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四百四十六章
大家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卢家三兄北的老大卢展云。陶欣欢喜不已:“大哥哥回来了。”在这个家里,陶欣最喜欢的男人不是小丈夫卢展月,而是大哥卢展云。

 “好讨厌展云。”利君竹征服卢超超的努力付之东,自然对卢展云气恼。卢展云则对利君竹一往情深,他怀妒忌之走到利君竹跟前,纳闷道:“怎么了,为什么讨厌我。”

 “哈哈。”陶欣和舒海伦两位美少女哈哈大笑,搂做一团。陶欣解释:“你惨了展云,你坏了君竹的好事,帮了你爸爸,你爸爸差点输给君竹,差点先投降,幸好你回来及时。”

 “哪有这回事,我怎么可能先投降,呼呼。”卢超超嘴硬,心里却暗叫侥幸,他抱着娇美全的利君竹缓缓坐下,利君竹也顺势落坐,小嘴呼吸,修长的腿并拢起来,不让青光暴给卢展云。

 卢展云打篮球回来,浑身是汗,男人的气息浓郁了,特别吸引少女,他走上前,好奇指着利君竹的美丽双:“君竹,你的子怎么了。”

 “怎么了。”利君竹低头,众人也朝利君竹的房看去。卢展云忽然坏笑:“怎么又变大了。”“咯咯。”利君竹被逗乐了,对卢展云的气恼也随之风吹云散,卢展云呆呆欣赏利君竹的体:“君竹好美。”

 利君竹芳心受用,嘴上娇嗔:“走开啦,你老婆在那边。”卢展云柔声道:“爱你的男朋友在你面前。”

 说完,卢展云一下子去运动短出一支粉白大具,直接递到利君竹嘴边:“吃。”“不,不吃。”

 利君竹轻轻摇头,却不料卢展云很鲁,一手勾住利君竹后脑,一手握住粉白大捅利君竹的小樱

 卢超超有心帮儿子,下身疾,利君竹如遭电击,登时花容大变,小樱微张,粉白大具乘机捅入,一下捅到嗓子眼。

 “唔呜。”利君竹的反应一点不强烈,火焚身的她闻嗅着卢展云下体的汗味和味,甚至还有味道,这些味道掺杂在一起,竟然强烈吸引利君竹,她陶醉了,离着眼睛,温柔嘴里的大,大眼睛不经意瞄向舒海伦。

 不巧,舒海伦也看过去,与利君竹的目光相接,利君竹居然一边看舒海伦,一边收缩香腮,用力嘴中物,卢展云大呼舒服,舒海伦妒火中烧,干脆转移目光,却不料发现陶欣有口水的迹象,舒海伦怀着嫉妒之心小声问:“陶欣,你这两天有没有和展云做过。”

 陶欣愣了愣,美脸羞红,有点不好意思:“早上做过一次,他去学校前要,我就答应给了,他是大哥嘛,不答应不好。”顿了顿,陶欣歉疚道:“你也可以要展月的。”

 舒海伦一皱可爱的小鼻子:“我就是不给他,他老是发那些黄短信给我,小叔子这样对大嫂不好。”“咯咯。”陶欣掩嘴娇笑:“你妈妈喜欢他。”舒海伦噘嘴:“我不喜欢。”

 陶欣一副深度怀疑的表情:“真的假的,你看我老公的眼神不是那种讨厌的眼神喔。”舒海伦顿时说不上话来,脸红如霞。那边,情形发生了众望所归的变化,卢展云掰开利君竹的腿,蓄势待发,准备入。

 利君竹佯装挣扎,靠在卢超超的怀里挣扎:“不要,你老婆看着,她会吃醋哒。”舒海伦心知无法阻止卢展云和利君竹媾,索大方说:“我不吃醋。”

 卢展云一听小娇这么说,更放心了,粉白大具立刻在利君竹的上,来回摩擦娇柔,那红彤彤头,玉柱般的身,简直与卢超超的生锈大具形成巨大反差,利君竹好喜欢这么俊美的具,芳心阵阵酥麻,很期待被粉白大入,此时她的又红又肿,卢超超的大着,娇蕾紧密包裹着身,整个小微微鼓起。

