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四百四十九章
文强笑:“怎么不敢,这么,反正是死,今天我了低值,我们去房间。”文强来过乔三家,知道那个房间是主卧,他先捡起自己的衣物和照片,随即抱起张美怡。深在张美怡道的大家伙竟然又硬了,牢牢的中,张美怡身体凌空,本能的用双臂圈住文强的脖子,头发披散。

 文强单手托住张美怡,快速跑入主卧,至于孙丹丹听没听见,胆包天的人肯定不在乎。关上主卧门,文强把张美怡放下,扒掉张美怡的小罩衣,望着娇美的少妇体,文强,他闪电拔出漉漉的黑大具,他再次警告:“嫂子,你别喊,你敢喊,我就敢杀你。”

 说完,一下子骑上张美怡的部,将漉漉的大入张美怡的小嘴:“来,嫂子先硬。”其实黑大具很硬了,文强无非是过过瘾,让老大的女人给他口。张美怡无奈张嘴,含入黏糊糊的大具,才十几口,文强就迫不及待的扳转张美怡的身体,用后式强张美怡。

 “喔。”张美怡呻。文强伏下身子,下身盘旋,用力碾磨张美怡的翘,自然而然,在张美怡道的大家伙也碾磨张美怡的子,这是文强最拿手的爱技巧,他这招不知征服过多少女人。

 张美怡也不例外,实在太舒服了,整个子都被碾,张美怡舒服得揪住单。文强乘机乞求:“嫂子,求你了,放过我吧。”张美怡大口呼吸:“你敢强三哥的老婆,还想我放过你。”

 文强狡笑,从张美怡的呻中就知道张美怡很舒服,他双手握住张美怡的两只房疾,身下缓缓动:“反正已经了,无所谓敢不敢,嫂子,你有反应的,是不是很舒服,我的巴不比三哥的小,哦,嫂子,你好人,你一直很人,我很喜欢你穿高跟鞋走路的样子,我们这帮兄北都想你,啊,行行好,放过我文强吧,我文强以后给你做牛做马。”

 张美怡听着听着,芳心有点意外,她没想到自己走路的样子这么讨喜,心软了,一个会说甜言语,又能足女人的男人,女人都不会太绝情。

 波震颤之际,张美怡放声呻,文强越越有劲:“哦,嫂子很人,嫂子好漂亮,嫂子的下面好紧。”张美怡魂飞魄散,失声叫嚷:“啊,啊…”听到这样销魂的叫,文强知道他逃过了一劫,他已中年,无一技之长,如果和乔三翻脸,那永远无法在道上混了。

 文强没想到错,一次冒险强换来了机会,他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努力足张美怡,努力

 他狂张美怡的颈脖,香肩,后脑,手指捏粉红头,他的黑大具再次从张美怡的道带出水花,密集的溅起了爱,张美怡忘情叫:“不要,不要那么深,我是三哥的老婆,你不能我的,不能那么深,啊,文强,你这个混蛋,啊,文强,你是大混蛋。”

 文强乐了,一个侧滚翻,仰面躺下:“来,骑一下大混蛋,嫂子,求求你,像骑三哥那样骑我,我给你骑。”

 说着,笑嘻嘻着将张美怡抱上身体,黑大具故意对准张美怡的,但没有入,娇美粉红的正滴淌爱口包裹大头。

 张美怡羞急之下,咬咬香,还是握住了黑大具,翘一沉,吃下了黑大具,的吃完,舒服得一塌糊涂。

 “嫂子。”文强用力抱住了张美怡,动情呼唤:“我的好嫂子,我爱你。”张美怡扭动小纤,娇嗔道:“别以为这样,我就放过你,嗯,啊,嗯。”文强嬉逗:“最好不要放过我,我可以随时听从嫂子的召唤,我想永远留在嫂子的身边。”

 张美怡笑了,半小时前还厌恶文强,这会完全被文强打动了,那是灵魂和体全方位的打动,张美怡本来就是一个很容易被打动的女人,加上如此难得的舒服,两人的情一触即发,似乎都在接更强烈的

