹,劝劝你妹妹。”

 大眼睛带着寒芒瞪回关桐桐。利君竹苦哈哈的:“哎呀,王阿姨,关阿姨,我,我我我…”“哼。”王卿若见利君竹没站在她这边,气坏了,转而柔声对利君兰说:“君兰,跟我走,你姐姐和我们家可好了,我们像亲人一样。”

 这话有分量,利君兰冰雪聪明,看出姐姐和王卿若关系匪浅,而她和关桐桐只见过两次面,心里有点想跟王卿若走。关桐桐察言观,急忙扯住利君兰:“君兰,我们上车。”

 王卿若明明看出利君兰要改变主意,岂能容忍关桐桐强拉走利君兰,心中一气,她随手扇了一个耳光过去,不轻不重的打在关桐桐的脸上“啪”的一声响。全校都动了,因为打人了。

 “你打我,你敢打我。”关桐桐捂住脸,气急败坏,先不说她也是贵妇,有钱有势,岂能容忍被他人羞辱,那天她被乔元骂过一次,耿耿于怀,誓要追究到底,如今当着成百上千的学生的面被打,这口气是无论如何不能咽下的。

 “打你怎么了。”王卿若明知自己打人不对,但她剽悍如斯,又有强劲后台,所以肆无忌惮。利君兰反感王卿若了:“王阿姨,有话说话,你不要打人嘛。”关桐桐气鼓鼓道:“你有种再打一次。”

 哎,都是贵妇,都目空一切,如今目空一切的贵妇关桐桐遇到了比她更加目空一切的贵妇王卿若,结果可想而知,王卿若狞笑着:“我就再打一次给你看看。”

 说完,玉掌扇向关桐桐,眼瞧着关桐桐又要受辱,关键时刻,一个矫健影子从天而降,硬生生的挡住了王卿若的这一掌:“喂喂喂,不能随便打人。”

 “阿元。”利君兰尖叫。“阿元。”利君竹叫。关桐桐大喜,激动道:“乔老板,打她,帮我打她。”王卿若很意外乔元突然出现,她冷冷一哼:“他敢打我,哼。”乔元一来没把握打赢王卿若,二来他从不打过的女人,王卿若是极品女人中的极品,乔元得过瘾,喜欢她,更不会主动打王卿若,他看着王卿若,笑嘻嘻道:“我不是不敢打你,是没必要打你,但你不准再打关阿姨,人家又漂亮又善良,你欺负关阿姨不懂武功。”

 王卿若怒了,怒火攻心,乔元说其他的还好,当着她王卿若的面赞关桐桐漂亮,那意思说她不如关桐桐漂亮了,这个醋,王卿若吃了十八桶似的,鼻子都气歪了,乔元还赞关桐桐善良,又不懂武功,明显讥讽王卿若跋扈嚣张。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