 卢展云磨了几下娇柔,竟然伸手下去抓住他父亲的大强行从小里拉出来,带出一波水。父子俩大笑,利君竹无限娇羞,卢展云乘机替代了父亲的生锈丑家伙,将粉白大入利君竹的里。

 丑的换俊的,肿依旧,舒服依旧,利君竹妩媚娇:“啊,展云,展云哥哥,你轻点儿。”这是利君竹故意娇嗲刺舒海伦。

 果不其然,舒海伦嫉妒得猛翻白眼。卢展云则骨头尽酥,年轻人冲动,粉白大具强势的一到底,舒得他仰头呼吸:“天啊,好紧,给爸爸了这么久,君竹的还这么紧。”

 “爸爸好爱她。”卢超超情动如山,用下巴摩擦利君竹的粉颈,她见,咯吱一笑:“你以为是陶欣那种松垮垮的吗。”

 “咯咯。”舒海伦笑,陶欣就气得想哭,舒海伦赶紧安慰。卢超超说了句公道话:“别说,小欣的也很紧的。”陶欣大喜,甜甜道:“谢谢爸爸。”舒海伦忽然诡笑:“爸,你的大可不要闲着。”

 陶欣醍醐灌顶似的瞪圆了双眼,一声尖叫:“对啊,夹心饼干,爸爸和展云一起给君竹做夹心饼干。”于是,两位美少女一起兴奋喊“夹心饼干”“夹心饼干”

 “不。”利君竹明白夹心饼干是什么意思,她惊恐拒绝。卢家父子热血上涌,心有默契,都想一起利君竹,用大具同时她的眼和道。本来依然硬的生锈大具似乎多了几分,利君竹稍一惊恐挣扎,卢超超就紧紧抱住利君竹,眼睛示意大儿子。

 卢展云会意,再次伸手抓住父亲的大具,这次生锈的大头对准了利君竹的眼儿,利君竹惊慌道:“你们不要欺负我喔,我不要做夹心饼干,太可怕了,两条巴这么大,同时人家下面,受不了哒。”

 陶欣调皮的学利君竹发嗲:“很舒服哒。”大家欢笑。卢超超温柔的利君竹的美脸,温柔利君竹的子,哄道:“君竹,不舒服的话,我们马上停止,好不好,卢叔叔爱你,卢叔叔永远爱你,展云也永远爱你。”

 利君竹心软了,她心花怒放,最受不了甜言语,其实她嘴上说不要,内心是期待的,你既喜欢卢超超,更喜欢卢展云,让两个喜欢的男人同时进入身体,那该多人,娇羞的利君竹不挣扎了,任凭生锈大头在娇菊花口碾磨,她感受到异物撑眼。

 卢展云心智成,特意沾了利君竹的水去润滑菊花口,兴奋道:“君竹,小心,爸爸的大巴要进去啰。”

 眼一紧,菊花内收,异物缓缓入,利君竹咬眯眼,她也经常和乔元玩,所以生锈大具进入眼时并不费劲,一下子就了大半,利君竹如遭电击,浑身颤抖,嗲声求救:“啊,救命呐。”

 “我是你白马王子,我来救你。”卢展云笑嘻嘻的掰住两条腿儿,粉白大具再次入小,这一刻简直刻骨铭心,身体两同时卢家父子占有,那感受非常奇特,都是感的器官,都很舒服,全身心的舒服,但舒服不一样,太美妙了。

 “不要,啊,不要。”利君竹想笑不笑,本能的矜持。卢超超听利君竹这么说,真心怜爱,不敢将半截大完,紧张喊:“展云,停停,你先停停。”

 卢展云马上停止,静静的看着利君竹。卢超超柔声问:“是不是疼了。”利君竹憋红了脸,好为难情啊,如果说疼,那会一直停下,很难受;如果说不疼,那等于自打嘴巴。眼珠子转了转,嗲道:“给人家适应适应嘛。”