 文强挤眉眼:“嫂子,动给我看。”张美怡火焚身,之前的高让她对文强刮目相看,被男人强出高,匪夷所思。

 张美怡的两只大眼睛闪耀妖异光芒,她双手撑在文强的膛,弓着小纤,低头观看美丽的徐徐拉起黑大具,又徐徐下,来回了几次,文强忍不住催促:“快一点。”

 于是,张美怡加快了吐速度,爱泛滥,吐很顺畅,两人舒服得打颤。文强深呼吸,轻抚张美怡的纤腿:“再快点。”

 张美怡抬头看文强,收窄双膝,密集耸动下体,美丽的密集黑大具,直上直下的,密集程度仿佛奔驰的骏马。

 老茄般黑大具很沉稳,沉稳的合紧窄的摩擦,文强嘶吼:“哦,嫂子,这招厉害,嫂子,你要我文强的命了,来吧,快杀死我,你是只母狗,母狗要杀死我。”

 刺耳的言脏语竟然把张美怡刺得浑身痉挛,她媚眼如丝,这招也是绝,乔三往往被张美怡这种密集得丢盔弃甲,如今是她首先溃败,张美怡开始尖叫,放肆尖叫:“啊,噢,你这混蛋,啊,噢。”

 滚烫的再次像机关似的入张美怡的子,张美怡停止了奔驰,趴在文强怀里拼命哆嗦,这次高比第一次更强烈,更人,更销魂,张美怡瞬间喜欢上了这个她曾经很厌恶的男人。

 孙丹丹不是调皮的女孩,但张美怡和文强勾搭太放肆,孙丹丹没理由不发现,她不了解前因后果,她只知道乔叔叔的新老婆太,太了。

 孙丹丹懂爱,在门外偷听后,她羞红了脸,浮想联翩,生理反应很强烈,赶紧溜回她的房间,用小手捏,此时,她多么想念乔元。

 此时的乔元只觉得眼皮在跳,他不知道孙丹丹在思念他,他正开着拉风的迈巴赫赶去洗足店,因为店里的柜台小妹紧急通知了乔元,说那个贵妇又来了。

 这贵妇正是关桐桐,她约了陈铎在这里见面,顺便拿了一百万港币给陈铎,陈铎收下钱,就急匆匆走了,很多债务要还,加上有伤,他没心思和关桐桐偷情,关桐桐有点失落,打算按摩洗脚,放松身子,她选了最好的按摩师傅。不料,店小妹“好心”

 传递一个好消息:“夫人,我们乔老板今天要来,他的按摩水平才是最的,就是价格稍贵。”关桐桐来气了,寻思再贵又怎样,再贵她关桐桐也出得起,心里还觉得无论如何也要给乔元按摩一下,看看他的按摩手艺到底是不是外面的人吹得那么玄乎。

 不到二十分钟,乔元就到了店里,店小妹指了指:“她在68号VIP按摩房。”乔元神清气的,昨晚大战胡媚娴和利君芙母女,轻松搞定,游刃有余,这会精力充沛,想到关桐桐美之极,乔元不心猿意马,开始盘算着如何勾引关桐桐,他蹑手蹑脚走到68号贵宾房,鬼鬼祟祟的推开一条门,见关桐桐在里面照镜子描眉,搔首姿的,那风情不是一般的绰约。

 乔元心大盛,他喜欢成女人,关桐桐富贵人,圆润娇媚,乔元非常喜欢,何况吕孜蕾指示他务必关桐桐,乔元自然不会放过,于是,干咳了两声,就推门走了进去。

 关桐桐见到乔元,立刻收起化妆物事,激动道:“乔老板,快请坐,我等你好久了。”乔元装傻的本事愈发湛:“关阿姨等我做什么。”关桐桐道:“等你按摩啊,你有没有空。”

 乔元先是摇摇头,再点点头:“别人的话,没有空,关阿姨是谁啊,我再没有空也要有空。”“唉哟,咯咯。”

 关桐桐大乐,好有面子,她似乎充了期待:“不止按摩,能不能帮我洗脚,我知道很不好意思,我出十倍的价钱,我听君兰说,乔老板的洗脚手艺很高。”

 乔元背负双手,瘦脸朝天:“这不是钱的问题,一般人出一万倍的价钱我都不会洗,我洗脚有两个条件,否则不洗。”

 关桐桐好奇问:“哪两个条件。”乔元傲气道:“第一次,必须是漂亮的女人。”关桐桐一听,美丽的腴脸居然嫣红一片:“哎呀,可能我不达标,让乔老板嫌弃了。”

 乔元马上脸堆笑:“关阿姨客气了,关阿姨绝对是大美女中的大美女,特别是关阿姨的那颗福气的美人痣,太美了。”

 “咯咯。”关桐桐芳心大悦:“那第二个条件呐。”乔元道:“不能脚臭。”关桐桐赶紧说:“我脚不臭。”乔元出为难之:“我能信吗。”

 这么说,就是故意埋下了要闻关桐桐的双脚的意图,乔元好狡猾。关桐桐果然中计,她急忙解释:“不信可以闻啊。”

 似乎觉得这么说不大妥,关桐桐解释道:“我意思说,如果我脚臭的话,乔老板可以闻到的。”乔元暗叫鱼儿上钩,他笑眯眯的:“关阿姨请跟我来,你是贵客,这里是一般的按摩房,换一间贵宾室。”

 关桐桐自然愿意跟随乔元去贵宾一号,走进一看,关桐桐非常满意:“嗯,这里豪华舒服多了,好有意境,还有红木桶。”乔元指了指红木桶:“关阿姨,你先泡泡花浴,然后换按摩衣。”

 关桐桐似乎有点不愿意,一来不愿耽搁时间,二来也急着要和乔元谈利君兰的事,于是犹犹豫豫的:“不用泡了吧。”

 乔元笑眯眯劝:“要的,泡浴能活血通络,还能放松身体,等会按摩非常见效,关阿姨,听我的。”听乔元这么说,关桐桐也不好拒绝:“嗯,我听乔老板的。”乔元体贴道:“我叫两个女服务生服侍你。”初来乍到的关桐桐不大喜:“太好了,乔老板真贴心。”

 叫了两个店小妹招呼关桐桐,乔元赶紧打电话给吕孜蕾报信儿:“孜蕾姐,你的目标在洗足店了,我保证完成任务。”

 “哼。”吕孜蕾很不昨晚受到乔元冷遇,尽管昨晚她吕孜蕾在利娴庄体会了一次4P,接受了利兆麟的恩宠,但吕孜蕾对乔元的冷淡耿耿于怀。

 乔元确实有意冷淡吕孜蕾,心爱的女神要出嫁给别人了,换谁都心里难受,但乔元依然深爱吕孜蕾,心里多昨晚不理吕孜蕾很内疚,他编了一通假话:“对不去孜蕾姐,昨晚丈母娘看得紧,君芙也看得紧,我没法身。”

 吕孜蕾是谁,独挡一面的高级白领,她岂能被乔元的话蒙混,芳心一火,索在电话里大骂特骂:“你妈的,你是天下第一滑头,你想身还能没办法吗,狡辩什么,小赤佬。”

 乔元是你骂我什么都行,唯独不能骂我妈妈的主,被吕孜蕾这么一通大骂,他也火了:“敢骂我妈妈,我你妈,吕孜蕾你听好了,下次死你。”

 “我你吗。”“我你吗。”真是好奇观,两人像小孩互怼似的,你一句“你妈”我一句“你妈”就这么无厘头的对骂了五六分钟。若不是店小妹跑来提醒乔元,那关桐桐已经洗好了,估计乔元和吕孜蕾还要继续互相骂下去。吕孜蕾在怒道:“记得,拍录像给我,你妈。”

 乔元气得大声回敬:“你妈。”没等吕孜蕾回骂,乔元闪电挂断了电话,气鼓鼓的走进了贵宾一号,一看见坐在鹿皮沙发上听音乐的关桐桐,乔元所有的怒气都烟消云散了,巴爆硬,因为关桐桐换上了浅蓝色的按摩衣,那两只硕大的房若隐若现,那丰腴的大白腿一点瑕疵都没有,甚至没有一丁点腿,这可是极品美腿啊。