 卢超超柔声道:“好好好,适应适应,不急,不急,我们先亲嘴嘴。”说着,手一勾,勾住了利君竹的脸蛋儿,又要吃利君竹的口水,卢展云见状,岂能落后,他也爱吃利君竹美味甘甜的口水,结果父子俩争了起来。

 “亲我嘴嘴。”

 “一起亲。”“唔呜。”利君竹的小舌头忙得不可开,两只美丽的大子也很忙,四只手轮番抢夺,轮番玩,粉红尖都是口水和汗水,灯光照下,显得娇滴。

 卢展云了,粉白大具带着浓浓爱意摩擦利君竹的回以羞答答的动,彼此着,爱顺着到了下到了眼,刚好润滑了那地方,半截生锈大具一,整支入了门,卢展云的大具适时再捅到子,利君竹的两完全被两个男人的生殖器占据,快山崩地裂般袭来,利君竹销魂娇:“喔,卢叔叔,你的大巴好长。”

 卢超超笑:“长眼最舒服,海伦说的。”舒海伦大羞:“我没说,我没说过。”卢展云忧心道:“爸,你巴这么长,下次你要海伦的眼要温柔点。”

 卢超超怒斥:“你以为爸爸不疼爱海伦吗,爸爸肯定温柔,你看爸爸怎么对君竹就知道,至于老二和老三是不是温柔,爸爸就不清楚了。”

 大熊卢展云是有脾气的,他一把推开父亲的手,将利君竹的两只大子全部掌握:“我也会对君竹温柔,我爱君竹。”

 脖子一伸,含住了利君竹的香甘甜唾的同时,下身缓缓动,手上。利君竹离了,再加上眼里的大,她享受到了多重刺,身上所有细胞都处于极度愉悦之中。

 “唔呜。”两个男人发起了进攻,一起耸动,夹在中间的利君竹居然也开始了耸动,白的大长腿忽高高低,精美的高跟鞋不时拍打卢展云,耸动加剧,曼妙无敌。

 陶欣都看啥了眼,紧搂着舒海伦说:“好奇怪,君竹做的姿势很好看。”舒海伦深有同感:“她会跳舞,儿特别软。”

 陶欣摇摇头,好羡慕,好嫉妒:“不是儿软的原因,哎,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好看,每个角度都好看,好懂做的样子,又又唯美。”

 “噢,两只大巴欺负我…”利君竹听不到旁边的议论,她也不在意别人议论,她完全沉浸在无边无际的海之中。

 卢展风的渐渐停歇,本想要换个更的姿势继续做夹心饼干,忽然,一位美丽贵妇仿佛踩着风火轮赶来,不是别人,正是女主人王卿若。

 “妈。”陶欣和舒海伦马上站起恭。王卿若手一挥,示意中的三人:“你们先停停。”卢超超和卢展云仿佛听到圣旨似的停止了动作,场面异常旎。利君竹仿佛得到了息似的,息不停,桃腮粉颊,娇媚得不可方物,连王卿若都暗暗惊叹利君竹的狐媚。

 “君竹,这红宝石是你拿来的。”王卿若坐过去,手一摊,摊开玉掌。利君竹轻轻点头:“嗯,送给王阿姨。”王卿若的狭长大眼睛出夺目光芒:“哪里来的。”

 利君竹柔柔说:“爸爸给的,我跟我爸爸要,他给我两块,我拿这块最大的给王阿姨。”大眼儿飘向王卿若,软绵绵道:“怎么了,不喜欢吗。”

 王卿若竟然伸脖子过去,亲了利君竹一口,咯咯娇笑:“喜欢,好喜欢君竹,嫁给老二吧,做我家儿媳。”卢超超兴奋嘴:“君竹说,要我大她肚子,她就愿意做我儿媳了。”

 哪知王卿若出不屑表情:“你别掺和了,让展云他们三个来大君竹的肚子,谁能让君竹怀孕,就大大奖励谁。”“阿灿今晚不回来了吗。”