 乔元忍不住夸赞:“关阿姨,你好美哦,你这么白的,比那个杨玉环还要美。”关桐桐又羞又乐,一边用手捂住关键部位,一边笑不拢嘴:“你见过杨玉环吗。”乔元很认真回答:“梦里见过。”关桐桐登时笑得花枝颤:“咯咯,你真逗,咯咯。”

 乔元居然当着关桐桐的面衣,剩一件白汗衫,白色短衩,赤着脚,看上去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然后淡定坐在关桐桐面前,挪了一张皮墩子过来给关桐桐搁腿:“来,先给我闻闻关阿姨的脚,脚也很漂亮,不像臭脚丫。”

 说着,双手捧起关桐桐的润肥玉足,放近鼻子闻嗅,那十个猩红脚趾甲特别好看。关桐桐是传统大家族的人,哪见过这阵仗,不心头鹿撞,这给陌生男人闻脚,还是关桐桐有生以来第一遭。

 乔元运劲上指头,闻嗅关桐桐玉足的同时,也开始了捏脚部位,他闻了很久,关桐桐逐渐体会脚部的经络舒惬。

 不过,乔元发现关桐桐依然很不自然,按摩衣不仅轻薄,还很小巧,关桐桐有点后悔穿这样的衣服,担心青光,所以手上各种遮掩身体的动作。

 乔元故意不屑:“关阿姨,不用遮的,我什么女人没见过,等会还要按摩你身体,你担心什么,病人打针,难道怕医生看见股吗。”

 “噗哧。”“哈哈…”一番歪理,把关桐桐逗得先是小,继而哈哈大笑,女人一般哈哈大笑,就是很开心。

 想想乔元说得不错,关桐桐彻底放松了,不再遮掩身体的重要部位。乔元看在眼里,口干舌燥,这丰惑不是一般男人能忍受,乔元暗暗发誓要了关桐桐,因为关桐桐实在太感,太人,光是关桐桐那肥嘟嘟的户轮廓就让乔元火焚身。

 “嗯,不臭,一点不臭,不过,还要了才真正臭不臭。”乔元闻够了,竟然伸出舌头去关桐桐的玉足。

 关桐桐目瞪口呆,想拒绝的,又担心是这家洗足店的常规要求,只好忍着给乔元足。脚板还好,到脚趾时,关桐桐如遭电击,那是又舒服又难忍,不住叫唤:“啊,乔师傅,乔老板,能不能别那里,我的脚真不臭。”

 乔元依然大口关桐桐的肥嘟嘟脚趾头:“你老公过关阿姨的脚吗。”关桐桐心跳加速,脚部麻难耐:“啊,咝,好,好像没有过。”

 乔元严肃道:“极有可能是因为臭脚,你老公才不愿意,他也不好意思说你脚臭,刚才泡花浴时,可能先洗掉了臭味儿,我再,如果真臭,我以后就不帮关阿姨洗脚了。”关桐桐好不尴尬,脸红红的:“那你还要多久。”

 乔元已经将十个脚趾头都过,再脚背和脚跟,他咂咂嘴,轻轻点头:“差不多了,应该没臭味,下次不用泡花浴,直接闻,直接关阿姨的脚,就知道是不是真臭了。”

 关桐桐暗叫好麻烦,却也没反对,芳心渐生佩服,因为两只脚都开始舒服,连带着浑身都舒服,她连连呻,硕大的脯起伏着,凸明显,那薄薄的按摩有了一小圈水印,乔元好不得意,念大盛。

 关桐桐半眯双眼:“嗯,嗯,嗯,乔老板,嗯,嗯,我今天还想跟你说个事。”“关阿姨请说。”乔元笑眯眯的,指尖不止按摩玉足了,而是顺着小腿往上按,几乎按到了柔若无骨的膝盖。关桐桐犹豫了片刻,柔柔道:“我们家里的人都很喜欢君兰,我儿子特别喜欢君兰,我知道你是君兰的男朋友,不过,听说她们三姐妹都是你女朋友,你太夸张了,要三个这么多,太贪心了可不好,要不,你把君兰让给我们,我给你一千万。”

 乔元一听,猛眨眼,佯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好说,好说,一千万很多钱哈,有钱就是好,能买人。”关桐桐不脸烫,大眼睛睁大了,那颗美人痣愈发红亮:“一千万很多的,你觉得怎样。”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