 微醺的吕孜蕾缓缓躺在了冼曼丽的卧室大上,很娇娆的翻转身子,翘很圆。冼曼丽“嗯”了一声,和郝思嘉一起帮吕孜蕾去昂贵的晚礼服,嫉妒一直延续着,因为吕孜蕾身上这件晚礼服价值三十五万美金,利兆麟对吕孜蕾的偏爱可见一斑。郝思嘉小心翼翼试探:“你打算接受那俩法拉利吗。”

 吕孜蕾斜眼给郝思嘉,娇媚道:“为什么不接受。”郝思嘉心一紧,继续试探:“这么说,你愿意做兆麟的情人啰。”吕孜蕾咯咯娇笑:“要他的法拉利,就要做他的情人吗。”

 冼曼丽放好吕孜蕾的昂贵晚礼服,自个也了半:“我听说这辆法拉利是顶级的,要九百多万。”精美一字扣高跟鞋未,吕孜蕾在大上摆了个很感,很娇娆的姿势:“我这样优秀的女人,就应该开顶级法拉利,思嘉那辆白色的法拉利都值五百多万了,难道我不比思嘉优秀吗。”

 郝思嘉怒打一个粉拳过去:“好臭美,好大的口气,你有多优秀,要不是阿元帮忙,你还是老处女一个。”

 哄笑震了卧室,三个大美人笑得东倒西歪,吕孜蕾也只有在两位闺蜜面前才彻底没尊严。笑了半晌,冼曼丽轻叹:“人家有资格大口气,兆麟爸爸今晚就是孜蕾妹妹的跟虫。”

 话音未落,一个矫健身影从窗外飞了进来:“不错,我就是孜蕾妹妹的跟虫。”三位外国语学院校花见是利兆麟,一阵咿呀咿呀的,各自遮住身体最重要的部位。冼曼丽娇嗔:“兆麟爸爸,你太不尊重我们了。”

 “你们关着门,我又很想念你们,所以就暂时无礼了。”利兆麟只穿着短衩,衩里鼓鼓的,他健硕身体很吸引成女人,尤其是喝了酒的成女人。

 “想念孜蕾吧,不是想念我和曼丽。”郝思嘉撇了撇嘴,索不遮掩了,反正身体的每个部位都给利兆麟看过,道和眼也都被利兆麟捅过。

 “都想。”利兆麟缓缓走向大上的三个大美人感妩媚,几乎全,而且全都穿着高跟鞋,利兆麟心跳加速,目光像火一样灼热:“好多年前,我就幻想同时和你们三朵外国语学院的校花做,你们都是穿着高跟鞋,我幻想无数次了。”

 “啊。”三个美人尖叫,一边各自抖动脚上的精美高跟鞋,一边纷纷指责利兆麟好。冼曼丽饶有兴趣问:“爸,你说说,既然你喜欢我们,为什么当初不追求我们。”

 利兆麟坐上,一只手轻抚郝思嘉的玉足高跟鞋,一只手抓住冼曼丽的柔夷亲吻:“还不是因为你冼曼丽,本来想一起追的,但利灿喜欢上你,我就不好意思追下去了。”吕孜蕾淡淡问:“现在就好意思追了。”

 她偷偷摸了自己的小嘴,那珠很润,刚才一直被利兆麟吻珠,得吕孜蕾心神。“是的。”利兆麟跪上,大腿肌有劲,他弯下,直接吻冼曼丽的玉足,接着吻郝思嘉的猩红脚趾头,最后吻上了吕孜蕾的玛瑙红脚指甲,哪知吕孜蕾紧急缩脚,利兆麟只能蜻蜓点水,颇为遗憾。

 吕孜蕾是三个美人中唯一胆敢拒绝利兆麟的,利兆麟深情的注视吕孜蕾:“曼丽是突破口,我追曼丽到手,就追思嘉,现在我追吕孜蕾。”吕孜蕾做了个很妩媚的缩肩姿势:“我很难追的。”

 不知是有意无意,吕孜蕾微微分开修长双腿,让利兆麟看到她蕾丝内里的。利兆麟很硬,很傲气:“再难也要追,我无法容忍你嫁人后对我冷淡,对我疏远,我要永久保持和你们的关系,我要求不高,以后每个星期至少和你们做一次,直到我无法足你们为止。”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